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下花开

2020-03-26 17:42:11作者:白霜

青春

他和树下认识六年,从初一开始,他们教室就是隔壁班,那种王子与公主般的相遇并没有在他们身上发生。树下是一个很平凡的女孩子,就像浩天星辰中最不闪亮的那一颗,唯一让他记住的是,她会在下课时间举着扫帚追着他们班的男生满校园的跑。那时候,在他眼里,这个暴力且不顾形象的女孩子浑身上下都冒着一股盛气凌人的火焰。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那份青葱羞涩的年少如烟般散去。那年毕业季,午后的微风扶着细柳,每天如此,却从不感觉寂寞。树下和他所在的班级都在初三分了班,但一切都像冥冥之中注定的一样,分班之后,他们仍然还是隔壁班,只是楼层和之前不一样罢了。但不同的是,初三一整年,他再也没有看到过树下在操场上和男生奔跑的画面了。而他依然过着他神仙般的日子,整天潇洒得可以,他并不沮丧什么。

现在,树下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他却早已在她们班男生的痛苦呻吟声中得知了她的大名。

初三,好像是一个该好好学习,准备考一个好高中的时间了。许多平时吵得不行的同学都安静了下来,树下也不例外。可是对他而言,初三,似乎与他并不挂钩,只是少了几个人一起玩而已,该吃吃该喝喝,甚至和同桌逃课去打篮球,我们躲在食堂后面被班主任骑着摩托车满校园找的画面,如今依然记忆犹新。

那年初三,他每天能看见树下的时间,便是树下每天放学匆匆从他窗前飘过的一瞬,或者是抱着作业去办公室请教问题。她总是迈着仓促的步子做着任何事情,她扎得很高的马尾走起路来摇摆得厉害。他也很少可以听见树下穿透力极强的打骂男同学的声音了,那种男生被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场面甚至让他有些许怀念。

那年,树下顶着“学霸”的光环闪耀在学校的优秀学生表框里,他抱着篮球从老师办公室门前唯唯诺诺走过的时候,总能听到老师们对她的赞许。后来树下告诉他,那一年,大家都只看到我光速一般的进步,却不知道那些书陪我熬过了多少个彻夜未眠的夜晚。

后来,初中,毕业,高中,开学。他考去了县第一中学,一所没有任何值得夸赞的普通高中,唯一令他欣慰的时候,学校背后有很大一片树林,他喜欢树,喜欢花,喜欢自然,也喜欢雨后草上滚落的露珠。

八月,对于他所在的县城来说,热得一塌糊涂。在军训的那半个月里,他认真训练,遵守纪律,以求以最快的速度适应高中生活。初中时,他仰望高中,觉得平淡无奇,以为高中无非就是比初中多了些爱穿超短裙的学姐而已,然而并没有,多的是更多难忘的岁月。

来到高中,他似乎忘记了以前的许多事情,包括那个把马尾扎得很高的女孩子。

那天,军训结束,学校要求从新生中挑选升旗队员,他去了,遗憾没能选上。他没有沮丧,因为他在人群中看到一张好熟悉的脸。在军训结束的第一次升旗仪式上,他清晰的看到那个穿着军装,踏着正步的女孩子,正是当初举着扫帚满校园追着男生跑的树下。

那一刻,他喜,源于心中一股突然澎湃的暖流;他悲,为树下中考失利。

人们说,上帝不会永远捉弄一个人,就像他不会永远眷顾一个人一样。

高一结束,文理分科,学校要组建英才班。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最后一次期末考试中是如何超长发挥的。

他去了年级唯一一个文科英才班。

有时候人们不相信缘分,那是他们没有亲身经历过缘分带过他们的甜头。

他觉得这辈子上帝给他的运气,可能在那一刻已经用尽了。

因为那个喜欢带着绿色发卡,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子,就坐在他的旁边。

树下先叫了他,他诧异,原来树下一直都知道他的名字。自此之后,他们无话不说,彼此的快乐,彼此的忧愁,彼此的悲伤。

某天晚上,月色很好,皎洁的月光照在树上,也照着树下,仿佛一杯纯到极致的牛奶泼在了她齐腰的秀发上,浓郁,纯净。那天晚上,不知道两人哪来的兴致,绕着操场走了好多圈,说了好多话。

一刻,他觉得他的生命中应该存在这么一个人,不管是以怎样的身份,都好。

高三,无形的压力压得每一个高三学子喘不过气来,家庭和老师的期望化作了一张张试卷占据了整个高三。这种在题海里挣扎的痛苦因为可以时时看见树下而让他苦中作乐。

他的整个高三,繁忙而有意义,疲惫而很幸运。

他默默的为树下写下许多诗歌,大多她都看过,但是她不知道的事,每个句子里其实都有她的影子。

高三下学期,距离高考还是二十天,对于每一个高三的学生来说,正是拼命做题,拼命背书的时候。对于他,自习课是用来写关于树下的。

某天,他在笔记本上写下了《树下》:

或许,树下该是影子的归宿树上

有他们前世余爱开的花

在花落的日子里

情会飞个满天

有一天树下问他,为什么要叫她树下,他说:我也不知道,只是这样定义了,就懒得去改了。

白霜
白霜  VIP会员 看过的风景永远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走过的这些路。

树下花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