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别跑,慢慢爱

2020-03-20 11:12:10作者:阿锦的故事集

爱情

1

夜里我又梦见他了。

梦里他还是穿着黑色的衬衫,解开两粒纽扣,坐在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喝茶。阳光忽明忽暗的照着他好看的侧脸,我喊他的名字,他转过头,对我笑。

醒来以后便再也睡不着,倚着床小口小口喝一杯刚泡好的咖啡,耳机里循环播放王菲的《怀念》。

第一次见到原野,我刚过十八岁两个月。

那时候我刚从国外回来,由于缺乏阳光的照射,从脸到胳膊都比正常人白了一个号,蓄了一整年的头发快要到腰,整天穿一件纯色的宽大T恤,只涂淡橘色的唇膏。

后来他多次向我叙述那天下午——我穿着凉鞋,迷迷糊糊的朝他走来,穿着单薄的T恤晃来晃去,像个幼女。

“是你吗?”我把手机举在他的脸旁边,瞪大眼睛仔细的盯着他的五官和手机里的图片比较着。

“是我。”他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在看我们,然后一把夺过我的手机,反过来合在桌子上。

我和很多人聊过天,可原野是我在社交软件上认识的第一个超过三十岁的男人;我也和很多人约过会,可此前和我约会的男生都没有一个超过了二十岁。能见原野,很大程度是因为我对中年男人的好奇。

小女孩总是对一切未知兴致勃勃。

也许从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开始,置我于死地的爱情就在等着我。

2

我和原野面对面坐了十分钟,原野是初中老师,去年离了婚,一个人带着上幼儿园的儿子。

应邀出来见我只是因为打发暑假漫长的休闲时间,回答我问题的时候,他的眼神始终躲闪着,我的目光却没有从他脸上移开过。他的眉毛很深,小麦色的皮肤,嘴边留了一圈胡须,只是个随处可见的中年男子。

我提议:“不如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吧。”

原野很快附和道:“好,我去买票。”

回来的时候除了两张电影票,还提着一杯奶茶。

他不好意思挠挠头,说:“我看你们孩子好像都爱喝这个。”

我噗的笑了,从他手里抢过奶茶,靠在他耳边说:“谢谢老师。”

我注意到他的耳朵,一下变了颜色。

那天我们一起看了一部恐怖片,每当预示着高潮就要来的背景音乐奏响的时候,我便飞快的低下头,紧紧攥着他的袖口,不敢抬头看荧幕。

黑暗中听到两声轻笑,一双大手把我往他怀里搂了搂,我怔住了,脑子里像放烟花一般,什么声音也听不见,除了我的心跳。

晚上八点的时候,原野的车准时开到我家楼下。

“小孩子还是要早点回家。”

他看起来温柔而忧伤,是我会迷恋的神情。

“看着你回去,我就走。”

我却迟迟没有动作。我不要和你分开,心里有个小人在抗议。

“找个地方休息会吧,我还不想回家。”我试探的口气说了句。

他居然点点头,发动了汽车。

“我还没对你说过我的事情吧?”他一边开车一边说,并不看我。

“嗯。”

“我想跟你讲讲。”

他对我讲起他的学校,他的班级,还有他带的一群孩子们。

“他们比你还小一些,有时候真让人生气,却又舍不得真的惩罚他们。”他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比你大了足足二十岁,也就是说,我谈恋爱的时候,你还在羊水里闭眼呢!”

“别这么说!”我有点气恼,觉得他是在瞧不起我。

“到了。”原野停住车。

“酒店?”我彻底呆住,一动不动。

“别多想,我妈过来帮我带孩子,家里太吵了,我是真想清净一会儿。”

他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

那一刻像是静止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如果换做曾经约会对象中的任何一个,我都会不假思索的拒绝。我还没有经验,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共处一室,我应不应该起身逃跑?

我怎么会这么胆大,自然的跟在他后面。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停在了原地。前台的服务生看见我们会怎么想?

原野好像明白我的顾虑,说:“一会你拿钥匙先上去等我,我走楼梯。”

3

我站在空空的房间里,听时钟摇摆的声音,心砰砰直跳,茫然的像刚刚被捞上岸的鱼。

原来等待是这样的心情,距离成年后的一个月我才真正明白。

原野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又是什么时候绕到我身后的,我都一概不知。当我恢复感觉的时候,他已经在我身后,悄无声息的抱住了我。

房间的灯是鹅黄色,床单雪白的像棉花糖,唱片机懒懒散散的哼一曲爵士,这场景像是一场预谋已久的私奔。我感到他的温度,昏暗中他的欲望如此贴近,我想我人生中尚未发生的那件事就要发生了......

