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梦几何再相逢

2019-07-12 17:04:26作者:春天的影子

身子越来越倦了,我很想回到山里避一避。处处都是雄黄的味道,作为一条还在修炼期的蛇,闻到这种味道,精神自是不好的。只是,我这一走,他又会如何看我?

他是我的官人,是我想在这世间能一直陪伴的那个人。人人都奇怪蛇怎么会有感情,我却知道万物总关情。

五百年前,我和他相遇在青山脚下。后来,我整整等了五百年,才与他再次相逢。谁说时间能够遗忘一切,时间越久远,回忆越难忘。

五百年前,我在山中修炼。修炼其实是一件极寂寞却又无聊的事情,谁又知道原来长生是用寂寞换来的。曾经我想,如果自己如山中普通的蛇那般无思无感活着,这样的一生是不是更好些?

当然,我修炼成人后,心中也是喜的。可没过多久,那份喜悦还是变成了日复一日的重复。这漫漫修仙之路,原来期待也是极少的。

我本是山中一尾白蛇,无意吸了一株莲的露水。这莲是佛祖座下的莲,她见我开了神识,给我留下一套心法,说照法修炼,自有缘再会。

我按法修炼化作人形后,依然懵懂。山中岁月长,某天不知为何无论怎样修炼,一颗心却是静不下来。腹中始终一股浊气盘悬,于是想去寻莲,盼她给我作答。

却不曾想,我还未离开此山,便觉腹内气息大乱,终是晕倒。

迷糊之中,我闻到一股极清冽之气,不由得贪婪吸入。心中想,莫非运气一级棒,莲知我有难,她来了?

我睁开眼,入目是一张英俊得过于完美的面容,那是一位青衣少年公子。他见我醒来,不由得面露微笑。

虽然修仙之路不易,但这几百年来我做到了形神一体,就算晕倒了,也没有现出我的本身。我还是那个穿着白衣的少女。

少年身上俱是那股清冽之气,待在他身边,我神清气爽。他走到哪,我跟到哪。

自从遇到他之后,我腹中再无浊气,按法修炼,再无阻碍,而他却一天天消瘦。渐渐地,我从他身上感受不到那股清冽之气,我才明白,我吸取了他的精华。

看着他那乌黑的眼眸,我心中甚是难过。他却很平常地告诉我,他是一株灵草,原本就是这样的宿命。

灵草,有续命、解奇毒、调经络之功。他们灵草一族自生长起便有命定之劫,如果能避过,便可逍遥一生,反之,属于他们的生机便转为他人身上。

他告诉我,就算没有遇到我,他也会遇到其他的人,他就是这样的命数。他话语平静,而我却甚是苦痛。

那个夜晚,我眼睁睁看着他闭上了眼,从我眼前消失,神形俱散,而我却束手无策,不由得泪如雨下。我告诉自己,若有缘再见,定还他这份恩情。

五百年后,我在红尘中遇到了他,上天待我不薄,可这时的他早已记不得我了。

这一世,他为医。

我在南华洞曾遇到过莲,她告诉我勤加修炼,自会位列仙班,但不能有情,更不能动情,否则无缘飞升。

九重天上,自是有另一段人生,可是,如果不是他,我岂有此机缘?我问于莲,若心中牵挂一人,盼他平安盼他幸福,这可算是情?莲不答。

既如此,我知该如何自处。

西湖断桥翻手为雨,终与他相识。他还是乐于助人,我自是成全。

我愿此生能守在他的身旁,纵使无缘于仙班。

然人与妖,终是殊途。

虽然日日我始终不让自己的浊气影响他,但在这三千红尘里,比不得在山中清静之地修炼,我渐渐抵不住这雄黄之气,现出了原身。

这几日,他见我神色有异,我想可是那个雨夜我现形时,他见到了。然在这个世上,我最不会伤害的人就是他,他可知否?

桌上没有雄黄酒,有粽子几只,几盘小菜。我柔声问他何不备酒?他期期艾艾,说酒乱性。我还是看得到他眼中那逝去的怯喜,一如五百年前的他。

我的心又痛了起来,如果能让他今生安心喜乐,就算舍去我的修为,又算得了什么?

我从厨中拿出雄黄酒,倒入杯中,在他的错愕中,饮下。他眼中有拒绝有心疼,这样的他,和五百年前温润关切的他是一样的。我握着他的手,对他嫣然而笑。

我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强大,终是在他面前现形,而他惊吓而亡。见他倒地的那一瞬,我心剧痛。可我不再是当年那个束手无策的少女,我知我能救回他。

来生,太过遥远。今生只想与他相守,无惧无悔甚至期盼!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