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至结束,都是你

2020-03-24 14:55:21作者:苹果漫

爱情

叶瑾末看着顾剑遇笑了笑,原来他与她到了真正说开的这一步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当年自然而然的在一起,自己以为那就是深爱,经过这么久的时间雕琢,现在才发现不过是当时顺其自然,觉得那就是爱了,那就在一起了。

其实第一次谈恋爱的自己不过也是稀里糊涂,要是真的爱到骨子里,又怎么会这么快放下,叶瑾末略略叹了口气:“剑遇,对不起,其实我也有错,跟你在一起那两年多,但凡我可以多问你一句也不至于自己最后才发现,我好像没有自己想象中爱你,当时大家都说我们金童玉女,你又处处帮衬我,我也就觉得其实跟你在一起也很好,后来在一起那么久也从来不会问你你的私生活,现在看来,大抵也是不够爱你。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半晌,顾剑遇看着叶瑾末开怀大笑,终是释怀。

叶瑾末跟顾剑遇闲聊之际视线看向了别处,手里的杯子咣当一声,从手里掉了下来,顾剑遇询问:“有没有烫到。”叶瑾末本能的摇了摇头,顾剑遇依着视线看了过去,迎面走来一伙人,林之初在其内,旁边跟着最近跟他上了新闻的向晚晚,

顾剑遇明了:“瑾末,我不知道你跟林之初发展到了哪一步,但我必须告诉你,他来找过我,告诉了我他跟你之间的事情,我俩打了一架,也是因为你,后来他与我说了很多,我才慢慢想开,放手,我想他是真的爱你,你大抵也是喜欢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纵容他出现在你的世界,难道真的是因为工作原因吗,你好好想想,其实幸福就在那里,你只要伸手就可以。”

8

叶瑾末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家,刚躺在床上小睡,房门就被叩响,这个时间点会是谁来了,她不情愿的开门,林之初顺势推着她走了进来,叶瑾末看了一眼,显然是喝多了,扶着他斜躺在了沙发上,拧了一块热毛巾,给他擦了脸,林之初像是感应到了一般睁开了眼,一动不动的盯着叶瑾末,她红了脸俯身道:“你休息一会。”

谁知那人不依不饶,一把抱住了她,轻声吐道:“阿末,报道都是瞎编的,余晚晚是我的代理律师,那天今天英国那边的官司刚刚打完,我就回来了,正巧赶上记者拍到,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我就过来了。”林之初翻了个身子脑袋枕在了叶瑾末的腿上继续说:“那天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只道我是个小屁孩,就敷衍了我,第二天英国那边就爆出了我的画被抄袭的事情,公司这边紧忙安排我飞了过去处理,我想过给你打电话,但是又害怕你拒绝,就一直工作,也不敢停歇,果然你这个女人一个电话也不知道给我打。”

说完林之初抱怨的嘟囔几句,叶瑾末已经明了,冲着那人额间落下一吻,腿上那人一个翻山倒海,把她压在了身下,呼吸喷来,夹杂着浓烈的酒味还有他身上独特的味道,吻如暴雨般落下,落在他的眉间,眼间,鼻上,嘴唇,脖颈徐徐而下。

春天的午后,昨夜刚下过雨,空气里弥漫在这土壤的芬芳气味,太阳微微发光,有些许淡淡的光线慵懒的洒在窗外,林之初看着被窝里一动不动的叶瑾末,思绪带回了十年前他的生日宴,因为自己父母离开的早,从小就受了周围小朋友的欺负,别人总觉得他是天之骄子,可是小朋友哪里懂得那些,他们冲着自己说没有父母教,还把他推进了泳池。

叶瑾末突然出现,拎着蛋糕推开了那帮孩子,趴在泳池边递给他手,他握住了,上来以后越发委屈,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当着这个陌生的大姐姐哭了出来,还记得当时她说:生日快乐,那是出了爷爷以外,第一个人对他说生日快乐,明明有那么多的大人,可是他们都没有对他说生日快乐,这场生日聚会在大人眼里看来不过就是一场成年人的交际,叶瑾末祝福了他,拿了钱走了,十三岁的他跟在后面捡起来她落下的名牌,

“叶瑾末”这个名字就住在了他的心里,再后来没过多久他就出国了,在外面的那些年有很多女孩追他,他从来不看一眼,朋友都打趣他是柳下惠,只有他知道他要的从来都是那个把自己从泳池拉出来的叶瑾末。学成归国的第一天他给爷爷扫了墓,隐隐觉得有人看着自己,抬头望见了远处的叶瑾末,只觉得眼熟,后来在公园再次相遇,他也终于明了,原来一回来看到的就是她,从一开始就是她。

怀里的人动了动,林之初开口:“醒了,想吃什么吗?”

“不觉得饿,还想睡一会。”

“阿末,如果还有下辈子,我希望你与我从小一直长大,青梅竹马,不等这么久了,我想从那时就跟你在一起。”

“我爱你,林之初。”

吻又落下,唇齿纠缠,仿佛才是永恒!

叶瑾末说,这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开始了,她要努力弥补这十年林之初对她的思念;

林之初说,这场蓄谋已久的爱情开始了,他要始终如一的忠于叶瑾末;

苹果漫
苹果漫  普通会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开始至结束,都是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