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不易,生活很难

2020-03-16 11:20:27作者:Eros1on、晴天

生活

炎热的天气,路上行人三三两两的走过,知了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小丽叹了口气,唉,今天生意又不行了。

小丽经营一家女装店,25岁的年龄自认眼光不差,自我感觉良好,可生意,就像夏季的天气,阴晴不定。

进店的人多但不买,不知道选的货是不是不符和顾客的审美,还是装修跟不上潮流?小丽心里百转千回,捋不出一点思绪。又该交房租了,钱在哪里呢?刚上了一批货,每天早出晚归的,还入不敷出,放弃吧,舍不得,自己辛辛苦苦,费心费力的经营出现在的规模。

正在烦躁时,闺蜜来电话了,‘亲爱的,最近生意怎么样’,得,怕什么来什么,估计没人会相信,这家光鲜亮丽的店会入不敷出吧!小丽苦笑了一下,还可以,就那样吧;闺蜜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说‘要不,你试试直播?现在实体店压力大,竞争也大,咱们也要顺应市场行情嘛’,小丽沉默了,闺蜜见状,说了句,那我忙了,你好好想想,说完,挂掉了电话。

小丽想了又想,捋不出头绪,直播?做直播有那么容易吗?该不该放弃这家店?别人是怎么操作的?还是店内价格偏高?这些问题充斥着小丽的脑海里,她不知道怎么判断能否继续下去,她很迷茫。

过了几天,暑气慢慢消散,步入凉爽的秋天。最近,很多做微商的宝妈上门推销,不管是不是三无产品,都能吹得天花乱坠,信誓旦旦的保证,会赚钱!小丽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见得多了,小丽很反感,也扪心自问,做微商真有那么简单吗?后来,这些宝妈们见小丽不加入,心里恼火,四处散播小丽的谣言,店里的生意越发不好做了。

很快,就到了交房租的时间,小丽算了一下手里的钱,勉强够交上房租。叹了一口气,小丽决定听闺蜜的话,买了一套直播设备,也试着在平台播了几次,效果一般,看的多,买的少,大部分都很挑剔。小丽越来越急躁,越来越发愁,交完房租,又该进货了,可是生意不好,信用卡欠着钱,哪里还有钱呢?

小丽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很快,父母就知晓了,小丽遇到了难处,当父母的又岂会坐视不理呢?父母四处奔波,去了解服装市场后,跟小丽郑重的谈了谈,小丽也意识到,这些年,父母一直在默默的支持自己,自己的吃苦受累,父母也会跟着担惊受怕;也许自己不适合做生意吧,没有狼的利爪,在互联网时代,老老实实的卖货,真的落后了。小丽带着万分不舍,把店里的货低价处理了,看着卡里所剩无几的钱,小丽很心酸,折腾了这么多年,挣得钱刚好够还信用卡,一切还要从0开始。

小丽的低迷,对生活的迷茫,都被妈妈看在眼里,妈妈劝慰着小丽,给小丽报了几个技能培训班;小丽带着不情不愿的态度,每天奔波在上学回家的路上,在忙碌的生活节奏里,很快就忘了以前的种种不愉快。

毕业了,站在街边,看着街道两边,那贴着或出租或转让的门面房,小丽心里说不出的惆怅。如果当初,自己坚持下去,又会走到哪一步呢?

相关阅读
镜面的生活

或许,我们就是活着高位者的观察里。

不同的选择,截然不同的生活

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有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幸福生活

位于一所中等小区里的一座房子里一位花甲之年的老奶奶

爸爸舔着我的龙根,爸爸操女儿 雍正的重生生活

“额娘.”胤祥跪在地上,看着躺在棺材里一脸和睦的额娘,不仅很是伤感,原来您还是去了。“十三弟。”胤禛一进来就看见默默流泪的胤祥,不仅有点心疼,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小

爽死你个荡货 李耐,卫老汉的性幸福生活-我一直都喜欢你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六点过了,期间我跟林溪坐了动车,地铁,大巴,兜兜转转终于到了。学校位置偏僻,离市中心远的不行,但胜在景色宜人,甚至这一片还有全国有名的风景区,只是现在

嗯嗯快点爷爷和妈妈,邻居十八姐性生活-终极一班之雷&#8

===下午===整整三天都没有辛辰的半点消息,向来没耐心的汪大东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焦急和担心,午时的太阳最烈,本就心情烦躁的他不消片刻便汗流浃背了,好在身旁还有个火

讲述15小姑娘开处的经历,芳芳的幸福生活1-20|综本丸搞

虽然本丸里来了两个新人,按理来说应该给他们开个迎新会,不过考虑到地下城的活动还没有结束,被其他审神者们戏称为‘地下城f4’里的后藤和博多也还没有来,粟

嗯啊啊快一点,李老汉与小花的幸福生活-我们是真选组,他

此时新选组的屯所内,几乎所有的队员都已经熄灯休息了,然而唯独一个房间内依然灯火通明。不只是这一个晚上,应该说几乎每一个晚上,这间房间都不曾试过早早的熄灯。房间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