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债

2020-03-22 16:06:27作者:夜晓生

悬疑

1

很久都没人说话了,疲惫充斥在每个人的脸上。干粮和水已经用尽,昏沉沉的小房间里飘荡着一股血腥味。

滴答~滴答~

"你们听到了吗,有水声。"我沙哑着嗓子,发出的声音连自己都不认识。

没人回应我,只有几声痛苦的呻吟传来。房间似乎更暗了。

我也不再出声,寂静再次回到黑暗里。

滴答~滴答~

水滴的声音又出现了,声音越来越大,甚至要连成串!我贪婪的舔舐了一下枯裂的嘴唇,只有一股土碴子的味道传来。

我已经三天没喝一滴水了,饥渴几乎就要把我逼疯了过去。每个细胞似乎都因缺水而呻吟着。我相信他们也一样。

"我~我好像也听到了水声。"从房间角落传来声音。

屋里开始骚动起来。我看见了几个想要挣扎着起来的人影。又重重的摔了回去。

过了一会。

不知道是谁摸索着点亮了一根火柴,光亮驱赶走了黑暗,我用力睁开眼,看到了一抹微弱的火苗,还没来得及适应光,火苗就被吹灭了!

"你疯啦!"一声夹杂着怒气的虚弱声音传来。

"老大,做个决定吧。我们就要困死在这鬼地方了。"

水声越来越大,似乎就近在咫尺,这声音就像跳动的音符,引人垂潋。

我忍不住了,拖动着虚脱的身子慢慢向发出水声的地方靠近。

"报数。"一个声音传来。

"一""二""三"~~"五"

"六"我也发声了。

我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进来六个,都还活着。

人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生物,在恐惧和危险面前,总是希望有更多的人和自己一起面对,哪怕是死亡。

悉悉索索的有人开始整理背包,其实我们剩不下什么了,带来的物资都在逃跑的时候丢在了外面。

我继续缓慢的移动着,离那水声越来越近,似乎都感觉到了那一丝丝的潮气。我有些兴奋的正准备告诉他们这边可能有水渗下来的时候,从我后面传出一个声音。

“七”

七?七?怎么会有七!!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只剩下六个人。怎么会第七个人来报数!难道!难道这屋子里还有一个我们都不知道的人?他怎么进来的!!

脑袋瞬间充血,冷汗刷的下来。

小屋子里瞬间寂静了,只有那水滴声还在忽近忽远的滴滴答答的响着。每个人都不自觉的抓住背包里的匕首。就像是被惊的炸毛的狐狸。

“谁闷糊涂了,报了两次,重新来。”老大故作镇定的发声道。

“一”“二”……“六”

我颤抖着报出了六,所有人心都揪着。

“七……”这声音从我斜前面角落传来。

草!!真他妈见鬼了,哪来的七!

“这……”

“王得胜”

“李庆国”……

一个个名字从屋子里各个地方传来。

“王担当”

正当我准备出声报名的时候,从另一个方向传来“我他妈是王担当,你是谁?”

我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这……

“王担当”

“我他妈是王担当,你他妈到底是谁!”

“王担当……”这个声音一直重复这几个字。

这两个里面有一个是假的,我打定主意,不管假的那个是啥,都要它好看。

我们剩下的人慢慢向远离他俩的方向靠拢。那“两个王担当”也在靠进着。

剩下的人聚在了一起,匕首早就握在手中了,老大吹了个口哨。这是我们暗语,准备进攻的意思。

“是人是鬼都干他娘的。”

房间突然亮堂起来,不知道是谁点燃了火把。我们都向“王担当”那看去,声音突然只剩下一个。定眼看去,只有一个穿着破烂手拿匕首乱砍的人,嘶哑着嗓子吼着。

“你说话呀,来啊!老子不怕你!”

“王担当,你是王担当?”

“费他奶奶的话!老子不是谁是!”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准备向他走去的时候,后面有人暗暗拽了拽我。

“别过去,这个人不对劲。”老大的声音暗暗的传来。

我又向前面的那个自称王担当的人看去,仔细的瞧了瞧,没发现有啥不对劲的地方。正准备扭头笑老大疑神疑鬼的时候,眼睛不经意的瞟到了王担当的影子……

这……这个人有两个影子!

