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恋人

2019-07-11 17:02:48作者:海狸丸

爱情

1

林真的画廊开不下去了,一连四个月拖欠租金,业主勒令他们立刻搬走。

除了租金之外,原本在月中就该开给十多位员工的工资也拿不出来。这些员工挤在门外,一张张被盛夏的太阳晒得通红的脸向室内频频张望,焦灼的目光紧锁林真,仿佛稍不注意,他就会从人间蒸发一样。

画廊的供电早就断了,室内闷热得令人窒息。女友艾莎陪林真最后清点了一次打包好的艺术品。

“我做家教的工资就快到账了,要不……”

“这怎么行!”艾莎还没说完就被林真打断,“钱的事怎么能让你操心呢?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

林真像以往一样冲艾莎微笑,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额前的汗水顺着皱纹流淌到脸颊。艾莎没有追问,她知道,只要是林真说安排好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出错。

和林真在一起七年,艾莎还从来没见过他为难的样子。无论是与收藏家议价,还是与性格偏执的画家相处,他都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即便事情发展到无法解决的地步,林真也总能在最后关头扭转乾坤。艾莎甚至觉得,就算把林真赤身裸体扔进沙漠,他也能盖起一座宫殿,开辟出一片天地。

几天后,林真果然用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钱结清了工资和租金。起初,艾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每次询问,林真都用慈父般的口吻说:“这是男人做的事,你就别担心了。你只管安心做你喜欢的,平时也不用太节约。”

艾莎不知道所谓“男人做的事”究竟是什么,但她喜欢林真这种温柔中带点权威的语气。她和林真是在画廊与她母校联合举办的艺术展上认识的。当时,她为活动提供钢琴伴奏,而林真就站在旁边对观众做解说。她听得入了迷,此后便经常去林真的画廊做义工。

在画廊工作的时候,林真就对她非常照顾,凡是脏活、重活都不让她做,说她的手是要用来弹琴的,平时在画廊只需泡泡茶,看看画,接待一下客人就好。冬天下雪的时候,林真开车穿过大半个城市接她上班,等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就带她参观办公室保险柜里的私人藏品。

林真除了工作,最大的爱好就是收藏古董及艺术品。他的藏品分类很细致,其中最珍贵的就锁在家中及画廊办公室的保险箱里。

林真会给她讲各种藏品的来历,教她鉴别不同品级的翡翠,让她给鸡血石雕抹保养油。艾莎还曾在他的办公室里见过清代的梅花纹长径观音瓶和薄胎瓷碗,瓷碗碰撞时发出的钟磬般悠远的声音让她如坠梦境。

相识六个月后,艾莎决定把林真对她的这份爱惜永远留在身边。她对父母表明心意,却遭到全家上下一致的反对。这种结果早在意料之中,因为林真比艾莎大整整20岁,之前离过婚,还有两个孩子和前妻住在一起。

林真第一次来艾莎家时,就被她暴跳如雷的父亲拿着拖把轰了出去。父亲被女儿的倔强和无知气得险些闭过气,他认定艾莎是因为记恨自己常年催婚才故意找了这么个“老东西”回家。的确,女儿已经三十五岁,早已不算婚姻市场上的“抢手货”,但也不至于被年近六十的老头子糟践吧?

被父母逐出家门的那天,艾莎哭得很伤心。她知道无论怎样都无法说服父亲,想继续追求爱情,只有和生活了35年的家人“断绝关系”。林真把这件事看得很重,从此以后对于艾莎,他又承担起了一份父亲的责任。

他把艾莎更加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完全不让她操心任何家务琐事。即便他倾注毕生心血的画廊面临倒闭,艾莎在他脸上也只看到沉着与温柔,没有一丝阴霾。所以,当她终于发现林真用来结算员工工资和租金的那笔钱的来历时,才着实感到惊讶与痛心。

