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录:霜叶红于二月花

2019-06-11 11:03:48作者:三颗野草莓

古风

流丹城中有一棵百年枫树,城中的百姓皆说,这树已非寻常之树,这百年大树是有灵的,因此城中百姓一旦心有所求,便会去那枫树下求上一求。

流丹城主的小儿子出生那天本值盛夏,城中的大枫树却一夜之间满树火红,城主便给他取名做林染,取自“染得千秋林一色,还家只当是春天。”

有位白发道士说那林染非寻常之人,大家觉得惊讶,却也只道这林染是被这枫树之灵祝福的孩子。可惜城主一家人都体弱多病,这其中,又属林染最易得病,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能安然无事的长大实属不易。

1

林染从小性格孤僻,也不爱和自己的几个哥哥姐姐玩耍,只爱一个人独自坐着,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林染不爱跟其他人说话,可他那未过门的妻子愿意陪着他,那女子名唤温婉,人如其名,是个温婉动人的女子,只可惜,和林染一般,从小体弱多病,常年流连病榻。

林染十岁那年,大病了一场,所有大夫都说救不了了。林染昏睡的七天,依旧是那位白发道士前来,他给了林染一颗药丸,林染服下后,三日后便痊愈了。

一转眼林染已经成了一个少年郎,温润如玉的模样成了这流丹许多女子藏在心里的人,可惜林染早早的与他人定下婚约,那些女子便也断去了念想。

这一年的秋天到了,流丹城一年一度的灵枫节也到了,大家纷纷去那大枫树下跪拜许愿。林染本不信这些,可他的母亲近来身体越发的不好,想让他去求求枫灵,本就是尽些孝心,林染倒也欣然同意。

林染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枫树下热热闹闹的人已经散去。

林染看着白日里百姓们摆放在枫树下的吃食,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不会相信一棵树可以完成一个人的愿望,但想到自己母亲,便开始替母亲许愿。

一阵风吹过,枫叶飒飒作响。

“喂,像你这样心不虔诚的人,许的愿望是不会实现的。”

林染一愣,睁开眼睛,那枫树上坐着一个红衣女子,手上正拿着一个白日里百姓们摆放的果子,边吃边问。

见到女子的那一刻,林染只觉得自己心里多年而来的那股空落落的感觉消失了。林染看着那红衣女子,只觉得这女子眼熟,却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何眼熟。

“姑娘又是如何知道我不虔诚?”林染看着那女子,突然发现自己眼眶有些湿润,却又无法移开眼睛。

“你既然觉得这树并没有什么奇异之处,又为何要学他们来许愿?”女子一跃而下,又拿起一旁摆放的糕点,吃了一口,不答反问道。

“姑娘既然敢吃这些给这枫林的食物,想必也是不信的。”

“有没有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你倒是说说,就算有,一个树灵为何要吃人喜欢吃的吃食?这神灵当真都与百姓们一个口味偏好吗?”女子拍拍手上的糕点碎末,站起身来。

女子学着刚才林染的样子,装模作样的对着这大枫树鞠了一躬,“老枫灵啊,小女子吃你几块吃食,还望你不要责怪。”

林染被女子逗笑。

“我叫林染,不知姑娘怎么称呼?”林染笑着摇了摇头,问道。

“哦,你叫我霜叶就成。”霜叶回过头看了一眼林染,开口道。

“霜叶……”林染一笑,“姑娘倒是和枫树有些缘分。”

霜叶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公子和这枫树的缘分也不浅。”

2

霜叶自顾自的在树下坐下,抬起头看了看这满树红叶。

“霜叶姑娘可喜欢枫树?”林染也跟着抬头看着这棵大枫树。

“喜欢啊。”霜叶一愣,捡起地上的一片枫叶,“这枫叶的形状多特别,这枫树到了秋天,满树火红的,多漂亮。”

林染看着霜叶微微一笑。

“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这天地之初时,枫树本是四季常青的。”霜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林染摇了摇头,道:“不知。那为何后来会一到秋季就变的火红呢?”

