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尘斋之阿珍

2020-11-12 13:10:20作者:铁慕华

奇幻

忘尘斋一个了却前尘的地方,非有缘人不可寻!从忘尘斋踏出之人确切的说是游魂便可以前往忘川度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便能转世投胎了!

阿珍是我作为忘尘斋主人接待的第一缕游魂,“没想到司冥大人是这么年轻的女孩子”,这是阿珍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我笑笑,不语,倒了一杯茶推到她面前。“谢谢,你知道鬼魂是不需要喝水的”,阿珍如是说道。“可是茶很香的,珍品碧螺春,”我说着阿珍探鼻一嗅,“嗯,的确,好茶”!

“能来到我这忘尘斋的都是有缘,反正现在时辰还早,可以聊聊吗?也算是你在尘世间最后一个倾诉的机会,我们有缘认识也是朋友…”我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无非是想和阿珍说说心里话,谁叫我的忘尘斋就是干这个的,我是这里的主人呢?

游魂都称呼我为司冥,可司冥不是我的名字,我有许许多多的名字,也曾步入人间轮回,如今我只是忘尘斋的人,我的职责就是引渡那些留恋人间的游魂放下执念早日去地府报道,早日轮回,我的功德便圆满了。

“从哪里说起呢”?阿珍顺手把一缕短发撇到耳后,犹豫的开了口。“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在我这里无需顾忌,就只当我们是好朋友聊天而已”我温和的劝慰到。

“那我能说说这一生吧,虽然都是碌碌无为的过日子,但作为在人间最后的时光里也想留下点什么…”

“1962年那是我出生的年代…”阿珍打开了话匣子,可想而知,那个时候的童年是过得多么艰苦,可阿珍不觉得,她觉得自己最幸福的时候便是那个时刻,那时候身边有爸妈有姐姐,在家乡有那么多的亲人,有姥姥姥爷,爷爷奶奶,姑姑舅舅们,她像一只小鸟一样飞来飞去围绕在亲人身边,可是这样的幸福结束在了那次惨绝人寰的大地震当中…

1976年7月28日,这是阿珍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日子,她许多的亲人许多的朋友都丧生在了这次地震中,尸横遍野血流成河,这是阿珍幼小的心灵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到死亡…人们的哀嚎,倒塌的房屋,到处都是残砖烂瓦…

地震过后阿珍和妈妈,姐姐一起离开了家乡来到父亲工作的地方江西九江。如果他从未离开过家不曾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或许以后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姐姐顶替了父亲的工作成为了铁路工人,父亲正式退休。全家一家人的希望是阿珍可以考上大学,跳出农门,从此以后名正言顺的拥有城市户口,可是在1978年的那次高考中,阿珍名落孙山了…

“其实还没有考试之前我就有预感自己考不上的”,阿珍喃喃自语道“我的户口不在九江,我从唐山到九江时岁数大了办不了户口,姐姐接了班,我就只有考大学这一条路可以走,可是九江又考不了,只能回老家唐山考试,自己一个人从九江做火车到唐山,身边一个陪同的人都没有,到了唐山住在姑姑家,虽然姑姑对我不错,但终究是寄人篱下,考试当天下着大雨,考生们都有家人陪同,可只有我自己深一脚浅一脚的浑身湿透了,当时自己委屈的只想哭…”“况且我在九江上高中时学的是文科,可是在唐山考试时没有文科只能考理科,不用想也知道考不上的”!

“考完试没等到出成绩我就回了九江,后来还是姑姑转告的说是失败了”。阿珍无所谓的耸耸肩,可我看得出她话里的心酸。“想哭吗?想哭就哭出来,在我这里不需要隐藏的”,我拍拍阿珍的肩膀,“都过去了,无所谓了”。阿珍闻了一口茶道。

“后来呢?”

