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礼物

2020-03-16 15:44:25作者:喝酒不吃菜

爱情

我们把过往称之为故事,不论故事的结尾如何,散场后,我们都要擦干眼泪,开始新的生活。

1.看得见的美丽

鲜君君遇见莫小七那天,正是莫小七跟文耀分手三年的纪念日。莫小七的记性不是很好,也并非她一定要记得这个日子,以证明自己曾经被甩过。只是因为这个日子很特别,特别到只要那天到来,天空中,巷子里,甚至耳鸣时都是‘情人节快乐,快乐情人节’的旋律。

然而没有人给莫小七安慰,好朋友们不是正在热恋,就是正在筹划着如何失恋,没有时间安慰她,也没有人记得已经过去三年的事。朋友的朋友偶尔问起她为什么还不找男朋友,不会是还在怀念前任吧,朋友便会打断说‘那谁,那么遥远的事,连名字都记不清了。’

每当这时,莫小七总是笑而不语,每个人都那么忙,她从不强求朋友为自己的情绪买单。即使是在这个她觉得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如同缺氧而微微窒息的日子里,朋友不约她,她也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在家呆一天,或者外出散散步,看看人群。

三年后,那种窒息的感觉已经渐渐消散,甚至偶尔莫小七回忆三年前的文耀时,都会不记得他的模样。但她仍然坚定的相信自己是爱着文耀的,只要他回头,她一定还是会站在原来的地方,跟他说我还是爱你。

莫小七第六感告诉她,文耀是会回头的。所以,这三年,莫小七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等文耀回头,另一件是让自己变得更美好。因为所有有关恋爱学的书籍上都说,只有自己更美好,才能吸引别人的眼球。

或者正是源于莫小七这三年不断的努力,让自己终于有了些女神的气质,鲜君君在见到莫小七的第一眼便被她吸引了。高挑消瘦的身形,抬头挺胸的站姿,恬静优雅的微笑。即使是站在肯德基喧闹吵杂的收银台前,忍受如同长龙般队伍等待买单时,也始终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挂着耳机,一步步优雅的往前挪。

“一杯黑加仑,一对鸡翅,一份小份薯条,打包带走,谢谢。”微微沙哑的女中音,不急不缓的语气。如同一场策划排练了很久的优雅话剧般,没有丝毫的破绽,不和谐。接过服务员送来的包装食物后,转过身,含笑的眼与还在另一个收银台前排队的鲜君君对个正着。随即移开视线,走出肯德基的大门,消失在右转角的方向。

“帅哥,请问你要点什么?”鲜君君回过头对上眼前的服务员,嘴角微微扬了扬,心里暗忖着,上帝的确是不公平的,有些人只是远远看一眼,都觉得美如天使,而有些人,站在你面前给你仔细端详,估计也是过目就忘。

鲜君君想起很久以前看过的王家卫的《重庆森林》里的台词,如果换成是他,他或者应该说:我与她距离最近时,只有0.5米,随着她的脚步,空气中流动着她特有的淡淡的玫瑰香味。

2.再见无须刻意安排

鲜君君没有后悔自己并未如同一个登徒子般,上前去跟莫小七搭讪。人生是一场旅行,路途总会偶遇美景,于鲜君君而言,莫小七便是旅行中一个偶遇的景点而已,远远看过便算。但偶遇若如同刻意安排般,接连不断,鲜君君相信,那一定是缘分使然。

熙熙嚷嚷的街心公园,牵手漫步的情侣,捧花叫卖的商贩,水滴四溅的喷泉,以及喷泉旁长椅上静坐喝饮料的莫小七。鲜君君坐在对面的长椅上,隔着人群,将目光停留在莫小七的身上。阳光她透过身后的树叶,星星点点剪在她的发上,如同一幅美丽的画卷。

喝完饮料,莫小七微微蹙了蹙眉头,起身朝垃圾桶走去。乌黑秀丽的长发随风飘扬,浅蓝色飘带长裙规律的摆动,乳白色高跟凉鞋有节奏的敲打地面。就在鲜君君思考着她会不会就此一去不返时,高跟鞋的节奏乱了一拍,莫小七一个踉跄,崴了脚,险些摔在地上。耳边似乎传来了关节扭折的声响,鲜君君停下思考,起身快步朝莫小七走去。

