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永远追随你殿下:魔尊的百年寻妻之路

2020-03-23 18:19:59作者:慕阑烟

古风

三世追寻,浮沉耗尽。人海茫茫,瞥过的是浮生之中你的一缕幻影。

“师尊!”苏清绝望的嘶吼着,可火焰的燃烧声更大。

“又一次被抛弃了吗?”

苏清的视线开始模糊,脚下的土地开始坍塌,火焰的气息快让她窒息,青丝在火焰中被烤得卷曲,她也渐渐失去了知觉,好热好烫谁来救救我,恍惚间她闻到一阵浅浅的桔梗花,仿佛置身花海,四周都冰凉了。

日头高挂,苏清从睡梦惊醒。

现在她躺在一个底下铺了好几床金丝绒的软榻上,细碎的汗珠浸湿了她额间碎发。她艰难的揉揉脑袋,身上的伤口还没好,但她痛觉一向不敏感,便不太在意。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屋内陈设件件都是奇珍异宝,想必这主人也是个阔绰之人啊。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前几日,昆仑丘被魔族攻入,大殿火势滔天,瞬间地陷天塌,苏清被困火海,白衣男人乘风而过却没有丝毫停留,那是她的云天师尊,他眼睁睁看着苏清陷入火海,往常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神里竟夹杂了一丝复杂......他为什么不救我?

先离开这地方吧,苏清先把思绪理了回来,她清了清喉咙,发现自己的声音还没完全恢复。

“你醒了?”一个青衣侍卫走了进来,双手里端着一壶汤。“这是我家主子亲手给你熬的汤,还热乎着呢,快趁热喝吧。”说着把汤放到苏清手里。

“是你家主子救了我吗?你家主子是谁啊?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苏清接过汤问道。

青衣侍卫见问题那么多,有些不耐烦,但想到这么多年来见主子第一次这么反常对待一个姑娘。只得耐心回答:“是我家主子把你从火海捞出来的,我家主子是谁你自己去问他,还有这里是魔界,我只能说这么多了。”

“魔界!?”苏清脑袋有点发懵,她曾经大病一场后,忘记了很多事情,拜入了昆仑丘,修习了三百年,好像从来没和魔界之人有什么渊源,那时她才十七岁,同龄人都觉得她是异类,没有人愿意和她做朋友,甚至欺负她。

至少在那时,师尊云天是唯一不会对她区别对待的人……

苏清打开壶盅被吓了一跳,这汤里都是什么啊,千年血参、天山雪莲、北海老龟、冰翅飞鹏……

可以说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长得珍稀宝物都样样俱全,这些东西一样都千金难求,可这人给她熬个汤把这些东西当白菜萝卜一样放。

“多谢了,我打算明日就离开了,不知能否让我见见你家主子,当面道个谢?”苏清说道。

“姑娘,这里是魔族地界,你个弱女子不怕一出去就被那些魔物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青衣侍卫想不通主子对她这么好,她却还想着离开,感觉有些愤愤不平。

“那我稍后禀告我家主子一声。”青衣侍卫鞠了一躬,便退出去了。这姑娘要是想走,凭他怎么敢拦。

苏清捧着那汤,闻着十分香甜,喝了一勺发现正是她喜欢的口味......

是夜。

“主子,您回来了。”青衣侍卫半跪着,他的面前是一个身材颀长的黑衣少年,一个黑色面具遮了他大部分脸。

“她怎么样了?汤,她喜欢吗?”一提到苏清,他平时冷峻的声音温柔起来了。

青衣侍卫被这个反常的主子吓了一哆嗦。“她说想当面向你道谢,而且,她想明天就走,主子,你见她吗?”

黑衣男子嘴角勾起,随后苦涩一抿,找了她三百年,如今却不知怎么与她相见好。

第二日傍晚,苏清没有等到回复,便打算离开了。即使师尊抛下她了,她也要回去问个明白,她从来不是什么软弱的人,大不了她就从此与昆仑丘脱离关系。

她一路离开,发现魔族的百姓和人类区别好像也不大,也有家长里短,有争吵也有温馨。但这些魔族人被人类所驱赶,只能住在魔族领地不能离开。

天色已晚,苏清已经赶了数十里地,突然一阵阴风袭来。

“遭了,我竟然忘了,算算日子今天是七月半鬼节,我碰上阴兵借道了。”

她再掐指一算,发现自己能闯出去的几率为零!就在苏清不知如何是好时。

“姑娘,你还好吗?”一个温柔又有磁性的声音和一股浅浅的桔梗花气息传来,苏清一转身直接撞上他胸膛,发现是个俊郎的黑衣男子,竟是连师尊都比不过他,一时间竟看呆了。

“咳咳!”那少年竟被苏清看得脸红了,不禁轻咳几声。

苏清这才不好意思的回过神来,“小哥你怎么在这里,你可知今日是鬼节?你家里人没有告诉你今天不能随便出门吗?”

