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至结束,都是你

2020-03-24 14:55:21作者:苹果漫

爱情

楔子

林之初第一次见到叶瑾末是在他十三岁的生日会上,她对他说:”小鬼,别哭了,长大一岁了,生日快乐呀!”第二次见到叶瑾末是十年以后在爷爷的墓地,她对他轻点头;第三次再见叶瑾末是在阴暗的巷子里,她被人纠缠,他替她解围。

林之初见过闪闪发光,意气风发的叶瑾末,也见过落魄无助却坚定不移的叶瑾末,无论是哪一种,在林之初眼里,叶瑾末光彩夺目,只要看到就心生欢喜;

林之初思念了叶瑾末十年,蓄谋已久的闯入她的生活。

1

周六的下午,叶瑾末带着提前预备好的香烛瓜果驱车去了郊外的墓地,父母亲前年车祸去世,就葬在了那里。点了香烛,摆放好贡品,她跪在了光滑的大理石台面上,烟雾在四周缭绕,叶瑾末拿出手帕擦拭墓碑上的照片,看着那两张照片开口:“爸妈,好久不见,我带来了你们喜欢的向日葵,你们在天上过得还好吗?我最近日子过得很好,升职又加薪,还谈了一个男朋友,下次带来给你们看看。对了,我好想你们...”

昨儿看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雪,这会已经开始飘起了雪花,阴霾的天飘散着雪花,凉意袭来,身后的远山泛着浓重的墨色,在这片墓地上显得更加没有生气,叶瑾末烧完纸,诉完心事不做耽搁便往出口走,快要出去时她回了头望向父母的方向,莞尔一笑,随即视线一转看到了一个男人,很年轻的一道身影,对着离父母不远的墓碑,手上也是一束向日葵,一身黑衣静静的站在墓碑前,她的视线没有移开,对方好似也感觉到了抬头直直的看了过来,叶瑾末被抓了个现行,有些许尴尬,对着他点头以示抱歉,不等回应便转身跑了出去,开车回了住所。

2

距离去墓地已过了半月有余,叶瑾末应了朋友的约去糜光娱乐会所消遣,等她到了包厢其余的人都已经到齐了,人头攒动,原本坐着唱着喝着的人都笑着看着她,叫嚷着最后一位罚酒三杯,叶瑾末自知理亏,笑着应下连喝三杯,不一会便上了头,晕晕乎乎,便找了借口出去透气,包厢外光线昏暗,她循着标志找到了洗手间,在大理石的盥洗台边靠着休息了一会,因为酒精的原因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绯红,叶瑾末往自己往上扑了点水,清醒片刻,随即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刚打算出去就听着了卫生间隔断传出声响,本来这种事情跟自己没有关系,不理会就好,可是偏偏就听见了自己熟悉的声音。

“严晴,今天晚上是我最后一次以夫妻的名义陪你出来应酬客户,过了今晚离婚协议书你必须签。”

“顾剑遇,当初是你贪图我们家的人脉关系,自愿娶我,现在不是你想离开就可以离开的,别以为你外面养了小狐狸精我不知道,我早晚把她的窝掀了。”

叶瑾末怔住,手里的化妆包掉落,散了一地的东西,还没等隔间的人出来她跑了出去,出了会所找了一处安静的巷子给顾剑遇发了信息,约了在这处见面。不过十分钟顾剑遇找了过来,叶瑾末别开脸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哽咽:“剑遇,我们分开吧。”

“对不起,瑾末,刚刚在糜光卫生间人是你对吗?”其实当卫生间发出声响的时候,顾剑遇推开隔断门看到了散落的化妆包,那个化妆包是叶瑾末从地摊上淘回来的,买回来以后甚是喜欢,当天夜里跟他炫耀好几次自己的眼光有多好,也不止一次带着它出门。收到短信以后,他更加证实了就是隔断间外面的人就是叶瑾末,他一下子就慌了,抛下了跟他纠缠不清的严晴跑来了这边。

“瑾末,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我结过婚这件事情,我不爱她,我已经在跟她协议离婚,真的对不起,求求你不要分手,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处理好这段关系,对不起。”

