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缠身之梦中梦

2020-03-24 14:48:05作者:宅狗阿茶

志异

在一些偏远的山区亦或者乡下村庄里,流传着这样的一种说法,小孩子出生下来再在没有满周岁的时候还不能称作为人,是属于介于鬼神和俗人之间的一种介质。处于这个时期的他们是极其的脆弱,如果这个时候亲生的父母亲不在身边陪伴,缺少了血脉气场保护的他们便很容易被游离的鬼怪盯上,长时间鬼怪气息缠身的他们也就没有办法变为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从而形成一种特殊的体质,不论成年与否,总是会吸引一些鬼怪缠身,阴气旺而阳火衰,直至他们死亡……

“早安,小莫希。”严齐一如既往的阳光般微笑,反观莫希,也是意料之中的精神委靡不振。

“齐哥哥早。”莫希费力的撑开一丝视线看了看严齐,又继续埋头书桌上。

“你这又是怎么了?”严齐一脸担忧的半伏在课桌上,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他再了解不过莫希了。这样的状态一定又是昨夜发生了莫名的怪事,惹得莫希没有休息好。

“你知道吗……我最近总是怪梦不断,昨晚,我在梦里整整死了五次!”莫希也不明白,从小到大总是会发生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在他身上。

记得小学的时候因为不想写作业,偷偷把作业本锁在了柜子最深处,然而下发作业本时又发给他一本写着他名字的练习册,工工整整连字迹都一样,跑回家发现自己的那本好好的锁在柜子里。又比如说下雨天回家遇到白衣人站在雨中对自己龇牙傻笑……太多太多怪事折磨的莫希身体也越来越差,却又偏偏找不到任何缘由,说给身边人大多也都是安慰自己大概压力大产生了幻觉。上了大学后安稳了近半学期,莫希还以为无事了,昨夜却又梦到了梦中梦,整整死掉五次直到起床闹铃将自己惊醒。

“快说说,怎么回事。”严齐好奇心迸发,从小到大他可是莫希的铁杆粉。

没来得及开口,上课铃催的严齐只好揉了揉莫希的头发回到了自己的班级,莫希也解脱般的继续埋头补觉。

“醒醒,莫希下课啦!”

莫希坐起身揉了揉眼,发现窗外已经近黄昏,教室空荡荡的都走光了。

“该死的严齐,怎么没有来叫我回家?”莫希背起书包一个人朝着校外走去,发现整个校园都一反往常的空荡,静的只听得见拂过耳的风声。路过门卫室也只看得见还开着的电视机,却不见保安大爷。

“今天怎么了?”莫希看了看手表,刚刚六点,平时这个时候虽然已经放学一段时间了,却也来来往往很多人啊。“那刚刚是谁叫醒我的呢?”

莫希想了许久也想不清楚,叹了口气抓着背包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转过校园街,彻底的呆住了,原本应该车水马龙熙攘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街边商铺也都紧锁,如果不是路口的交通灯还在变,莫希甚至以为时间都是静止的。

抓着背包的手心不由得直冒冷汗,脚下的步子也快了起来。

“哥哥,你的东西掉了。”突然莫希听见背后有个小男孩的声音急切的喊自己,转过身发现了一个很是可爱的大约七八岁模样的男孩正拿着一个麋鹿挂饰递给自己,是之前生日严齐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谢谢你啊,小弟弟。”莫希接过挂饰摸了摸男孩的头发,“你爸爸妈妈呢?怎么就你自己啊?”

“爸爸……”小男孩突然哭了起来,“你是坏人,你是坏人,我要找我爸爸!”小男孩发了疯似的朝着街对面的一家商铺跑了过去。

“不是,我不是坏人啊!”自己明明是好心,怎么有变成坏人了呢?莫希赶忙追向小男孩,刚刚跑到马路中央,原本空荡荡的街口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辆厢式货车,莫希还没来得及看清车挡风玻璃内司机惊恐的脸,感觉到身体撞在车头上狠狠的挤压,然后一轻高高的飞了出去,意识却格外清醒,低下头猛然看清了司机的脸,苍白没有丝毫血色,没有惊恐,嘴角反而挂着诡异恐怖的微笑,那样的丑陋不堪。

不再上升的身体开始下坠,“砰!”的一声仿佛是在脑子里炸响一样,莫希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脑浆在顺着耳朵,眼眶往外涌,白花花混杂着血红色充斥了眼前的一切。

“啊!我不要死!”莫希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还坐在教室里,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浸湿。好在应该是下课时间,教室里并没有什么人,莫希满脸歉意的挥了下手连忙走出教室。

刚一出门就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严齐。“你这是怎么了?”严齐抓住惊魂未定的莫希,感觉得到莫希的肩在颤抖。莫希抬起头看着严齐熟悉的脸,紧紧的抱住了严齐。

“我又梦见我自己死掉了。”

“好啦,不是做梦嘛,你看现在你不是好好的吗?”严齐温柔的整理好莫希散乱的碎发,“你看你,浑身都湿透了,走,带你去做个汗蒸放松放松。”

两个人相视一笑,莫希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莫希。“严齐突然叫住自己,“你喜欢我吗?”

