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因何起,爱为何生(下)

2020-03-24 14:48:33作者:三寻啊

爱情

5

茵河看了看手机,晚上10点,距离她提交报告的时间只剩1周。此时正好来电铃声响起,屏幕上跳动着“魏何”的名字。

茵河接起电话,对面问了一句:“下班了吗?”

“还在加班。”她如实回答。

“可以抽半个小时给我吗?新版APP今晚发布,想请你提前体验下。”

“好的,我马上过来。”

魏何的办公室里,大家正热闹地吃着夜宵,看到茵河出现,沈超立马给她递了个鸡腿,茵河摆摆手,说了句“我先做正事”,就走到魏何座位旁。

魏何随手拉了张椅子示意她坐下:“手机给我。”

茵河交出自己的手机,见他快速操作了一番,又递回给她,疲惫的脸上藏不住兴奋:“好了,你看看。”

魏何给她下载的是尚未发布的测试版,茵河从首页点进一个个功能模块,她了解过此次新版的优化内容,但在见到成品后,依然满是诧异。界面全部重新设计过,扁平化的UI清爽简洁,操作一目了然。内容上除了对学习资源做了全面扩充外,还增加了考试、学员PK、讨论组、直播教学、学习送书等互动形式,连会员制也做了升级,付费会员不仅可以享受高阶学习资源,还可以免费阅读全站电子书。

这是一次堪称完美的迭代,茵河对接的公司里,虽然都在加班加点地做优化,但不得不说,启迪的这版升级是更成熟,更全面的,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种脱胎换骨的更新像一个不可能的任务,但魏何和他的团队做到了。

茵河看得太过专注,没有注意到此时办公室里的人都安静下来,等着她说话。她抬起头,看了一圈疲态不堪的大家,意识到他们是用破釜沉舟的决心在备战,不禁被感染得眼睛发酸:“你们太棒了。”

有人欢呼,有人哭泣,沈超也背过身去,偷偷抹了把眼泪。不知道谁喊了句“咱们干一杯”,大家各自满上杯里的饮料,豪迈地喊道“干杯”。

魏何给自己和茵河也倒了一杯饮料,他举杯对大家致谢:“这些日子辛苦了,明天放假,都回家好好休息吧。”

同事们离开后,办公桌上留着奋战后的狼藉,茵河正要帮忙收拾,魏何拦住她:“不用了,你也累了,我明天叫阿姨打扫。”

茵河难得在他脸上看到未剃净的胡渣和眼下的阴翳,颓废却更显成熟,摆手说:“没事,今晚不收拾好,你们办公室明天就要臭味远播了。”

魏何没有再拦着,而是转身去到茶水间打开微波炉,2分钟后“叮”的一声,他拿着一盒热乎的炸鸡走回来:“你也吃点,加班到现在,肯定饿着肚子吧。”

茵河没有客气地接过,满室的香味一直在刺激她早就前胸贴后背的胃。

两人收拾好办公室走出大楼时已经过了12点,魏何看看天色,对茵河说:“我去开车,你回去收拾好在楼下等我,我送你回家。”像是怕她拒绝,又补充道,“我明天不用上班,你还得上,别逞强。”

茵河点点头,朝自己那幢办公楼走去,等收拾好下来,就看到魏何点着一根烟站在车旁。黑夜里,烟头微弱的红光忽明忽暗,从口中吐出的烟雾罩住他的神情,让人看不真切。

她走过去,魏何掐灭了烟头,替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

车载音响里放着优雅磁性的女声,将倦意层层叠叠地放大,茵河越发头昏脑胀,对魏何说:“我等会要是睡着了,你记得叫醒我。”

魏何没有应她的话,而是突然冒出一句:“知道我为什么叫魏何吗?”

“我猜,你爸姓魏,你妈姓何。”

“真聪明。”语气里尽是放松的笑意。

车子停到茵河家楼下时,身边的人已经熟睡,均匀的鼻息带动双肩起伏。魏何没有叫她,而是挑起一丝落到她额前的碎发,帮她别至耳后,指腹蹭过她温软的脸颊,滑至唇畔。她安睡的样子,让他的心也平静下来,好像与她在一起,总能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魏莱也是很好听的名字。”他顾自说着,然后倾身去吻那因不规整的睡姿而微微嘟起的朱唇,却在马上碰到的时候戛然停住,停了许久,才转到额头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茵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车上,身上盖着魏何的外套,他此时正闭目躺在旁边的驾驶座上。她扯过自己身上的外套,想替他盖上,却发现他很快就睁开眼,也不知道是自己动静太大,还是他根本没睡着。

魏何看看表:“4点,还早,你回去再补个觉。”然后接过她手里的衣服,拍拍她的头,继续嘱咐,“也别睡过头,记得吃早饭,我回去了。”

茵河乖巧地点头,下车,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视线中,似乎还闻到了留在自己身上,属于那人的若有若无的烟味。

