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浅情深:喜欢来得猝不及防

2019-05-15 13:05:08作者:许西洲

爱情

1

“砰砰砰!”

“谁啊……烦不烦人……”路遥在被窝里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

“砰砰砰!砰砰砰!”一阵紧接一阵的敲门声不绝于耳,再不去开门,房门都要被来人砸了。

路遥气呼呼地掀开被子起身,打算把门外的人好好骂一顿。

门刚拉开,她酝酿好的怒火还未发泄,就看到一个脸色比她更黑的少年,路遥吓了一跳。

门外黑棒球帽黑T恤的男生眼里似是要冒出了火,他把一袋写着“遇见”二字的餐袋怼到路遥面前,咬牙切齿地问:“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

完了!路遥彻彻底底忘了她在一个小时前点过外卖这回事了!

路遥的起床气“噗”的一声灭得一干二净,她瘪着脸连连道歉:“太太太对不起你了!我点完外卖就睡着了,一直没听到电话,抱歉抱歉……”

蒋天冷哼了一声才说:“我打了十个电话你都没接,砸了半小时门你才醒,我顶着烈日足足等了你34分钟。”

路遥心里的愧疚之情泛滥成灾,她忙不迭跑进屋里从冰箱中拿出一罐可乐,不由分说地塞到他手里,又接过外卖迅速道:“真的很不好意思,你等我这么久肯定会耽误别人的送餐,我待会跟你们老板打电话好好解释。”

路遥想了一想又掏出钱包道:“不如这样,我把误餐费给你,补偿一下你的损失。”

“算了,不需要什么误餐费,”蒋天的脸色稍有缓和,对方认错的态度让他很受用。他硬邦邦地丢下一句话:“记住,下次点完外卖不要倒头就睡。”便长腿一迈转身离开。

路遥端着外卖坐在餐桌前,看着手机上10个未接来电,懊恼地叹了口气,怎么刚刚就睡着了呢?

昨晚熬了通宵,今早11点多才把稿件发给编辑。

饿了太久的肚子在“咕咕”抗议,路遥打开美食app搜索一番,便在“遇见西餐厅”点了一份意面。

她本打算边看美剧边等外卖的,可是没想到睡意突然袭来,一沾上枕头立马睡得昏天暗地,来电铃声和敲门声全都没听见。

路遥嘴里吸溜着面,脑海中浮现了刚刚站在门外的男生的样子。

棒球帽下的脸轮廓分明,眼睛明亮有神,只是蕴含了满满的不悦的情绪。看起来斯文年轻,可能是个出来兼职的大学生。

这等英俊帅气的祖国花朵,可不能让他受委屈。

路遥正想给西餐厅的老板打电话解释解释,编辑的电话就进来了。

聊完电话,路遥立马埋头修改小说,等到她重新把稿件发给编辑后,才发觉天色已暗,墙上的时钟显示晚上8点。

路遥摸了摸有些扁的肚皮,又想起还没跟遇见西餐厅的老板打电话。

反正餐厅离家不远,不如亲自走一趟,顺便吃顿晚饭。

2

一推开西餐厅的门,路遥就看到中午送餐的男生坐在靠窗的角落玩电脑。

路遥点了一份咖喱饭和两杯咸柠七,端着餐盘坐到了男生对面。

蒋天敲击电脑太过认真,完全没发现路遥的到来。他此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抿紧双唇,神情严肃认真。

路遥把一杯咸柠七放到他手边,笑着搭讪道:“你好啊,我是路遥,你叫什么名字?你还记得我吧?我们中午刚刚见过。”

他只稍稍抬了眼皮:“记得,我是蒋天。”

这么冷淡,难道他还在生气?

路遥喝了一口汽水,换上一副愁容问:“你因为我耽误了那么久,是不是被扣工资了?我实在愧疚得很,不知道要怎么补偿你。”

蒋天闻言才抬起头看了路遥一眼,他早把下午的事抛诸脑后了,不过看到路遥还这么耿耿于怀,出于礼貌,他还是得宽慰一下。

他指了指手边的咸柠七说:“你中午送了我可乐,现在又送了我汽水,这样就行了,我们互不亏欠,你不用再愧疚。”

说完继续专注于手上的代码,明天有篇论文要交,他今晚要做完最后的建模和修改。

路遥托着腮看着面前的蒋天浮想联翩,啧啧啧,这个冷漠严肃冰山男形象,正和下篇小说的男主如出一辙。

路遥看着他,就像是看着自己小说里的男主人公活过来一样,分分钟脑补出几百出惊天动地的爱恨情仇。

觉察到路遥过于赤裸裸的视线,蒋天突然开口:“我已经接受你的道歉了,你不用继续坐在这里了吧?其他地方都还有位置。”