眼前的诡异让我们也顾不得外面的危险了,我又点燃了一个火把,小屋子里更亮了。

这下我清楚的看见眼前的王担当有两个影子!“担当,你感觉怎么样?”我故作轻松的问道。

“我感觉好的很……你他……”他话说一半突然顿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后面。眼睛瞪的吓人。

“后……后面……你们……后面”

我僵硬的扭动脖子向后看去,身体也跟带着转向后面。

还没等转过去适应黑暗,就发现有个东西几近要贴到我的脸上。我定眼一看,顿时魂飞魄散。一具干枯扭曲的脸在我后面挂着……

脑袋顿时嗡的一下。

不知是幻觉还是怎么的,那脸上的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下。

草,这什么东西。

冷汗瞬间打湿了我的背。

那东西紧紧的盯着我,我不敢发出声音,手心的汗黏糊糊的粘在匕首的把手上,像握在手中的一条鱼。

那脸上的眼睛几乎贴着我的眼,静静的直勾勾的戳着我。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2

两个月过去了,我还是常常半夜惊醒,那次的经历成为我的阴影。那种死亡近在咫尺的恐惧让我一生也不想再经历了。

我退出了,我拿了我的那一份离开。

“去下楼买袋盐。”一声从厨房传出来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沉思。

“奥,知道了。”

我慢吞吞的下楼,这样平和的生活让我感到满足。

小区楼下有个篮球场,但却没几个人玩篮球,这里便成了老头老太玩象棋、晒太阳,晚上跳舞的聚集地,我喜欢这里,人气和安详让我感到舒服。

小卖铺里还是那个老爷子在,收音机里的相声还在热热闹闹的讲着。

“老爷子,来袋盐。”

老爷子像是没听见似的,连头都没回。老爷子耳背的现象越发的严重了。

我从架子上拿了最上面的一袋,把钱放到了一旁的箱子里。

“老爷子,走了。”

老头显然沉浸在相声里,似乎是不在意的摆了摆手。

惦着盐哼着小曲儿往家走,迎面有个人过来。这人也是奇怪,六伏天了还戴个口罩顶个帽子,把自己唔得严严实实。

在我俩相遇走过去的时候,他用一种奇特的音调吹了声口哨。

我怔住了,队里的哪个来了。

“小心,有鬼”这是口哨的意思。

这……

我思考着往家走,这个“鬼”到底是什么意思,谁出卖了我们?还是……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走,经过了一个颇长的长廊,长廊里冷气幽幽,倒一点都不像是夏天该有的温度,到了电梯里,我抬手按了关门。

这电梯有些年头了,一启动就吱吱呀呀的响动,让人不由得怀疑它的安全性,心惊胆战。

晃晃悠悠的到了八楼,电梯门打开了,我抬腿就要往下走,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电梯仪表盘上面的……那是什么……

视线一寸一寸的上移,注意到了仪表盘上面四五寸的那个洞。那个洞开在电梯顶上,本来是要装摄像头的,但不知因为什么当误了。就留下了一个洞,我凝神向里面瞧去……

心里噔的一下,恐惧蔓延上来。

那……那里面有只眼,那里面有有只人眼!

我怔住了,心底有些发毛,他一直在看着我。

一下子犹如又回到了小屋里那天。

他在那里多久了?刚刚下楼的时候他也在?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我想出电梯门,腿肚子直打颤,几乎就要瘫坐在地上。

要看电梯门就要关上了,我不知哪来的力气给了自己一耳光,强压着害怕冲出了电梯门。

我一口气冲回家,把门反锁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在电梯里的短短几分钟我身上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艾……艾丽,你在哪呢?”我颤着嗓子向卧室喊去。

没有声音回应。

把手里快揉烂的盐袋扔下,我向厨房走去。用力打开门,黑洞洞的一片,只有空气里的饭菜香味在回应着他女主人离开没多久。

夜晓生
夜晓生  VIP会员

还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