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遐想

2020-03-21 09:46:08作者:justwe_9407401

一七年

1.一时

又一个夏天的夜晚,细雨在窗台上噼啪作响,双手支着窗台看着外边微风瑟瑟,溅起的水花打湿了衣袖,伴随着雨声我自语般说道:“你还在吗?”

然而“他”听到了却没有回应,而是坐在地上歪头看着我背影,不长时间后似乎是累了,缓缓躺下单手支着头继续沉默的看着我。

我跟“他”已经认识五年了,我俩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像最亲密的朋友...或许该说是情侣吧。不过这两种说法好像都不太准确。似乎忘记了“他”长什么样子,或许很英俊也或许很漂亮。

说起我们认识的时候记忆便开始混乱,似乎“他”不想让我想起,又或者我自己不肯想起,可是“他”的存在却如影随形,伴随着我日常的一举一动,有时我会怀疑“他”到底存不存在。

2.二时

冬夜的雨总是沁人脾肺,懒散的躺在地上看着窗台前的那个人,他的背影我总觉得那么熟悉,这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微妙,然而我总是很害羞,对他的问话不予回复。

寒风萧瑟,我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无聊的侧躺了下来点了根烟,打火机发出了清脆的咔哒声,他的肩膀颤抖了一下。

然而并没有回头看我,可能他也很害羞吧。

他在看什么呢?为什么不转过来呢?

不对、我又为什么在身后这么看着他呢?是不是我有话要对他说?可是并没有想说话的欲望,甚至窗外的雨声都变得粘稠了起来,似乎什么都忘记了,甚至忘了下一秒呼吸的节奏。

唔~这是什么味道?

“烟味。”

3.三时

秋天的落叶总是在人们不察觉的时候映入眼帘,我有好几天没见过“他”了,额~或许我从没见过。

前边的落叶堆中似乎躺着一个人,侧躺着在看着前方,手中的香烟已经只剩下烟蒂了,可他似乎没有察觉,依然是痴痴的望着前方。

是“他”,我很高兴同时又很担心,担心会再次失去“他”。一片落叶缓缓落在我肩膀上,我微微耸了耸肩,抖掉了落叶和阴郁。

缓步上前看向“他”看的方向,那里有一个铁质的栅栏,外边一群小孩正在嬉闹,有一个小孩手中拿着一个烟蒂,在跟其他几个伙伴逞能的说着话。

那小孩似乎察觉到了我在看他,转头望向了这边,不过随即又迷茫转过了头,继续说道:“我学会了抽烟,你们信吗。”

一阵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吹起,漫天的落叶遮挡了我的视线,刺鼻的烟味充斥着周围任何一个角落,那干燥的感觉就像是要烤干我的皮肤。

挥手打散眼前纷飞的落叶,“他”已经走了,或许受不了烟味吧。

4.四时

春节期间,他来找我了。

昨天他给我留下了一包烟,上边写着:你学会抽烟了,我们信。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似乎是在嘲笑我或者是在向我炫耀,不过对于许久未见的调侃来说,我更相信后者。

“许久未见吗?不是天天都在一起吗”我自语道,看着手中只剩下烟蒂的香烟,远处小孩的嬉闹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春节后鞭炮气味依然充斥着大街小巷,似乎人们都不愿从喜悦中走出,我看着几个小孩在争抢炮竹,其中一个小女孩突然大声叫道:“不要再抢了。”

说着,那瘦弱的小女孩竟然一把推倒抓着爆竹的小孩,抢过爆竹之后朝我跑了过来,冻红的脸颊上满是泪水,倔强的嘴角被牙齿咬的变形,到我跟前却露出了一个“顽皮”的笑脸。

小女孩伸手乖巧的递出了炮竹,眼角的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变成了一丝皎洁“月光”,透着血丝牙印的嘴中发出了动听的笑声。

“还给你”她说着又往我怀里伸了伸。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手在衣角搓来搓去,这时一只满是灰尘泥泞小手缓缓接过了那个炮竹,那只小手从我的胸口伸出,接过炮竹后不断的后退,我努力的想转头去看,失败了。

一股寒风吹过,一点冰凉的感觉刺痛了我的脸颊:是眼泪吗?小姑娘的眼泪原来在这里。

5.五时

昨天的事情我现在想来还是历历在目,“他”变得有些暴躁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或许我的眼泪打扰了“他”的宁静。

