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坚持是曾经更好的延续

2019-06-30 21:02:24作者:方官

真事

无意间发现自己每次写东西几乎都在晚上,而且是很晚很晚,但我平日并不是个夜猫子,作息还算规律,只有在突然心血来潮的时候才会腾地坐起身轻轻弯下腰顺手拿起每日必放在我粉色拖鞋上的手机,这像是为它特意定制的摇篮,每晚它会像个熟睡的婴儿似的静静的躺在那伴我一起迎接明天的日出。起床本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睡到自然醒,一睁眼与新的一天来个大大的拥抱,而我每隔那么一天就会像诈尸一样准时被粉色摇篮里婴儿啼哭声给惊醒,在暖烘烘的被窝里反复做着心里斗争,我像往常那样伸出我的魔爪安抚一下啼哭的小baby,以争取再多一点时间享受被窝给予我的温暖,只有这时我才知道我是多么依恋我的被窝,这种深深的且不能自拔的依恋不亚于水仙迷恋清澈的倒影,飞蛾迷恋灼热的火焰,流星迷恋刹那间的坠落,子弹迷恋瞬间的窜出。哪怕只是为了多睡五分钟,仅此而已,在起床与再眯会之间徘徊徘徊,最终还是金钱战胜了睡意。三下作两下的穿好我的装备,以最短的时间去洗漱习以为常的用双手匀速的抹干脸上的水渍,我是不喜欢用毛巾去擦干脸的,当然也包括刚洗完湿淋淋的头发以及刚从脚盆伸出的三八大脚丫。都说脚大站的稳,但愿脚大的我也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在这个飞速前进的大社会巨轮下留有一席之地。脚踏绿色大地头顶蔚蓝蓝天。

打开手机突然没了主题方向,不知道该围绕怎样中心去写,脑子里乱想的太多,闲人才会整日胡思乱想,而我不得不承认我就是个闲人。闲到一个小思绪都能联想到地球爆炸。闲到看本小说都能把自己感动的唏哩哗啦。同情这个同情那个,殊不知最该同情的是自己。每天浑浑噩噩,上班,窝房子睡觉,看小说,累时打开流量翻翻手机让自己疲劳的心小憩一下,证明自己并没有与世隔绝。一成不变的三点一线,没有过多的社交,似乎害怕与人交流,也似乎不愿与人过多的交流,一本一本解决着买回的小说,我是从不习惯阅览电子版的,一部分原因是盯的屏幕久了会流泪,更重要的是我喜欢实体书,捧在手心里有种厚重踏实感,不得不说真该感谢这一路走来陪伴我的三位老友:画画、日记、小说。

小时候喜爱画画,我就会各种画,似乎有魔附身般,没有目的性,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像查尔斯.斯特里克兰所说:“我必须画画。我身不由己。一个人掉进水里,他游泳游的好不好没关系,反正他歹挣扎,不然就歹淹死”至于画的如何很难说,但是做啥都想画一画,课本被涂鸦的乱七八糟,精致的大白纸本充当着自己的画册,一张一张的画,一本一本的积累起来,课堂画如若被抓个现行就会被老师狠狠一通批评。老师秉承着一副教书育人的理念常常把一连串教诲之言灌到我富有同情的耳朵里。大意就是首先父母含辛茹苦供我们上学很艰难,其次老师滔滔不绝培育桃李很是艰辛,最后是我们有幸有学可上很不易。总之概括就三四字——珍惜当下。而我也大有悔过之心停止手中正在胡乱涂鸦的笔乖乖作出一副认真听讲的姿态。直到高中那一年一次美术课上我才真正了解到原来画画是有专门的培训的,那一天年轻漂亮的见习美术老师来为我们担任美术课,精致的短发覆盖着同样精致的瓜子脸,浓密有型的眉毛下均匀忽闪着大大的花眼睛,睫毛很长很密的铺满了上下眼睑。高挺的鼻梁下樱桃般的双唇为我们柔声的介绍着自己。我的学画之旅也在老师布置的让全班每人画一幅画拉开了帷幕。教室里安静极了,大家都在低头沙沙画着,同学们不停的用干净的橡皮噌噌噌地擦着不满意的部分,似乎美术课橡皮擦不沾染点灰尘就不能画出一副好的“画作”……许久我们每个人的画都号上各自的大名被班长收到了讲桌上,老师一张一张的审阅着,突然老师叫到了我的名字,我下意识的站起来,老师上下打量了我一凡问道“为什么要用圆珠笔画,不是要求你们准备铅笔了吗?”我低低地回答“没有准备铅笔”声音低到勉强自己听见。老师举着我的画给全班同学看:白皙的纸上就像伫立着一座用黑色圆珠笔搭建好的小木屋。简单的木屋简单的心灵。我心里暗自嘀咕老师估计会批评我美术课未准备2B铅笔,然后像小时候课堂偷偷画画那样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我没有按她的要求办事。然而是我多想了,老师走到这边过道与那边过道轮流给两边前后左右的同学看着我的画并大声问道“你们觉得这位同学的素描画的怎么样?”大家芬芬答好。课后老师单独把我叫到身边问我有意愿学画么,我点点头。没过两天天的晚自习我就带着早已准备好的画板,素描纸,铅笔,橡皮出现在了老师的画室班里。画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墙壁上粘贴着各种素描,地上摆着各种石膏模型。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我只会乱涂鸦。临近高三这一年画室的好多室友做着艺考的准备,这样的小县城以远远不能满足对学画的渴望。坚持下来的都去了西安继续学画,放弃了的又乖乖坐回到了教室认真拿起了死板课本。而我,就是那个因为学画高额费用与家人商量过后最终还是放弃了的一员。不知道为什么离开画室的时候我想到了曾经学的那篇古文——《伤仲永》,离开画室的背影也是我对画画最后的告别。