“你在说什么呢?傻掉了吧?”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莫希尴尬的笑了笑,两个男生,怎么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

“果然没办法喜欢我的吗?”严齐难过的低着头嘟囔着,“即然,没办法喜欢我……那就让我好好的喜欢你吧!让你永永远远只属于我一个人!”

莫希看着眼前原本温柔的严齐突然面露狠色,双眼充斥着红血丝,紧接着腹部传来阵阵刺痛。严齐不知从哪里掏出的匕首,一刀一刀的刺进自己的身体,深红色的鲜血染湿了大片的校服。莫希无力的瘫倒在地面上,严齐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莫希已经感觉不到痛楚,微微抬起头甚至能看到由于伤口太大向外滑出的小肠。

莫希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难道喜欢就是不择手段的去占有吗?那这样的喜欢好可悲”

“不…不要!”莫希再一次的惊醒,只觉得胃里一片翻腾,也顾不得自己在哪里,只是顺着熟悉的感觉跑到了洗手间狂吐不止,刚刚血腥的画面历历在目,连忙摸了摸腹部,“还好还好,是个梦。”莫希看着定了定神自我安慰道。

捧起水漱口过后,莫希习惯性抬起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时间愣了神。镜子里的自己年轻了些许,回到了高一时的模样,又连忙看看了周围的一切。

“这不是……”莫希发现自己正待在当初打工的一家酒吧里,身上的衣服也是工作时的制服。

莫希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究竟,是我自己在做梦,还是……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莫希,愣着干嘛呢?休息好了快去帮忙吧,都忙不过来了!”莫希转身看向说话的人,正是当初关系较好的朋友小泽。

“哦哦,这就来。”

“你是怎么了?睡觉睡傻了?”小泽走过来摸了摸莫希的额头。莫希能清晰地感受到手心传来的温度,“一边去,你才傻了呢!”拨开小泽的手,莫希向外走去。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一如既往对着自己微笑的调酒师,柔情的驻唱,冰山脸的经理……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的真实,以及正迎面朝自己走来的、自己最思念的人,洛羽浩,一个对自己的好胜过亲哥哥的人。

“或许,我真的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吧?”莫希冲上去抱住洛羽浩,不由得哭了起来。

洛羽浩一脸茫然的看向怀中的莫希,“你怎么了?别哭啊?谁欺负你了?”

莫希抬起头,还是一样温柔的眼神,身上还是一样好闻的柠檬清香。

“没有,只是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莫希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笑了笑。

“没事就好,快去帮忙吧,今天周末人格外的多,你去收拾一下V522。”洛羽浩捏了捏莫希的脸颊,又帮莫希整理好有些凌乱的衣服。

“v522?”一时间记忆翻涌,莫希自己小声安慰着,“没事没事,之前只不过做了个梦罢了。”

终于收拾好了混乱不堪的包间,莫希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一楼大厅。远远的便听到洛羽浩熟悉的歌声,莫希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在脸上留下一道道轻痕,仿佛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个让自己安心的声音了。

莫希混杂在人群中,静静地望着台上耀眼的似乎会发光的人。

突然人群变的慌乱起来,两个喝多了的小青年扭打在一起,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场景似乎正在向自己那个梦的记忆去靠拢,莫希一想起记忆里的一幕幕,不由得慌了神。

“让一下!都别打了!”经理和保安冲上前制止两人……

“没什么能耐非要装什么,艹。”又是红发男生的咒骂,另一名朴素男生站了起来……

“你再说一句!”说着拿起身边的一个酒瓶磕在了桌子边上,手里留下锋利的瓶颈口,“我说你怎么了啊?孬种!”红发青年嘲讽道,顺便竖起一个中指。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一致!莫希开始慌了,他好怕,怕那段撕心裂肺在一次包裹他。缓过神的莫希突然看见玻璃残骸正飞向自己!

“莫希!”耳边响起了既熟悉又温暖的声音,是洛羽浩!莫希被冲过来的人影遮挡住了视线,洛羽浩将莫希紧紧抱在怀里,他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酒瓶的碎片。

“不!不要!”莫希想起了那一幅幅画面,“我不要!”