“后来父亲在家里容不下我,我也是挺要强的人,所以就远嫁了,想着自己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吧,既然九江这个地方容不下我,那我就回我的老家河北吧!就这样我通过我父亲单位上的同事介绍,我管那个人两口子叫叔和婶,和他们一起回了河北石家庄,在一个农村里和他家的近门侄子结婚了…”

“离开自己的父母去那么远的地方后悔吗?”我问道。

“说不后悔是假的,那时候年轻气盛,等明白过来也已经晚了,当时是为了和父亲赌气,父亲恼我考不上大学,我便赌气离他远远的,其实离开家不久,我便后悔了,不过没有回头路了,女儿都已经出生了…”

“对了,说说你的女儿吧!你现在放下她了吗?”我问阿珍。

明显的感觉到阿珍怔了一下,“我的女儿,如果这个世上还有什么留恋的话就是我的母亲和我的女儿了。她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放不下的人,不过阴阳有别,我即便再不舍也无能为力了,相信她们会好好的!”

虽然我不想说,但是我觉得阿珍有必要知道,“你的母亲在你去世三七二十一天时寿终正寝,享年86岁,如今她老人家已经去往西方极乐净土了,老人家一生吃斋念佛如今修成正果跳出轮回,你可以放心了!”

“也罢,母亲有她自己的归宿我也放心了,希望以后有缘再见!”

“可是你的女儿情况不太好,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很为难的说。“算了,你迟早要知道的,我觉得还是由我告诉你比较好,就在你去世的七七四十九天之时,你的女儿接受不了母亲和外婆的先后离开人世而选择了自杀,她用修眉刀划开了自己的手腕,当家人发现时血已经流干了,没救了…”我知道自己很残忍,可我说的是事实。

没等我说完,阿珍痛苦的用双手捂住了双眼,都说鬼魂哭是没有眼泪的,可我明显感觉到阿珍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从指缝滚出吧嗒吧嗒落在了桌上。

“这个傻孩子,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为什么?”阿珍不解的摇晃我的手臂。

“其实从你去世的那天起,你的女儿啊灿就一直在自责,她痛苦悔恨内疚,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造成了你的死亡,她很早就有抑郁症,你的这次离去又加重了她的病情,所以她实在不能承受不住了,所以才做出了极端的事情…”

“我是有病,其实我活着也痛苦了这么多年,离去也未必不是解脱…”

“可是啊灿不是这样想的,她觉得自己是凶手,是她自己害死了你,所以在思念和追悔中走向了极端,我很抱歉,不该现在和你说这些,可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这个傻孩子,她是我在世间唯一的牵挂,她怎么会这样做啊?她在哪里呢?我能找到她吗?还是说她已经转世了?”

我知道阿珍抱着希望看着我,希望从我口中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可是很抱歉,自杀之人是不能轮回转世的,必须等阳寿尽时才能到地府报道,此间必须每七天重复一遍自杀时的景象,直到终了。”

“那她在哪里呢?你是司冥大人,你一定知道她在哪里?请你帮帮我,求求你了”阿珍说着就要下跪,我急忙扶起她来。

“我可以理解你想见女儿的心态,也愿意帮你,可你想过你的丈夫没有,他先经历了丧妻之痛,又历经了女儿的惨死,你想过他吗?他该如何活下去?这个你们互相陪伴彼此半生的人?他现在的结果你想知道吗?”

“此生缘尽,即使如此,我依然希望他可以好好的”,我知道这是阿珍的心里话。

“算了,你看那边吧,”阿珍顺着我的手指之处望去,在院子里的一角处扫地的老人白发苍苍,可她一眼就认出来了,“这,这不是?”,我轻轻的点头,暗示了她的猜想,“遗憾的是他看不到你,不过我会让他在这里颐养天年,他还有二十多年的光阴呢!”等他寿终正寝之后便可以继续轮回投胎了,你无需担心了!

“至于说到你的女儿,”我望着阿珍“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可以帮你传话。”

“这个傻孩子,我从来都没有怪过她,只希望她能好好的生活,自己独立起来过好以后的日子,一切都是命数,不怪她,希望她结婚生子,我也就含笑九泉了…”阿珍强忍着泪水,眼镜亮晶晶的望着我!