路遥面皮讪讪,她端起盘子刚要离开,就被一只大手摁住。

“小天,你怎么能对我的客人说这种话?”来人笑眯眯地转向路遥:“路小姐,您别介意,我这侄子不懂事,您想坐哪儿都行。”

说话的人正是遇见西餐厅的林老板,路遥来这里吃过好几次饭,早就认识他了。

路遥这才想起正事,连忙站起来跟林老板解释道:“中午蒋天送外卖的时候我在睡觉,没听到手机铃声,害他在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耽误了后面的送餐,都是我的错,您可别怪罪他。”

林老板摆了摆手说:“没事没事,谈不上什么耽误。中午点餐的人太多,人手不够,我才让小天帮忙送一下您的外卖。就这一份,不会耽误别人。”

林老板说完又拍了一下蒋天的肩膀道:“他老是对着个电脑,他妈妈怕他把眼睛熬坏了,才让他过来我这打打下手,也顺便放松一下。”

“相比起晒太阳,我觉得打代码更令人放松。”在一旁的蒋天吐槽。

林老板刚想出声说他,路遥惊喜的声音已经抢在前头:“你是计算机系的吗?那我们算半个同行诶!”她兴致勃勃地凑过去,“我本科也是学计算机的。”

看着屏幕上红红绿绿的代码,路遥一边满足一边叹息道:“好久没看到编程了,它们可是陪伴了我整整四年啊。”

“那路小姐现在从事什么工作?”林老板有些好奇。

“嗯……就是写写小说,写写稿件之类的,跨度挺大的。”

“哦?科幻小说吗?”蒋天接过话。学计算机的人比较偏重理性和逻辑,可能会在选择科幻或悬疑类的小说。

他爱好不多,看科幻小说算是他除了编程之外最大的乐趣了。

一丝红晕爬上路遥的脸颊,她尴尬得支支吾吾:“嘿嘿,算是吧,差不多,差不多。”

蒋天探究地看着她。

天哪,要怎么跟别人说,她写的都是言情小说啊!甚至……她偶尔还会写写BL小说……这这这,这也太羞耻了!

路遥连忙找了个借口遁了,她怕蒋天一时兴起要看她的作品,那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3

A大计算机学院近期准备举办职业发展规划论坛,作为毕业两年的计算机系师姐,路遥被邀请作为嘉宾在论坛上发言。

路遥一个头变成两个大,像她这种“不务正业”的,哪有资格发言呀,可别去误导了人家学弟学妹。

辅导员陈老师亲自给她打电话:“虽说你毕业之后不在计算机行业工作,但这不正好诠释了职业选择的多样性嘛。再说了,你是出版过两本书的大作家了,来谈职业规划最合适不过。”

陈老师在大学时候挺关照路遥的,她不好拂了老师的面子,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

此次的职业发展规划论坛是针对计算机系的大四学生开设的,不算特别严肃的场合,更像一场前后辈交流的聚会。

路遥刚上台就收获了师弟师妹们的掌声和欢呼声,大概因为她是混迹在格子衬衫加短裤的师兄里面唯一一抹亮色。

路遥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抬眼就看到了坐在前排座位的蒋天。路遥有些疑惑,难道他也是A大的学生?

路遥刚做完分享发言,就有师妹兴致勃勃地举手提问:“师姐您好,我想问一下,如果您不是成为一名作家、而是成为一名计算机行业的女从业者的话,您还会选择今天的着装吗?我们到底要如何在社会期待和自我喜好中寻求一个平衡呢?”

路遥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真丝衬衫、过膝裙和高跟鞋,清了清嗓子道:“社会上关于程序员会有很多刻板印象,觉得我们就应该背个黑色双肩包穿着格子衬衫。其实穿什么衣服都是自己的自由和选择,跟职业无关。文科女可以穿工装,工科女也可以穿印花裙,只要我们自己开心就好。”

路遥调皮地眨眨眼:“我现在作为一个网络写手,虽说每天都窝在家里写稿不用出去见人,但我还是会精心打扮一下,毕竟穿得好看自己的心情也会变好不是吗?”