“傻瓜,你怎么不躲开。”莫希回过神来,伸手抱住严齐,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

“不,我不要,为什么让我再经历一次!我不要你离开我!”莫希吃力的扶着洛羽浩下滑的身体,抬起头一股红色充斥眼帘,洛羽浩的上衣被不断外流的鲜血浸透,“快叫救护车!”一旁的经理对着身边保安嘶吼道。看着周围事不关己的人群,突然觉得浓妆艳抹下的嘴脸是那样的丑恶不堪。

莫希抱着瘫倒在地上的洛羽浩,“你别离开我!不要吓我好不好!求求你!”泪水止住不的往外流。洛羽浩吃力的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想要替莫希擦干泪水,“傻瓜,别哭。”声音虚弱至极,可莫希偏偏没有办法去做一些能够挽救的事情。

“你一定要撑住,救护车很快就来了!一定会来的!你别说话。”莫希伸出手想要堵住洛羽浩脖颈上不断流血的伤口,可血依旧渗出指缝滴落在地面上。

“你听我说,”洛羽浩艰难的说,“没有我,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别自暴自弃。”莫希任凭泪水流着,猛点着头。“你胃不好,不要贪嘴。家里面的衣柜下的抽屉里有一些现金,”洛羽浩的声音越来越弱,“银……银行卡密码是你的生日。”

“别说了!你别说了!你一定会没事的,马上救护车就来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莫希紧紧的抱着洛羽浩,熟悉的惶恐,无助,莫希好害怕。“…傻瓜,对不起,我可能没办法陪你了。”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你在坚持一下!”救护车来了,洛羽浩被急救医生抬到了担架上,手紧紧的握着莫希。

“莫希,我爱你。”

“我也爱你!你别离开我!”跪坐在地上的莫希已经泣不成声。

突然洛羽浩紧握莫希的手松了开,莫希猛的抬头望向担架上的洛羽浩。不再虚弱,不再温柔,不再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既然你舍不得离开我,那就一起陪我吧!”洛羽浩抬起手按住莫希的头,一下又一下的磕向铁架上,莫希感觉到热流顺着眉梢向下流,血腥味儿充斥着鼻腔。莫希似乎能看到自己不断破碎崩飞的颅骨碎片,溅的到处都是的红白脑浆,耳边充斥着洛羽浩诡异的笑声,身边的医生护士也在笑……莫希似乎能看见自己已经死掉的躯体。

“你不是他!你是谁!你究竟是谁!”莫希猛的抬头,却发现一切都变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荒漠。

“救!救命啊!”莫希听见若有若无的呼救声,似乎就在自己不远的地方。莫希爬上一处略高些的沙丘,发现正下方一名中年男人已经半身陷入流沙之中。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名探险家,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男人看见不远处的莫希,似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开始拼命的呼救。

此时莫希已经顾不得什么酬劳,只知道面前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要被流沙所吞噬,环顾四周好像没什么能够援救的工具,忽然灵光一闪,莫希赶忙解下自己的腰带扔向被困的男人,好在男人下陷过半后就没有了再深入的迹象,莫希援救起来也没太过吃力。

“谢谢你小兄弟……我叫宋金泽,敢问怎么称呼?”男人脱力的瘫倒在沙地上,脸上充斥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大哥不用客气,我叫莫希。”莫希揉了揉酸痛的手臂,对着宋金泽微微一笑。“话说大哥这是那里啊?”

“怎么小兄弟不知道?”宋金泽一脸疑惑的看着莫希。

“我一醒来就在这里了……”莫希无奈的挠了挠头。“大哥来这里探险?”

两个人一边恢复体力一边闲聊,好在宋金泽的背包里食物和水也算充沛,暂时还不至于渴死饿死。

“大哥,我们走多久了?”抬眼望去除了漫天金黄再也找不到其它的颜色,莫希甚至都算不清这样前进了多久,只知道两个人的水和食物已经所剩无几,如果再走不出这片沙漠,或者找不到补给的情况下必死无疑。

“大哥?你怎么了?”莫希见没有得到回应,吃力的抬头看向宋金泽,发现宋金泽正紧紧的盯着自己,眼神中充满了攻击性,就如同一头饥饿的狼看见了羊群一般……莫希开始下意识的后退。

“小兄弟,你放心,大哥一定会替你建一座非常奢华的墓去祭奠你的!”说着宋金泽从腰间掏出防身的匕首扑向莫希,莫希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去反抗,可奈何对方比自己不知强壮了多少,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莫希绝望的看着宋金泽用匕首刺激自己的身体,贪婪的吮吸着喷涌而出的鲜血,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自己被分尸的样子。嘴角裂出了个惨淡的笑容,莫希在意识消散前最后的念头想着,“大概这就是老话说的恩将仇报吧?”