一种习惯戛然而止了总要有另一种新的习惯代替它的延续。而我找到了,看小说成了我又一种不排斥的发泄,慢慢从发泄到喜欢,从喜欢到习惯。看的多了看的久了自己也总想写点什么,于是不安分的心就指挥着不安分的手胡乱在键盘上敲打着大脑里蹿出的文字,不过大多数我都是看多于写,每开始一本小说我就想把它以最快的方式吞噬掉,每一本书就代表着每一个故事,总有那么几个故事收买了你的耳朵博得了你的芳心赚取着你的眼泪。

别人的故事你落的哪门子泪,可你还是没有照顾好你的情绪控制好你的透明珍珠,让它们大颗大颗洒落下来,你的手也不再是接珍珠的玉盘,而是充当着拭泪的“手帕”。开始你痛恨着小说里的某一个人物,看到结尾你又怜悯着这一人物,谁说过“人性有多矛盾;我不知道,真诚中有多少虚伪,高尚中有多少卑鄙,或者,邪恶中有多少善良。”总之人性你不可琢磨,除言情外你喜欢安静的看完打开的任何一本小说,你总觉得言情小说像垃圾食品一样毒害着你正在逐渐成熟的思想,世界毕竟灰姑娘依旧作着丑小鸭,白马王子也并没有多大乐意接受灰姑娘穿上水晶鞋。慢慢的你更加喜欢上了接近现实的文学作品,让那些来源于真实生活中缩影像巴掌一样狠狠地扇醒你是是非非真真假假。别人不理解你的生活,觉得你古板,活在了小说指引下属于自己的世界里不能自拔。你与大多数人格格不入,你的生活不被理解,你的语言不能与他们所相同,在他们心里认为与他们迥异的就是“另类”,的确,生活中会充斥着很多不理解,可那又怎样,人各有各的生活方式,只要自己舒心又何必强迫自己尾随到别人的生活队伍里去。

回到家无意间翻出小时候的画册以及一本一本积累的日记,不禁尴尬一笑,画的什么乱七八糟,写的什么流水文字,一句话一篇日记一种心情。仿佛看到一个幼稚的小女孩沉思着幼稚的脸庞写着幼稚的文字。

转眼回想这二十几年放弃过很多,也坚持下来很多,始终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什么,但又似乎很明确自己心里想要什么。或许正是因为太明确了,害怕去面对,也没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所有人从出生到死亡都秉承着祖祖辈辈克隆般的生活方式,从你出生你已经被放入这个世代沿袭下的模具中,打印出来的你与你的祖辈别无二样。从长辈们点头捋虎须的嘴角上扬弧度中你知道,你的塑造与他们相匹配,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被贴上了培育成功的标签。相反,那些没有按模具烙印出来的早早就被划分到了失败的领域里自生自灭。

或许为了使灵魂安宁,一个人每天至少该做两件他不喜欢的事。不得不承认,说这话的是个聪明人,因为他懂得如何更好的安慰自己去接受必须接受的事情。比如白天醒来晚上睡觉。现实会告诉你某些事即使你一百个不情愿也必须去强迫自己去完成,不然等着你的就是会饿肚子的后果,为了食能饱腹,衣能遮体,人情世故你必须做一些违背你意愿的事,而且要将它们努力做到更好。你不可能不喜欢食物你就拒绝去吃饭,你也不可能不喜欢周身的环境就停止去呼吸,你生来不是富贵身,你歹学会养活自己,虫儿都知道早起去觅食,鸟儿更知道早起有虫吃。这样的生存法则让你一步步监督着去实行他。你觉得工作枯燥乏味,生活单调如一,你渐渐失去着曾经百般想去做的事情,你想画画,生活告诉你这很昂贵,你想流浪,生活告诉你这不现实,你想思想不被束缚,生活告诉你歹迎合大众。直到将你回归到“正常人”,你想出去走走看看世界,到头来才发现那是有钱人干的事,没有经济来源即使你满心天下但你也寸步难行,这时候的你更加羡慕小说里敢于跟着自己的意愿去行事的人。更多时候你是窝囊废,你有着理想主义的思想却缺少着行动主义者的凡事必做的勇气。庆幸的是好在你的生活还坚持着那么一两件你倾心于做的事,看小说,写文字。或许现在坚持的是曾经失去的更好延续。尽管你的生活方式不能被周围的人所理解,但那并没关系,因为你比任何人明白自己做着什么。好比饿了吃东西,别人即使不喜欢你的食物,但那都不重要,因为你安抚好了自己饥饿的肚子。

迎接黎明的永远是太阳,遮挡太阳的永远是乌云,推开乌云的永远是清风,而清风吹过脸颊唤醒你沉睡的心灵,愿他日降伏你的不是别人的言语,左右你的更不是别人的行动,而是你自己内心的坚守。

方官
方官  VIP会员 爱好文字,想把笔尖的流露分享给同样爱好文字的你们

现在的坚持是曾经更好的延续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