“噗。”一句不合时宜的笑声传来,路遥狠狠地剜了台下的蒋天一眼。

蒋天坐在台下看着她,脸上挂满戏谑表情。精心打扮?顶着一头鸟窝穿着睡衣就出来拿外卖的人是谁?趿拉一双拖鞋就去西餐厅吃饭的又是谁?她还真敢说。

路遥自然知道蒋天在内心里吐槽她,不过在这种公众场合,她总不能让师弟师妹们知晓她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吧?

身为师姐的脸面和尊严还是要的,小小的谎言,无伤大雅,路遥挺直了腰杆。

又有一位男生举手提问:“师姐,这问题不是我想问,是我代替我舍友问的。请问师姐,您有没有男朋友?以及,像您这么可爱的女生,是不是都很难追?”

”哇~”男生的提问在观众席中引起一阵欢呼声和口哨声,辅导员陈老师也在一旁憋着笑。

路遥闻言挠了挠头,怎么好端端一个就业分享论坛,变成了大型相亲现场?

她想了想才说:“我没有男朋友,至于难不难追的问题,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在从事网络写手这一职业之后,路遥几乎就没有社交了。每天都对着电脑码字叫外卖,唯一的联系对象就是编辑。

好不好追这个问题,她实在是不清楚,毕竟已经两年多没男生追她了,这么一想,还真的挺惨的。

隔座的同学捅了捅蒋天的手肘:“我刚刚就跟你说过路师姐很漂亮了吧?你看,别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有你这种禁欲大学霸,才会看到美女无动于衷。”

蒋天不置可否。

他与她的第一次初见有些糟糕,当时他憋了一肚子气,自然不会留意她的外貌。第二次相见时,他在专心赶论文。

蒋天抬头望着台上的路遥,她今天表现得矜持又文雅,讲话的声音如凌凌清泉,抿嘴笑时脸颊会出现浅浅梨涡,和她平时完全是两个样。

蒋天忍不住想逗逗她,看她顶着端庄的派头,内心里却气得跳脚,就觉得挺有趣的。

4

论坛之后辅导员陈老师请他们几个去吃饭,蒋天也被强邀过去了。

路遥对刚刚蒋天的嘲笑有些耿耿于怀,饭桌上一直忍不住翻他白眼。

蒋天自岿然不动,陈老师却坐不住了。

陈老师一直觉得,他是个特别善解人意、特别热爱学生的老师。既然发现了路遥一直对蒋天暗送秋波,那他肯定要来成全这一桩好事。

陈老师笑嘻嘻地指着蒋天说:“蒋天是我们计算机系大四的学生,不仅长得帅,成绩更是好。虽然他还没毕业,但已经开发了好几个游戏了,是个潜力股啊,你们这些单身姑娘可要抓紧哦。”说完还意有所指看了路遥一眼。

路遥有些尴尬,她连忙接过话客套道:“的确是英雄出少年,蒋师弟这么优秀,我们实在是望尘莫及。”

“诶诶,小路你这么说就是妄自菲薄了。”陈老师向在座的各位介绍:“路遥现在可是一位知名网络作家,已经出版两本小说了。当时她读大学的时候就爱好写作,虽然学业不咋地,但文笔实在是好哇。”

路遥不好意思:“算不上什么作家,就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写手而已。”

她转头对陈老师感激地说:“多谢陈老师之前对我的关照,我当时忙着赶稿经常逃课,好在有陈老师帮我兜着。”

“因为我慧眼识珠,早发现了你是棵写作的好苗子。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你虽然没谈恋爱,但写的居然都是爱情小说,就连我那高中的侄女也会偷偷看你的作品呢。”

陈老师此话一出,蒋天似笑非笑的眼光立马扫来。不是说写的是科幻题材吗,怎么变成了言情小说?

路遥此时窘迫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蒋天端起酒杯远远地给路遥敬了一杯酒,他嘴角含笑道:“武能徒手打代码,文能执笔写言情,路师姐才是我辈楷模。”

路遥听出了蒋天话里的调侃,她又羞又恼却不能发作,只能一口喝下杯里的果酒,气呼呼瞪他一眼。

陈老师看他们俩的互动,还以为红线拉成了,笑得眼睛都快挤没了,高兴地招呼桌上的大伙吃菜喝酒。

路遥今晚有些忿忿,怎么她的丢脸事老是和蒋天挂钩呢?就算他知道自己是写言情的邋遢姑娘,也不用故意来笑话她吧?

之前还以为他是冷漠严肃的冰山男,现在一看,他就是表面正经内心一肚子坏水。

越想越生气,她又干了一杯果酒。诶,甜滋滋还挺好喝的,好像度数也不高。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