叶瑾末看着眼前的男人,内心五味杂陈,她今年28岁,认识这个男人3年,从她进入了这家公司第一年就认识了这个人,一开始她什么也不懂,顾剑遇是她的组长,一点一点的教她所有的东西,不过半年她就成功挤进公司组长行列,叶瑾末明白这些跟顾剑遇有很大的关系,她也自然而然跟顾剑遇走到了一块,她是组长,而顾剑遇就离职自己出去创业,建立了现在的公司,在所有人眼里他俩是金童玉女,她也不例外。

在一起2年多,她从来不知道顾剑遇结婚了,这2年来叶瑾末也想过要不要提结婚的事情,但一想到毕竟顾剑遇的事业刚刚稳定,公司刚步上正轨,确实不太适合现在说这件事情,也就一次次搁置了,她也想过为什么2年多了顾剑遇从来不提出带她回去见父母,见朋友,只是见周围的同事跟他俩共同的朋友吃饭,聚会,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是顾剑遇已经结婚,叶瑾末觉得自己太过愚蠢,相处3年,居然一直以“狐狸精”“第三者”存在,这3年好像是一场梦,今晚一下梦就醒了。

“顾剑遇,我们结束吧,你了解我的,我接受不了欺骗,而你背叛了你的婚姻,伤害了你的妻子,我们从头到尾就是错的,我们回不去了。”叶瑾末从震惊到难过,从难过到难堪,然后是失落,最后归于漠然,其实也不过寥寥几句话,不过是十几分钟,她也难过,也气愤,也想过拽着顾剑遇闹个理所应当,可最后还是逃不过自己的理智,算下来,整件事情里自己还是有错的,3年啊,自己以为足够了解这个男人,结果最后就是一场闹剧。

顾剑遇看着打算离开的叶瑾末,急切的抓住了她“瑾末,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离开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从一开始我就不该瞒着你,求求你不要这么快就放弃我们的感情,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剑遇,你放手...”

“不...”

前不久下完的雪还没有散完,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土壤气息,两个人在昏暗的巷子里拉扯着,若不是有人声传来,叶瑾末以为她俩是在这场较劲的拉扯中的两尊石像,她看向声音的源头。

是他,那日扫墓看到的男人,他逆着光向叶瑾末的方向走来,跟那日一样,一身黑衣,乌黑的短发,额前的发丝轻微摆动,身影修长清俊消瘦,离得叶瑾末越发近的时候,幽暗的光线下她看到了一双漆黑且明亮的眼睛望着自己,那人伸出手将叶瑾末从顾剑遇的束缚里拉了出来,自己挡在了叶瑾末身前,隔开了她与顾剑遇的纠缠,林之初的视线在身后的叶瑾末身上扫了一圈,眼里闪过不动声色的担心,而后转向他眼前仪态尽失的男人,开口:

“先生,她已经说过了,放手。”

顾剑遇自然不肯,仍要凑上来拉走叶瑾末,纠缠不止,此时严晴叫嚷着从巷口走了进来,扯着尖锐的嗓子道:“你就是那个狐狸精吧,顾总,真是好眼光,果然长了一副娇媚模样,可惜了只会勾搭别人的丈夫。”叶瑾末被林之初护在身后,严晴拉住了打算走向叶瑾末的顾剑遇,“今天我不与你多讲,顾剑遇你现在跟我回去,少在外面丢人现眼。”

说完便拖着顾剑遇离开。巷口已经围了好一些人,低声议论着眼前的闹剧,大家不明了事情的起因,却也猜了个七七八八,无非就是“已婚男人密会小三,被正宫抓个正着。”这种戏码在这光怪陆离的城市每隔几日就会上演一出,并不算新奇,不过是当个乐来看,正宫都走了,没有看头了,也就陆陆续续散去。

几分钟后,叶瑾末仰头对旁边的人开口:“谢谢你。”脸上带着一抹苦笑,林之初低头看着她,微微挑眉:“我送你回去吧。”叶瑾末扭过身子,朝着巷口移步,挥了挥手道:“不用了,今晚已经很麻烦您了,谢谢。”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车是没有办法开了,此时心里乱糟糟的叶瑾末也无心在等代驾的到来,给一同来的朋友打了电话,随口扯了句自己有事先走了,让帮忙把车开走,过些时间空了去找他拿车。