2

从旧址搬出后,林真将画廊里的东西暂且存放在北郊的一个仓库里。拆箱清点时,艾莎发现,之前锁在办公室保险柜里的薄胎瓷碗不见了。不仅如此,连她抹过保养油的鸡血石雕也被小心地包了起来,盒子上贴着标签,仿佛随时准备要寄出去。

通常,这类藏品在大型拍卖会上可以拍到百万、千万的价钱。但这几样都是林真的心头好,也是跟随他时间最久的藏品,若非真的迫不得已,他是死活不愿出售的。

更何况数月来,林真为了画廊搬迁的事焦头烂额,根本没有参加拍卖会。如果瓷碗真被售出,那一定是通过其它途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正规拍卖交易的价格。

难道林真所谓“安排好”的还债方式,就是贱卖珍藏品?

艾莎拿着那块包好的鸡血石去质问林真。她很生气,不是因为藏品被贱价出卖,而是因为林真居然瞒着她做了这么困难的决定。她明明可以为他分忧,也应该为他分忧,但他却连招呼都不打,默默扛下所有压力,从来不给她机会履行女友的责任。

“时间太紧,这笔钱又要得急,朋友介绍了一位买家,我就出手了。”林真没有打算继续隐瞒。

“卖了多少钱?”艾莎问。

“一共……不到十万元。”

连十万元都不到,赔惨了!结算完工资和租金,简直连渣都不剩。

“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承担?我说过,可以用我的钱先应付。要不是被我发现,你是不是连鸡血石雕也卖了!”

见艾莎火气正盛,林真连忙安慰道:“你说不卖,就不卖。这个石雕由你保管好了。”

艾莎还想说什么,却被林真一把拉进怀里:“你的担心我都懂,以后再有这种事,我会提前和你商量的。”

充满疼惜的话语轻轻吹在耳畔,艾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平静,这样安心过。此时的她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竟会质疑这份笃定的幸福。

3

林真新聘了一名员工协助拓展画廊的业务。

将北郊的仓库安顿好后,他决定利用这个临时场地办一个小型展馆,同时通过网络拍卖、画框定制、修复及装裱等途径,积攒收入,谋求进一步发展。

一个下雪的清晨,艾莎来到画廊,看见一个身材瘦高、脸色苍白的女孩正跨在人字梯上整理墙上的画框样品。女孩的样子最多不过25岁,她穿一身黑色工作服,袖子卷到手肘以上,露出的手臂上有两道不知是被木屑还是螺丝钉划伤的红痕。

她的裤腿沾满灰尘,但她似乎豪不在意,黑乎乎的手指灵活地在画框后摸索,不断有细屑落在她的头发和眼镜片上。

林真从储藏室里喊女孩的名字,小北。他说:“猜猜我找到了什么?前几天送来的那幅画有救了!”

他拎着一瓶脏兮兮的浆糊跑出来,两颊绯红,眼里透着说不出的兴奋。艾莎看见他身上也像小北一样粘满木屑和灰尘,肩膀和领口还挂着蜘蛛网,活像一个误入藏宝室准备尽情玩耍的孩子。

和林真相处七年,艾莎还从没见过他这副模样。她在会客室里听林真兴奋地讲述今后的计划,他打算把画廊迁往人口不算多但艺术气息浓厚、旅游业发达的小镇,甚至将艺术、餐饮和旅游结合起来,创办一条龙服务。他说,小北很能干,已经在寻找合适的场地,准备向政府提交改建申请。

那次谈话之后,艾莎心里总有一丝说不出的异样,好像沙子飞进眼睛里,照镜子时却又什么都找不到。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小心眼,她没将这种感觉告诉林真,但每次看见小北忙里忙外、亲切地叫“林老师”的样子,总让她觉得不舒服。

小型展馆在北郊开业的那天,艾莎决定将更多精力放在钢琴事业上。她尽可能多地安排家教工作,还开始到市区参加专业演奏,在画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而林真却加倍忙碌起来,几乎每天都在画廊待到很晚。只要林真还回家,艾莎就尽量不过问他在画廊的工作,但后来,直到凌晨一两点钟都还不见林真的人影。

