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不复

2020-03-23 11:17:45作者:一只苏打

青春

1

九月,是传说中的秋老虎。立秋过后,南城依旧热得可怕,段安阳就是要在这热日炎炎下接受军训的洗礼。

军训前夜,段安阳在宿舍吹着空调,和室外的闷热隔绝开,惬意的跟室友在一起聊天。

一想到明天军训,段安阳精致的脸上充满了活力,迫不及待地穿上了军训服,还没等裤子穿到大腿,她就发现裤子小了。

她苦着脸对室友刘曲说:“我……我裤子……好像小了,而且我根本穿不进去。”

刘曲诧愕回头看她:“不是吧?明天就要军训了,你现在才发现裤子小了?”

霎时,她想起领完军训服,就随手扔在衣柜里,顿时后悔,欲哭无泪道:“我怎么办啊……明天大家都穿着军训服,就我一个人没穿,怎么办?”

学校新生群里,她好像看到过人人问有没有换衣服的,想着,她也试试吧。

没多久,就有一个男生加了她,名字叫金玳,俩人开始客套问候。

聊了半天俩人才开始言归正传,结果他们裤子居然一样大,段安阳骤然提心吊胆起来。

没换到裤子,段安阳有些苦恼,金玳却与她聊得如火如荼,段安阳突然灵机一动,她给金玳发了一条消息:“明天我们都不要穿裤子了,怎么样?”

金玳发了一条语音:“哇?大哥,你那么猛,换不到裤子,直接裸奔吗?”

段安阳被金玳逗笑,她哪里是这个意思?

听他的声音,他肯定是一个一米八几高个,散发着男性荷尔蒙魅力。

金玳是北方人,说话一股正宗的北方味,段安阳极其喜欢北方口音,而且,金玳的声音低沉浑厚,富有磁性,听完语音段安阳对金玳的好奇添上浓厚的一笔。

俩人换不到裤子,他们是同一个学院,军训会在一个场地,俩人达成共识一起穿便装,就算被罚,也不至于那么尴尬。

段安阳在金玳的朋友圈看到了他的照片,有他在练舞的视频,他戴发带耍酷的照片,也有穿着背带裤可爱的照片,评论区各种女生吹捧评论:“男神”

“今天男神又帅了。”

“金玳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

和声音不符的是,他长着一张清瘦秀气的脸,笑起来的照片上实则更像个小女孩。

段安阳在生活中不是一个有自信的女孩,她害怕成为别人眼中标新立异的人,她看着金玳的照片,心中一阵怅然若失。

次日早上,段安阳暗暗期待能遇到他,还特意化了妆,只是没想到足球场那么大,人乌央乌央的多。

第一天军训完,金玳约段安阳去散步,一天训练下来防晒霜都挡不住太阳的毒辣,段安阳脸和脖子被晒成另外一个肤色,果断拒绝了他。

2

天气逐渐转凉了,上晚自习时,收到了金玳的信息,他心情不好,能不能陪他走走。

隔着屏幕段安阳仿佛都能感受到金玳的不开心,她盯着手机良久,犹犹豫豫还是答应了。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在这之前,他们都只是在网上一起打游戏,聊聊天。期间,金玳一直约段安阳出来,段安阳始终拒绝。

这几月里,他们在手机上聊得来,几乎天天都在联系,而段安阳也逐渐习惯时时刻刻盯着手机,生怕错过他的每一个消息。

他们约好在学校的湖边见面,这个湖在学校有一个极具诗意的名字:望月湖。

段安阳比金玳先到,坐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身形高挑的人走过来,穿着一件白色卫衣,工装裤,一双经典款匡威。

“金……金玳?”段安阳紧张得站了起来。

近看,他像是一个长得特别高的女孩子一般,让人不禁想要保护。

“你果然跟我想象中一样矮啊,”金玳摸了摸头她的头,嘴角扬起笑容:“小矮子。”

“你也果然是个小白脸!”段安阳有些踌躇,是该安静点?还是跟平时一样?

金玳用手掌放在段安阳头上,让她坐下,段安阳似乎能感受到头皮传来的温度,一时慌了神没站稳,屁股重重砸在椅子上。

“见到我你这么开心呀,连站都站不稳了?”金玳看着段安阳笑了笑:“我就在你眼前,你多看看。”

果然,从军训到现在,金玳一贯都是油嘴滑舌,总爱说撩拨人的话。段安阳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可拉倒吧,真自恋。”

两人说着提到为什么会来这个城市,金玳没有接话,气氛沉寂半晌,他看着深不见底的湖,点了一根烟:“你想家吗?”

“嗯……”段安阳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其实刚开始到学校的时候,我可开心了,终于那么多年拜托了我爸妈的束缚,没人再管着我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现在呢?”

段安阳不好意思的笑道:“嘿嘿……还是想的呀。”

过了一会,他才缓缓道:“来南方那么久了,我第一次那么想家。”

段安阳当即就明白,他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想家了,她问:“那你当时为什么还要报志愿到南方啊?”

“因为一个女孩。”简单的几个字,显得苍白又无力。

段安阳吃惊得声音都提高了好几个调:“女孩?”