霜叶得意一笑,看向林染,遗憾的摇了摇头,摆手道:“我也不知。”

林染一愣,并不生气,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完全暗下来的天,“霜叶姑娘,天色不早了,不如早些回家。”

霜叶走到林染面前,将手中的枫叶递给他,“我家就在这附近,不必担心。这枫叶送于你,我虽然吃了这些给枫灵的吃食,但我是相信有枫灵的,万物信则灵,你倒不如信一次?”

“好。”林染接过枫叶,点了点头。

林染回家将遇到霜叶一事告诉了母亲,林染的母亲沉默了许久。

“孩子,你出生之时的奇异之景还有你十岁时的那场大病,你可还记得?”

“记得。”林染点点头。

“孩子,这个叫霜叶的女子……恐怕不是一般人。”

“娘亲,她不过就是一个性格开朗活泼些的女子罢了。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鬼怪神魔?”林染笑道。

林染的娘亲便也不再多言,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连着几日,霜叶的影子在林染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也不知是不是巧合,林染去求完枫灵以后,她的娘亲的病情好转的十分迅速。娘亲觉得欣喜,便说让他去感谢一番枫灵。

林染倒是不太相信真的有枫灵,只是他想起那日霜叶说的万物信则灵,更何况他的娘亲亲自让他前去感谢那枫灵,也算是尽份孝道,便也答应了。

3

林染准备了一些寻常人会准备的糕点吃食,到了枫树下拿出那些吃食时,突然想起那日霜叶所说的,所有人都给枫灵带来自己觉得好吃的吃食,却不知道那枫灵到底爱不爱吃。

林染笑着摇了摇头,将吃食一一摆放好。

“你今日来求什么啊?”

林染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旁的霜叶,不自觉的笑了笑,“你为何总是在枫树这?”

“我家在这。”霜叶也没啥顾忌,拿了一块林染带来的糕点,麻利的几步就坐在了枫树枝干上,晃了晃脚。

林染抬头看着霜叶,“你这天天吃着给枫灵的吃食,真不怕枫灵生气啊?”

“你真的觉得枫灵爱吃这些人们吃的东西啊?”霜叶笑着,不以为意。

“那你怎么知道枫灵不吃呢?”林染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每看见霜叶时内心总会觉得安静温暖。

“阿染?”

霜叶来不及回答,突然传来一声轻唤。霜叶和林染应声望去,是那个叫温婉的女子。

温婉看向霜叶,冲她笑着点了点头。霜叶却是死死地将温婉盯住,好一会儿才笑了笑。

“她是?”温婉随即看向林染,笑着问道。

“她叫霜叶,是我来这灵枫树下替母亲许愿时遇见的,这次来还愿又遇见了,便多聊了几句。”林染连忙对温婉介绍道,然后又转向霜叶,对她道,“这是婉儿,我未过门的妻子。”

霜叶的目光里满是复杂的情绪,林染看着霜叶,皱了皱眉。似乎是发现了林染疑惑的眼神,霜叶冲着林染笑了笑:“真是个漂亮姑娘。”

林染本想开口,温婉却突然咳嗽了几声。

“你身体可好些了?今日出来怕是容易加重病情。”林染连忙关怀的问,“要不要我先送你回去?”

“我身体好多了。”温婉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听说伯母说你来这里还愿感谢枫灵,便也来看看,你不必担心我的身体。”

“正好也结束了,那我便不多留了,我先送你回去,不然到时候又要病了。”林染看向霜叶,示意自己要先离开了。

霜叶久久的看着林染,最后点了点头。

林染和温婉两人携手离开,霜叶看着他们走远,只默默的拿起一旁林染带来的吃食一口一口的吃着。

“我早就与你说过,你与他的缘分早就尽了。”那大枫树后缓缓走出一个白发道士,看着霜叶,有些无奈的道,“你要是再这样执迷不悟下去,你的命迟早要搭进去!”

