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人

2019-07-03 13:47:44作者:愿因三青鸟

悬疑

“醒了“少年抚着琴,虽然被对着床,但那一点的动静仍是没逃过他的耳朵。”嗯“女子扶着额头似乎还有阵阵隐痛从里面传来。”你体内被下了太多迷药,所以还有一点残留“少年转过身。

"还有我不管你要干什么,不要阻拦我”女子闻言抬起了头嫣然一笑。“原来你还记得我”他不置可否,“鬼有鬼途”重新拿起琴谱研究了起来。

“世事与我已经了了”“我寻你十年,原来只换来你一句世事了了”女子掖了掖长发。”是我自作多情了“

十年前

桃花树,黑夜,提着灯笼的女子慌乱的走在林荫道上,怎么回事,平常这条路几分钟就到了啊,怎么今夜会这么长?她努力的查探着四周,想找到与记忆中匹配的地方,但仍然一无所获。

就在这一团乱麻中,她与他第一次见面了,皎洁的月亮为背景,他高高的坐在树杈之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那个……您……您也迷路了么?"初时他甚至没有找到她的身影,桃花树巨大的影子将她小小的身形遮了起来。

直到她再次开口,他才终于找到了他。”不是“他懒得多说一个字,说完便靠在了树杈上。”那您在这干啥呢?“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大家闺秀哪来的勇气,半夜三更跟一个陌人搭话,若是不回答她一定会喋喋不休吧。”有事“他坐直了身子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厌烦。

“什么事啊?”她干脆放弃了找路,靠着树干做了下来捶着有些酸痛的脚,此时父亲该把整个四周都翻了了遍了吧,自己不过是嫌太闷偷偷跑出去,未成想这次竟是跑的远了些迷了路。“杀人”他故意提高了声音,这次该能把他吓走了吧,自己也可以好好睡觉了,却不想她只是点点头,“这样啊,那你就是侠客咯”他有些懊恼的揉了揉头发,这个女的还真不是一般姑娘呢。他正要开口却闻得远处一阵窸窣之声,”安静“他站起身来足尖一点腾出去九米之远,身形一翻便落在了一旁的草丛里,他抽出了长剑,背部弓起,蓄势待发。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路上出现了几个行人,有老有少,为首的背后背了一个黑色麻袋。一行人健步如飞但是整个过程中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甚至连一点风都没有带起。“唰。。。。。”草丛中一动,他便冲了出来剑尖一翻,先夺了老妇的性命,长剑饮血更添煞气,他也不迟疑便往下个目标冲去,剑起人头落,他每一击必取一人性命,精准的仿佛一台机器,只见夜色之中,唯见一道血红的剑光不断闪起。“怎么那么吵?”许是听见了这边的声音,她竟然摸着黑寻了过来。她一顿收剑后撤,一下移到她身后单手挡住了她的眼睛。“莫看”

眼见他为了挡住她的眼睛不能离开,为首的人朝剩下几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几人自包袱中抽出长刀欺了过来,他依旧挡着她的眼睛,“唱首歌吧”虽然被一个陌生人遮着眼睛,但她却没有半丝不安,她想了想便唱了起来,一首吴越地区的清冷小调,“莫问苍天,莫问长远,今夕何年,无数无缘。。。。。。”在这歌声中一具具鲜活的人体化作一团团炸开的血花,“不错”他放下了手将她揽入怀中,将她的头轻轻的按在肩上。他抱着哼着歌曲的她跃至那最后一人身前,高高的举起长剑。他瞥了怀中的她一眼,“东西放下,人便走吧”那人冷笑着,“只听说你从来不留人性命,却为个女人”他挽了个剑花,“我不想说第二遍”“好。。。好。。。好。。。。”那人将包袱一扔便串入草丛中不见了人影,他挑了包袱,再看怀中的她时姑娘竟然已经合眼睡着了。“不好”他急退了几步闭住气息,“真是个丫头”他难得的微微一笑,“今夜便做个好人吧”

隔天她在自己的软卧帐中醒了过来,难道是一场梦?可是那感觉却分外清晰,那触觉,那胸膛。不由得脸颊一阵泛红,“醒了”“嗯?”她惊讶的转身,赫然发现他靠在阁楼的窗户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她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你的睡姿还真是不好看“”你。。。。。。。。。。“他看着她涨的通红的脸蛋莫名的有些开心,”只是怕那些人会找你麻烦”他支起身子,“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他伸了伸懒腰,“太阳还真是很好呢”他腾空一跳,便消失在了太阳的第一抹光辉中,她意外的有些怅然若失。

此时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就这么坐在窗台上陪着她,更多的时候他静静的坐着,她看着他的背影静静地发呆,少男少女的情愫有时就是这么在无声无息中慢慢的累计起来。

"我要走了“一如既往的一天他坐在窗台上,淡淡的对着月亮吐出这句话。”终于。。。。。"她终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是啊,他终是要走的。“还回来么”她抿着嘴,用了最大的勇气问出这句话。他沉默了良久也没有回答,那一晚他没有陪她,就这么消失在了窗外。

三天后她的家族惨遭灭门,而他幸免于难,并非她有什么意外的运气,而是因为灭她族的是他而已。“为什么”满地的尸体上她梨花带雨的看着他的背影,他依旧未发一言只是将那柄长剑一掌击成两半。“缘尽”他头也未回纵马扬尘而去,那一天她发誓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杀了他。

现实

”当年的你可是难得的大家闺秀,如今却是什么模样,携剑与马匪为伍,不怕令尊知道痛心么?"他看着她嘴上挂着那似有似无的微笑,“自你灭了我族,家父赶回来后便一病不起,已仙去多年,莫要乱语,触动亡人”她作了个揖就那么淡淡的应道,还是那么的倔强,“你是在提醒我当年的事么?这很危险”他转了身迫近女子,“因为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十年前我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她闭上眼睛,解脱般的放下了双臂。“你想死?”他悠得笑了起来。“我便不能如你所愿”他持了匕首挑开女子的衣服。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