导航了最近的公交站上了公交,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叶瑾末将脸转向窗外,冬日里干枯的树一节一节的迅速向后退去,天空阴沉,好似马上又要下雪了,叶瑾末心思不止飘向哪里,丝毫没有注意公交车侧一直有辆黑色越野随行。回到住处已经是快要11点,叶瑾末把家里所有关于顾剑遇的东西打了包,看着地下几箱东西,狠了心移到了储物间。

看着客厅的摆设,昔日在一起的痕迹已经没有,叶瑾末蜷缩在沙发上听着12点的钟声响起,她喘着粗气,聚积在心头的情绪达到临界点,瞬间爆发,泪涌了出来,叶瑾末用蛮力使劲擦了脸上的泪水,捂着心口“再见了,顾剑遇。”

3

醒来时,阳光早已洒满了房间,一看时间竟已过了中午,叶瑾末从沙发上起身,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一摸抱枕,湿了一片。她不记得自己梦到了什么,却记得梦里有一双手,从阴暗的地方带着模糊的光圈伸了过来,她尝试着去抓,可到最后她醒了也没有看清楚那双手的主人。

赶上了周末,不用上班,叶瑾末收拾了一下自己,简单的扎了马尾化了淡妆,对着镜子涂了一层淡淡的唇彩,果然女人还是要靠化妆的,镜子里的叶瑾末已经丝毫看不出早上刚起床那会的肿泡眼,换了一身运动装。

约了快递取走昨晚打包的箱子,填了快递单一股脑把所有的东西寄了出去,拎了包包去了离自己不远的森林公园,在叶瑾末眼里不管发生什么周末运动是雷打不动的。兴许是周末的原因,公园运动的人很多,叶瑾末找了一处人少的路沿着湖边跑步,跑完八公里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余晖打在湖面湖水泛起,夹杂着粼粼金色,叶瑾末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全心欣赏着湖面景色,丝毫没有发现旁边有人落座。

林之初看着旁边的女人,微微愣神,其实自己早十分钟前就看到了她,今天森林公园这边有一场画展,他受邀过来参加,从画展出来就径直来了湖边,刚回头就看到了坐在远处的女人,她就坐在那里好似不受任何人打扰,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安静的像一幅画。

想起了昨晚在糜光会所看到了她,急匆匆的跑出会所进了旁边的巷子,他觉得恍然觉得面熟就跟了出去,看到叶瑾末站在巷子里摆弄手机,他失笑,觉得自己就这么一股脑跟着出来有点可笑,走开去了路口便利店买了一包烟,再到巷口时就看到她跟别人拉拉扯扯,他在巷口抽了一支烟,听着俩人的对话,他俩言辞激烈。

看到叶瑾末想要冲出来,却又被男子拉住,他扔了烟头走了进去,挡在了叶瑾末面前,后来又出现了一个人,拉走了她嘴里的顾剑遇,林之初看着身旁移步出来的女人,叶瑾末跟他道谢,拒绝他提出的送她回家,挥挥手告别。林之初突然想起了原来是她,叶瑾末。看着她上了公交车,他开车跟在公交车侧,一路跟着她回了家,车停在她家楼下,直至深夜十二点多灯灭以后才是离去。

“叶瑾末。”林之初看着叶瑾末戏谑开口。

突来的声音吓到了放空的叶瑾末,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人,转头看着对方,有些呆愣,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昨天的搭救者现在坐着在自己的身边,喊着自己的名字,叶瑾末下意识的抿了抿自己的唇: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不意外,毕竟昨天那种荒唐事那么多人看到,听到。

“我跟踪你的,叶瑾末。”林之初不急不缓的接道,叶瑾末知道这话不过是在打趣自己,职业假笑,两人不算熟识,算上墓地实际见面不过三次,现在坐在一起,也实在是尴尬,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冬日里的风格外刺骨,跑步积攒的热气也散的差不多了,叶瑾末起身:

“很高兴遇见你,我该走了,再见。”她笑着准备离开,谁知对方开口:

“那我送你回家吧。”叶瑾末诧异的看着这个男人,见面不过三次,已经说了两次要送自己回家的话,难道是昨天自己跟顾剑遇的对话让他有什么误会,以为自己是专门破坏家庭的“小三”,想着黑了脸,冷声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转了身离开。

