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蒙喜欢了,周小姐

2020-03-16 19:52:03作者:沈翟

爱情

1

沈月白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夏日,四月间,人间芳菲尽的时节。

“有你,还有2班的一个女生,一起跟着李老师去市里参加比赛。”老张翘着二郎腿喝了口茶,慢吞吞的说。

“好。”沈月白点点头,安静的站在一边,他向来都是这样的性格,力所能及的事情从不会拒绝,哪怕是不情愿他也不会表露半点。

这是他从小到大的教养。

他偏头斜睨了一眼桌子上的报名表,笔走龙蛇的三个字——周雪青,他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这个名字,只觉得雪青两个字和月白是一样的意境。

没一会,窗户外快步走过一个穿校服扎着高马尾的女孩子,沈月白还没有看清她的脸,她便已经闪过了,只留下一个马尾微微甩动的背影。

他愣了愣,偏头将目光放在办公室门口的位置,那是她的必经之路。

“报告。”周雪青在门口喊了一声,下意识的就对上了沈月白打量的目光,她怔了证,很快就调整好了表情。

“进来。”老张掸了掸手里的报纸,伸手推了推眼睛,打了个哈欠。

周雪青抿了抿唇,暗暗吞了吞口水,使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拘谨和紧张,五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她终于等到了和他相见的机会。

这一次,她希望自己看起来是耀眼的,能够同他并肩的。

沈月白的目光里带了审视,他总觉得,这个女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熟悉,总感觉见过似的,可具体的他又说不清楚。

他只觉得这个女孩给人的感觉很好,白嫩嫩的一张脸,眼若星河。

老张拢了拢衣服,将桌子上的表格推到了周雪青跟前:“把这个表填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你和沈月白搭档,这关乎到学校的荣誉,不是儿戏,希望你能慎重,好好练习。其他的待会就让沈月白给你讲吧。”

她低着头捏紧了笔杆填写着,她和沈月白的距离只有不到两步,她甚至都能感觉自己周身的空气都染上了热流,手心微微沁出了细汗,笔杆打滑,本来一分钟就能填好的表格,她填到现在都没有填好。

又写错了,周雪青蹙了蹙眉,有些懊恼。

“别急。”沈月白从老张报纸下那几页纸里又抽出了一张,笑着递给她:“重新写吧。”

周雪青直起身子,紧张的伸手接过了薄薄的纸张,她只觉得连这纸上都染上了沈月白的气息,灼热、滚烫让人难以呼吸。

“很热吗?怎么脸这么红。”说着他便伸出手凑了过来,冰凉温润的手背贴上了周雪青滚烫的额头,她瞪大了眼睛,顿时连呼吸都不敢。

肌肤相亲的距离,她和沈月白,这么近,近到甚至她都能闻到他身上冷冽的檀香气,似是清晨山间雾气散尽的第一缕空气。

暗恋就像喝闷酒,我醉倒不省人事,你却仍旧不知所云。

“把表拿着,我送你去医务室。”沈月白微拧剑眉,叮嘱道。

“快填吧,这待会就要送走了。”老张打了个哈欠,斜眼瞅了瞅周雪青。

“我来给你填吧,你坐着念给我听。”沈月白无奈的看了她一眼,给她拉了一张椅子放在她身后,自己拿起笔给她填着。

“你叫什么。”他知道她的名姓,却还是想听她再自我介绍一遍。

“周雪青,冰天雪地的雪,海东青的青。”

“多大了。”

“17。”

“······”

好不容易填完了,沈月白就带着周雪青朝医务室走。沈月白不知道,可是周雪青知道,她没有发烧也没有生病,她只是太高兴了。

也许高兴里面还夹杂着几分少女情怀的害羞。

周雪青也不知道自己喜欢沈月白多久了,从五年前在电视上看完沈月白谢幕之后的鞠躬礼,她就沦陷了。

她疯狂的在网上找关于他的舞蹈视频,一点一点的看。

直到现在,她换了至少三个手机,可那些关于他的舞蹈视频,一个不落的都在她手机相册里。

最早的有08年的全国少儿街舞大赛,最近的就是上个月的重庆市的国标赛。

她沉迷他在舞台上唯我独尊挥洒自如的样子,眼里溢满了运筹帷幄的笑意。

她为他臣服,她是他最忠实的粉丝。

可如今她离他是这么的近,近到让她觉得这就是一场绮丽的梦,一伸手就能碰到。

或许她可以抓到他纤细莹润的手腕,亦或许,大梦初醒,一场空。

2

周雪青靠在病床上,手上挂着盐水,她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的手背,余光却都落在沈月白的锁骨上。

天河一中的校服很变态,女生不能漏锁骨和膝盖,不能穿破洞的裤子衣服,而男生什么都可以,就连校服女生都是圆领的长袖,而男生却是翻领的白衬衫。

沈月白颈前有两颗扣子没有扣,微微敞开着。

“我承认我们男生的校服比你们好看,但你这样一直看,我会不好意思的。”沈月白捏开了瓶盖递给她,笑着打趣。

“我没看校服。”周雪青接过了水,仰头啜饮,然后将瓶子递给沈月白。

他笑了笑接过水,对她的否认不置可否,指尖相撞的那一瞬,她忙不迭的抽回了手,绯红一直蔓延到耳后根。

“我看的是你的锁骨,一字的,很好看。”周雪青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混帐话,指尖相撞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欲盖弥彰,可是脑子仿佛不听使唤似的,说出来的话让她恨不得羞愤欲死。

