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物

2020-03-19 18:52:40作者:白玉京在马上

爱情

1

2020年1月20日下午四点,我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辞职证明,大步流星冲出办公室,跳上我的小电驴,在刺骨的寒风中放肆地飞驰着。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2008年的早春,800米中长跑模拟考试时,我回头给正喘着粗气的晴子加油,谁知竟然撞上了前面200斤的美美,惯性的作祟以及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趁机捣蛋使我摔了个人仰马翻。

因为小腿粉碎性骨折我不得不在家休养了两个月。那年的高考,父母抱着让我体验一下的想法把我送上了战场。他们暗中已经在帮我物色补习中心了,计划让我来年再战。可我居然出人意料的过了本科线10分,父母双亲老泪纵横,喜大普奔。

在晴子各种糖衣炮弹的轰炸下,原本打算留在大东北的我,居然鬼使神差同意了和她一起报考了金陵城的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工商管理。

四年的大学生活,我遵照母上大人的谆谆教导“好好学习,不谈恋爱。”

每个周末,宿舍楼下小情侣们你侬我侬依依惜别时,我和晴子就坐在宿舍阳台上啃着鸡爪炸金花,嘲笑着这些痴男怨女。那些对我暗送秋波的男孩子,都被我以我要好好学习为由拒之门外了。

大四毕业那年,我再次被晴子成功地怂恿到了苏城,她说这里外企多,我们这些管理系出来的“精英”可以大展拳脚。她还说,江南才子多,可以优化我们东北人粗犷的基因。于是在她一顿烧烤的诱骗下,我又毫无底线的妥协了。

2

2012年的暑假,我们雄赳赳气昂昂从金陵城赶赴苏城,我们先通过中介找了个便宜的老房子落脚,租金2000人民币一个月。六十个平方米,两室一厅,南北两个房间,我主动先选择了北面的房间,我给出的理由是瘦弱的晴子需要多晒太阳,多补钙。晴子心知肚明,连续做了三天我爱吃的锅包肉来报答我。

我们混吃混喝半个月后,一个残酷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我们盘缠快见底了。我们立刻意识到必须立刻马上找到一份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了,20多岁的姑娘不能再伸手跟家里要钱了。一向自诩未来商业精英的我却发现在茫茫求职大军中,自己简直就是一只卑微的小蚂蚁,在被三四家外企婉拒后,终于我不得不为了五斗米折腰了,委屈求全的接受了一家民企的行政助理工作,而晴子也去了一家网络公司当客服。

半年后,晴子就梨花带雨的和我说,她要搬走了,因为她跟她们公司的一个IT四眼土著男好上了。我表面波澜不惊,大手一挥,“走吧,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走之后说不定我也能很快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心里暗暗感叹塑料姐妹花的廉价,四眼男一个憨憨的笑容就让她把我们七八年的友谊无情地抛弃了。

晴子搬走后,我也懒得搬家了,虽然房东每年都在涨房租,虽然我每个月的工资大部分都贡献给了它,但是我这种懒癌重度患者实在不想挪窝。至于真命天子,估计是迷路了,一直都没有找到我。

而那份我为了糊口不得不屈从的工作,我一直以为我做不久,连做梦都梦见去了高档的写字楼上班,没想到居然坚持了7年半。无奈,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啊。我一代关东女侠,为了房租,为了柴米油盐,一直忍辱负重的苟且偷生。

3

直到一个月前,当我抱着一堆文件推开部门经理办公室的磨砂玻璃门,亲眼看到新来的富二代姑娘王丽丽正妖娆地坐在他腿上。我狼狈地放下文件,跌跌撞撞冲出他的办公室。我明白这就是我辞职的强力催化剂……

回到出租屋,我慵懒地蜷在沙发里不想动弹,此刻终于彻底释放了,虽然我的银行卡上只有四位数的可流动资金,虽然每个月的房租要付,虽然我新的工作和真命天子都在天上飘……

“咚,咚,咚”正当我睡意渐浓时,敲门声不识趣的响起。“谁啊?快递放门口好了。”我估计此刻来找我的除了快递大叔,就没有别人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门口传来了纯净温柔的男中音,“请问你能开个门帮我个忙吗?“