叶瑾末出了公园靠着马路边走着,林之初的车停在了她的面前,车窗摇了下来:

“你别误会,我只是单纯的想送你回去,都见了好几次面了,不要拒之千里嘛。”叶瑾末意识到自己有点小题大做,对他有点莫名其妙,深呼吸一口对林之初笑了笑算是回应。上了车也无话,车里打了暖气,和着车里特有的真皮味道,竟依稀有点朦胧。很快到了家门口,叶瑾末刚打算下次,林之初却开口说:

“我以前见过你,叶瑾末。”

叶瑾末脸一下子红了起来,看来他是记起了那此次在墓地自己盯着他的事情,她支吾着说:

“上次,在墓地,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说完便逃一般的跑下了车。留下一脸懵的林之初,“哦...原来那次在墓地也是你。”等了一会看着楼上的灯亮以后,林之初开车离开。

4

周一早上例行早会,开完会出来的叶瑾末心情很是开心,早会上拿下了一单大业务,帮画展布置会场,正美美的坐在工位盘算具体流程时,梧桐过来了,趴在叶瑾末工位上笑成一朵花:

“末姐,你真厉害,居然拿下了这个肥差,听说这个画家很厉害的,现在好多收藏家抢的买他的画,据说还是个大帅哥呢。”叶瑾末笑嘻嘻的凑到梧桐面前:

“帅不帅的我不管,肥差确实真的呢,这次一定要好好干,完了奖金一大笔,要不奖金归我,帅哥归你。”梧桐被逗得大笑:

“末姐,我是钱也要的,色也要的。”梧桐比叶瑾末小几岁,前年才来公司,落到了自己组里,年纪没差多少所以两个人关系格外好,平日里叶瑾末也是处处照顾这个小姑娘。

跟对方画家助理约了中午出来交流一下自己的会场布置方案,赶上饭点就直接把见面地点约在了饭店,地点是梧桐选的,说是知名餐厅,环境好,川菜做的更是一绝,叶瑾末带着梧桐到了约定的地点,到门口先让梧桐进去了,自己则去了洗手间。推开包厢门只见菜已经上的差不多了,跟对方打了招呼,许助理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开口:

“初哥马上就到了,堵在路上了,咱们再等等。”中午高峰期,堵车是很常见的事情,叶瑾末自然不会为难许助理,更何况人家才是金主,什么时候来都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人家跟咱客气,咱可绝对不能上纲上线的,叶瑾末赔笑:

“许助理,这不算什么事情,这个堵车确实很烦人的,您跟林画家说,千万不要着急,我们慢慢等,正好再看看细节。”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包厢门被推开了,许助理从椅子上跑着过去接过来进门人的包,叶瑾末这下彻底惊呆了,怎么又是他。

“叶经理,这是我们初哥,林之初,这次的画展就是为他办的。”许助理热情的介绍对方认识,却看到叶经理跟自家初哥对视,难道他们认识。叶瑾末看着林之初职业假笑,世界还真是小。

等到叶瑾末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坐在林之初的车里,吃完饭林之初说有些细节还需要跟自己私下商榷,就在众目睽睽之前拉着她走了出来,面对始作俑者叶瑾末满脸疑惑:

“林之初,你到底要干什么。”

“叶经理,我真的是有细节跟你商量,不过得去我的画室,有一些东西需要你确定。”

“那也不能就这样就走啊,我同事还在餐厅。”林之初一脸痞笑,启动了车离开了地库,叶瑾末在车里嘟嘟囔囔,内心骂了林之初一万次,这个人为什么每次见他都是这么随意。画室内叶瑾末一个人观赏着,其实艺术方面她是不懂的,但总觉得这人的画也跟他的性子相似,虽然大部分是些风景画,却也能看出这人随性的很。画室最中间的画吸引了叶瑾末,是一幅油画,画中的背景是生日聚会,游泳池边一个小姑娘拉着水里的小男孩,叶瑾末看不清画里两个孩子的脸,凑的更近,总觉得眼熟。