艾莎多次拨打他的手机以及画廊座机,均无人接听。她心里升起一丝恐惧,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披上外套就冲进大雪纷飞的夜色中。

在赶往画廊的路上,她设想了无数种可能,从过劳死到发生车祸,再到与不知什么人去了不知名的地方约会。

她曾担心:如果林真不在画廊她该怎么办?作为最亲密的人,艾莎竟然想不出林真可能还会去哪些地方。

当她发现,林真只是趴在狭小的办公室里睡着时,心里着实松了口气。或许是因为太累,艾莎进门的声音都没把他吵醒。

艾莎把大衣披在他身上,从他均匀的呼吸中嗅到一股酒气。

她环视办公桌,发现只有一只空了的红酒杯,但当她洗好杯子准备放进储藏柜时,却发现储藏柜里的另一只红酒杯上竟带有水珠。

有人用过这只杯子?也许就在今晚,那人曾和林真在办公室对饮,还让他毫无防备地喝醉并忘记回家。那个人,会是小北吗?

第二天,小北没来上班,听说是病了。林真利用这个空档,去市区古董店买来一幅十九世纪初的人物油画。

画面里,一个女人背对着观众,正在摆弄窗台上的一盆黄玫瑰,窗外湛蓝的天空下是一派旧时街景,可以看见叫卖的货郎、骑自行车的巡警、议价的妇女、叼着烟头的伙计,还有一辆等候出发的马车。

林真说,这幅画最特别的地方,是玫瑰花盆的反光处倒映着一个男人的身影。

卖家提供的资料上说,此画名为“歉意”。画家喜欢上了雇佣他的女主人,一时克制不住思念,对她说了很多轻浮的话,被女主人赶了出去。临行前,他为了表达歉意,将这幅画送给女主人,并把自己悔恨与思念的样子,藏在了花盆的阴影里。

“表面上是道歉,实际上却把自己的肖像藏在画里,可见他不仅不悔改,还对自己的才华沾沾自喜!”

艾莎觉得这个画家既狡猾又无耻,简直不配从事高尚的艺术行业。

但小北似乎很喜欢这幅作品。得知林真淘来古董画,她连病假也不休了,当天就撰写出一篇伪装成艺术评论的营销软文。

在小北的包装和炒作下,这幅画引来了多位买家竞价,画廊也随之名声大噪。

林真十分高兴,逢人就说小北极具艺术眼光。

此后,无论是参加装饰品展览,还是去古董集市,他都会带上小北一同前往。

三人外出时,坐在副驾驶的艾莎,一直透过后视镜偷看后座的小北。

只见她永远穿着那身黑色工作服,线头从纽扣眼里伸出来,看上去毫无艺术品味。她的身材也完全谈不上性感,脸上涂着粉底却不擦腮红,架着笨重的大框眼镜,一幅古板而保守的样子。

艾莎摩挲着自己身上色彩鲜艳的真丝连衣裙,心中充满怀疑:林真可能被那样的女人吸引吗?她越想越疑惑,越疑惑就越生气,以至于林真对她说话,她也假装睡着了,故意不理采。

4

没过多久,艾莎就发现,是自己以貌取人低估了小北,因为小北竟然打起了保险柜中收藏品的主意。

事情的起因是林真看中了一片可以作为画廊新址的场地,为了凑足改建费,他打算办一场网络拍卖。

整理库存的时候,小北提议,拿一些过去收藏的珍品做宣传,吸引更多人前来参与,人气高了,东西才好卖。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只要一两件,就能大大增加活跃度。”

林真同意让小北从他的私人珍藏中选出两件作为拍卖亮点,小北只看了一眼藏品目录,就把艾莎保管的那块鸡血石雕,列入了拍卖清单。

艾莎得知此事时,鸡血石雕已经被挂在网上,成为多名买家争相竞夺的猎物。她怒气冲冲地来到画廊,把包往办公桌上一摔,大声质问小北是谁的主意。

小北一头雾水,推说自己真的不知道这块鸡血石是林真送给艾莎的礼物。

“别装了!我观察你很久了,平常一副木木讷讷的样子,原来暗地里在打我的主意呢!这件收藏品有我和林真的回忆,实话告诉你吧,他是不会卖的!”