我这个人对于好听的声音向来没有免疫的,屁颠屁颠从沙发上跳下来,光着脚跑过去把门打开:哇塞,世上居然有这么好看的男孩子,类似钟汉良挺拔硬朗的身材,杨洋般小奶狗似的娃娃脸,琼瑶阿姨御用帅哥古巨基克隆的浓眉大眼,师奶杀手张翰教主的鹰钩鼻子,最要命的是偶像张智霖哥哥那样的一对迷死人的酒窝乖乖地趴在上扬的朱唇两边。

“快进来吧。“看了足足10秒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我忙乱地抓着头发,把他迎进门。

“抱歉,打扰你了,”他微笑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我听房东说起,我和你租住的房子都是她的,我手机和钥匙都在屋内,刚才出门丢垃圾顺手就把门带上了。你能否帮我给她打个电话,麻烦她来给我开下门。“

“当然可以,你坐哈。“我一边献着殷勤,一边在手机里翻滚着号码。

母亲大人不合时宜的发来了视频请求,“哎,姑娘,忙啥呢?冰箱里的饺子记得煮着吃啊?还有身边有合适的男孩子就下手啊,你都30岁的老姑娘了,还矜持啥呀,再这么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大学那会不让你谈恋爱,可你都毕业七八年了,咋还是没个对象呢?过年我都不好意思去亲戚家串门了……”

我窘迫得赶紧挂掉,“不好意思,我妈,那个我继续给你找号码。”他会意得浅浅一笑,我继续慌乱得滑动着手机,”找到了,在这呢。“我把手机递给他。

他修长的右手接过手机,按下号码,“阿姨,你好,我是302的小远,不好意思,我的钥匙锁房里了,你方便过来给我开下门吗?“

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的麻将声,“小远啊,我在打麻将,打完这局就给你开门好不好?”

“好的,阿姨,我现在在对门。”

“行,你在一一家待着,我一会就来哈。”

4

天哪,每次来涨房租都对我凶神恶煞的房东,居然对这厮这么温柔,哎,内心100只小鹿在狂奔,世道不公啊。难道就因这货人俊嘴甜,就能享受VIP待遇,而我,哎……

在我握紧双拳,表情极其扭曲时,男中音又飘来了,“不好意思,房东阿姨说她还要过会才能来帮我开门,我能在你这待会吗?“他揉着鼻子,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

我脑子里还在回想老妈刚才的话,哎,晴子都生两娃了,我还孤家寡人一个,看来我真得抓紧了。眼角不经意间扫到了沙发里的小奶狗。咦,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眼前不就有现成的猎物吗?呵呵呵呵,内心一阵得意。慢着,慢着,我先探探口风。

我立刻收起刚才狰狞的表情,一脸谄笑,“可以啊,荣幸之至。对了,你吃饭了吗?我们家冰箱有我妈前阵子来住的时候包的饺子,要不我去下点,我们一起对付着吃点?“都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得先抓住男人的胃,老娘我要出绝杀啦。

“好啊,麻烦你了。”他仰头一笑,哎,这迷死人的酒窝又来了。本姑娘赶紧闪进厨房,不然就得被电住了。看着锅里的饺子,忽然感慨,对面住了个尤物啊,我咋一直没发现呢?

趁他吃饺子的当口,我就开始循循善诱了,“帅哥,你多大啊?叫啥名字?老家哪的?做啥工作?”

他把嘴巴里的一口饺子飞速吞下去,微笑着说,“我叫路远,老家武汉的,今年30了,苏大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这工作了,现在在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做产品开发工程师。”

30,太好了,和我同龄,我按耐住内心的激动。

“过年不回去?也不去对象家?”感觉自己得到老家四姨姥爱八卦的真传。

“我妈说老家那边有得肺炎的,叫我在苏州过年。没有女朋友,单身狗一条。”

我心里一阵窃喜,小样,老娘我丁一一一定要把你这条小奶狗拿下。

“小远啊,”楼梯上传来房东富有穿透力的女高音,我赶忙去开门,她带着一身烟味扑了进来。她那丰满的无名指在路远右肩轻轻一戳,”你小子厉害呀,都能到一一这混饭吃了啊。“

“一一小姐,感谢你的盛情款待,我先回去了,饺子特别好吃,替我谢谢阿姨。”说完,他就乖乖地跟在房东后面回自己家了。

我心里那个失落啊,我那撩帅哥的功力才使出了百分之一,他就退场了。哎,注定我得孤独终老啊。去年我还觉得我是青春洋溢年轻的90后,可今年当我被无情地告知已经跨过三十的大年轮,成为大龄剩女时,莫名的恐慌从四面八方袭来……