“我家里吵架,不要我了,走了好久才来到这里。”黑衣男子故作委屈的答道,眼里分明还有一分笑意。

苏清此时也顾不得他说的是真是假。“你可知阴兵就要借道了,我能闯出去的几率为零,我们两个估计永远被困在这里了。”

“姑娘,你算错了,我怎么算着是百分之百能出去呢。”那男子也认真掐指算了算。

苏清想着他竟也会掐算之术,怀疑的同时也重新算了一下,还真是百分之百,难道真是自己算错了?这三百年来自己还从未算错过。

苏清一脸尴尬的说“好像是我算错了,如此我们先结伴走出去吧,不知如何称呼?”

“叫我冥就好。”男子一笑,桃花眼里的星辰更加璀璨。“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苏清打量着男子,他身上没有修炼者的气息,想必是个普通的魔族少年,他长相约摸十七八岁,却比她高了一头多,虽然她长相也是十七的模样,但可比他大三百岁呢。

“我叫苏清,我比你大很多,你就叫我姐姐吧”。

男子一愣,一抹哀伤神色一闪而过,随即消失不见,对上苏清的眼眸,变成一抹温柔。“姐姐。”

一路上都是冥带路,苏清发现这一路上竟平安无事,什么也没发生。

魔族地界与昆仑相隔甚远,苏清和冥结伴走了很久,一路上冥怕她无聊给讲了很多故事解闷。苏清想不到这个少年竟然博古通今,不禁感叹。

“清,你为何要去昆仑丘?”冥问道。苏清虽然让他叫姐姐,实际上冥并没有照做。

“前几日昆仑丘发生了一些变故,我差点葬身火海,然后阴差阳错的来到这里。现在回去不过是有些不甘心罢了,想得到一个答案。”苏清答到。

“这变故你可清楚?据说是魔尊为了救一非常重要之人,才费劲全数之力,攻上昆仑。”那男子说道。

“原来如此,那魔君可找到那名重要的人了?”苏清接着问道。

“找到了!”男子嘴角微微上扬。

不知多久,走到一处荒漠……

“小心!”冥突然停了下来。

“附近有妖风作祟。”冥眼神一凛,拉着苏清在附近找到一间破旧的木屋,屋子里就一个立柜坚固一点。

“快来不及了!”冥左手开门先让苏清进去,然后自己进来,右手迅速结印封住柜门。

突然一阵狂风骤雨袭来,木屋顶瞬间被掀翻了,立柜在狂风的呼啸下开始东倒西晃。本来也就只够容纳两个人挤在一起的空间,在风的作用下,苏清总是站不稳的撞在冥胸膛上,她感觉不好意思就尽力往后靠,谁知又一阵风来,她头狠狠地磕在柜子上。“嘶……”

“离我近一点。”头顶穿来磁性的声音,一只手枕在她头下护住她的头,另一只手放在她腰上把她紧紧的搂住。苏清近距离问到他身上淡淡的桔梗花气息,心跳加速,是百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苏清被他抱在怀里,脸蛋有些发红,转移话题道:“冥,这妖风为何物?”

问辰搂着苏清,感受到了她的柔软,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此处乃曾经的青月国界,三百年前所有的青月国人在一夜之间横死,这妖风便是那群人死后不得安息的亡灵所化,他们在此结群作祟,大多数已经在此地作祟三百年了。他说完,有些担忧的看着苏清。

青月国?一阵痛苦的记忆涌上她的脑海,绝望瞬间占据了她的内心,她的肩膀微微颤抖,手心冰凉,头痛欲裂。

冥的手轻抚着她的头发,想努力帮她平复。

轻轻在她耳边道:“我永远追随你,殿下......”

苏清渐渐失去了意识,那段遗忘的痛苦的回忆不停的袭来,嗅着那股淡淡的桔梗花气息,她的思绪拉回了从前。

在她还小的时候,她的家在西北的青月小国,她拥有很特殊的体质,青月国师为她推算,发现她的血液是世间少得的良药,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却能驱除一切恶疾。她被封为异姓公主,金贵的养了十几年。后来国家瘟疫肆虐才知道,自己哪是什么公主殿下,不过是一个随时能牺牲的药罐子。

“殿下,现在国家受难,国师大人说了只有你的血能拯救这个国家。”

“求殿下救救我们吧!”那群得了瘟疫的人不停的给她磕头。

她那时候心怀天下,自然同意了救他们,可是她没想到却是以这种方式......