莫希再一次从梦境中猛然惊醒,睁大了双眼望着天花板,呼吸紊乱而沉重。仔细的回忆刚刚发生的梦境,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我应该是没有做梦了吧?”莫希终于松了口气,口干舌燥想起身倒杯水,猛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动了,似乎被什么重物牢牢的压在了床上无法起身。

“不是吧?难道鬼压床?”莫希用尽了所有力气却没有办法动身分毫,只有双目无助的望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想要叫人却也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声音……突然他感觉到床板在抖动,不,更确切地说似乎是整个房间都在移动,莫希惊恐的发现两侧的墙壁似乎在加速向自己靠拢!

“救命!就我!”莫希发现自己能喊出声音了……“有人吗!救命啊!”

“大晚上还让不让人睡觉!别喊了!”似乎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又好像是在脑海里响起的……

“要不去看看?”“看什么看!小孩子恶作剧罢了!”

“睡觉睡觉!死不了人!”

不断的有抱怨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莫希似乎能看到说话人的冷漠与不厌烦的嘴脸,一个个曾经都是那么温和的笑容如今却变得如此狰狞。

绝望、无助……莫希一点点看着墙壁挤碎了床板,崩飞的木屑扎入莫希侧脸的皮肤里一阵刺痛。莫希感觉到身下的木板似乎被挤压变形、凸起,“咔咔”的声音在愈发变小的空间内回荡着。

“噗……”木板从身下刺穿莫希的身体,从腹部透了过来,似乎连带着刺破了肾脏等一些器官……感觉到身体仿佛装上了水龙头,新鲜的血液喷涌而出。墙面终于贴近了身体,莫希模糊的意识还能感觉到不断加强的压迫感,似乎听得见身体里面传出“咔咔”的骨头破碎的声音……

“莫希!醒醒,莫希你怎么了!”莫希感觉到有人在晃动自己的身体,声音有些熟悉。

“醒醒!你又做噩梦了吗?”迷迷糊糊的看见面前有些慌乱的严齐。

“我还是在做梦吗?”莫希苦笑着,“啊,好痛!”莫希被猛然传来的痛楚精神一震!

“你醒了!傻瓜,是不是感觉得到疼了?”严齐看到莫希咧嘴倒吸冷气的样子,紧张的神经也放松了下来,下课过来时发现莫希浑身颤栗,不断的有冷汗顺着脸颊滴落,身上的衣服也都被汗水浸透,他真怕莫希死在梦里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终于醒了吗……”不知为何,莫希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突然想起了荒漠中的男人,大概当时他也是这样的感触吧?

“我找了很多传说的古书,我想你大概最近是被百鬼里面的沅梦缠上了……”莫希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严齐,也不打断等待着下文。

“传说沅梦天生拥有造梦的能力,她为了挽留心爱的男人,不断的为他造出各种各样的美梦,可惜最后男人还是辜负了她,绝望下沅梦化身鬼怪,从此在世间游离……”严齐一边唏嘘一边讲述沅梦的故事,莫希后面已经听的不大清晰,思绪早已不在这里,脑海中不断浮现梦中的景象……

“似乎也是一个可怜人呢……”莫希感概万分,起身搂住严齐的肩往外走,“走,请你吃甜点!”莫希微微一笑道。

不论经历了何种苟且,生活都应该继续前行,不是吗?必定也会有诗和远方在等待着自己……明天的自己,又会经历什么样的怪事呢?莫希不愿去想,或许这样的人生也蛮有趣的吧……

宅狗阿茶
宅狗阿茶  VIP会员 婉秋:《黄泉经纪人婉秋篇》每天读点故事更新中(周二更新) 逆春:《逆春》每天读点故事更新中(周四更新) 闻女罪:《闻女罪系列》每天读点故事更新中(周末更新) 半夏:《花开半夏引凤凰》今日头条签约作品(已完结) 新浪微博:@宅狗阿茶 微信公众号:霖儿是个臭宝宝 妈妈社区:霖儿是个臭宝宝 头条号:霖儿是个臭宝宝 食在味间,爱在心间,梦在笔间,全职妈妈一枚,感谢大家支持!

百鬼缠身之梦中梦

闻女罪第三梦:触不可及的明星梦

逆春:人生如屋漏,偏逢连阴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