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犬,请认领你的包子!

2019-07-17 19:11:45作者:悦_瑾

传奇

1

初夏的界山,草木茂盛,鸟语花香。适逢山神白天上任百年的纪念庆典,整个界山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正主一身大红的山神袍端坐于祭台上方,东南西北各路小妖在自家首领的带领下向山神恭贺,接着是道贺的宾客送上贺礼。

场面甚是热闹,往来界山上空的仙人,也被这场庆典吸引,时不时地从祥云上探出头向下张望一番。

见此情形,白天的脸色越来越黑,下首一直负责安抚自家老大情绪的陆华,见此情形,急忙宣布庆典结束,屁颠屁颠地请白天退场。

这个时候天边慢悠悠地晃过来一块十分招摇的彩云,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十里开外就能看到氤氲而出的仙气,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丝竹之音。

听见靡靡之音飘到界山上空,白天十分不屑地冷哼一声,头都没抬。

站在白天身后的陆华,听见白天的冷哼,不由得有些意外。自家老大从到界山起都是万事不入眼的性子,纵使不喜欢也不会情绪外露,这云上的到底是何人?

这么一想,便想去看看老大的表情,这一看便愣住了。

白天走出去几步,见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转身一看在发呆,语气便不大好,“怎么了,看呆了,用不用……”

“老大,躲开!”

要说的话被陆华打断,他猛地抬头,只看见眼前一个黑影迅速放大,“砰”的一声,两股热流从鼻子下方流出。

“嘶!”台下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白天的脸上明晃晃地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包子,包子下方两道红色的血流混合着青绿色的汤汁,流得欢快。

鸦雀无声,一片寂然,所有人都张大着嘴巴,直愣愣地瞅着这略显滑稽的一幕。

“哦~”突然台下众人整齐划一地伸长了脖子。

就看见白天脸上的包子,动了。先是伸出了两只细细的小手臂,再是包子下面长出了两只小脚,踩着白天的两个脸颊,站了起来,许是不知道身处何地,还在原地转了两个圈。

离得最近的陆华,清楚地看见自家山神脑门上的青筋直蹦,处于暴走的边缘,一下子回过神,伸出手,想把包子拿掉。

谁知道还没碰到包子,它就自己“嗖”的一下子,窜出了老远。

陆华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状况,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白天。

白天此时俊脸上满是包子汤和鼻血,可这并不妨碍他气场全开,手上一个用力,把山神宝座的扶手掰了下来,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追!”

2

庆典结束,东南西北四个首领全都站在山神庙的大厅中,低眉耷眼,大气都不敢出。

“一个包子都找不到?”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地上站着的四大首领头压得更低了。

“难不成是闲太久了?”白天的山神袍还没换下,就那么懒懒散散地倚在椅子上,食指弯曲,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眼神扫过站着的四个人,看不出喜怒。

见没有人答话,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扔下一句:“酉时之前找不到,自己去刑台。”

站着的几个人看见他转身向外走去,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却没想到白天突然转身。

“我记得,之前就是你们几个,先斩后奏地办了这个狗屁盛典。”

“……”

“所以,现在有不明生物入侵,找不到的话……”

“我们这就去找!”

眨眼的功夫,人走得一干二净,白天这才慢悠悠地转身离开。

四人跑出好远才敢停下来。

陆华擦了擦头上的汗,“我怎么感觉老大又恢复到刚刚来界山的时候那个状态。”

“没那么夸张吧!顶多是恼羞成怒。”说话的是南山戚松。

一直向前走的石川闻言,回头瞥了他们一眼,“别怪我没提醒,不要忘了他是谁。”

其他三人立马噤声,互相看了一眼,立刻分头离开,去布置人手找包子。

本来以为这一百年白天修身养性,不复刚来时候的戾气,所以他们才敢举办庆典。

可是战神毕竟是战神,猛虎蛰伏多年,余威也不是他们这些未得道的妖怪能抗衡的。

想起以前关于战神白天的那些传闻,令三届凶兽大妖闻风丧胆的威名,看来他对界山的这群妖怪是相当纵容了。

可并不代表他脾气好了!

此刻,脾气不好的某人,正在山神庙后边的小温泉边上,宽衣解带。

修长的手指,捏着大红色山神袍,随意一丢,接着划开白色的亵衣带子,露出底下白皙莹润的肌肤,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一溜儿腹肌。

被包子砸得满脸油污,早就忍受不住了,抬脚便要迈入水中的时候,鼻尖一动,隐隐约约地闻到了一股香味。

好像是,包子的味道,并且还是厨神的手艺。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白天嘴角勾起,抬手就向着角落处攻击去。

下一瞬间,从草丛中窜出一个流着汤汁的包子,贴着白天的攻击,躲了过去。

来不及喘口气,攻击接二连三地袭来,每一次,小包子都能险险地避开,小小的一只,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残影,速度也提升到了极致。

突然白天停止了攻击,小包子没停住,狠狠地撞到了白天的胸口。

这一撞,包子里的汤汁全都洒在了某人的胸前,包子还伸出手,不知死活地揩了一把油。

“你是嫌活的时间太长了吗?”白天低头,看到泛着油光的胸口,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小包子闻言,“嗖”的一声离开了白天胸口,速度比刚刚还快,远远地在温泉另一边停住。

“说吧,想怎么死!”

