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猫与暖树的奇幻时光(下)

2019-07-11 17:02:20作者:白夜玄泠

奇幻

小雪流落到这个时代后,学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如何自保。

在找到郑树前,她的每次遭遇都惊心动魄。

第一次,她遇上了一个面容慈祥的老婆婆。老人的房子阴暗潮湿,到处散发着霉味,好在每天能吃上还不算难吃的食物,吸引她和一些流浪猫寄居在这里。

有一回晚上,她从外面回来,看到了极其血腥的一幕:老人从寄居的流浪猫里找出外形漂亮的,刀刀凌迟致死,猫的血染红的厨房的台面,猫的尸体像瘪了的皮球一样浮在洗菜池里。可是天亮后老人仍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慈眉善目地给寄居的流浪猫盛饭。

小雪害怕地逃出了那个阴暗的房子,从此不敢再吃免费得来的食物。

还有一次,她找到了耳后有梨形胎记的人,以为就是自己要找的有缘人。轻易在那个人的面前变幻为人,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人贪婪的眼神。那个人把她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露出了邪恶的笑,还伸手对她动手动脚。幸亏她及时幻化为猫,抓伤了那个人的脸,才逃过一劫。

此后,每遇险境她都先想好后路,做到有备无患。

当李娟抓到她时,她就意识到对方是有备而来,所以并未主动反抗,而是静观其变。

11

“哐~”外面有重重的关门声,紧接着是一阵急促的高跟鞋的声音。

小雪竖起耳朵听到脚步声朝着自己的方向来了,赶紧往笼子较深处挪了挪。

“咔~”门锁转动,一个女人愤怒地甩上门,冲到笼子前,拉开笼子上的锁环,伸手就抓窝在里面的小雪。

小雪又往更深处躲了躲,女人抓了好几次都没能抓到。她姣好的面容有些扭曲,在笼子外面歇斯底里地骂起来:“滚出来,我知道你会变成人,装什么装!”

小雪惊讶,她没有见过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怎么会知道自己能变成人的事。她往笼子的更深处又缩了缩,想看看女人下一步的行动。

“不出来是吧?我有办法让你出来!”女人用高跟鞋踢的笼子“嗵嗵”作响,又伸手抓过来一个捞鱼的网,伸进笼子里,几下就把小雪给网了出来。

暴露在灯光下,小雪看到了女人发怒的脸。

女人趾高气扬地抓着她的尾巴说:“不变是吧?那就摔断你的腿!”说着,就抓着小雪用力向地面砸下去。

地面是石材的,又滑又硬,小雪努力用尾巴掌握平衡,又借助笼子的边缘有惊无险地落到了地上,刚想逃走,却被女人再次用网罩得死死的。女人手臂一转,网撞在墙上,小雪被撞得七荤八素。

“想跑?没门!”女人重新把她扔进了笼子里,极力压下心头的怒气,说:“等郑树来了,我会让你乖乖就范的。”

这个女人果然认识郑树!小雪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被关在这里十多天了,这个女人几乎天天都来上演同样的戏码。现在,小雪对周围的环境已经能够适应。从地面上物品放置过的痕迹可以判断,这里应该是个杂物房,是有人故意清空了里面的东西,换成了现在的笼子。

在房子足有两人高的地方,小雪发现有一个通风口。她在等,等那个女人不再每天来逼问她时再伺机逃出去。

她算了算日子,郑树应该快回来了,如果发现她不见了,一定很着急。每次想到这里,想逃出去的愿望就更迫切了。

日落黄昏,女人又来了。不同以往的是,她的心情看上去很好。

“咔~”女人推门而进,步调缓慢地逼近小雪,在笼子外面踱来踱去,好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奇怪我今天这么晚才来吗?”女人咯咯地笑了几声,笑声有些发干。

“我马上去见郑树。你说~”女人俯身看着笼子里的小雪。

“他要是知道你被我抓了,会有什么反应?”女人的眼神恶毒。

“喵~”小雪表示反抗。

女人不屑地嗤了一声。“你装,继续装,我倒要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想知道我是谁?告诉你也无妨,我是他的前女友,要不是你的出现,他早就乖乖地回到我的身边了。你说我怎么会放过你!”女人咬牙切齿地盯着小雪,忽然又转换了一副嘴脸,眯着眼睛看着小雪说:“你这么特别,我当然不会放过你!”