霜叶的嘴角勾起一抹略带苦涩的笑意,她只是低垂着眸,默默地吃着那块糕点。

4

一转眼已经过去一月有余,温婉自那日从灵枫处回去以后,竟然大病不起,林染既担心又自责,四处寻找大夫。

林染的娘亲见自己的儿子日日担忧,便提议让他去求求枫灵。林染不相信这些,可温婉的病情越发严重,林染内心的忧虑郁积,竟也憔悴了几分。

林染最后还是来了这大枫树下,不出意外的,他又在这里遇见了霜叶。

这段时间正是枫叶最红的时候,霜叶却在树下睡着了,林染静静地看着她。

每每见到霜叶,林染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白雀……”

不知过了多久,霜叶悠悠转醒。霜叶看着立在不远处的人,缓缓起身。

林染没有听清楚霜叶转醒之时说了什么,见霜叶醒了,连忙打招呼道:“霜叶姑娘。”

“林公子,好久不见。”霜叶冲着林染微微一笑。

林染走到霜叶身旁坐下,“为何你总是在这里?”

霜叶笑了笑,“我不能离开这里的。”

“这是为什么?”

霜叶捡起地上的一片红枫叶,一边把玩一边道:“我家就在这里啊,而且这棵枫树实在是漂亮的紧,不是吗?”

林染终于皱了皱眉,却只当霜叶家住在不远处,又问道:“所以你每天都待在这里吗?”

“嗯。”霜叶点点头。

“你都在这里做什么?”林染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霜叶突然来了兴致似的问林染,“一个讲灵枫的故事。”

林染摇了摇头:“故事讲的是什么?”

霜叶笑了笑,起身道:“《山海经》中记载了一棵灵枫,据说啊,曾经有一个人无意间栽种了一棵枫树,后来这枫树长大,最后成了灵枫,那栽树人却早已不知去向,于是这棵灵枫便一直在等栽树人。”

“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林染看向霜叶,“后来呢?那灵枫等到她的栽树人了吗?”

霜叶摇了摇头,“人的寿命区区数十年,栽树人早就去世了。”

林染沉默,许久后安慰道:“也许人真的有用转世之说呢,也许那栽树人已经转世陪在灵枫身边了。”

“对啊,那故事还说,后来那栽树人第二世转为一只雀,在枫树上久久不愿离去,他们就一直待在一起了。”霜叶笑了笑,抬头看向身后的枫树,“世人皆道,这是棵灵枫,你说,她的栽树人去哪里了?”

林染叹了口气,“总有一日她会等到她的栽树人的。”

“你今天可是来许愿的?”霜叶看向林染,突然好奇道。

“自从上次回去以后,婉儿的病情变得十分严重,怎么也治不好,你说我要是求求这枫灵,婉儿可以好起来吗?”林染抬头看着满树的红叶,问道。

“林染,你还记不记得,我告诉你的,万物信其则灵啊?说不定这枫灵真的会帮你救好温婉姑娘呢。”霜叶沉默了一会儿,又问道,“你啊,一定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婉儿姑娘吧。”

“是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不管我做什么,婉儿都愿意陪着我,我有责任照顾好她的。”林染笑了笑,语气温柔的道。

“那故事里还记载,灵枫叶落之时,能接住那最后一片叶子的人,像灵枫许的任何愿望都会实现的,再过一段时间,便是这枫树的落叶时节,到时候,你不妨试试。”霜叶笑了笑,对林染道,“这可是个秘密,你可不可告诉别人啊。”

5

林染不久后便离开了。霜叶抬头看着满树的红叶,自言自语道,“这便是最后一次红叶了。”

“你这又是何苦?当初是那白雀执意违背命令,扰了万物生长规律,这一世,本就是他该偿还的,你又何苦如此为他?”

霜叶看向白发道士,笑道,“开明,这世间因果循环,本就是因爱而起,因爱生恨,生生不息,循环往复,他伴我一世,我便护他一生,只要他安稳度过此生,此后的生生世世,便再无忧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