6

青创会召开这一日。

园区会馆里,前3排坐着南城最有名的投资人,后4排是园区管理公司的各位领导,再往后就是其他的工作人员和与会公司成员。

茵河也坐在台下,捏了捏手中的大会流程,下一个发言的是魏何,也是她对接的公司里,唯一入选的。今天她的工作就是跟紧他,走完全部流程。后面的投资事宜,她没有权利去管,能做的,也就是在会前帮他一次次过发言稿。

她还记得当初将入围名单递给魏何时,他激动地将她抱在怀里,当然,办公室里的其他人也同她拥抱了。她从不觉得自己对魏何有任何偏袒,他的机会,都是他自己争来的。

台上意气风发的青年,一如当年活在学院话题里的高光人物,锋芒万丈,遥不可及。只是她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从前只敬而远之,如今却有些贪婪得想将那颗星星摘到手里。

她看到他在众人的掌声中走下台,坐到第5排,他们的距离并不遥远,她还能看到他挺直的脖颈。等大会结束时,她想上前对他说些赞扬的话,但他被很多人围着,她挤不进去。

茵河回到办公室继续上班,青创会对她来说,只是工作中的一环。而这场大会过后,如果魏何的项目融资成功,他会从创业园搬出去,找到更好的办公室,招募新的团队成员。以后,她应该见不到他了。如果这样的话,她必须要同他好好道别。

“这份报告你找魏何签个字,明早就要。”领导将一份估值报告递给茵河。

看到报告时她不禁有些激动,或者说替魏何激动,签署这份报告意味着有投资人已经看中魏何的项目,打算深入了解细节。听说往年投资人的考虑期起码要一星期,而今年,会议刚结束投资方就发出了意向投资的信号,他的优秀总算被人看到了。

茵河看看时间,这会儿,作为项目负责人的魏何,应该正在参加晚餐会,她其实应该再等一等,等餐会结束,再去找他签字。但她忍不住想立刻马上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真正的大老板基本参加完报告会就走了,留下参与晚餐会的,多是项目方负责人和投资方的其他工作人员,所以宴会的气氛不那么隆重正式,更像是紧张一天后的放松时刻。

宴会厅的人不多,她很快在人群中搜索到魏何的身影,他正一个人站在甜品台前,西装笔挺,风华正茂。

茵河携着报告走到他跟前,他此时看她的眼神里有些意外。茵河正想说话,远远地听到有另一人甜甜地喊了一声“魏何”。

茵河转过头,一位跟她年纪相仿的少女朝他们的方向走来,她穿着玫瑰金色的礼服,每一步都卷起裙摆上发光的亮片,身材婀娜,皮肤白皙,面容清丽,妆发精致,茵河看着她,这大概就是童话故事里公主的样子吧。

“我想吃巧克力味的。”少女调皮地说了一句。

茵河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她觉得自己此时站在这对美丽登对的男女旁边,有些不合时宜的尴尬。

少女将目光从魏何身上收回,然后看向茵河:“你是?”

“这位是莱茵河”“我是茵河”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少女曼妙的眼波展露笑意:“好特别的名字啊。”她说这话时,眼神却又飘回到魏何身上,像是舍不得移开。

“我这边有份文件,需要魏先生签字。”茵河亮了亮手里的报告,却没有递出去,“没想到您在忙,打扰了,我回头再找您。”说着,便转身走出宴会厅。

那个少女茵河第一次见的时候不认识,这次她不会不认识,她就是王思音,王氏地产总裁的千金,今天近看才发现,她确实生得极美,从外貌到气质都与魏何像电视剧的男女主角一样般配。

而原本就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她,才是这晚上多余的那个人。

事到如今,哪怕她不愿深究,无法忽略的事实也像被强行按到水下的浮板再次冒出,那个夜晚,魏何喝下了王思音的酒,以及她手里这份,比以往来的更快的代表投资意向的估值报告。

她觉得自己有些可笑,魏何与她从一开始就只是工作关系,他主动靠近她,施舍了些本不属于她的柔情,然后放任她胡思乱想,就让她差点以为她才是他故事里的主角。

到底是她自作多情了,原来无论从前还是现在,魏何总能精准地打击到她的自尊和自信。

心口一阵阵刺痛,不断地提醒着,她只是个被牺牲掉的选项,作为一颗棋子,王思音显然比她更有价值。

魏何正想追上,王思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误会了,但你现在追出去,她恐怕听不进你说的。”她有着作为女人天生的敏锐观察力。

“原来她就是魏部长喜欢的人。”王思音自行夹了一块蛋糕,饶有兴味,“实在看不出,我比她差在哪里。”

魏何沉声:“你们本来就不一样,没什么好比的。”

“魏部长只愿与我谈公事,原来与她是既谈公事,又谈私事。”

“思音,我很感激你这次帮忙,但我们之间既然是投资关系,更不能暧昧不清。”

