摆渡人:忘川渡

2019-07-22 17:05:18作者:丶墨染

传奇

传说,把灵魂压给冥王,便能得到永生,此后不生,不死,不伤,不灭。

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愿意得到这所谓的永生,因为永生的代价是永恒的孤寂,永恒的寂寞。

此时的黄泉,还是一如的冷清,彼岸花,还是那么的血红凄凉。

奈何桥下,忘川河上,飘零着两只青铜小舟。

小舟虽是两只,却依旧给人一种‘孤零零’的感觉,给这本就孤寂冰冷的冥界多增了几分萧瑟苍凉。

随着视线的拉近,渐渐看清,那两只青铜小舟上各矗立着一道身影。

一个一袭白衣,风华绝代。

一个一袭黄衣,相貌平平。

白衣人的小舟前安静的横躺着一张琉璃古琴,那古琴似与那绝代的身影一般寂寥。

黄衣人手中握着一只船桨,他安静的矗立在小舟之上,就像是一个即将出海的渔夫,又像一个等待客人渡江的船夫。

他们,就是奈何桥下的摆渡人。

不同的是。

黄衣人,渡世人。而白衣人,只渡爱人。

今日,黄衣人如往常一样看着白衣人萧瑟的身影发呆,终于他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值得吗?”

值得吗~很轻声的三个字,在这孤寂清冷的忘川却是格外的清脆。

只见白衣人缓缓的转过身,微风吹扬了他额间的一缕发丝,英俊的脸庞安静得让人心疼,他疑惑的看着黄衣人,仿佛不知他所问何事。

黄衣人继续道:“我说你为了她把灵魂压给冥王,放弃了转世的机会,在这永恒冰冷的忘川一世又一世的渡她过河,她却从未多看你一眼,值得吗?”

白衣人嘴角微扬,轻笑了一下,大概是想到她了吧。他也不回答黄衣人,反而转过身去,看着眼前的琉璃古琴反问道:“你听过拈花一笑吗?”

黄衣人若有所思:“拈花一笑?这是佛家的东西吧?”

白衣人点了点头:“拈花一笑,一是指对禅理有了透彻的理解,二是指彼此默契、心神领会、心意相通、心心相印。”

白衣人介绍着,接着话音一转,仿佛陷入了深深的思念,也包含着浓浓的情念:“而我的拈花,是无与伦比的美丽。”

黄衣人听得一脸迷糊,正要发问,却见白衣人动了。

只见白衣人走到琉璃古琴旁,缓缓坐下,双手放到了琉璃古琴之上,双眼却注释着忘川深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思念之意。

半晌,忘川上响起了第一个音符,而随着第一个音符的响起,这清冷孤寂的忘川仿佛多了几分生机,万物仿佛由冬至春,然后接连不断的音符缓缓响起,黄衣人的思绪仿佛跟着音符,飘向了另一个世界。

……

他是灵山最具慧根的弟子,一心向善,佛法通彻,所有佛法入他眸,都能了然于心,且能明了行施。

而她是佛前花池中的一朵青莲,因终日受到佛法熏陶得以修成人身,我佛慈悲,见她修行不易,便让她继续留在灵山听佛。

佛祖见她颇具慧根,且以花身入佛,便赐她佛号、拈花。寓意禅法通透,早日得道。

佛法无边,悟透一法或一瞬,或十年,或千年。

转眼已是千年,同门师兄弟大多成佛得道,或者圆寂重修,可最具慧根佛缘的他佛法却再未精尽本分。

他问佛:“为何弟子明悟一切佛理,且施善实行,为何却终不成佛?”

佛说:“因为执念,你想要得道,为得道而修行,反而适得其反。”

他问佛:“那是为何,我一心向佛,为何却终不成佛?”

佛不答反问:“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人有七情六欲,通彻放下便是佛,你放下了吗?”

他答:“放下了,弟子从无心凡尘情欲,一心向佛。”

佛问:“那你拿起过吗?”

“这……”他摇了摇头,自是从未触碰,何来拿起?

佛继续道:“从未拿起,从何放下?”

他如梦初醒:“求佛祖指点迷津。”

佛说:“你且下凡去,历经人世百态,通彻七情六欲,等你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放下,就是佛光普照之时。”

他点了点头,对佛祖躬身一拜:“弟子告退。”

在他的身影完全从佛殿消失之后,蒲团上听佛的拈花突然开口道:“弟子愿做他成佛的基石,九世的情劫。”

佛看了一眼,念了一声佛号道:“修行不易,勿要自误。”

她看了佛祖一眼,坚定的道:“弟子去意已决。”

佛摇了摇头道:“历经七情六欲,情欲乃万恶之最,必是要被斩断,既然结果已注定,你又何必心存执念?”

她看了看她离去的背影:“若是九世都不能让她爱上我,那我生或者死,有或者无,又有何区别?”

佛道:“这九世你都会记得他,而他却不会记得你,你会被他无情的伤害九世,如果你都能坚持,第十世,我许你们相依相伴,白发齐眉。”

她开心的道:“谢谢佛祖,弟子告退。”

佛叹了口气:“缘起缘灭,因果注定,今日如此造因,它日如何受果?”