林真听见艾莎高声训斥小北,赶紧将她拉到办公室里,关上门,对她百般解释。一会儿说“小北只是在执行工作”,一会儿说“是他自己忘记把石雕从目录中删除”,一会儿又说“为了新建画廊不能因小失大”。

艾莎越听越生气,索性将压在心里数月的怀疑全都倒了出来。

“别再拿工作当借口了!那天晚上你不回家,不就是在跟她喝酒么?孤男寡女深更半夜在这么偏远的仓库里,是她先勾引你?还是你主动撩拨她,所以后来才买那幅油画给她道歉?没想到,我为了你和家人闹翻,你却整天和这种女人在一起!我就不明白,林真,是我还不够年轻吗?”

她原以为林真会辩解,或像从前那样温柔地将她揽进怀里,打消她所有的恐惧和疑虑。但林真只是坐回椅子里,双手合十压在紧抿的嘴唇上,很久都没说话。

“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

他闭着眼,脸上的皱纹仿佛又深了一些。

艾莎气林真,同时也气自己。其实,关于林真和小北的事只是她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林真的沉默反而加深了她的疑虑:如果真的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林真不否认她的说法呢?

另一方面,她又无法克制地担忧:如果林真是冤枉的,那她的猜疑一定已经给他们的感情造成了很大伤害吧!

想起从前林真对她的好,艾莎不禁心头一痛,在怀疑与担忧之间徘徊不定。

林真仍然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网络拍卖进行到关键环节,眼看着离目标越来越近,林真决定,事成后一定要好好犒劳小北。

然而,林真终究没有等来这个机会。拍卖圆满结束的当天,小北辞职了。

临走前,她把那块鸡血石雕还给了林真。

“有不少人出价,我没问你就擅自拒绝了,不会怪我吧?”

望着小北淡淡的微笑,林真无言以对。他难道不知道小北是因为什么才拒绝买家的吗?

原本标注要卖的东西,最后却反悔,若不是小北“引咎辞职”,他林真恐怕在业界都要失去信用了。

小北给他找台阶下,他又有什么理由怪她呢?

5

艾莎又回到了平静的生活。

得知小北离开的那天,她把那块鸡血石雕摆放在书房最显眼的位置,决定从此不再提及此事,好好和林真过日子。

谁知,林真却愈发消沉下去。

小北走了两个月后,林真仍然迟迟不招聘。他暂停了画廊新增的业务,网站也不再更新,只守着北郊仓库里的小型展馆,赚点微薄的收入。

客流量不好的时候,他就干脆闭馆,一个人去古董市场闲逛,淘来新的艺术品也不拿来宣传,在场馆随便一挂了事。

林真再也没在办公室里喝酒,每天按时回家,然后把自己锁在书房。

他没有想同艾莎冷战,只是对任何琐事都再也提不起从前的兴趣。

“或许真的老了。”他对自己说。

艾莎却拒绝接受这个理由。

为了新建画廊,林真花了那么多心血:从市区大场馆搬到郊外的小仓库,从十几人的规模缩减到仅一名雇员,从负债到盈利,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谁知,就在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开工的时候,林真却突然不想干了。

相比之下,艾莎的钢琴家教越做越红火。

许多家长想给她介绍对象,得知她有一个开画廊的男友时,又都表示愿意办个“音乐绘画夏令营”,给画廊捧捧场。

海狸丸
海狸丸  VIP会员 学习写作中… 微博 @海狸小丸子 欢迎勾搭!

陌生的恋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