“叶经理,你觉得这幅画怎么样?”停车归来的林之初靠着柱子,漫不经心的问叶瑾末,眼里一闪而过一丝认真。叶瑾末笑而不语,选定了最后画展的场景已是夜幕降临,在林之初的坚持下叶瑾末跟他吃了见面以来的第一次饭,依旧林之初送叶瑾末回到了住处。

回到家的叶瑾末打开电脑查了林之初的资料,看完以后不由感叹,果然天子骄子,与众不同,从小画画,十四岁出国留学,十八岁就在英国开始办自己的第一场画展,现在才二十三岁就已经是炙手可热的新生画家。

接下来的两周,林之初总是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叶瑾末家楼下,叶瑾末刚开始并不适应,时间长了也就随他了,毕竟肥差在手,眼看过明天就是画展了,总不能现在烤熟的鸭子飞了,再说,自己己大他五岁,总不能跟他处处计较,权当是金主爸爸的恶趣味。

叶瑾末接到了梧桐的电话,说是明天要用的一幅画不小心被展厅保洁阿姨溅上了污渍,这种低级错误叶瑾末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自己的工作范围内,急忙从家开车到了展厅,眼前看到的是明天居于C位的一幅画上溅着星星点点黑灰色水滴,正当叶瑾末一筹莫展的时候,林之初的电话进来了:“叶经理,晚上一起吃饭呀。”

叶瑾末痛快的应了下来,随即挂断电话。林之初在电话一旁听着挂断的嘟嘟声,这人怎么今天答应的这么快,前几日天天约她总是找各种理由推脱不出来,除了工作方面才能跟她交流几句,其余时候可都是自己死缠烂打的追着她跑,这么痛快,还真是让他受宠若惊。想着林之初给许助理打了电话问了一圈,才明白,原来自己给自己设下了一个鸿门宴。

5

叶瑾末到了约好的餐厅,事事顺着林之初的话,心想着总归是自己这边的错误,怎么也得交代坦白,先哄得金主开心了,在慢慢和盘托出吧。奇怪的是平时林之初见到自己总是千万个问题,今晚也不多说,只是点了菜随意问了几句便一直低着头吃饭,叶瑾末隐隐觉得气氛不太对,但此时也不敢多做猜想,眼看吃的差不多了,叶瑾末喊来服务员抢着结账,瞥了一眼座位上的林之初开口:“林总,有个事情我得跟您道歉。”

林之初隐了眼里的偷笑,抬头看着叶瑾末不冷不热道:“怎么?”

叶瑾末心里越发没有底“林总,明天的画展出了一点意外,您的一幅画我不小心溅上了黑点,可能需要您这边提供另外一幅作为明天使用了,您放心,损坏的那一幅我会承担,您让助理把账户发过来,我给您付款,带给您不便,真的很抱歉,都是我的问题。”

“哪一幅?”

“那幅《路白秋水》。”

“什么,那幅是我花了半个月才画出来的,这次主打的画,你怎么赔?”林之初怒瞪着眼,叶瑾末一看更是不好意思,红着脸继续道歉。

“这样吧,钱就不必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吧,现在没有想好,想好以后告诉你,不过你今晚必须陪我。”

叶瑾末惊呆,画毁了她们是有责任,条件也可以答应,但是陪他一晚这话万万不可。刚要开口拒绝,林之初却又说:“叶经理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陪我去趟画室。”叶瑾末暗地里白了对方一眼,绝对是故意的。于是叶瑾末又被林之初带着去了画室,刚到画室林之初就拿出了画板,叶瑾末问:“难道你打算现在画一幅《路白秋水》,时间来得及吗?”

林之初笑着说:“只要你不打扰我,肯定来得及,《路白秋水》已经有人定了,明天的展会不过是走个过场,但是明天必须给到客户,所以叶经理欠我很大一个人情。”说罢便聚精会神的开始画画,叶瑾末自知理亏,只得听话坐在一边陪着他,等了好一会,她突然想到,不想被打扰还把她带过来,这是惩罚吗?看看一旁画画的人儿,原来他工作的时候这么安静,回忆突然就被拖回了墓地那天初见的日子,他也是安静的站在那边,与她四目相对。

