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才选择杀了你

2020-03-29 17:13:13作者:一口井

选择

人类无法飞行,那么我们抬头看到的是什么呢?

是怪物啊!

1

“听说了吗?隔壁米店家的儿子被妖怪杀死了呢。”

“我怎么听说的是他被妖怪给迷惑了,然后后让女巫给杀死的呢?”

“那个女巫能算女巫吗?那是怪物啊!”

“嘘,小点声,小心怪物找到你哦。”

“怎么会······呢·····”

原本还在讨论的路人都闭上了嘴,然后互相打个招呼就跑的远远的,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灵梦拉紧些脖子上的围巾,没有在意那些言论,往人里外围的一间木屋走去。

在屋子面前停下来,灵梦整理了下自己妆容,然后做了个深呼吸,敲响了那扇木门。

“来了,请问是谁————”我小跑着打开门,“灵梦!你怎么来了!”

灵梦走上前,轻轻抱住我的腰,脸埋在胸口处:“我来看你了,羽。”

我也将对方拥入怀中,很是高兴:“怎么有空来我这里了,你不是很忙吗?”

“还不是你好久都没来神社看我了,都是你不好啊,还是说你厌倦我了?”灵梦嘟着嘴,一副“我不高兴了快来哄我开心”的表情。

我挠着脸颊,对自己刚刚说错话感到亏欠:“倒不是说厌倦,老实说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恩,那我们就出发吧,最近事情有点多,好久都没和你一起去逛人里了。”握住羽的手,灵梦俏皮的眨着眼睛:“保护我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哦!”

2

和他相遇是那样的奇妙、不可思议,但是和她相恋,却又很普通。

我是从外界偶然神隐到幻想乡的,第一次见到她之后我们便开始有了小小的交流,随着交流的深入,我们都爱上了彼此肌肤的温度,两颗心不断吸引、接近,然后就这样相恋了。

其实一开始我很担心这样的行为会不会给她带来不好的影响,但随着在幻想乡住的越久,我才感到兴庆,她是人们口中的那个怪物神社的女巫,大家都不会主动和她牵扯上关系,或许我除外吧。

“那个···羽,”灵梦依靠在我身边环抱着我手臂,有些害羞:“今晚我可以住在你那里吗?”

入夜,我们两人恩爱了一番后,灵梦一脸幸福的进入梦乡,给佳人盖好被子,我悄悄离开屋内,在走廊边缘处坐下,看着悬挂于天空中的圆月想起了第一看家她除妖时候的样子。

那天也是夜晚,为了处理异变,少女飞翔与天空之上,那与妖怪战斗的身姿在外人看来或许是怪物,但是在我眼里却十分可爱,月光下的她在我眼中充满了无垠的色彩,她眼眸是那样的深邃,就和她本身一样。

那个时候我才会感觉到,我和她不在同一个世界一般,作为一个男人的话,可以陪在她身边我或许可以接受,但是作为一个人类,我却达不到她那个高度,在她身上看到了名为畏惧的高贵,如果想要陪在她身边,我就要达到那个高度,我需要力量,可以飞到那个高度的力量!

“我聆听到了你的愿望了!”空荡的庭院内突然想起一个声音,“那就签下这份契约吧,我赐予你力量,达到那个高度的力量!”

突然空中落下一张黑色的纸,上面写满了我不认识的文字,我将它紧紧握在手里对着庭院问道:“你是谁?”

“我?叫我JD就好了,我是赐予你们这些想要力量的人的恶魔。”声音的主人一直都没出现,声音也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我分不清对方究竟在哪里。

我看着手里的契约,虽然看不懂上面写着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我内心却在怂恿着我去签订这个契约。

在挣扎许久之后我还是把手印按在了上面,看着消失的契约和飘荡的黑暗气息,我闭上眼睛:“抱歉灵梦,我还是想达到你的高度啊。”

3

夜晚的博丽神社很是寂静,灵梦独自一人坐在桌前画着符咒,微弱的烛火突然闪烁一下,随后又平息了。

“有什么事情?”灵梦突然开口,屋内没有任何人,也不知道她是在和谁说话。

一位身穿道袍的金发丽人从后面的黑暗里慢慢走出来,她便是幻想乡的建立者妖怪贤者八云紫。

八云紫斜靠在门框边,淡淡的微笑着:“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我个人提议先听好消息哦。”

灵梦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继续画着符咒,语气平淡:“坏消息,你的推荐从来没有好事情。”

“前几天你才治退的那个妖怪,又开始找人签订契约了哦。”八云紫打开手里折扇遮住面容,“那些人类都不是真心想要变成妖怪的呢,说是被欺骗也不为过呢。”

“无所谓,村子里的人变成妖怪是禁忌,哪怕是受害者,只要他们触犯了禁忌我就杀给你看。”灵梦拿起手边的御币语气冰冷,“以博丽女巫的名义·······”

“哪怕那个人是你的恋人,也是如此吗?”

灵梦愣住了几秒,继续往门外走去,在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好消息呢?”