我的心头酸涩,有什么梗在喉头,不吐不快…

“其实,都说缘定三生,你们前世就是一家人,只不过当时你是负心人抛弃了身为前世的妻子,也就是这一世的丈夫,让她含恨九泉,而你的女儿阿灿上一世便是你的岳父,这一世你们互换身份,上一世的妻子变成了丈夫,上一世的丈夫也就是你变成了妻子,而你们的岳父却成为了你们的女儿,怎么说呢?其实这一世你是来还债的,如今债还完了,如果不是你的女儿自杀,其实你早就步入轮回了,因为你们还有一世情缘,下一世,你将是你女儿的孩子,让她把今生所欠通通归还给你,你的一生将顺风顺水,颐养天年。谁知,唉!都是命啊!”

阿珍静静地听完我的话,轻轻的说道只要能再见女儿一面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在所不惜!我问她这又何必,喝完这盏茶她就该步入轮回了,开始新的生活,前尘往事皆为过眼云烟,何必苦苦执着,一个游魂本该看开…

“即使永不超生,你也愿意吗?就算知道了你女儿的结局,你也帮不了她,不过是图添烦恼罢了,你也愿意吗?”

“我愿意,恳请司冥大人帮帮我,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看着阿珍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的心软了,也罢,我揭开了大厅正中覆盖着一块红布的镜子,此镜可不是一般的镜子,是冥界至宝,名曰乾坤阴阳镜,前世今生来世无一不知…只见镜子里的人事流转…前世…今生…个个人各种事事…相貌无一不在变化…

当阿珍的女儿阿灿自杀后,灵魂飘去了地府,恢复了她本来的样子,然又附身在一刚刚往生的少女身上…阿珍唔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这、这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阿珍望望乾坤镜再望望我,难以置信的神态…

“没错,这些都是真的,我想你都猜到了,我,冥界大名鼎鼎的司冥大人,执掌冥界千年,可是千年以来我的生活都是了无生趣,一潭死水,可就这一次我起了投胎凡世之心,偏偏好巧不巧的偷溜出来来到人世一遭,投胎到了你的腹中,我的人间母亲阿珍,重新认识一下吧,我是司冥也是阿灿,妈妈,好久不见…”此时,我同阿珍一样,泪流满面…

我张开双臂把妈妈搂在怀里,就像在无数个人间的时候,她是我妈妈,我是她女儿,这里没有司冥没有游魂,拥有的只是妈妈和女儿…

其实我偷偷转世的事情只有地府的司命知道,他也是给地府的游魂转世投胎时编写命运的,什么谁谁活多大岁数,一辈子经历些什么事情,几时寿终正寝,又是哪种方式离开等等。所以当我回归地府时司命吃了一惊,按他的说法是我不该死的,还有一世的光阴,到底是哪里错了呢?司命暗暗思咐…

如今一切都明了,我告诉阿珍今生的母女情缘已了,她可以安心轮回了,这一世司命的安排是一个大富之家,想来她出生后是不会受苦的,一生荣华富贵,顺风顺水…

可阿珍告诉我说,她不想轮回了,她的丈夫在这里,她的女儿在这里,这就是她的归宿…

“如果错过了这次轮回,或许你永远都只是一缕游魂了,你甘心吗?”

“没有什么甘不甘心的,一家人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结果吗?”阿珍难得的露出了笑脸…

是啊,一家人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脱离了生死,不入轮回又如何,只要在一起就好了,难道不是吗?

我施法让阿珍附身在佛祖像旁的花瓶中,如果以后有合适的肉身再寄生,可是阿珍说不用了,只要我能看到她就够了,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很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天冷了,外面起风了,风吹的树叶哗哗直落,我爸又在扫落叶了,哦!我说的是人间的我爸,其实我已经当他的面喊他爸了,我想他可能把我想象成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吧,唉!管他呢!不过每每此时,司命总要笑话我半天,堂堂的地府司冥大人居然走不出人间的角色扮演了,不过,由他去吧,或许是我孤身在地府太久了,有亲人的感觉真好,有爸妈的感觉真好…

妈妈我想你了…阿珍望着我笑了…我也笑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