林之初画好《路白秋水》已经快要天亮,他扫了一眼趴在桌子旁睡着的叶瑾末,小心搬了椅子挨着她一同趴在了桌子上,这个人自己心心念念了十年的女人现在就在自己旁边,公园那次他就记起叶瑾末了,可是她好像全忘了呢。叶瑾末动了动,缓缓抬起来眼皮,林之初什么时候睡在自己旁边了,离得这么近,正当叶瑾末疑惑之际林之初突然睁开了眼睛,叶瑾末被吓了一跳,两人四目相视,她的心竟砰咚砰咚的跳了起来,两人的气息混在一起,就这样好一会电话响起,惊了二位:“末姐,画怎么样了。”

“画,已经解决了,我马上到展厅。”说完叶瑾末挂断电话,冲着林之初说“林总,我先拿着画去展厅,您收拾好了过来就好。”

三天的画展也算在波折中成功完成,叶瑾末指挥着工人最后拆的除工作,梧桐兴冲冲的跑过来,搂着她:“末姐,今天咱们庆祝画展圆满结束,聚个餐,林总那边安排,说是晚上直接去兰芳中餐厅,咱俩一起呗。”

就这样叶瑾末被梧桐拖着去了兰芳,刚进门就看到了正中间的林之初,脑子里一下出现了那天清晨的画面,分外尴尬,找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座位坐下,公司里来了不少领导,都轮番跟林之初喝酒,叶瑾末从人群里望过去,林之初正扯着嘴角,似笑非笑,眼底如同一潭秋水,直直的看着她深不可测。

酒过三巡,大家都陆续散了,许是觉得这半月有余叶瑾末跟林之初工作上多有交往,最后也就只剩下他们二人,林之初喝了酒,车自然是开不成了,叶瑾末半扶半抱着他,安置到车内,林之初在哪里住的叶瑾末不清楚。

直接拉到了他画室,画室有一卧室,第一次来她就发现了,想必是平时简单休息的地方,总算把林之初拖到了床上,叶瑾末倒了水扶着他靠在她身上,杯子凑过他的嘴边,他一口气骨碌碌的全部喝完,好似还未尽兴的舔了舔嘴,像个孩子一般,叶瑾末嗤笑,谁知这么惊醒了他,眼前的他猛地就亲了上来,叶瑾末脑子里只觉轰的一声,全身血液冲向了脑子。

6

从那晚以后,叶瑾末下意识的躲着林之初,其实她自己也明白不过就是醉酒以后的荒唐事,自己也没有必要太放在心上,可是那日偏偏那人亲完以后呢喃了句:“阿末,做我女朋友吧。”要是单纯的酒后荒唐也就算了,可那句话叶瑾末真真的听到了,生怕林之初当了真,只能躲着不见,可那人好似长在了她身上,第二天到了公司就收到了一束向日葵,而且连着半月有余,日日不断,电话也是一个接着一个。

刚下了班叶瑾末存了躲林之初的心思,从公司地库开了车绕了公司后巷开回了家,刚回到家拿出钥匙开门,后面直直的冲上来一人碰掉了她的钥匙,顾剑遇直直的拽着她,叶瑾末听见声音响起,沙哑的不像他:“瑾末,我离婚了!”

再过去的一个多月,叶瑾末确认无疑,她跟眼前的在这个人已经分手了,不管他是离婚也好,另觅新欢也罢,统统不关她的事情了,天寒地冷,叶瑾末实在不愿与顾剑遇多纠缠,低下身子捡起来钥匙,继续开门,顾剑遇见状紧紧抱住了叶瑾末,拼命地道歉,她的力气比不过顾剑遇,使了全力也推不开身上的人。

突然地顾剑遇被推开了,林之初护在了叶瑾末身前,低声问道:“你没事吧?”叶瑾末摇头,顾剑遇还要往上冲,林之初使了劲推到了顾剑遇,他对地下的顾剑遇开口:“叶瑾末,她跟你没有关系了,以后在靠近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局面很混乱,叶瑾末推开挡着自己的林之初,轻声说:“我有话对他讲。”冲着顾剑遇使了眼色便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林之初还在楼道,四周都是他的气息,烟头散落了一地,叶瑾末接触了林之初这么久,从来不知道他会抽烟。“要进来喝一杯茶吗?”林之初跟着叶瑾末进了屋,这是他第一次进到她的家,尽管他已经无数次的在她家楼下停靠至深夜。她的客厅极小,厨房也极小,但是总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林林之初坐在沙发上看到了电视机旁边的相框,照片里是叶瑾末小的时候,跟她初见时相差无几,林之初突然开了口:“阿末,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是什么时候嘛,我十三岁那年生日,你把掉进泳池的我拉了出来,对我说了一句生日快乐,那年我十三岁,你十八岁。”