“嗨,你没事吗?”鲜君君看了眼她崴了的那只脚,似乎有些严重,虽看不出外伤,但从莫小七半蹲的姿势和痛苦的神情可以预测伤的不轻。

莫小七强忍着痛,抬头看了眼鲜君君,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点点头道:“嗯,没事儿,谢谢关心。”

“我扶你去长椅那里休息一下吧!”鲜君君朝莫小七伸出右手,莫小七迟疑的看了眼他,有些迷惑和莫名其妙。看出了莫小七的困惑,鲜君君打趣的又道:“放心吧,我没女朋友,你不会被人指着鼻子骂狐狸精的。”

听完他的话语,莫小七笑了出声,但悲喜总是如同连体婴一般,同时到来。因为分心,受伤的脚无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引来更多的疼痛,莫小七发出‘咝咝’的倒抽气声。这次,连鲜君君都皱起了眉头。因为痛得厉害,莫小七下意识的将手搭在鲜君君的手臂上,由着他扶坐到长椅上。

“谢谢。”坐下后,莫小七脱掉凉鞋,将脚搭在长椅上,边揉脚边对鲜君君说道。

鲜君君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事,你等我一下。”说完起身快步离开。莫小七再次迷惑的看着已经离去的鲜君君。

没多久,鲜君君便大步流星的走了回来,手里多了一瓶正红花油。

“谢谢,多少钱?”接过正红花油,莫小七掏出钱包问道。

“不用给,你先擦药。”鲜君君摆摆手。

“总不能你好心帮忙,还要你出钱吧。”莫小七一脸坚持的又道。

“就当是情人节的意外礼物咯。”鲜君君再次打趣道。莫小七微微有些惊讶,笑了笑,将钱包塞了回去,不再坚持。

“真的太感谢你了。”鲜君君点点头,笑而不语。

3.微信朋友

回到家,莫小七对着那瓶正红花油看了良久,虽然脚还是有些微的疼痛,心情却出奇的好。于是她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几十秒后,很多人的朋友圈里多了一条奇怪的说说更新。

‘情人节的意外礼物,我是要先哭诉我崴脚的痛苦经历,还是先感谢热心的大帅哥。’

没多久,下面跟了几条回复。

“????”

“求曝照?”

“有多帅?”

“这礼物比玫瑰花巧克力浪漫多了。”

莫小七看完微笑着摇了摇头,朋友们更关心大帅哥,并未把注意力放在自己受伤这件事上。

过了几分钟,下面又多了一条回复。

“脚好些了吗?Ps:我叫鲜君君。”莫小七想起离别时,自己问他要了微信号码,当时也没有问过他怎么称呼。想了想莫小七回道:“谢谢你,脚好很多了,我叫莫小七。”

没一会儿,手机响起了‘叮咚’的信息声。

“嗨,小七,我是君君,脚没痊愈前最好别再穿高跟鞋了,走路的时候多注意点儿。”莫小七打开这条来自君临天下的信息,愉悦的心情在脸上显露无疑。这并非她三年来第一次收到这样的关心,偶尔生病时,也有男生发信息过来问候,甚至送过药,但莫小七从未觉得有多愉快或者感动。

或者只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而他刚好又帮过自己吧。莫小七这样想时,嘴角的弧线更明显了几分。脑海里浮现出鲜君君那张轮廓分明的脸,剑眉黑眸,高挺的鼻梁,微薄的嘴唇,干净的下巴,笑起来很阳光。

“嗯,谢谢。”莫小七磨蹭了良久,最终,只回了这句礼貌而客气的话。似乎回点别的,会显得自己过分热情。

鲜君君看着屏幕上带标点符号一起也只有五个字的回复,直觉告诉他,这是防备的另一种方式,不冷不热。鲜君君笑了笑,想着她大概也是个有自己故事的女生吧。收起手机,没再发信息给莫小七。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怎么联系,只是在对方更新朋友圈时,偶尔回复一下,或是点个赞,如同微信里大多数朋友一样。也是因为微信,鲜君君知道了莫小七是做幼师的,兼职爵士舞教练。每个周五痛苦的追着美剧《吸血鬼日记》,喜欢里面的Damon。明明是个吃货,却总是喊着要少吃点。明明是个瘦子,却天天喊着减肥。

