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怨灵(上)

2020-03-29 13:00:12作者:十个包子

志异

“插播一条消息,受到…影响,由东兴去往怀城的公路…多起交通事故…”

一辆开着双闪的黑色SUV,停在东兴开往怀城的公路上,驾驶室内空无一人,一阵断断续续声音,正从其中传来…

车的侧面,一个身影正开着手电筒,朝着车底照着,在车底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又开始四处搜寻,方圆十五米内,仍旧是空无一物。短短的五分钟,就像是过了半个世纪…

回到驾驶室的嘉乐,从怀里拿出一支香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雾从口中吐出,然后在嘉乐的注视下渐渐消散…

如果不是车头的凹痕还在,他真的会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用力的捏了捏眉心,然后将香烟扔到了车外。

重新启动车子,缓缓向前方驶去,窗外又下起了小雨,雨水敲打车顶的声音,在这个夜里是那么的刺耳。

车子渐渐的开始提速,前方五百米左右的岔路,就是他下去的地方,这条公路路他走了无数次,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他迫切的想要离开。

下了公路,车子就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驶去,很快的,车子便来到自家的楼下,这一刻,他提着的心才真正放了下来。

将车子熄火停在楼下,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像往常一样,眼睛随意的扫了下后视镜,忽然,一个红色的身影从后视镜中一闪而过,瞬间,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心,他呼吸变得沉重,冷汗一滴滴的从鬓角处流下,嘴唇因为恐惧变得有些发紫,他缓缓地转过头去,动作就像是木偶一样,然而,后座上什么都没有,他剧烈的喘息着,全身像是刚从水中打捞出来一样,稳了稳心神,嘉乐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锁好车子就向着单元门走去。

“咚咚咚!”

一阵敲击声从身后传来,嘉乐转过头去,然而出现在眼前的一幕,却让他瞳孔剧烈的收缩,一个披头散发的红衣女子,正在车里敲打着车窗,仿佛感受到了嘉乐的注视,她停止了动作,然后缓缓地抬起头,那是一张带着邪笑并七孔流血的脸…

“啊~”

嘉乐坐在家里的床上剧烈的喘息着,嗓子干的好像就要炸裂一样,睡衣被汗水打湿紧紧的贴在身上,一阵风吹过,传来阵阵凉意。

这已经是第三天做同样的梦了,事情还要从三天前的一个下午说起。

周末,嘉乐陪彤彤去逛街,在路上,嘉乐被一个声音叫住,嘉乐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身披袈裟的和尚,嘉乐以为和尚叫住他是要向他化缘,于是便从钱包里拿出一百块钱给了和尚,可是当他转身准备离去的时候,和尚却再次叫住了他。

“阿弥陀佛,施主请留步!”和尚双手合十的说道。

“大师,叫住我还有什么事么?”嘉乐一脸的疑惑。

“我观施主印堂发黑,恐有灾祸发生。”和尚双手合十,一脸慎重的说道。

“大师,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跟您多说了,我再给您二百。”嘉乐脸上显出不悦的之色,以为遇到了骗子,于是又从钱包里拿出二百交给和尚,然后不带对方说话,便牵着彤彤转身就走。

“啪!”

嘉乐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然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施主,你我有缘,若这几天遇到什么奇异的事,可来东山宝和寺寻我。”

“神经病!”嘉乐嘴里嘟囔一句,便不再理会。

回来的路上,坐在从朋友手里新买的SUV里,嘉乐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大热天的,车子没开空调,却凉飕飕的,而且他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他,但每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发现。

“也许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吧”嘉乐只能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

那个晚上,嘉乐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到一个七孔流血的女人,坐在他的车里敲打车窗,到现在为止,已经是第三次了。

“东山,宝和寺…”想起那天和尚说的话,嘉乐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一下这位大师。

简单收拾了一下,嘉乐便来到了楼下,看着自己的车一阵心悸,咬了咬牙,最终,他还是选择出门打了一辆车…

“大师,你好!”

半个小时之后,嘉乐由小沙弥带领着来到了寺庙的后堂,看着身前坐在蒲团上和尚,上前一步打着招呼!