叶瑾末思绪回到了那年,自己十八岁那年在一家甜品店当零时工,好像是有那么一天送蛋糕,正好碰上了一伙小孩围着泳池笑话一个男孩,她分明记得门口的照片上正是落水的孩子,叶瑾末放下手里的蛋糕趴在泳池边拉住了小男孩,拼尽力气拉了上来,小男孩哭哭戚戚,受了惊吓,她对他说:“小鬼,别哭了,长大一岁了,生日快乐呀!”

再后来小男孩的爷爷来了,呵斥了那帮小孩不懂事,便散了。她也成功送到蛋糕,收了钱回了店里。原来当年那个小孩是林之初,那个哭哭戚戚的小孩居然是刚刚把自己护在身后的男人,自己一直还以为第一次见面是墓地那一次,原来画室里那幅画,是他和她。

“原来是你,小鬼,叫什么阿末,应该叫末姐。”叶瑾末笑道。

“你终于想起来了,阿末,下次不要一转身就把我忘得干干净净了。这十年我每天都在想你,那天在糜光会所看到你,就觉得眼熟,跟了出去窥探了你的心事,第二天在公园我就全部记起来了,就是你,不会有错的。

再后来跟你每一次的相见都是我有预谋的,商量画展布置那天提早从家里出发,其实我早早的就去了,可是气了你忘记了我,故意让你等了十几分钟,再后来画展出意外的事情许助理也告诉我了,我装了糊涂,诓了你陪我呆了一晚上,庆功宴你故意躲着我,我心下着急,喝了酒装了醉,你送我回家,我也不管不顾了,就怕你画展过后就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就亲了你,你没有推开我,你不知我心里有多欢喜,你走后我一晚未眠,满心想着怎么跟你说这些事情。”

林之初顿了顿继续道:“可是谁知道你开始躲我,我只能每日送花,日日不断的提醒你我的存在,今天我知晓你躲着我,我就直接来了你的住所,看你停了车进了楼道,本打算离开,却看到顾剑遇随你进去了,他我是查过的,前不久他离婚了我都知道,现在他出现在这里我就明白了,如果今天我再不做点什么你可能就又跟他在一起了,毕竟两年多的感情确实比我这个个把月的毛头小子要牢靠,阿末...”

7

一日里梧桐打趣着叶瑾末:“末姐,最近怎么不见林总在楼下等你了,”叶瑾末这才恍然,那日以后居然已经小两月有余没有见到林之初,好像一开始的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花也不送了,人也不见了。没过几日叶瑾末在电视上看到一则新闻:当代知名画家林之初与著名律师向晚晚机场牵手,疑似公布恋情。

原来他是另觅新欢去了,叶瑾末打趣自己,林之初二十三岁的年纪,正好好时候,难不成真的吊死在你叶瑾末一颗歪脖子树上。说罢叶瑾末冷了眼,看了看手里的面团,突然觉得心心念念了一周的面也不香了,放下手里的面团洗了手就回了卧室蒙头睡去。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叶瑾末约了顾剑遇在咖啡店见面。

去了咖啡店竟然下起雨来了,刚刚入春,雨多了起来,落在大片的落地玻璃上,一整面的淅淅沥沥,仿佛是那离人的眼泪,他笑了出来,捧着咖啡杯,一到下雨天就变得多愁善感,连她也不例外。

“瑾末!”顾剑遇打断了放空中的叶瑾末,“我要出国了,公司交给了专业的经理人打理,正好国外有门课程我想去了好久,这次正好考上,这次是跟你告别的。”顾剑遇嘲讽的笑了笑:“这段时间我也想明白了,是我对不起你跟严晴,以后的日子里你们要幸福,以后你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联系我,就当是很久以前的哥哥吧。”

苹果漫
苹果漫  普通会员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开始至结束,都是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