鲜君君偶尔也会将自己的生活更新在朋友圈,莫小七只回复过两次,一次是鲜君君感冒,一次是过生日,其他的更新,她基本只点个赞,或者假装没看见。

4.聚会是一群人的寂寞

鲜君君再次见到莫小七是三个月后的万圣节,还是得感谢老马团队研发的微信平台。

万圣节的前一天,莫小七在朋友圈里贴了很长的一段广告,召集朋友,一起过万圣节,随后又群发给所有好友。活动地点是莫小七兼职的舞蹈室,因为舞蹈室是朋友开的,所以爽快的答应了借一个下午的时间给她玩,反正舞蹈课都是在晚上,白天空着也是空着。

说是万圣节的活动,倒不如说是个小型的聚餐。莫小七开篇就申明了,每人必须带一个炒好的菜过去,因为舞蹈室没有厨房。

鲜君君想了很久,最终没敢把自己惨不忍睹的厨艺拿出来丢脸,在外面的餐馆买了个菜,再买了些零食饮料便过去了。鲜君君到时,才来了五个人,莫小七见到他,有些微的惊讶,大抵是没料到他真的会过来,毕竟他们可以算是半个陌生人。

身边眼尖的朋友看出了小七的异样,故意暧昧的起哄问道:“七七,你可没告诉我们今天会有这么大一个帅哥过来哦,赶紧从实招来是不是男朋友。”

莫小七微微红了脸,接过鲜君君手里的菜和零食,转头对朋友答道:“好朋友啦,不是男朋友,姓鲜名君君,不过他还没有女朋友,单身的可以考虑哦。”

“七七,你不是也刚好没有男朋友嘛!”另一个朋友笑着又把话题踢回到她身上。

莫小七边招呼鲜君君边朝朋友们撒娇抱怨道:“你们是有多见不得我一个人咯。”

朋友们笑笑朝鲜君君道:“别讲客气啊,都是好朋友。”

鲜君君点点头,然后发现莫小七身边的朋友的确不是会讲客气的人。各自聊自己的话题,玩弄万圣节的道具,集体默契的孤立他和莫小七。莫小七虽然恨得牙痒痒,但也无可奈何。担心鲜君君第一次参加自己好友的聚会,会尴尬,只好陪着他闲扯。

大概又等了半个小时,所有的朋友才全部到齐,加上鲜君君,一共是八个人,除了鲜君君,全是女生。可能莫小七召集人马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要怎么搞这场活动,只是当一次小聚会。所以吃完饭,各自拿着道具在镜子前摆弄了一会儿后,有人开始以有事为由先行离场,随后另外几个朋友说要去逛街,最后只剩下莫小七,鲜君君,和舞蹈室的主人若若。

莫小七似乎也并不在意,感叹了一句‘老了,发现什么节日都没新鲜感了’后,收起手里的小南瓜灯,开始清理现场。

“七七,不如你跟君君去逛逛吧,这里我自己收拾。”若若拍了拍莫小七的肩道。

莫小七看了眼正在帮忙打包垃圾的鲜君君,点点头道:“好吧,若若,不好意思哈,每次搞活动最后都是你自己打扫卫生。”

若若笑了笑,朝莫小七眨了眨眼低声道:“七七,还不错哦,很帅气,可以考虑考虑。”

莫小七戳了戳若若的手臂,瞪了她一眼。若若不理会她朝鲜君君喊道:“君君,你们也先走吧,这里我自己来收拾,出门帮我把垃圾带下去。”

5.辛酸的是过往

丢完垃圾,莫小七带着歉意对鲜君君道:“我们的聚会有些无聊吧。”

鲜君君轻叹了口气:“应该是我的到来,破坏了你们原本的计划吧。”如果他没有估计错的话,吃完饭,应该是她跟她们一起去逛街才对。

“呵呵,本来就没有什么计划,不如一起走走。”莫小七有些惊讶他对事物的洞察力如此之强。鲜君君点点道:“也好。”

然而,半个小时后,莫小七觉得自己的提议如同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一般愚蠢。而这块石头不是来自于鲜君君,它是来自于文耀。

莫小七曾无数次设想过跟文耀的重逢,会是如何的激动人心或者心灰意冷,三年来,除了最初分手那段时间,莫小七会经常从城南坐车去城北假装偶遇文耀外,他们几乎再没有见过面。

莫小七最后一次见到文耀是在他们分手的第二个月,她满心期待,也满身疲倦的去‘偶遇’文耀,而文耀终于厌倦了他们三天两头的偶遇,态度恶劣的朝她吼道:“莫小七,你疯了吗?你这样做有意义吗?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别让我觉得恶心好吗?”