不知道这次我们要分离多长时间,如果我们能说话多好啊,我就可以道歉了,“他”沉默的有些过头了。

我也许是变聪明了,想到很多以前没想到甚至不曾想的事情,如果再给一次机会,肯定会变得好转起来,起码我会讲一句:我很抱歉。

不过谁会给出这个机会呢,“他”的突然变动让我有些手足无措,甚至不知道下一秒该做什么,从来都没有这种失落感,就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一般。

狂风大作,一页褶皱的纸被吹上了天空,大风似乎想要撕碎这个随自己流浪的伴随者,然而这页纸并不为所动,其上的褶皱似乎是被泪水弄花了的脸蛋一般,倔强的勉强着自己。

狂风缓缓平息,微微吹动着落在了地上的纸张,似乎是想带它一起走,又像是在呼唤亲人的孩子一般。

纸张被摧残的破败不堪,面对微风的吹动,只有那一半能被吹起,另一半却只能挣扎倒退,在地上磨出沙沙的声音。

我伸手捡起那页纸,皱巴巴的表面上写着:请还给我好吗?我走丢了。

6.六时

今天的天气真是恶劣啊,我的脸颊被那滴眼泪灼烧的厉害,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天空中不断掉落的雨水想要洗去那滴眼泪,我紧紧的捂着脸不让其于雨水接触。

狂风拉扯着我的衣袖,配合着雨水的攻势变得更加猛烈,几次我都险被吹倒,可是那滴眼泪总是在我踉跄时刺痛我的脸颊,推搡着已经千疮百孔的我不能倒下。

狂风灌进耳朵,雨水也漫过了脚踝,地面的积水不断跳起嘲笑着瘫坐在地的我,闪电照亮世界为这场狂欢添彩,大地在积水的戏弄下选择了默默承受,空气在狂风的怒吼中瑟瑟发抖,天空被闪电划伤躲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几分钟又或者是几个月吧,我再次感到了温暖,他站在了我的身前。皎洁的月光从他的头顶越过,而狂风想要推倒他,闪电无理的叫嚣着。

他没有说话,就那么背对着我站着,肩膀如同两座大山一样托起了一片晴空皓月,胸膛如大地一般浑厚巍峨,无畏任何疾风骤雨,左手背在身后拿着一张破损很厉害的纸。

我移动着残破的身体,艰难的拿过了那张纸,脸颊上的泪水打在纸上浸湿了褶皱,上边写着:我一定要回家,我等着你。

7.七时

明天“他”就回来了,又或者说是我找到“他”了,许久不见后倒是不害羞了,不过沉默却是悄然而至。

不想等了!

我现在身处沼泽“他”或许会踩过去吧,又或者没有看到我而将我送入泥潭深处,担心的想着同时挣扎着抽出了手支着脸问道:“你说“他”明天会回来吗?他到底能不能找到我呢?”

一边蹲在地上玩的小女孩漫不经心说道:“来的那个人会救你吗?”说着她捡起了一块小石子丢向我“你看看你自己。”

我的头被小石子砸了一下,低头看了看已经漫到胸口的烂泥,支着脸的手又放了回去。看着天上的太阳,眼角湿润了:对啊,谁会来救我呢,我又在期盼些什么呢?

“我也走了,你多保重”小女孩的声音从身后远处传来,语气很是哽咽但却坚定。

我苦笑的闭上了眼,身体缓缓浮起,淤泥此时变得澈了起来,最终变成了一汪清水,并开始徐徐流动。

水流并不急,但撞击石块的声音却如响雷一般,身下的水流不安分的相互推搡,似乎想要跟我嬉戏。一路激昂直奔刚升上来的月亮而去。

我睁开了眼,抬眼看着天空中的明月,皎洁的月光均匀的洒下,月光的尽头一个人同样抬头观望,是“他”。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8.八时

日出的晨光缓缓洒向大地,我的身体开始恢复力气,望着眼前替我遮风挡雨的巨大背影,心中伤感和内疚已经无以复加,然而却找不到源头,只能放声痛苦来舒缓:“对不起,对不起!!!”