她也不知道是如何爱上他的,也许是听他讲道时他的认真,也许是问他佛法时他温馨的笑颜,又或许是他那俊俏的脸庞每次见之都能让人如沐春风。

不过不管原因如何,爱了,就是爱了。

……

第一世

他是流浪剑客,修无情剑道,一人,一剑,无牵无挂,浪迹天涯。

她是富商千金,家里给她找了不少世家子弟,达官显贵,她都不多看一眼。

直到遇到了他,她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跟着他。

他说:“别跟着我,我会杀了你。”

她俏皮的说:“我觉得你爱上我的几率比较大。”

他不再和她多言,背着长剑继续自己无目的的旅途。

她不辞艰辛,跟着他踏遍大江南北,春夏秋冬,山川野岭,风雨同舟,同甘共苦。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多看她一眼。

不过她不在乎,能跟着他,也是一种幸福。

好景不长,他的剑道突然到了瓶颈,无法精尽,他终日寻找突破剑道的契机,因此开始变得暴戾,开始了他的杀戮。

但是她始终陪着他,受伤了给他疗伤,饿了给他做饭,伤了给他熬药,他多少次从梦魇里醒来,她都始终如一的在他身边陪着他,给他温暖。

如此付出,终是打动了冷血的他,他的心里觉得怪怪的,痒痒的,也暖暖的,很奇怪的感觉,因此放任了她对他的无微不至。

一日,他突然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

她看到的他开心的样子,也跟着笑了:“怎么?想通剑道为何迟迟不突破了?”

他看着她道:“是的,我修无情剑道,得斩情入道,可是我从未有情?如何斩情?如今,我明白了。”

她一脸疑惑。

突然,他快速拔剑,寒光一现,她的脖子多了一道血痕。

“我说过,你跟着我,我会杀了你的。”接着他转身决然的离开,留她一个人倒在血泊中。

她看着他无情的背影,却幸福的笑了,原来……他对我动情了呢!

鲜血的流逝使她格外的凄美,然而窒息的黑暗淹没了她的最后一丝光明。

………

第二世

他是沙场士兵,怯弱无比,贪生怕死。

她却是巾帼英雄,沙场征战,以一当十,勇猛无比。

她初次在兵营里看到他,他刚参军不久,一战下来他的脸上挂满了疲惫和对鲜血的恐惧。

她走到他的旁边,拍了拍他颤颤巍巍的肩膀,老气秋横说道:“男子汉!勇敢点!”

他挺了挺不怎么结实的身板道:“我会努力的,将军!”

看着他强装勇敢的样子,她觉得好可爱,噗呲一笑,这一笑花容失色,在这铁血的军营增添了几分明亮。

旁边的士兵们都惊呆了,原来勇猛无比的女将军笑起来,竟是如此的美。

她正了正色,吼道:“看什么看!”士兵们连忙惊醒,又做着自己的事。

她又指了指他:“你,以后就跟着我了。”接着转身离开。

征战数年,她始终和他并肩作战,经过她的训练,如今的他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只是还是贪生怕死,所以难成大将。

但是在平常的战斗中,她总是能很放心的把后背交给他,并肩作战。

她时常玩笑道:“你这么怕死,哪天要是到了生死关头,你不会拉本将军垫背吧?”

他每次都大惊然后跪地磕头道:“将军对我恩重如山,哪怕我粉身碎骨也不会让将军伤到分毫。”

明明知道他只是在奉承,他那么怕死,怎么可能为了她粉身碎骨呢?可是她听着假话也很开心,胆小如鼠的他,似乎也挺可爱呢!

一役,敌城久攻不下,打胜这一仗,齐国便能平定四海,天下无忧了。

她带队夜袭,连夜渡船从水路进城,到时候大开城门,三军冲破城门便能取胜。

她带三十二人渡船,刚入了城中,就被敌军包围,她带着他杀出重围,到了城门,正准备开门。

突然敌军的箭雨入流火之矢一般射向她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把她从他的右边,拉到自己的背后,做了这箭雨的盾牌。

他用她当盾,顶着箭雨,打开了城门,大军冲杀声响入她的耳中,她知道她们获得胜利了。

她看着他冲向敌军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你怎么如此着急?即便你不拉我,我也会为你挡箭的啊,我又怎么舍得你受伤害呢?”

这一世,她为他受了万箭穿心的痛,不过她却没有丝毫的怨恨:“如此大功给他,他这一生定能荣耀披身,封侯拜相了呢!”她这如此想到。

………

第三世

他是楚国琴师,霓裳羽衣,浮曲乱世。

她是楚国的王,君临天下,虽是女子却也风姿绝代。

在楚国,琴师拥有极高的地位,一曲可乱江山,一曲可动山河。

丶墨染
丶墨染  VIP会员 我有一壶酒,不慰风尘。 只为你

七星沉世情:蛮虞戮阳

摆渡人:忘川渡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