金玳开始滔滔不绝,道:“我高中的时候喜欢她,本来报志愿的时候我也没想过要跟她一起报一个城市,可是我知道她要来这,我报志愿的时候那个手不听使唤啊,还是来了同一个城市。”

“横跨了一千多公里。”

他踩灭了烟头,沉声道:“以为在大学还在同一个城市,就能有机会了,但是我一次都没去找过她。”

金玳开了个头,后面说起过去的时候,就犹如竹筒倒豆子,心事噼里啪啦地倾涌而出,他说:“我有点后悔,我想回家了。”

“你……你为什么……会跟我说这些?”段安阳眼睛充满着困惑和真诚,忽闪忽闪的。

金玳伸手扯了扯段安阳的脸颊,笑眼一弯,露出一排排整齐牙齿,眼尾挑起些他独有的温柔,道:“因为你傻啊。”

女孩长长的睫毛映着路灯打下一层阴影,看着段安阳侧过去的脸庞,他突然想到,在他们未曾见面的深夜里,她接通的那些电话。

他闹,陪着他闹,他安静,陪着他安静。

又觉得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金玳送完段安阳回宿舍后,在回去的路上猛然想起,他曾经也是这么喜欢过一个人的。

本以为下次见面估计会要很久,但没想到段安阳第二天就在思修课上见到了金玳。

3

学校的课都是四十五分钟一节课,思修课是三四节,她一般都睡到自然醒才起,她从教室后门进教室,后面的座位都坐满了人,她只好从坐到靠前的位置。

最后一节课,上到一半,她玩着手机收到了金玳的消息:“你是不是也在3-108教室?”

他怎么知道?段安阳看了看周围,没有他啊。“你怎么知道?”

“我刚才看一个女孩子好像你,还真的是你啊,我们一起上了那么久的课都没有遇到,我坐在最后一排,看你周围干啥?”

段安阳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眼神快速扫过每一张脸,神情突然一滞,金玳春光满面朝她抛了个媚眼,段安阳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她装作若无其事回过头。

整节课,她都坐立不安,感觉后脑勺灼热,整个人都坐立不安。

自此,每到思修课,她都会收到金玳消息炮轰:“你怎么还没来?都快迟到了”

“我好饿,今天早上没吃早餐,你路过食堂的时候,给我带个早餐呗。”

“今天有点冷啊,你记得多穿一点。”

“我怎么没看到你?你还敢逃课?”

“我看到你了喔!黑色卫衣,我今天穿的也是黑色的卫衣,我们是不是穿着情侣装啊?”

……

段安阳对金玳的炮轰,每天总是会有些期待和紧张。

一到思修课段安阳都会提前起床,花一个小时来化妆,精心挑选衣服,但她只会坐在前面,不止是因为姗姗来迟只有前面的座位的原因。

她始终坐得正正的,就连侧着头跟旁边的人说话,她都能感受到内心的紧张,所以她从不回头看。

她每天花那么多心思打扮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要主动去靠近金玳,只要他看到她自己时,是漂亮的就足够了。

不奢求他的目光会一直停留,但求一眼,只要那一眼。

金玳还是照旧每天炮轰消息:“你来后面坐嘛。”

段安阳想都没想就直接回:“不去,”,接着又发了一条:“你可以来前面。”

“不来,坐前面老师会管得严,你来后面。”

如此几个回合,毋庸置疑,段安阳还是拒绝的态度。

但是金玳可以往前坐啊!

金玳那天特地给段安阳她们占位,刚踏进教室,就看见金玳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对段安阳热情招手:“段安阳!过来!你过来呀!”

此时此景,段安阳看着眼前的不断挥手的金玳,不禁联想到他一副阴险,笑的时候好像还能看到他的獠牙一样,她心生一种视死如归的冲动,仿佛过去就会万劫不复一般,浑身上下透露着拒绝。

段安阳室友刘曲一心想坐后面,奈何起不来,有人给占了座位,正中下怀,推搡着段安阳过去。

刘曲贴着段安阳耳朵说:“他长得好帅啊,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

“我确实长得很帅,但是我们没有在一起哦。”金玳还是歪着头看着段安阳,眉开眼笑道:“你好!我是段安阳的朋友叫金玳。”

刘曲说的什么悄悄话!金玳都听见了!她扶额,只想找个洞钻进去。

段安阳并不是不想跟他有接触,他平时座位周围坐满女生,她实在是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索性就和他一直保持着距离,没想到他今天居然明目张胆叫自己,段安阳防线最终还是蹦了。

他刚才认真打量了刘曲一番,有意无意对段安阳说:“你室友原来长那么好看啊?比你好看多了。”

段安阳听见这话黯然,心里沉甸甸的,只觉得身边的人说话都似夏天蚊子嗡嗡作响,有些无地自容,“嗯。”

金玳接着道:“你是高中就学画画的吧?你以后能不能教我画画啊?”

段安阳神色自若,惊讶道:“你没有学过画画?”

“对啊,我是不是好厉害?我高中还学过声乐,舞蹈,体育呢。”

段安阳:“你为什么还学了设计?”

“因为她呀,”他想起什么,在手机上快速滑动:“我给你看,我高中跳的舞,那个时候我还能单手撑在地上跳呢,可牛逼了。”

段安阳接过手机看视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不行了?”

“跳舞的时候手腕受伤了,到现在都不能拿重物,我是不是好惨?”金玳看着段安阳眨了眨眼,像极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孩,纯情又动人。

段安阳有些同情:“是有点。”

金玳笑得格外灿烂,“所以以后多靠靠你咯,教我画画。”

不知为何,段安阳余光好像看到其他同学时不时的目光。

临近期末,段安阳还没来得及教他,就已经被作业忙得焦头烂额,画完作业时,早已放假。

4

一只苏打
一只苏打  VIP会员 无一例外 无一最爱

春光不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