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年那场母校的雪

2020-03-27 11:49:24作者:溯源_8929167

原以为北方下雪会先是狂风大作,浓云泼墨,后才大雪纷飞。

第一次看见北方的雪是在我母校的某个角落,那天下完晚自习课,我独自漫步在校园小角幽幽路径上,仰望星空,月明星稀,宽广无垠。回望之际月光铺满地面,洒满屋顶,游遍校园的每个角落,微风习习,落叶轻走,顿时觉得心情畅快,无甚忧愁。于是放慢脚步继续行走着,慢步的徘徊在小道之上,不想离去,只想静静的享受这安静的美景。

在少歇片刻之时,东北的天就像羞涩小姑娘的脸说变就变,瞬间周围的花花草草,黄枝树叶像被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红衣裳,周围似乎除了黑暗角落其余也便是一片通红,心中冥想定是要做雨的前兆了,便要起身离开。此时已是寒风飘飘,借着灯光穿过草木之线,直冲我身,那一刻算是领略了东北那刺骨的寒风。

我拉好上衣,加快了脚步,走出小道奔向校园大道。走着走着,那风似乎也愈发的狂做,感觉越来越冷了。这时天空也开始飘雪了,漂下那一朵朵洁白的雪花,我看见了雪花,心中大喜,想大喊,想狂奔。原本冷冻的身体随着激动的心情,血液顿时流遍身体的每一处,感觉不是那么冷了。渐渐的,雪似乎越来越大了,我拉住了脚步,停在路上。贪婪的观看着每一处雪景,这时路上的同学们看见飘雪了,有的加快了脚步往寝室楼走去,有的也似我一般停住脚步,静静的欣赏着飘雪的美,我猜想那一定也是南方没见过雪的孩子。

或许又是心中有故事想与那雪花倾诉。雪花飘在昏暗的灯光下,落在悠长的道路上,趴在过往的人们身上,这一切看起来都好美。还有路旁的青松,小草,和那些稳着不动的花儿,它们似乎也在享受着雪花给它们带来的装饰,似乎又是不得已的接受了这一刻,可它们依然笔直的站立不动着,又像戍守边疆的战士般,任凭着雪花的拍打,这不禁想起‘’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此时的我能想到的只有对松花杂草的佩服,更是不禁产生对在风花雪月中站立士兵的敬佩之情。试想他们在多少个寒冬,在多少白雪皑皑的白天夜晚,朝饮露珠暮食雪,对于这些战士我只有敬佩。想起这些且又使我想起那一句‘’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随着思绪的定格,血液似乎也被寒雪给打冻着了,顿了个冷颤,身体开始一阵哆嗦。我赶忙收回思绪,抬头看看周围,却仍是昏暗的灯光,长长的大路,可却不见过往的人们了,此时的雪已使过往的道路一片花白,就连人们的脚步都看不见了。

我知道雪正下大了,赶忙整理衣裳往寝室楼道走去,走了一段小路,再不舍的回头看看那些‘’士兵‘’,再看看那灯光,那花草,那大地,看着那大道时,路面上已然多了我一行脚步,诸多的景物远观,纵然已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彼时不细审校园景色,今时眨一看,原来我所在的大学里风景竟是如此之美。我笑了,抓起一把雪往上抛去,我知道这一抛只不过在原有的美上锦上添花罢了。我不舍的回寝了,回到寝室,坐在窗前,望着窗外,大雪依旧飘着,落叶依旧躺着,街上人们依旧走着,一切都归于平静,此时我的心也归于平静。

一场大雪虽为大地,为花草,为树木披上一层亮丽的烁装,虽给我带来一时的激动,一瞬的欢喜,可谁都知道大雪过后花依旧是花,草依旧是草,这个世界并没有因为雪的到来而改变一点点,也并没有因为雪的到来改变我们,也没有因为雪的融逝而改变我们,我们还是自己。唯今我们能做的只有在雪到来时捧着一颗温美的心去观赏它,要在雪消逝时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去怀念它,因为它像生活一样给你带来了激情和欢乐。我们要感谢它,感谢我们现有的生活。

一场北方的雪,来自母校的雪,给我带来的不仅是惊喜,欢乐,它给我带来更多的是对平淡人生的思,感谢我的大学,感谢北方的雪。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