“开个玩笑罢了。你不是公私不分的人,我也不是。”王思音顾自走开,依然满是风情的样子,“我还不至于要强求别人的情。”

魏何看着王思音,想起大学时他作为学院外联部长与一家企业谈活动赞助,当时的王思音作为企业实习生负责对接赞助执行上的具体事宜,因而他俩有些交情。

没想到游艇上再遇,王思音先认出了他,自我介绍道,她就是王建聪的千金,现任王氏地产投资部负责人。

从前青涩稚嫩的女生已蜕变成风情万种的女人,她举着红酒杯,毫不吝啬地向他示好:“魏部长,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彼时他心里就已装了另一个人:“王小姐可否知道,在这个场合,邀酒是一种求爱的行为?”

“既然来了,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你有没有兴趣呢,魏何?”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你既然有喜欢的人,怎么还出现在这里?莫非,她就在这里?你对她一见钟情?没想到,竟然是我来晚了一步,真该当年就跟你表白。”王思音表现得落落大方,谈及过去也不扭捏。

“感情的事,本来就讲一个缘分。”魏何说这话时,想到的是那双灵动的眼睛,那个让他感觉温暖的人。

“我跟魏部长或许感情无缘,但工作上还有那么点默契。这杯酒,我作为王氏地产投资部负责人请你喝,我听闻过你的项目,可有时间跟我讲讲?”

于是,魏何毫不犹豫地接过酒杯喝下。

王思音调笑道:“魏部长真是一点没变,谈钱比谈感情爽快。只是此情此景,谈公事太扫兴,我们换个地方吧。”

王思音于魏何,不得不说有知遇之恩,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伸了把手,或因公或因私,他不会浪费这个机会。

但茵河于他,是漫漫黑夜的皎洁月光,她所在,便是心安处。

7

茵河回到办公室收拾完,然后拿着估值报告去了魏何的办公室,庆幸他还没回来,于是她将报告放在他桌上,写了一张字条,压在他的茶杯下面,顺便将他的椅子推到位置上摆正。

她做好这些的时候,起身看到站在外面的魏何。他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

茵河神色如常地与他说话:“你来得正好,这份报告你签个字,省的我多跑一趟。”

魏何走到位置上快速签好字,却没把报告还给她:“可以跟我去个地方吗?”

茵河想去抽那份报告,却被魏何牢牢摁住:“给我10分钟可以吗?”

茵河无奈点头,放弃与他的对抗,魏何才将手松开。

他们走到园区的一处湖心亭内,这是她路过无数次的河塘,却从没仔细看过。月色下,河面泛着粼粼波光,她不明白魏何此时带她来此的用意,却也不说话,只等他开口。

“站在这里,等风大的时候,河面被吹得往后退去,只要闭一会儿眼,再睁开往前看,有一瞬特别像在行驶的船上。我原来想着,如果有喜欢的姑娘,这里其实是个很特别的表白地。只可惜,今晚没风。”

这些话,换做别的时候,可能会让她心花怒放,可是现在,她心里毫无波澜,但她没有打断他,全部的话,在今晚说清也好。

“茵河,我跟王思音只是合作关系,我可以一点一点跟你解释所有误会。但今天对我真的很重要,我不想浪费时间谈论别人。”他拉起她的手,走到亭子边上,然后转到她身后,双手覆上她的双眼,“过去的几年,别人都看我是年少有为的创业者。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过是在沙漠跋涉几近绝望的探路人。你知道吗?你的出现,就是从天而降的甘泉,也是流过我心上的湛蓝。如果有人可以与我分享喜悦共渡愁苦,我希望那个人是你。”

他收回手,转而搂住她的腰,头搁在她的颈窝,一字一顿地问:“心动了吗?”

他在耳畔如同呢喃的咬字,一个个尽数钻到了她耳朵里,又落在她心上,这心早在不知何时就为他牵动了,前一刻还跌落谷底,这一刻又被捧到天上。她侧过脸,对着他的耳朵吐气:“我其实很早就认识你了,早在大一的时候。”

“我知道,那个爱脸红的小姑娘。”

“你记得我?”

“嗯。”他笑得很狡猾,然后趁她不备,就捉住了那对柔软的双唇。

魏何没有告诉她,他其实更早一点就认识她了。教学楼的楼道里,他听过一个女生反反复复的认真演练,从那时他就记住了莱茵河这个名字。虽然没有在面试的时候放水,但私下却交代社团的朋友多加关注。直至后来在招聘网站上,再看到那封写着莱茵河名字的简历,他忍不住想要再见一见她。

多年不见,她自信大方,毫不怯场的样子,甚至超出了他的期待。

情不知因何而起,然有幸不被辜负。

三寻啊
三寻啊  VIP会员 平平无奇 呦呵,我已经有30个粉了,僵尸粉也算,我会继续写,会越写越好的,要看到我哦!

情因何起,爱为何生(下)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