小雪从她的眼里看到了贪婪。正是神庙里大祭司常常教诲她的,御猫一族通灵术要消除的“恶”。她没有理会女人的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在她把郑树引到这里之前逃出去。

女人又在小雪面前耀武扬威了一会儿,飘着一阵香风出去了。房间周围渐渐暗了下来,天已经快黑了。

小雪赶紧变成人的样子,从外面拉开笼子的门锁,从笼子里出来,又看了看通风口的高度,估计了角度,把笼子挪到通风口下面的地方,重新变成猫,三下两下窜到了通风口上,用前爪压住上面的通风条,“蹭”地钻了进去。

沿着弯弯曲曲的通风道走了一会儿,眼前有了亮光,是通风口的出口,小雪钻出去,到了一幢房子的厨房,原来她一直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她观察房子里面,发现有一扇窗是开着的,能听到街上汽车来来往往的喇叭声,就忙从窗口窜出去,顺着排水管爬到了街上。

脱险了!小雪松了口气,赶紧振作精神,向郑家老宅的方向跑去。

12

赶回郑家老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小雪悄悄伏在屋顶上,看到院子里郑树和囚禁她的女人正在说话。

“想见她?那你试着求我。”女人说。

“你变了,变得我完全不认识。”郑树愤然站在女人的对面。

“不,我本来就是这样的。”女人笑着答。

“原来的你没有这么恶毒。”郑树说。

“恶毒?不对,你应该说‘运筹帷幄’。至于过去你认定的我,不好意思,那只是你一厢情愿。”女人的神态张扬,丝毫不顾忌郑树的感受。

“在调查偷用我的名章签署文件时,我已经知道了关于你的一切,现在我们两不相关,你大可不必在我身上花这么大的心思。”郑树冷冷地说。

“花心思?当然值得,就算不是因为爱你,单说你养的那个宠物,就很值得花心思。”女人走到郑树面前,看似深情地望着他说:“至于动多大的心思,就要看你怎么做了。”

“你把她藏在哪了?”郑树目光灼灼地逼视着嚣张的女人。

“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想见她,明天就把这儿关了,跟我走。”女人亮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做梦!我不会和你再有任何瓜葛,至于小雪,我一定有办法找到她。”郑树坚定地反击。

“叫得可真亲密,不过要是我把她的事公之于众,你说你还能不能把她放在身边?”女人威胁似的看着郑树。

“你恐怕没这个机会了!”没等郑树再说什么,小雪已经在两人不经意间化为人形,从屋里走了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女人惊恐地问。

“你认为随便一个人都能困住我吗?”小雪睨了她一眼又说:“毕竟,我在你的眼里是个怪物呢。”

“你终于变成人了,我现在就拍视频发到网上毁了你!”女人拿出手机就要录制,郑树一把抢过了她的手机。

“李娟,够了!”郑树大声阻止。

13

“原来你叫李娟。”小雪拦在郑树前面,强硬地对李娟说:“我的事情由不得你好奇,更容不得你算计。这么多天来,我不是不能逃走,而是一直在等机会,等你威逼郑树的这一刻。现在,你现身了,我也来说说我的解决办法。”

“好,说来听听。”李娟故作镇定。

“你想的都没错,我确实能在人和猫之间自由转换,可惜有一点你搞错了,我本来就是人,不是你口中的怪物。既然你知道我的秘密,作为代价你也要交换一样东西。”小雪说。

“什么东西?”李娟警惕地问。

“这个你一会儿就知道了。”小雪微微一笑,回屋取出了那方绿色的石头,交到郑树手里,附在他的耳边说:“这几天我想了想,大概符文发光需要些负能量的驱动,今天正好我们试试。”

郑树心领神会,把石头拿在手里,虔诚地念出小雪教他的经文。

果然,绿色的石头发出如玉般圣洁的光,里面的符文亮了起来,小雪的身体也发出同样的光,一些符文像音符般,从小雪的耳朵里抽离进入绿色石头的符文里,随着光芒逐渐减弱,绿色石头发乌变黑,里面的符文消失,小雪身上的光也同时消失了,她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类。