“好的,你回去吧,有空欢迎来坐坐。”我无力得和他告别着。

“真得可以吗?好的,我会经常来的。”他临走前给我留了一张灿烂的笑容和一句充满希望的话。

5

1月23日中午,我买了一堆年货准备上楼,母上大人又霸道得发来了视频聊天:“让你回家过年你不肯,不就没个对象吗?我们老姑娘虽说眼睛不够大,鼻子不够挺,嘴巴不够小,皮肤不够白,身材不够好,那怎么也是微胖界里的一股清流,回来我带你相亲,你七舅老爷四姨奶那边都帮你物色好了候选人……”我一边听着她的絮叨,一边忙着在包里寻找钥匙。猛一抬头,发现路远蹲在我家门口,难得这厮又把钥匙锁屋内了?

“你啥情况?”我一边掏钥匙准备开门,一边打趣道,“钥匙又拉在屋里啦?”

“一一,”他眉头紧锁,表情很凝重,“我可以去你家坐坐吗?”

发现情况有点不妙,我也不好意思随便开玩笑了,把他请进了屋子。

“姑娘,这小伙谁啊,挺俊的啊?”母亲好奇地问。糟糕,我忘记这头还在视频呢,赶紧挂断手机。

我给他倒了杯柠檬水,递给他,他把头埋在双手之间,呢喃着:“封城了。”

“什么封城了?”我喳了一口柠檬水,漫不经心地问他。

“武汉封城了,我妈刚才给我打的电话,疫情看来很严重,后续不堪设想。“他把头越埋越深,几乎快碰到胳膊肘了。

我打开电脑,网上铺天盖地关于新冠病毒的报道,我这几天深居简出,压根就不知道疫情居然这么严重了,武汉确诊人数已经超过了2600人,而且疫情还在蔓延中,太恐怖了。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拍了拍他瘦削的肩膀。他点点头,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

我去厨房,烧了几个家常菜。我们默默地吃着饭,没有说话……

1月24日下午三点,熬夜追剧的我又被老妈的夺命连环call给吵醒了,她说今天是大年夜,要买新衣服,准备过大年。看着手机银行里可怜的阿拉伯数字,我苦笑。

心里有点担心路远,我过去敲他的门,门开了,他一脸疲倦。我把他强行拖到我家,摁在沙发上。

“不要胡思乱想了,国家这么重视这次疫情,封城是为了更好的治疗和隔离。”我努力安慰他,”你的父母不会有事的,放心。“虽然我的话这么的苍白无力,我还是希望给他一点信心。

“一一,谢谢你,”他突然环抱着我,“没有你,此刻我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受宠若惊的我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今天大年夜,我给你做顿像模像样的年夜饭,让我们以最好的姿态迎接新年的到来。”

自从晴子走后,我这大厨的潜质就被彻底挖掘出来了,两个小时功夫,我做好了六道菜:小鸡炖蘑菇,干炒粉丝,糖醋鲤鱼,锅包肉,蒜蓉西兰花和豆腐汤。

此刻,路远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吃着饭聊着家常。他告诉我,他家住在武汉东湖附近,父母都是小学老师,每年春天父母都会带他去武大和东湖赏樱花。他最喜欢的美食就是武大的热干面,便宜又好吃。他的大学第一志愿也是武汉大学,因为临考前发了一次高烧,所以考试失常被第二志愿苏州大学录取了,后来就被导师相中继续攻读研究生……

路远的妈妈此刻打电话来了,他用家乡话和他母亲聊了会就挂断了,他说妈妈让他放心家里,他们在家隔离不出门,亲戚也没有得病的,让他安心过年,不要为家里担心。

我们一起看春节晚会,一起守岁,在零点的时,我问他新年愿望是什么?他说是世界和平,没有病毒,战争和灾难。我不屑得看了他一眼,“你这愿望太大了,实现不了,本姑娘的新年愿望就是很狭隘,找对象,找工作。”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满满的柔情,举起茶杯,“以茶代酒,咱俩干一杯,相信你的新年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从那以后,他几乎每天都来我家蹭饭,当然为了表示他不是白吃白喝的,他主动承担了买菜和洗碗的活。