“施主,你终于来啦!”和尚一脸微笑的看着嘉乐。

“大师知道我会来?”听到和尚的话,嘉乐一脸的惊讶。

“当日贫僧在山上观西方有异变,便决定下山巡游一番,贫僧手中降魔杵,在遇到施主的时候,产生了震动,故出声叫住施主,奈何施主当日认为贫僧是骗子,贫僧无法探寻究竟,于是在施主肩头上打入佛家降魔咒,为施主暂避邪障,但从施主身上的怨气冲天的样子来看,虽降魔咒可保一时平安,但是却奈何不了此邪祟,故此断定,施主身边必会出现奇异之事,于是在临走时道出贫僧居所。”和尚示意嘉乐在旁边的蒲团坐下,然后慢慢的道出原委。

“请问大师贵姓,晚辈在这里为那天的行为向大师郑重的道歉,是晚辈见识浅薄,误把大师当做骗子,实在是罪过罪过。”嘉乐听明原委,一脸的愧疚,紧忙起身深深的鞠了一躬,表示歉意。

“施主无需如此,贫僧法号元通,我观施主不似作奸犯科之人,预想此邪祟的根源,应与施主并无关联,不忍世间再添冤魂,于是便出言提醒,施主有防人之心不无道理。”元通大师起身扶起嘉乐,微笑的说道。

“元通大师果然佛法精深,晚辈近日的确遇到很多邪门的事…”嘉乐提到晚上做的那个梦,脸色越来越苍白,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双眼中充斥深深的恐惧。

“阿弥陀佛!”

一声佛法,嘉乐浑身一阵,吓得他一身冷汗,刚才刚一提到那个梦,他就感觉周围越来越暗,一个红色的身影一点点向他走来,如果不是被元通大师的一声佛法唤醒,他恐怕就彻底沉沦了。

“阿弥陀佛,施主招惹的邪祟怨气竟然如此之重,竟然能白日引人入梦,看来今日不解决,恐怕…”元通大师的话并没有说完,但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就知道了结果。

听了元通大师的话,嘉乐脸色也变得更加苍白,是啊,如果要是在开车的时候突然被拉进梦里…那后果,他都不敢想象,看来,自己今天是来对了。

“大师,我…我…我…”嘉乐我了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他的心早已经乱成了一团。

“施主不要担心,此邪祟虽然可以操纵心神,引你白日入梦,但并非不可化解,晚些时候,贫僧会与弟子于寺中摆下七星伏魔阵,只要施主坐于阵中,便可保今夜无事,待明日贫僧随施主去家里再次做法,彻底解决此邪祟。”元通大师一挥手,止住了不知所措的嘉乐,缓缓地说道。

“那就麻烦大师了,只要大师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一定会多多给寺里添些香火钱!”嘉乐听了元通大师的话后松了口气,接着便是双手合十,对元通大师感谢到。

“阿弥陀佛,施主严重了,出家之人自当普度众生,不求回报,施主无需介怀。”元通大师打了声佛语微笑的说道。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下午五点钟,此时,一个由蜡烛组成的阵法,已经出现在院子的正中央,其中摆放着多个蒲团,每个蒲团上都坐着一个人,嘉乐就在其中,元通大师则坐在他的对面,此时的他,手中正拿着一个灰金色的降魔杵,其他的僧人手里都拿着一件法器,有的是镜子,有的是佛珠,有的是禅杖,有的是金箔…

随着一声声经文的传出,嘉乐紧张的心情,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感觉周身仿佛被一层金光笼罩,全身变的暖洋洋的。

天色越来越暗,烛火随风在跳动,念经声还在继续着,渐渐的整个寺院就被一层黑暗笼罩。

一阵阴风吹过,周围的传来刷刷的声音,忽然,一阵刺骨的寒意从脸前传来,嘉乐猛然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吓得他肝胆欲裂,那是一张惨白的脸,距离他只有五公分,那血红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紧接着从她的眼睛、耳朵、鼻子、口中开始淌血,嘉乐感觉自己好像快要窒息了。

“七星降魔!”元通大师一声大喝,然后猛然将降魔杵扎在地上,同时,众僧人也将各自的法宝举过头顶!一阵金色的光罩从嘉乐身上出现,接着便逐渐的变大,一阵刺耳的尖叫从那张脸上传来,接着那张脸便消失了,随后,光罩将整个寺院笼罩在其中。

“好了,只要今晚施主不离开寺院就不会有事了!”将地上的降魔杵拔起,元通大师微笑的站了起来。

“多,多谢大师救命之恩!”嘉乐仿佛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缓过来,说话还是结结巴巴的。

“铃~”

突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传来。

“嘉乐,你在哪,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彤彤!!!”

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已经挂断了,看着那号码,嘉乐的瞳孔一缩,是家里的座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