“‘怀孕’,恭喜你了。”八云紫微笑着鼓掌。

“果然没什么好事情。”说完灵梦便离开了神社留下八云紫一人。

漆黑的夜空被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雨滴刚开始还是一滴滴落下,没多久就变成了倾盆大雨。

我独自一人坐在石头上,等待着她的到来,,雨水打落在头上又瞬间脸颊落下来,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我就这样淋着雨,等待着,等待着属于我的惩罚。

“你为什么不逃跑?”灵梦拿着御币出现在我身后,语气冰冷。

我背对着她,一脸的无奈:“你觉得我逃得掉吗?”

“我杀死了怂恿你的妖怪—JD,接下来该善后了,刚刚那个妖怪说你是自愿变成妖怪的······你有什么遗言吗?”灵梦语气有些低沉,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心的那份痛楚。

我偏过头微微一笑:“我喜欢你。”

“我也是···永别了,我的爱!”灵梦出手了,没有丝毫的犹豫。

一瞬间,我的身体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穿了,鲜血流出混入雨水里,随后疼痛才传来,我缓缓的倒下去,本以为迎接我的是冰冷的地面,但在落地之前,灵梦接住了我,她将我抱在怀里,没有在意血液会沾湿衣服。

“你为什么这么傻,要去变成妖怪!我明明都告诉过你不要被妖怪迷惑了。”灵梦咬着嘴唇,那痛苦的种子在她心里弥漫开来。

“······抱歉。”我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根本不想杀你啊···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我来杀你不可能?”泪水顺着脸颊滑落,“要我把我最爱的你杀死呢·····明明我是那么的爱着你啊·····”

明明快要死了,我内心却还在感慨:你是如此的惹人怜爱啊,为了如此不堪的我认真的流下眼泪,如此温柔的灵梦我也喜欢着呢····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过大的打击使灵梦开始有些癫狂,“我完全不想杀你啊,我一直一直深爱着你!一起微笑,一起哭泣,一起生气,我想一直这样下去,课现在完全做不到了····”

“灵梦····”

“对了!我们两个就这样一起逃到别的地方去吧?!就算是外界也好,女巫的工作我也放弃!”灵梦彻底失去了理智,“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灵梦!”我大吼着惊醒了她。

我伸出手抚摸着她的脸庞,仔细的看着眼神她,眼神里里充满了温柔,想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她的一切都记在脑海里。

“我最喜欢灵梦了!”我努力起身,将她拥抱入怀里:“喜欢你生气的样子,喜欢你温柔的样子,喜欢你害羞的样子,喜欢你微笑的样子,对了!还有为了解决异变治退妖怪的【乐园女巫】博丽灵梦,我最喜欢了。”

听着我的诉说灵梦开始失神了,我的眼神也开始模糊起来,用尽最后的力气我抱紧着怀里的爱人:“至少在这最后,让我和你,【乐园的女巫】博丽女巫达到同一高度吧!”

“呜哇!”紧抱着开始失去温度的爱人身体灵梦痛苦着,哭喊声响彻在森林里·····

“紫!你给我滚出来!”灵梦对着空气吼道。

“来啦,喊我有什么事情呢?博丽灵梦!”间隙打开,八云紫从里面走出来,“啊啦,眼神很可怕呢,然后你为什么要呼唤我的名字呢?”

灵梦眼神凶恶的看着八云紫,咬紧牙关,手里紧拽着御币一言不发。

“你的愿望是什么呢?”打个响指后一道间隙横于胸前,“如你所知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你的愿望,哪怕是人间常理都可以打破,包括复活他····”

故意停顿一下,八云紫继续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他来回来,但是你要做好把灵魂卖给恶魔的准备哦!”

我说的那些话语在灵梦脑海里回荡着:我喜欢着乐园女巫博丽灵梦了!我想和你达到同一高度啊!

低着头,雨水拍打在灵梦的脸上,紧咬着牙关低声诉说着:“我怎么可能选择让他复活,我可是博丽女巫啊····”

“明智的选择,看来你的心还没有堕落呢,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把我杀了!”灵梦转过身,背对着八云紫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的面容:“没有他在的世界我根本不稀罕,所以把我带到他在的那个世界吧。”

“·····这个我可做不到呢,”八云紫闭上眼睛叹气,“失去了博丽女巫的幻想乡会有多大的影响,我想你也是知道的,先不谈结界,人里和妖怪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我可没说马上!”八云紫话还没说完就被灵梦打断,“如果博丽女巫是幻想乡不可缺少的东西的话,那就找个人替代就好了。”

把手放在腹部,灵梦强撑起一个笑容,只是那个笑容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没错!可以替代我的【博丽】,这样就可以了吧!”

“是啊,这样就没有问题了。”

“哈哈哈,等着我哦,我会好好的完结我的工作,”灵梦狰狞的笑着,跪坐在爱人遗体面前:“这可是最后所深切盼望的愿望啊!啊哈,啊哈哈·····”

“那么——从今天开始就多多指教了!”八云紫转身离开。

“当代的博丽女巫【博丽灵梦】!”

这是八云紫消失在隙间前最后一句话,谁也不知道这一句话是说给谁听得,或许是那还沉睡在灵梦腹中的孩子吧。

一口井
一口井  VIP会员 幽灯独伞莲相伴,夜寂孤人影跟随。

爱你,才选择杀了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