6

1月29日大年初五,苏州也开始封城了。政府提出了延迟复工的通知,对于我这失业青年来说无所谓,不过路远又可以每天来陪我吃饭聊天了,我暗暗窃喜。

我们的日常安排是:路远每天上午九点来我这吃早饭,然后开始在网上预订新鲜的蔬菜和肉类,快递11点左右到,他去取蔬菜,我负责做饭,他打下手。下午,他陪我撸剧。晚上,我负责煮点面条或饺子填饱肚子。晚饭过后,他每天会和他妈电话沟通着家里那边的疫情情况。虽然武汉话比苏州话还要难懂,但是我大概能猜出几分。晚上十点左右,他回自己家里睡觉。

2月10日,路远去复工了,我又回到了一个人生活的日子。白天依旧是母亲大人的碎碎念,不是催我找对象,就是催我回老家。我有时候直接把手机调成飞行模式,远离她的骚扰。每天最期盼的事情就是傍晚时分听到路远熟悉的脚步声从楼道里传来,我会迫不及待得飞奔过去给他开门,然后哼着歌给他准备可口的饭菜。

3月14日,我还在睡梦中,路远来敲门。他说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踏青吧。

我这在家躺了一个多月的咸鱼浑身都快长毛了,能出去撒欢,自然欢喜得不得了。

公园里,桃花柳绿,风筝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着,娃娃们咯咯的笑声打破了这座城多日的寂静。

“流年似水舞潋滟,飞花漫卷戏春风。见素抱朴心安然,殷红浅碧伴余生。”此时此景,我突然诗兴大发。

“好诗,”路远把一只剥好的沃柑递到我手里,“我也来吟诗一首,‘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咋样?是不是对我膜拜得五体投地啊。”

“是你原创吗?”我斜着眼睛盯着他的大眼睛。

“你猜?”他狡黠得眨着那双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飞快得扑闪着,跳着轻盈的春之舞。

“这是陆凯的诗,还忽悠我。“我伸手假装去教训他,他敏捷得站起来,往小山坡跑,我立马开追,他这大长腿岂是我这小短腿能追上的。虽然,此刻我累得气喘吁吁,可他在山坡那头挑衅着,”来追我啊,追到我就跟你回家。“

“妈妈,你看,有个姐姐在追一个哥哥。”稚嫩的童声从身后传来,回头一看,一个六岁左右的小姑娘正拉着她妈妈看我的囧样。我又气又恼,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叉着腰对着山坡上的路远高喊:“小样,你有种别跑,老娘我一会就把你收了。“

他听完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你来吧,我不跑了,心甘情愿做你的俘虏,我的压寨夫人。“

我爬上去,把这不知天高地厚信口开河的小子拳打脚踢暴揍了一顿。

等我发泄完,他拉我在他身边坐下,一脸严肃的对我说:“一一,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情。请你务必原谅我。“

我有点惊慌失措:“啥情况啊,你不要吓我?”

他双手搓了搓,腼腆地笑了笑,“其实我注意你很久了,我经常在楼道里看到你唱着歌欢快的上楼,在屋里听到你打电话时爽朗的笑声,还有你在小区门口在摆摊的老阿姨那买菜时认真挑选的样子,都让我觉得这个女孩很特别,想要接近你,但是一直没有理由。

有次无意间听房东阿姨提起我和你租住的房子都是她的,我才想出来了故意将钥匙拉在屋里的损招,就是为了能有契机和你说话。只是没想到疫情突然来了,扰乱了我的计划。不过,正是这场疫情让我能更深入的了解了你,我希望你能愿意做我的女朋友,等疫情彻底结束了,和我一起去武汉见见我的父母……”

我泪眼婆娑,原来那个我以为迷路的人一直离我这么近,我不住的点头,他温柔得将我一把拥入怀中。

天哪,不对啊,他应该是我的猎物才对啊,啥时候我却掉到别人的陷阱里去了呢,有点懵圈了。算了,管他呢,最终成功收获暖男一枚就行。愿今后的人生,每个清晨醒来,窗外鸟啼,窗内有你低眉浅笑的身影……

白玉京在马上
白玉京在马上  VIP会员 静守己心,细数流年,只诉温暖不言殇。

猎物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