但是,他非常小心的放开了我,轻轻叹了口气。

“太小了,真的太小了。”他仔细看着我,摇摇头。

对我来说,有一种可怕的情感叫作疼爱,使他悄然进入我心里那片叫作柔软的部分,也许就是从那一刻起,他变得和其他人不同了。

很久之后我一直在想,流露出那样的感情究竟是一种成年人娴熟的伎俩,还是真心实意的疼爱呢?这样一点点的克制,已经足以让我感动,甚至和他上床了。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不到两分钟,呼噜声就回荡在房间里。

看来他真是累了。

我小心的帮他依次脱掉鞋子和袜子,尽量不惊醒他,然后在他身边的一片空位慢慢躺下。

我看着他好看的睡颜,用手指头在空中描摹他五官的轮廓,额头,鼻子,下巴.......真是个好看的男人。

我翻了个身,把头埋进枕头里。

“你爱上他了吗?不可以,你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我逼着自己闭上眼睛,却因为他的呼吸越来越清醒。

不知挣扎了多久,迷迷糊糊间起来看表已经凌晨两点半了,原野还在熟睡着,手机显示有十几个来电,妈妈该着急了吧,可我不舍得叫醒他。

简短的回复了消息之后,又蹑手蹑脚的爬上床,躺在他身边,脸几乎要贴在他的胸口上,竟然闻到淡淡的香味,是一股熟悉的气味,像是童年的泡泡水,或者是某块小时候用过的香皂?就在不知不觉间,在楼下人声渐强的时候,终于睡了过去。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看到原野坐在沙发上抽烟,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早点,还有一盒牛奶。

看我皱着眉头,原野仓促的掐掉烟:“对不起,习惯了。”

“老师也会抽烟吗?”

“现在别叫我老师,孩子。”

“老师,你可要对我负责任。”我装作没听见,撅着嘴向他撒娇。

原野听了一下慌了神,好像在拼命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什么也没有,你睡的太熟了。”我心里有一点失望。

“吃完该送你回去了。”

“噢。”我低下头,识趣的闷头喝粥。

再一次与原野联系是三天以后,虽然思念远远比我想象中要凶猛,我始终按耐着性子。手机响起他的铃声那天,我几乎是跑着去接的。

“喂?“原野的声音稳稳地坠入我耳朵里。

“嗯……嗯。“我紧张的竟然语塞。

“我打算暑假在家给学生补课,想请你来帮忙。”

“好啊,什么时候?”我差点喊出来。

“明天。”

4

原野家比我想象中要小许多,但却收拾的干干净净,隐约能闻到淡淡的香薰气味。

我到的时候,学生已经挤满了小小的客厅,几乎都是女生,齐刷刷的眼神把我从头打量到脚。

我低下头,走到原野边上小声说:“对不起,堵车来晚了。”

其实是因为我精心化了两个小时的妆,又翻出从来没穿过的格子裙,甚至在手腕上喷了点香水,这才耽搁了时间。

这一天的工作就是照着答案,批改学生的作业,一边竖着耳朵听原野时不时地和女学生讲笑话,把他们逗得咯咯笑,我竟然有些醋意。忽然,我感到小腹一阵阵收缩,伴随着隐隐的疼痛,下体一片湿热。

糟糕,可能是来例假了。我一只手揉着小腹,另一只手支着身体,一动不能动,只好艰难的看向原野。

救命,我在心里喊。

晕倒前眼前闪过原野惊慌失措的脸,真是可爱。

“醒了?”

原野侧着身体抱着我,用被子把我紧紧裹住,轻轻的揉着小腹,一阵阵温暖的感觉从被窝里传出来。下身好像包了新的卫生巾和内裤,我的脸红得像熟透的桃子。

“很脏呀……”我羞愤的把头埋进他怀里,他的胸膛异常坚实。

“不要紧。”原野顺势用手揉着我头发,下巴搁在我的头上。

我不知道忽然哪里来了勇气,翻过身,在他脸上胡乱亲着,留下一串杂乱的吻痕。

原野显然没有意料到我的主动,但很快在床上恢复了他的主权。

他的大手锢着我的手腕,他的吻又密又长,掠过我的脸,脖子,最后落在胸前。原野抬起头,不怀好意的伏在我胸口坏笑。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猎物,正在心甘情愿的等着被他吃掉。

原野叹了口气:“太小了,真是太小了啊。”

我不知道他是在说我的年龄还是身体,只是像只受伤的小兽一样被他抱着,紧紧抱着,时间在他怀抱里似乎停止不前。

“要是一直这么抱着该多好。”他在我耳边小声说。

「最近前妻要来,孩子想妈妈了。」

这是来自原野的最后一条信息。

5

距离最后一次与原野见面已经过去了两个礼拜。

原野没有再联系我,却频繁的在梦里出现。

“我们做梦是为了忘记。”

阿锦的故事集
阿锦的故事集  VIP会员 每个故事里都有一个独特的灵魂。 所有文章来自个人公众号「阿锦的故事集」。

大叔别跑,慢慢爱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