小包子抬着小手,摸了摸包子皮,小声嘀咕一句:“脾气还是这么不好。”

白天一个眼神,顿时放下手臂,“白山神,我无意冒犯,这一切都是个意外。”

“那这个也是意外?”白天指了指胸前的狼藉,却想着这个小包子的声音软软糯糯,分外熟悉。

“意外,意外,嘿嘿,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这个小小的包子一般见识了。”

白天听到这句话,一下子愣住了,眼前这个连连讨饶的小包子,和记忆中一个总喜欢扯着人撒娇的身影渐渐地重合起来。

那个时候,他还是天界独来独往的战神,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出任务的途中,在天庭停留的时间很短。

但每次去玉帝处述职,总会遇到一个小小的毛团,扯着他的衣角荡秋千。

当他要拂开她的时候,便会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瞅着他,让人心生不忍,只能任由她抓着。

后来他知道那是王母的爱宠,冥界的月狸。

再后来,她成年化形之时,王母为她重开蟠桃盛宴,他去了。

看到了一袭红衣,粉面桃腮,明艳四射的女子。

没想到当初抓着他衣角荡秋千的小兽,最后会变成回眸一笑,灿若星辰的姑娘,就那么地看呆了。

所以当王母开玩笑似的说,要给他们做媒的时候,他第一次没反驳。

谁知道……

胸前一阵刺痛,打断了他的回忆,是脖子上的玉佩在发热。

这玉佩是故人之物,所以那个包子……

抬头看去,哪里还有包子的影子。

白天一乐,溜得倒是挺快,挺符合月狸来去如风的本事的,只是不知道如果是一只路痴的月狸会怎么样。

他不慌不忙地用法力做引,分别给四方老大发去信息。

3

白天斜靠在山神庙的那张宽大的座椅上,右手捧着一盏茶,左手下意识地敲打着扶手,眉头微皱。

有些想不明白,那个小月狸消失百年,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小包子?

这一百年,他从没放弃过寻找她,不说天上人间翻了个遍,便是卡在三界的节点,也从没见过她,难不成月狸一族还有他不知道的隐蔽身份的本事?

揉了揉额头,想到某包子的某种本事,脑子里隐隐地转过一个念头,没等抓住,就被突如其来的吵闹打断了!

“何方妖孽,敢在界山撒野!”一声娇呵,随之而来的是一个粉色的身影,追着一个小小的包子向山神庙方向疾驰而来。

前面逃窜飞快的小包子看到无路可逃,索性回身冲着后边的人使劲砸去。

许是没料到小包子竟然敢回身砸人,粉衣女子一个不防,被淌着汁水的包子正中脑门,印上了一个油乎乎的印记,淌了满脸的汤汁。

粉衣女子下意识地抬手擦脸,却擦花了精致的妆容,瞬间仙女变女鬼!

“啊!你这个死包子,我要把你丢去喂狗!”

粉衣女子彻底疯狂了,不顾一切地向小包子攻去,而包子仗着身体玲珑,左右腾挪,粉衣女子的攻击次次落空,倒是让她抓住机会,将粉衣女子弄得浑身都是包子味儿,狼狈不堪。

白天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汤汁四溅的场面。

“你们在干什么?”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打得正欢的两个人按下了暂停键。

小包子停在空中,一个闪神直直地砸向地面,白天下意识地抬手将她捞了回来,拿在手里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油包子,衣袖上满是油污。

脑门上的青筋直蹦,忍住想将她丢开的冲动,脸色不善地看向对面的人,“不知瑶姬仙女有何贵干?”

瑶姬见到白天的那一刻,就恢复了平时高贵典雅的仙女范儿,手中的长剑也不见踪影,仔细看去还能看出一丝忸怩害羞之态。

只不过这点娇羞,藏在狼狈不堪的外表下甚是滑稽。

“瑶姬,特奉王母之命前来探望仙上。”

“你也看见了,可以走了!”

“仙上……”瑶姬抬起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欲说还休,只不过……

“仙女姐姐,你应该先去照照镜子。”

瑶姬被打断,咬着牙恨恨地看向白天手里的小包子,却不敢上前抢过去。

而白天听见了小包子的话,一挑眉,也不知在想什么,另一只手上瞬间就多了一面镜子,还很贴心地对准了对面的人。

“啊!”瑶姬看着镜子里披头散发的女人,一想到自己刚刚以这种面目站在白天面前,就分分钟想跳北极冥渊,招呼也不打地招来一朵祥云,遁走了!

“嘿!你说她以后是不是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

悦_瑾
悦_瑾  VIP会员 写最甜的故事,给最萌的你!

界山喜事:神犬

神犬,请认领你的包子!

花了妆的向日葵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