莫小七不记得那天文耀转身时,她眼泪的温度,九月的D城还带着夏季的炎热,但于莫小七而言,那个九月是寒冷的,如同冬季的狂风般,吹散了她所有的热血和期待。她花了七个多小时一个人从城北走回城南,随后将自己锁在房子里三天,流尽了所有的眼泪。对着镜子里一脸狼狈的自己说:“够了,该重新开始了。”

从此删除掉手机里与文耀所发的每一条信息,通话记录,联系方式,平静的回到校园,着手准备大四的实习计划。那是段艰难而又辛酸的时光,幼教的工作性质让她有很多空余的时间去回忆从前,为了防止自己再次去‘偶遇’文耀,自取其辱,她报了舞蹈班,每天上完班,便泡在舞蹈室里,没日没夜的练习那些单调枯燥的机械动作。

她潜意识里总觉得只要自己足够美好,真的再次与文耀偶遇时,文耀一定会再回到她身边。因为文耀跟她分手的原因是爱上了另一个比她瘦,比她有气质的女生。她曾偷偷去看过那个女生,高挑的身材,飞扬的长发,脸上总是带着点冷淡。那时的莫小七,脸上有婴儿肥,干净利落的短发,身材中等,不胖不瘦,除了可爱,近乎一无是处。

而如今,当莫小七终于也变的跟那个女生一样美好时,剧本却并没有按照她原来谱写那样走。所有曾练习过的微笑,台词都那么苍白无力,甚至排不上用场。

6.重逢更像天意

莫小七与文耀的重逢,没有任何音乐背景,没有华丽的酒会,连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一片。人来人往的马路上,鲜君君笑着跟她说工作上的趣事,她含笑着偶尔插两句问话。在某个抬头远眺的瞬间,文耀的身影便就那么突兀的映入了眼帘。

他的身边仍然站着那个女生,她挽着他的手,他提着她的包,褪去了三年前的桀骜,笑容温和,面目可亲,幸福的如此刚好。那一刻,莫小七下意识的挽住鲜君君的手臂,挺直腰背。鲜君君错愕的侧过脸看了看莫小七,她依旧优雅淡然,眼里却明显带着慌乱。抬头迎上另一个男子惊艳的目光,鲜君君才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别回头。”擦肩而过后,鲜君君伸手揽住莫小七的肩,制止住她下意识回头张望的动作。莫小七僵直着身体任由鲜君君揽着将自己带进了转角的一家咖啡厅。

鲜君君体贴的选了最不起眼的角落,要了两杯摩卡。莫小七拿勺子无意识的搅拌手边的咖啡,不发一语。

“嗨,你没事吧?”鲜君君有些担忧的望着莫小七,莫小七看了眼鲜君君,勉强扯了扯嘴角,摇摇头,眼泪却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

重逢来的没有任何征兆,同样去的如此仓促。不论她变的有多美好,在他面前,她依旧胆怯,她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眼睛,生怕从他眼里看到哪怕一丝丝的不屑。而他,连句‘好久不见’都不曾赠与她。

“其实都已经过去三年了,可是我还是这么没用。”良久,莫小七才收住眼泪,接过鲜君君递过来的抽纸,哽咽的道。

“你不用解释的。”鲜君君有些心疼如此狼狈的莫小七。

“谢谢。”莫小七低下头,吸了吸鼻子,头因为哭泣而微微有些痛。更痛的是心脏,与文耀的重逢,让她突然明白了,她的第六感错的如此离谱,文耀是不可能再回头了,他们幸福的如此耀眼,她的存在多余的如此明显。

“小七,我知道有些话安慰的了别人,却说服不了自己,但我还是想说,我们把过往称之为故事,不论故事的结尾如何,散场后,我们都要擦干眼泪,开始新的生活。”鲜君君轻叹了口气说道。

“嗯,我知道的,谢谢你,今天。”莫小七按了按太阳穴,痛哭过后,她是感激着鲜君君的。若不是他强行揽住自己,她定会回头张望,如同乞丐,期待他施舍般的回眸一望,把三年前的屈辱再温习一遍。

