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南风软软

2020-09-27 17:03:01作者:流云断

爱情

你似南风软软

文/箫四娘

1

今年,青语公司的年会主题是动漫角色扮演。晚上六点,江只只踩着点赶到酒吧“云”,现场堪称群魔乱舞。她透过众人脸上厚厚的妆去辨认他们的灵魂,半天后才在吧台那儿看到自己的小闺密陈桉。

陈桉扮成皮卡丘,正和旁边的哆啦A梦一起跳扭屁股舞。

江只只捂着脸把她扯出来,质问道:“我让你看着安眠兔,你怎么来这儿了?”

“他还没来呢!”陈桉扯了扯江只只头上的兔耳朵,揉她嫩白的小圆脸,“你还真的想找他谈判啊?”

江只只紧紧捏着手里熬夜写出来的文件,浑身升起浩然正气:“《披星戴月地想你》这部漫画我写的剧情是校园日常,安眠兔画出来就变成了玄幻妖怪风,再这么下去迟早要完,我不能再让他为所欲为下去了!”

安眠兔是公司签约的画手,平时不坐班,与江只只QQ交流时从不多说一个字,她这才想起趁年会时堵住他的人,拷问他的心,拯救他的灵魂!

江只只刚说完,听到身边一个女同事倒吸了一口凉气,压着声音激动道:“这样好看的吸血鬼小哥哥是真实存在的吗?”

江只只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门口银色的灯光下站着一个高瘦的男孩子,穿着红领黑斗篷,银白刘海盖在额上,那张脸白得不透光,妖异的妆容邪气又魅惑。

没有人能抵挡住这种极品吸血鬼小哥哥,江只只有那么一瞬间也看得眼睛发直,继而思绪恍惚:这一幕……怎么这么眼熟?

林总笑吟吟地迎上去,和吸血鬼小哥哥说话,边说边指向江只只那边。江只只还在发蒙中,吸血鬼小哥哥已经走到她的面前了。他长得很高,她顶着头上的兔子耳朵才到他下巴处。

“听林总说你找我?”他的声音低沉,仔细听还能听出几分笑意。

“啊,啊?”江只只费劲地抬头看他,眼底一片迷茫。

陈桉凑到她耳边小声说:“这就是你要找的安眠兔大大,本名陈眠。”

江只只被口水呛到了,咳得面红耳赤。陈眠面无表情,手绕到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了两下,非常机械,没有感情。她咳得更厉害了,连忙说:“那个有关漫画新一话的事情,我想和大大谈一下。”

陈眠点点头,手收回时,出其不意地掐住了江只只的兔耳朵,拽着它往外走:“这里太吵了,我们到那边谈。”

江只只一蹦一蹦地跟上去,陈桉摸着下巴感叹:“吸血鬼和小白兔,别说,这CP还挺好嗑的。”

这家酒店装扮很梦幻,连楼梯间都挂着一闪一闪的星星灯。陈眠靠在墙上,勾画得浓黑的眼皮微动,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江只只觉得莫名其妙,脊背有些发麻,深吸一口气道:“你刚发《披星戴月地想你》新一话给我看,我觉得把男主角林想画成吸血鬼,想吸女主角温似星的血标记她是自己的这个剧情……不大好。”虽然她也很萌这个设定。

“剧情哪里不好?”陈眠一说话,就露出了吸血鬼装扮的尖尖牙齿。

江只只突然明白为什么觉得陈眠的装扮熟悉了,这不就是新一话里林想的打扮吗?

陈眠突然俯身低头,看进她的眼里。

视线里,他的脸在光晕间若隐若现,江只只呼吸一滞,脑中一片空白。下一秒,陈眠直起腰身,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拨了拨旁边的小星星:“我们针对的是少女读者,剧情人设都要击中少女的心。你觉得不好,我倒是觉得挺好的。”他说着,勾了勾唇角,星星的光悉数落在他的眼底。

“你不是都看呆了吗?兔子少女。”

江只只:……

2

江只只今年七月毕业,加入青语公司成为漫画脚本师,负责策划选题、撰写剧本。她做的新选题《披星戴月地想你》是一部校园温馨少女漫画,讲述男主林想和女主温似星从少年时光一路走来的搞笑甜蜜日常。

公司安排了新锐大热的画手安眠兔来画这个本子,安眠兔画风精致细腻,搭配甜甜的剧情,让《披星戴月地想你》一在平台连载,点击量就破十亿了,堪称今年漫画业的奇迹。

在正常情况下,画手会对脚本师的剧本进行二次创作,但是最近安眠兔对十话剧情的二次创作已经到了鬼畜的地步。

对此,林总道:“虽然剧情有争议,但是多重元素让这部漫画更红了,你看评论区的留言多火爆啊。”