沈月白愣了愣,紧接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胆子这么大的吗?”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仔细听还能听出其中的调侃,周雪青偏头躲避他的目光,可无论她怎么躲,总能和他四目相对。

沈月白轻轻笑了笑,善解人意的起身:“我先走了,待会晚上在你教室门口等你,从今天起就要开始练了。”

他知道自己再不走,她怕是都要哭出来了。现在的姑娘,真是有贼心没贼胆。

周雪青红着脸对他点了点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她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是对自己的恨铁不成钢和羞愤。

真的,太丢人了,都没脸见江东父老了哭唧唧。

话说,男神为什么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他不应该是高冷对谁都不屑一顾的吗,怎么这么暖男啊啊啊啊啊啊

这边的周雪青在病床上撒欢儿打滚,那边的沈月白一边写卷子一边状似无意的打听着关于她的信息。

“2班的周雪青你认识不。”沈月白专心致志的划着物理题头也不抬的问同桌秦昊然。

“认识啊,那是我妹子,亲的。”秦昊然挑了挑眉,用手肘顶了一下沈月白,朝他挤眉弄眼:“你看上了。”

“没,挺有趣的一女生,问问。”沈月白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接下来不用他多问,这位就能把周雪青的老底给一麻溜的倒出来。

“嘿嘿,你要是看上她了,她一准答应你。”

“为什么?”

“她家里墙上挂的都是你的照片,连你八岁跳舞的视频都有,她可喜欢你了。”秦昊然完全没有自己正在出卖自己家妹子的觉悟:“还有你那时候毛都没长齐的时候的跳舞视频,你自己可能都没有,我妹都有。”

“······”沈月白无语的抽了抽眉头。

“下次我带你去她家里玩。”

“好啊。”正好,他也想看看自己毛都未长齐的照片和视频。

3

一打下课铃,沈月白就收拾好了书包朝周雪青的教室走,秦昊然在后面喊他,他一抬头就瞅见了趴在栏杆上的周雪青。秦昊然还在身后喊着他,沈月白不想让周雪青知道自己和秦昊然的关系,扭头朝秦昊然狠狠的瞪了一眼。

秦昊然立马噤声。

沈月白伸手拉了拉周雪青的书包带子:“走了。”

“哎好。”周雪青回头和他并排走,小心翼翼的捏着自己的小拳头,不受控制的紧张。

秦昊然在背后看着他们并排走的情形,立马喊了一声:“周雪青。”

周雪青回头喊了一声:“哥”,沈月白凉凉的看着一脸八卦的秦昊然,想揍人的心都有了。

“沈月白,你跟我妹干啥呢?”

周雪青看看秦昊然又看看沈月白,惊讶的问:“你们认识?”

“不认识。”

“岂止是认识·····”

“······”

“对,我们不认识。”终于在沈月白凉飕飕的注视下,秦昊然屈服了。

“走了。”沈月白扯着她的校服,朝舞蹈室的方向走去。

周雪青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不认识,要是认识的话,沈月白随便一问,就会知道自己喜欢他,家里墙上都是他的自拍。

搞不成,他还以为自己是变态,那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到了舞蹈室,换好衣服,就开始跳了。

周雪青的手搭在沈月白的手上,他阖上手,便是十指紧握了,老师上前来调姿势,他们两个人的脸颊的距离,近到连汗毛的触感都能互相感受。

一进一退,她的手搭在他的肩上,他的手贴在她的腰上,周雪青突然觉得值了,什么都值了。

她花了五年学舞蹈,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这真实的触感,旗鼓相当的舞步,她是他的舞伴。

“你哭了?你怎么了?不舒服。”沈月白凑近她耳朵问她,交谊舞里的男伴,颈部挺直,直视前方,不能有任何的偏颇。

“没有,我只是,太高兴了。”她破涕为笑,在他耳边轻声回应。

“高兴?”沈月白不解,交谊舞的比赛哪怕拿了奖也不能加分,只是给学校多拿一个奖状而已,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能成为你的舞伴,我很高兴。以前,我只能在电视直播上面看你,我很羡慕那些和你搭档的舞伴,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做你的舞伴该有多好。”她顿了顿,这次没有脸红,只是很平静的告诉他:“我在练功房里苦练了五年,就是为了今天,可能你觉得很傻,但你却是我的信仰。”

沈月白睫毛颤了颤,却没有说话,这是他这些年里,头一回有人对他说:“你是我的信仰。”

他觉得震惊,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人默默的一声不吭的关注自己近五年。

承蒙欢喜了,周小姐。

休息的时候,老师出去了,偌大的舞蹈室里只留下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沈月白笑了笑,起身去拿水,他扭开了瓶盖递给她:“喝吧。”

周雪青双手接过,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表情,刚才的那些话,她憋了五年,面对他的时候她只想说出来,却完全忘记了考虑他的心情。

沈月白面无表情的喝着水,翻看着手里的物理资料,用水笔勾勒记号,却不知道自己在划着些什么,女生灼热的视线刺骨,这次倒是轮到他避无可避了。

周雪青咬着唇,忐忑的开口:“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顿了顿笔,抬起了埋在书里的头,淡淡的回应:“没有,只是觉得我自己何德何能,有些不敢相信而已。”

“不,你很棒真的,2010年的夏季赛,你腿部受伤,却还是毅然上台,虽然只拿了季军,12年的蝉联赛,整个暑假你都泡在练功房里······”

沈月白震惊的看着她,这些事情都是隐私,她是怎么知道的,他问她:“你怎么知道的?”

“我去医院给你送过花,那个练功房是我姐家的。”周雪青红着眼眶说。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