那天她被亲人亲手倒吊在祭坛。绑她的绳子是她平日穿的绫罗绸缎,割她的刀子是御赐的防身武器,操刀之人是抚养她长大的国师大人。

城中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分一口她的血,得了瘟疫的想让自己病好,没得瘟疫的也拼命挤进来想让自己延年益寿。

尖锐的刀子割破她的手腕、喉咙,她特殊的体质让伤口血管不停的愈合,于是的刀子一遍又一遍的割。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死不了?为什么死不了?

她痛得想大叫,可喉咙被割破了喊不出声音,那天晚上风刮得好冷好冷,可锋利的刀子比呼啸的北方更刺骨。

血足足放了一晚上,直到她的身躯流不出鲜血。

“不过就是一个药罐子,还金枝玉叶的养了十几年,现在还不是落得这么个下场。”

“你说,她的血放干了怎么办?她那肉白白嫩嫩的,吃了肯定也能延年益寿吧?哈哈哈哈!”

那群之前还在给她磕头的人,现在又倒打一耙。

她仅存的意识听着这些刺耳的话,她虽然不会死,但她不是不会痛啊……

就在那个夜晚,天倾西北,日月星辰移,这是堕魔的场景,一人以生生世世堕魔为代价,换取了一国的覆灭。

至此,那座城、那个国所有的人都暴毙而亡……

国盛时,她是繁荣的象征,国衰时,她却不是正义的救世主……

如今即使那些伤痕早已不见,但记忆却永不会消散……

苏清醒来,眼角不经意滑落一滴泪,她抬手胡乱抹去。妖风早已结束,她看到黑衣男子把外袍系在腰间,露出白色里衣,袖口也高高挽起。他支起了一个火堆,搭了一个简易帐篷,正在烤几只野兔。

“醒了,饿了吗?”他笑得很温柔,伸手把烤的最好的野兔递给苏清。

“你受伤了?”冥一瞥,眉头一皱,发现她手心有个细细的伤口还淌着血。

“是么?许是方才不小心被刮的。”她痛觉好像从那时起就不灵敏了,即使自己受了伤也不会去管,她的体质一般很快就能好。

但冥却很重视,他找出一个玉瓶,抖出药粉小心翼翼给她涂抹上去,再从怀里小心翼翼摸出一个罗帕,上面绣着一朵桔梗花。他帮苏清轻轻的缠在伤口处,低垂的眼里露出少见的哀伤。

“前面就是昆仑了,在这里歇一晚吧,明天我陪你一起进城。”

苏清接过烤兔,咬了一口,是自己喜欢的口味。苏清看着正忙着烤野兔的他,渐渐入了神,这个人带明明是陌生人,却带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对她也十分了解。

“你在想什么?”男子正在火堆上翻转着野兔,发现她在发呆,便也抬眼看着她。

苏清对上那星辰般的眸子,脑海里浮现一个脏兮兮的小脸,只觉得这双眸子好像啊。“没事,我在想,冥你这样一直陪着我,你家里不会担心你吗?”

“你......不喜欢我陪?”冥有些慌乱。

“不是啊,只是......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就像很久以前我的那些亲人,最后却是把我推向深渊的人。我信了三百年的师尊,在最危险时刻也选择放弃我。”苏清苦涩一笑。

“其实我理解他们......”说着说着,嘴里的兔肉竟变得苦涩。

冥用心的听着,每个字都犹如刀割在心上,他想伸手把她捞进怀里,可他不敢。他贵若珍宝的人,曾经也卑微到尘埃里。从那时起,他便恨透了自己的弱小,可当他强大起来时,却发现找不到她了。

翌日,已行至昆仑丘下的城池。

“冥,我到了,多谢你一路相伴,接下来你要去哪?以后可还能相见?”苏清说道。

“如此,我也该回去了。”冥并没有回答太多。

就要走了吗,苏清心里隐隐不舒服,但天下无不散的宴席......

黑衣男子转身离开,走过了几个街区,跳上屋檐,带上了一个黑色面具……

苏清抬眼望向昆仑,只见一山凌空而起,横贯东西数千里,茫茫苍苍,冰川纵横,便是昆仑。只觉这清冷之地还没有魔族有人情味。

“师妹,终于找到你了!”一个身带佩剑的男人从一边急匆匆的跑过来。

苏清往旁边闪了一下,不冷不热的说道:“师兄,我很好,没死。”抬眼看到云天师尊也在不远处。

“师妹,你是在怪师尊吗?你知道的,那时情况很危急,师尊真的尽力了......”那佩剑男子着急的说道。

云天也走了过来,他脚步不紧不慢,神色如常。

慕阑烟
慕阑烟  VIP会员 一个异想天开的女子。

我愿永远追随你殿下:魔尊的百年寻妻之路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