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猫“嫁”到

2019-06-30 19:03:29作者:牛小壮

古风

我叫白瑶,家里穷,打小爹娘又死的早,因此只在荒郊留给我一间茅草屋。

我一个人劈柴烧水样样在行,日子虽然苦了点,倒也过的下去。

不过,我最近有点烦躁,因为干了一天农活的我,晚上只要一躺下去,窗外的猫便叫个不停。

我一起身,猫不叫了。

我一躺下去,它又精神起来,吵的我翻来覆去睡不着。

这猫我是见过的。有次我被它吵的一夜未眠,在天已经朦胧亮时,我实在忍不住了,抓起扫帚,冲出家门,准备找这只猫拼命。

谁料这厮见我怒气冲冲的杀出来,它竟还神气凛然的站在窗台上,丝毫没有看见人的胆怯。

一身白毛亮闪闪的,仿佛被太阳光镀了层金,褐色的瞳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被这小眼神给镇住了,满腹火气顿时烟消云散。

正在我发愣之时,这只白猫提起爪子,轻飘飘地瞥了我一眼,身姿敏捷的跳走了。

由于我的拼命没成功,所以我仍旧被猫叫声困扰。

可能是因为上次我的胆怯,这只白猫从那以后,不仅晚上叫唤,白天也敢在我的眼前晃荡。

如此又过许多天。

我本就因为睡眠不足而精神不济,白猫又在我眼前走来走去,这让我心力憔悴,神情恍惚。

显然,我又再次忍受不了了。

大白天我扔下锄头,跪在地头,趴在地上一阵鬼哭狼嚎,“猫大仙,我哪点惹到你了,你不能因为我姓白就赖着我呀,我给你好吃好喝供着还不行吗?行行好,放过我吧!”

我趴在地上,边嚎边擦眼泪,发觉有个影子在地上,哼哼唧唧地抬起头看,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男子神色傲娇,“这可是你说的。”

“你……是那只白猫?”

“怎么?你想反悔?”

言出必行,我白家向来就有这条家训。

只不过我有点后悔。当初为何那么冲动,口出狂言。这白猫化成了人的模样,不知是妖是仙,假若性情易怒,一不小心,我这小命岂不是……

事实证明我实在是多虑了。

这厮自打来了我家,除了他的床必须每天清扫、一日三餐必须有鱼、时常缠着我去钓鱼之外,其他还是很好的。

我也由此发现了——原来他只是一只混吃混喝的猫。

虽然家里来了一只猫主子,但这也不能撼动我白瑶在白家的老大地位,更何况,我还紧紧拽着这只白猫的小辫子。

“小白子,给我倒杯茶。”我一边嗑着瓜子,一边示意他。

不一会儿,一杯茶水端在我面前,“今天中午有鱼吗?”他满怀期待。

“表现不错,奖励你一条。”我拍拍手,走向厨房。

一次,闲着无趣和那只白猫一起钓鱼。他一身白衣在阳光下格外耀眼,我看着他细长的眉眼认真地盯着我的鱼钩,我这个大老粗突然有些恍惚。

“白瑶,白瑶,你不要盯着我发愣啊,看鱼!”

“谁盯着你了,你那么大声,把鱼都吓跑了。”我这老脸不知今天为何那么不争气的红了。

这白猫不知最近怎么了,除了吃鱼还有点心思,其他时间总是偷偷溜出家门。

问他去做什么了,他也是支支吾吾的不肯回答。

不过这可难不倒我白瑶。

我故意好几天不做鱼饿饿他,有一天我做了他最喜欢吃的小鱼干摆在桌上,白猫回来眼睛都亮了,上手就要吃。

“等等,说说你这几天去干什么了,不说不许吃。”

他的手垂在空中,慢慢地收了回去,然后摇了摇头。

没办法,这招都不奏效,只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了。

“唉,走吧,带你出去钓鱼,散散心。”我收拾好东西,拉着他的手出了门。

溪水边,这厮玩的正开心。

我坐在板凳上,翘着二郎腿,把嘴里叼着的稻草拿出来,“说吧,有什么事瞒着我。”

他挥舞的手突然愣住了,看着我,他有些犹豫。

“你要再不说,我可就走了,以后再也不给你做小鱼干了。”我作势要走。

他飞快地从水中踏出来,扯住我的衣角,眼泪汪汪地看着我,“我听那群猫说,你以后要是成了亲就不会天天给我做小鱼干了,会把我扔了。”

我一愣。

“它们还说,除非你喜欢我,要不然你迟早会丢下我。”

我心里猛然一动。

我从来没想过丢下他,我之所以甘愿每天给他做小鱼干,有之前脸红的那些反应,原来,是因为我喜欢他。

他又拉了拉我的衣角,我看着眼前这个白衣少年,“我不会丢下你的。”

他的眼睛骤然一亮,“那你以后会一直给我做小鱼干吗?”

“以后啊,每天都给你做小鱼干。”

牛小壮
牛小壮  VIP会员 做最炫酷的女孩,写最动心的文字。

白猫“嫁”到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