7.道别不好再等你

自从那天莫小七在鲜君君面前痛哭了一场后,两人莫名其妙成了密友,那场眼泪成了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

鲜君君是做广告策划的,活动很多,他偶尔也会邀请莫小七,只要有时间,莫小七都会去参加。次数多了,朋友们竟理所当然认为他们是一对。鲜君君不解释,莫小七也不辩白。似乎这样便是新生活的开端,只有莫小七自己心里明白,她仍然是怀念着文耀的。不论是三年前擦干眼泪时的豪言壮语,还是三年后泪眼婆娑的只字不提,文耀都是她心里的一道坎,她想跨过去,却又总是忍不住原地徘徊。

鲜君君是个称职的‘男朋友’,即使他们心里都清楚,他们并不是,但每次活动,鲜君君总是很细心的照顾着莫小七的情绪和胃。聚会若是吃火锅,鲜君君会将肉丸子摆在莫小七的面前,若是在外面点餐,鲜君君会指着菜单一定要青椒炒肉和水晶粉丝。

偶尔莫小七望着鲜君君时,会恍惚的以为他们真的可以就这样一辈子下去,文耀只是她梦中的一个故人。

所有的变迁源自于几个月后的另一个情人节前夕,鲜君君出差Z城,朋友们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无聊的莫小七在上完课后独自闲逛于街道。牵手走在她前面的情侣,不知为何无故翻脸,女生甩开男生的手,愤怒的说了句:“不如就分手”后扬长而去。男生冲着女生的背影喊道:“分手就分手,我并非非你不可。”随后转身朝着女生相反的方向大步走开,经过莫小七身边时,有风冰冷的吹过莫小七的耳际。

莫小七沉寂于身体里的某根神经,在那个男生走远后,突然全部被唤醒。尖锐的疼痛感由心脏出发,传遍全身。莫小七麻木的站在街道上,忘记了方向,一刻钟后,她做了件让她此生都觉得耻辱的事,打的从城南到城北去找文耀。

心底里最深的那个角落叫嚣着要她去见文耀,要问问文耀为什么三年前如此决裂,为什么三年后连句简单的问候都不给,他们一起走过的那段岁月到底算什么?

然而半个小时后,当莫小七站在文耀家楼下时,却是脚直哆嗦,寸步难行,来时的决心和勇气消失殆尽。最终也没有勇气上楼去找文耀,在小区的花园里坐到将近凌晨后,一个人又打的回家。

经过家门口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时,买了半打啤酒。给所有好朋友发信息邀请一起来喝酒买醉,遗憾的是好朋友不是已经睡觉了,便是还在玩。莫小七自嘲的笑了笑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忙,我有何资格强求别人为我的情绪买单。”但笑着笑着眼泪便砸了下来。

8.情人节是道硬伤

莫小七在喝完一瓶啤酒后,觉得自己是疯了,三年前的前尘往事,自己还被困在里面,人家都已经快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她却还在为他买醉。摇了摇手里的第二瓶啤酒,又将它放了回去,身体有些微的凉意。即使只喝了一瓶酒,但不胜酒量的莫小七开始有些头晕,努力睁大眼睛,未干的泪水又重新洗刷一次脸颊。后来干脆就在沙发躺着睡着了。

不知何时,门外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莫小七皱着眉头半眯着眼去开门,因为宿醉,头痛得厉害,意识却怎么也清醒不起来。打开房门后,门口的人被莫小七的状态吓了半死。潮红的脸,蓬松的头发,脸上还残留着昨天已经花掉的妆,整个人看上去如同才从坟墓里爬出来般。

“小七,你没事吧?”鲜君君担忧的望着一脸睡意的莫小七,莫小七有气无力的点点头,转过身又准备躺沙发上去。经过茶几时,因为意识不清醒,狠狠的撞在了茶几的角上,膝盖传来尖锐的疼痛感。莫小七尖叫一声,痛苦的蹲下身子,抱住膝盖,意识瞬间清醒过来。

鲜君君连忙扶住莫小七,手指接触到莫小七皮肤时,才发现她身体烫得厉害,许是昨天喝了啤酒又睡沙发的原因,发烧了。鲜君君再摸了摸莫小七的额头,开始有些着急。

喝酒不吃菜
喝酒不吃菜  VIP会员 随缘更文!随缘挖坑!

情人节礼物

将军,我是个正经的刺客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