她也很想爆了。

江只只筹备良久,准备在年会上对陈眠进行沉痛一击。但是她万万没想到,最后被堵住人、拷问心的居然是自己。

回去的路上,江只只满脑子都是陈眠的那一句话:“你不是都看呆了吗?”非常可耻,她是真的看呆了。

毕竟现实里有那样的撕漫男,任哪个拥有正常审美观的女人都没办法拒绝。

晚上,江只只按照陈眠的新设定将下一话漫画剧本修改稿发过去。陈眠接收后依旧一句话没说,于是江只只关上电脑打开了手机。最近出了一款树洞APP,所有使用者都是匿名的,系统会随意分配树洞对象,用来排解生活中的压力,如果聊得来,也可以发展成长期树洞好友。

江只只点开对话框,她唯一的树洞好友“你的小脑斧”刚好在线。

枝枝生月:我按照你说的去找那个天杀的同事当面谈,但是他段位太高了,我实在斗不过。

你的小脑斧:天哪,那个渣居然这么厉害,我可怜的小姐姐要被人吃干抹净了呢!

枝枝生月:你别乱用成语!我有预感,再这么下去,我的漫画可能会出现恐龙。怎么办啊?兄弟!

你的小脑斧:一定是你们谈的地方不对,换一个正常的地方,肯定没问题。

江只只回想着楼梯间一闪一闪的星星、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吸血鬼少年,心怦怦地跳:没错,真的太不正常了。换成泡面堆成山的画室,邋里邋遢、顾不上收拾自己的画手,她一定不会轻易妥协的。

江只只开心地在床上打了一个滚。

枝枝生月:等我准备好就去找他,姐姐爱你,么么!

你的小脑斧:我也爱你。

第二天上班,江只只再一次去找林总谈心。林总对她的认真表示感动,然后再一次拒绝了她的提议。

江只只早有准备,也不气馁,而是道:“画手和脚本师的意见统一会有利于漫画长久稳定地发展,所以我想再找陈眠谈一次,就算不能说服对方,那我们各退一步也是好的。”

林总:“这么麻烦干吗?其实,我觉得你自己退一万步就挺好的。”

江只只:……

虽然在办公室受尽创伤,但江只只还是顺利拿到了陈眠的地址。站在A大的操场外,她又一阵恍惚,没想到陈眠居然是A大的学生,还是她同系的学弟。这么说起来,他们挺有缘分的,深深的孽缘。

今天动漫社有活动,陈眠不在教室,江只只轻车熟路地拐去了在11号教学楼三楼的动漫社。社员们都在忙着化妆,江只只从门口往里面扫了一眼,并没有看见陈眠。

“这位同学也是帮忙的?”男声低低沉沉,落在江只只的耳朵里,让她的脸红了。

她扭回头,陈眠就站在她身后,扶了扶单边眼镜,啧了一声:“我怎么在哪儿都能碰见你呢,兔子少女?”

“你——”江只只看着他的装扮,略显呆滞地眨了眨眼睛,随后回过神来,死死地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喊出声。

陈眠穿着一身白西服、同色斗篷,戴着高高的礼帽、单边圆眼镜,是《名侦探柯南》里怪盗基德的扮相……而这是江只只最喜欢的动漫人物,没有之一。

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有人COS基德大大到这种令她激动的程度。

“阿眠,快点儿,大家都等着你呢……咦,这是……”来人上下打量着江只只,呀了一声:“你是只只学姐吧?”

江只只放下手,笑着点点头。

这一声将教室里的不少人吸引过来了,大家围着江只只亲热地打招呼。江只只是上届动漫社的社长,长相可爱,装扮精致,之后加入社团的学弟学妹们都很遗憾没能见到只只学姐亲身上阵。

这一次她来了,大家自然是不会放过她的。

江只只被推搡着进了化妆间,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转头向陈眠求助。后者扯了扯她书包上的兔耳朵,只一下就松开了,然后目送她离开。

江只只:……

换装时,江只只还在默默念叨着“我是来谈剧本的,我是来谈剧本的”,等换完装,她顿时将来这里的目的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江只只穿着一身藏青色的水手服,齐耳短发拢起来,戴上长假发,巴掌大的脸上,眼妆突出明媚的杏眼,又娇又俏,她扮的是《名侦探柯南》里的中森青子。

青子和基德,算是漫画里认证的官方CP了。

江只只被人起哄着推撞到陈眠身边,她手忙脚乱地站直,低声道:“那个,不好意思啊……”

“没事,我们今天是扮CP,越亲密越自然。”陈眠说得颇为正气凛然,一只手环住她的肩膀将她往外带,“活动场地在礼堂那边,我带你过去吧!”

江只只脊背僵直,呼吸有些不顺畅了。

“只只学姐,你很紧张吗?”

“哪儿有!”

陈眠按下电梯按钮,瞥了她一眼,笑着说:“你走路都顺拐了。”

江只只:……

3

枝枝生月:敌人太强大了,太强大了,专挑我军软肋攻击,如今我军死伤惨重,就要扛不住了,朕这大好江山啊……

你的小脑斧:皇上,敌军这是放迷烟迷惑您呢!就是想让您退缩,他好篡位上台,夺您的漫画,抢您的稿费,还要霸占您的后宫七十二妃!