我哭的莫名其妙,哭的痛彻心扉,直到阳光穿过背影的肩膀照向我。抬头迎着阳光看去,伟岸的背影已经长满了青苔,树木沿着他的身体生长,同时又从他身体中长出新的树木,树灌丛一直延伸到了他的胸口。

他的左手微微弯曲,似乎是不想遮挡阳光,让树木更好的生长,大量的灌木丛沿着脊背搭在了左手上,为他遮挡风雨。

心中的悲痛缓缓的被决心代替,我决定要爬过这个巨大的背影,去看看他的脸,去擦掉隐藏在眼中的泪水。

9.九时

正午的烈阳缓逝,水流飞速疾驰在空中,即使相隔甚远但我能感觉到“他”正在看向这边,眼中同样的泪水模糊了“他”的羞涩,站在阳光下注视着我。

马上就要相聚了,水流透过皮肤浸透了我的五脏六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真实感,愉悦的心情就连身体都感受的到。

我试着坐起身子想要以最好的姿态迎接相遇,然而莫名其妙总是使不上力气,水流就好像是我的身体一般,既推着我前进同时又是我站立的累赘。

不曾挣扎,似乎早已经知道挣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任凭身体被裹挟,心中的喜悦却让我感到非常的自由,即使寸步难行依然能自由“飞翔”。

10.十时

落日余晖肆意泼洒,将我身后的温柔染成了温暖的红色,绿色的大地一个坚毅背影缓缓熟悉,肩膀处的青苔迎合着露珠的爱抚,折射出万物生死相依。

还差一点就要见到你,心中最后一丝犹豫随着露珠的蒸发也荡然无存,早日的羞涩更加不堪捉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看到他的脸是我命运中不可违背的一劫。

“我”曾是那般,现如今我终于站起,残破的身体已经好转,错乱的记忆也变得不重要,那一点犹豫又算得了什么呢,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坦然无悔。

我在夕阳的注视下向背影的手臂走去,露水纷纷离开灌木,飘在空中想要阻拦,灌木也随着疯狂扭动,缠绕在我的身上,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盛怒难息。

挣脱开露水的屏障,扯断刺穿身体的灌木,用鲜血向天空挑衅,呼吸的沉重那是我即将胜利的战歌,浑浊的双眼是我不曾屈服的旗帜。

11.十一时

残月悬空,寒冷刺骨的水流不带感情的冲击着空气,扬起的水花如同利剑一般落下,刺穿我的身体,绞碎我的脊骨。

我已经坐起来了,也站起来了,即使没有脊骨的支撑我依然站的笔直,任凭如洪水般的月光倾斜而下,膝盖未曾发出一丝哀嚎,狂风排山倒海袭来,残破的胸膛依旧保持着坚定的心跳。

暴躁的水流似乎也想要阻止我,一个个激荡的乱流搅碎我的脚骨,接着小腿、大腿。而我的血肉没有随着水流离开,而是紧紧的贴附在我的身上,向水流发出阵阵怒吼。

我终于到了,“他”...额、不,应该是他正在一片草地上默默的站着,身形高大魁梧,手臂伸展长出茂密的枝叶,双脚深埋地面蔓延周围。

他的脸,他的脸。“哈哈哈”我肆无忌惮的狂笑,即是对他的眷恋也是对身后的讥讽。

他的脸庞终于映入了我的脑海,我并没有觉得突兀和陌生,这是一个老朋友,一个每天都能看到的老朋友,从此我的脑海中只有这一张脸庞。

我缓缓坐了下来,靠在他的怀里,看着被他手臂枝叶遮挡不严的太阳,安心的睡了过去。

12.十二时

皓月留空,如水般的月光将我缓缓托起,那些将我身体撕裂的灌木纷纷断裂,裹挟我血肉的露水也开始消逝,云层消逝、几点星光洒下。

我被托着放在了背影的手心,侧头看着他的脸,如此安心满足,心中一丝犹豫惶恐都没有,纷扰的世界开始离开我。

微风掀起我的衣角,月光包裹着我和他,星光似乎在低吟歌颂,一滴眼泪从空中缓缓飘下,一张褶皱的纸被我的衣角拉住了步伐。

眼泪落在了他的眼中,褶皱的纸盖在了我的眼睛上,满足的笑容凝固住了,时间停在了最美好的一刻。

他化作光点缓缓消逝,大地悄无声息的化作虚无,我也跟着变得透明了起来,褶皱的字迹被我印在了眼中缓缓睡去。眼泪被他带走了,去向我的内心。

13.无时

一片洁白的世界里,两个人沉默的对立着,这是我跟我的世界,我精神中的乌托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