李娟目睹这样的变化,不敢置信地瘫坐在地上,语无伦次地说着:“不可能,猫怎么能是人?骗人的,一定是假的,全是假的。”

小雪从郑树手里拿过那块变黑的石头,走到李娟身边,弯腰把石头放到她的手里,笑吟吟地说:“我能完成使命,全靠你的恶念和妒忌加持,这块石头虽然不再具有神奇的力量了,但是还算得上货真价实的古化石,你留着做个纪念吧。”

李娟一手打落了石头,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忿恨地盯着郑树说:“从来,都只有我不要的东西,没有人能施舍给我东西。郑树,算你狠,今天起我们再不相见。”

郑树没有理会。小雪则落落大方地上前答道:“谢谢你的‘再不相见’,我一定用绳子拴着他,不让他离开身边半步。”

没了猫变成人的怪物,没了发财的机会,也没能驯服一个匍匐脚下的男人,李娟不愿在呆在郑宅,迅速消失在大门口。

看着李娟离去,郑树和小雪齐齐松了口气。

清风徐来,皓月当空,小院又恢复了从前的宁静。

站在院中,好一阵儿,郑树才鼓起勇气问:“你的使命完成了,我的生活也是全新的,你介意在这个时代和一个穷光蛋在一起吗?”

小雪耸耸肩反问:“我也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你愿意继续收留我白吃你家大米吗?”

两人相视而笑……

14

老圈儿傍着郑树,最近成了业内抢手的中间人。有人想找郑树修复古画或鉴定老物件的,现在都通过老圈儿先接洽。老圈儿多了笔可观的收入,乐得跑腿。这天,他又拎着一墩啤酒来找郑树,一进门就看见穿着情侣T恤的郑树和小雪在整理已修复好的字画。

老圈儿倚在门口,泛着酸气儿说:“合着我这婚是结早了,这迟张罗的净碰好事儿,又是白富美上门倒贴,又是事业飞黄腾达的。”

郑树没对老圈儿说出小雪的真实身世,只说是以前工作时认识的,家在国外,是个混血儿,家境富裕。唬得老圈儿也真信了。小雪长相出众,老圈儿也为兄弟有个真心相待的人高兴,对小雪也是礼遇有加,忙里忙外的杂活一力承担,不用小雪操什么心,小雪对老圈儿的印象也越来越好。

“你快进来吧,外面那么晒。”郑树招呼老圈到宽檐下的藤椅上坐。小雪忙放下手里的活,到屋里去沏了壶上好茶出来。

准备了几样下酒小菜,三人一起吃午饭。老圈儿又倒腾起最近的新鲜事儿来了:“哎,你们听说没,就去年建筑工地发现那古墓里掘出的壁画,专家研究说那上面好像记载了一种古老的文字。”

“是吗?”郑树边附和,边将一盘煮蚕豆端到老圈儿跟前。

“这要是研究出来,总是个大发现。”老圈儿一脸的神秘。

郑树和小雪悄悄交换了个眼神。趁着取啤酒的功夫,他悄声问小雪:“老圈儿说的地方跟你有关没?你当时没落下什么东西吧?”

小雪也悄悄地回答:“放心,那壁画只是供布法阵的,符文传送回去后,会逐渐消失,不留一点儿痕迹。”

郑树放心地点了点头,两人拿了啤酒又坐了回去。

老圈儿大口喝着啤酒,又说:“树儿,那个今天遇着一个打听修复明代古画的主儿,听他说了件好事。你不知道吧,就害你在大城市混不下去的女的,叫李娟的,让深圳警方通辑了,说是参与套路贷。”

郑树举起酒杯的手稍有停顿,接着淡然一笑说:“别人的事儿跟咱们无关,来,喝酒。”说着与老圈儿碰了碰杯。

小雪在旁边给他们又倒满了酒,然后轻轻拍了拍郑树的肩以示安慰。

郑树回头望向小雪暖心一笑。

世界很大,院子很小,却容得下聋猫与暖树的余生的奇幻时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