枝枝生月:……

你的小脑斧:您要创造机会证明自己,这江山还是您做主,而不是那个小渣渣!

江只只的手指停留在“证明自己”四个字上,浑身血液沸腾着。

没错,再不证明自己,这漫画就没她什么事了,再过一段日子,署名大概都没了。

江只只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沙发对面的穿衣镜里,她顶着一头乱发。她突然想起在A大礼堂做招新活动的时候,为了招到更多的同学加入动漫社,她和陈眠组成“情侣档”,站在报名处,被要求摆各种姿势合影留念——摸头杀、公主抱、举高高。

江只只是动漫社出来的,对自家社团招新的套路很熟悉了,那些她都忍着羞涩专业地做了,但是有个学妹居然要求他们亲亲。

“不行!”江只只严词拒绝。学妹大失所望,陈眠在这时站了出来,一只手捧着江只只的脸颊,兜头压了下来。

他的拇指抵在她的唇角,那一吻亲在了他自己的手指上。

虽然这是假亲,但他离得那么近,近到江只只都能听见他的心跳声,怦怦怦,一下快过一下。

学妹一脸满足的表情:“啊啊啊,我萌的CP果然是全世界最甜的!”

她是甜了,但江只只就惨了。

这两天,她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陈眠的脸压下来,黑影将她整个人裹住的场景。

别说……她仔细想想那画面,确实挺甜的。

《披星戴月地想你》最近一话在平台更新,江只只点开评论区,翻了十分钟之后,绝望地将脑袋往桌子上磕:“怎么会这样?”

草原里一只猫:我的天,林想小哥哥居然是吸血鬼,太带感了吧!

只吃鱼丸不吃粗面:小哥哥标记我啊,“我可以”三个字臣妾都说倦了!

林想是我的郎:楼上+1。

……

陈桉好心地拯救了江只只的脑袋:“你认命吧,陈眠对剧情的创作确实是更对现在读者的胃口。”

可是事情这么发展下去,她这个脚本师就没存在的意义了,林总会让她卷铺盖走人的。

公司的QQ群消息提示音响起来,江只只看了一眼,立刻点开了陈眠的对话框。

江只只:今晚八点,公司和连载平台要做《披星戴月地想你》的直播,要连线画手和脚本师,你没问题吧?

陈眠:没有。

然后他就又没话说了,江只只腹诽着:你多说一句话会毁容吗?

晚上八点,青语公司负责直播的几个同事都留了下来。江只只用六瓶AD钙奶贿赂了主持人,提前要了采访问题,争取当着广大粉丝的面将漫画剧情的话语权夺回来。

“既然待会儿要连线我和脚本师,我就坐这儿吧!”当江只只奋笔疾书写答案时,身边的椅子被人一拉,陈眠一只手支着下巴,往她那儿凑了凑,照着答案读了出来。

“这部漫画其实是我根据个人的一些经历进行改编创作的,但画手大大在画的时候加了很多自己的想法,让我措手不及。以后改剧情能和我沟通一下吗,兔子大大?”

江只只仿佛被雷劈了一样,缓缓地转过头来:“你……你不是不坐班吗?”

“寝室断电断网,没法连线,我就过来蹭网了。”陈眠的手压住那页A4纸,微笑道,“我不来,怎么能知道你对本兔子有这么多意见呢?”

江只只:……

“只只、陈眠,直播开始了,连线申请一下!”

陈眠摸出手机点击申请,江只只的手抖得仿佛羊角风发作一样按不稳,他好心地点了“确定键”,继续微笑:“你别紧张,实在紧张的话,待会儿我负责说,你负责在旁边鼓掌吧!”

连线在他发出去的那一秒就接通了,陈眠这句话一字不漏地录进直播间。

粉丝顿时开始刷屏。

我吃:哇!这是兔大吗?我第一次听兔大这么温柔地说话,我感觉耳朵要怀孕了!

浪里小白龙:这么宠溺,兔大是不是有别的草了?

陈眠的声音更加温柔:“其实是只只。”

人间极品:哇!是我想的那样吗?兔只CP锁了!

会议室里的人都摆出一副八卦的表情看过来,江只只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

陈眠看她脸红得要滴血了,低笑着开口道:“其实,《披星戴月地想你》这部漫画的剧情是根据只只的一些经历改编创作的,只只非常希望能和我近距离地沟通,所以今天我来到她身边了。”

江只只眼前一黑,第一次知道“颠倒黑白”四个大字怎么写。

“只只紧张到不说话,那就鼓掌吧!”

江只只绝望,想哭。接着,“啪啪啪”的声音响起。

4

距离春节假期还有一周时间,这个时候,A大的学生们应该结束考试各自回家浪了,这就意味着……

江只只状似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屏幕看,实则视线斜到只剩下了眼白。坐在她旁边的陈眠正津津有味地打游戏——电脑版“消消乐”。

放假意味着陈眠可以来公司坐班一段时间,囤一批年前的画稿。

“我顺

便满足只只的心愿,和她长时间近距离地沟通。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