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刚好:说好做一辈子哥们的,咋就睡在一起了?

2020-03-15 20:49:25作者:江湖不系舟

世情

1、

大鲪是跟着良三出来打工的,像是良三的跟屁虫,良三到哪儿大鲪到哪儿,良三辞职不干大鲪绝对撂挑子走人。

大伙都知道他俩铁,像是一个娘生出的哥俩。

自从小鲤和良三好上以后,大鲪还是黏在良三身边,小鲤是个大大咧咧女孩,知道他俩好得像一个人,从来没觉得大鲪是个碍事的电灯泡,她和良三该亲嘴儿就亲,从来不避讳大鲪,大鲪刚开始有点臊得慌,时间长了,像是看小电影,也没啥。

小鲤和良三有时候激情来了,光靠亲嘴压不住欲望,就扔给大鲪10块钱,去买瓶酱油。

时间一长,出租屋里攒了一堆酱油,都没开过封儿。

有一回,三人在一起吃饭,小鲤对良三说,诺,你看看那堆酱油瓶,就知道咱俩那啥了多少回。

良三笑笑,有点不好意思。

大鲪嘴里嘟囔,有好几回我买啤酒了。

小鲤大眼睛一瞪,啤酒呢?

喝了!

酒瓶呢?

扔了!

下回记得把酒瓶子带回来,我好计数!

哈哈哈……

三人笑成一团,出租屋里洋溢着欢乐的时光。

2、

刚开始的时候,小鲤给大鲪介绍过女朋友,没成!

小鲤问大鲪原因,大鲪说,我俩一顿饭才说了三句话,她就说了仨字:来了。啊。吃吧。啊。吃好咱走吧。啊。我都怀疑那女孩是不是个哑巴。

小鲤笑得不行,人家女孩是矜持,第一次见面,话太多了不好,哪个个像我,跟个泼妇似的。

大鲪却一脸不乐意,我本来话就不多,再找个不爱说话的,一个屋里住着,能把人憋死。我就想找个话比我多点,活泼点的。

后来,大鲪就没再交过女朋友。

大鲪觉得,他们仨就这样过也挺好,心里想着等良三和小鲤有了孩子,他就直接当干爹。

良三家里条件不好,和小鲤结婚时,大鲪把攒了三年的工资全部给了良三,良三要写借条给大鲪,大鲪斜楞他一眼,你这不是埋汰我呢,扭头就去忙活去了。

有了大鲪的“巨款”,再加上自己和爹娘凑的,良三在老家县城买了套小房子,写的是小鲤的名字,俩人也算是有了个新窝。

一年后,小鲤给良三生了个儿子,良三乐得笑开了花。

没回老家,从医院回来后就在出租屋里坐月子。

小鲤坐月子的这段时间刚好是工厂赶货的旺季,再加上良三又是个小领导,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

良三想请个月嫂照顾小鲤,大鲪说打住打住,花那个钱不如给小鲤和孩子买点营养品。于是主动请缨,当月嫂照顾小鲤,大鲪在保卫处当保安,就跟保卫处申请了一个月的晚班,好白天照顾小鲤,晚上良三照顾。

一个月过去了,小鲤和孩子都养胖了,大鲪却瘦了,黑眼圈一个月都没下去过,小鲤和良三心疼,想给大鲪点补偿啥的。

大鲪说,让你俩的儿子认我做干爹算了。

小鲤和良三说,这还用认吗,他没出生你就是他干爹了。

大鲪开心得直蹦高。

喝满月酒那天,大鲪头一回喝得烂醉如泥,他是真把自己当爹了!

3、

小鲤就像使唤自己亲弟弟一样使唤大鲪:去给你干儿子买袋尿不湿,顺便给你干儿子他妈买一份肯德基薯条。

大鲪:据我所知,离卖尿不湿超市最近的肯德基骑车也得15分钟吧,这还叫顺便吗?

小鲤:我说顺便就是顺便,你得有个当干爹的样儿。

大鲪:你咋不让娃的亲爹去?

小鲤:亲爹在家陪亲妈,你有意见吗!我说你咋这么磨叽呢,你还想不想当这个干爹?

大鲪:我去还不成吗?

良三和小鲤哈哈大笑,俩人都知道——给娃当干爹是大鲪的命门、七寸,俩人总是利用这个来要挟他,大鮶笑着骂,一对儿狗男女!

虽然嘴上骂,可大鮶还是乐意去伺候他们一家三口,他们仨就是他大鮶的亲人。

四口人在一起,其乐融融,虽然打工在外地,却有一种家的温馨。

没想到一切都来得太快!

好不容易良三和大鮶赶在一起休息,小鲤张罗了一桌子好吃的,还买了一箱啤酒,一家人好好吃一顿。

饭菜还没准备好,大鮶就接到保卫室电话,说值班的同事突发阑尾炎,送去医院了,让大鮶过去顶个班。

没办法,大鮶得过去!

大鮶在保卫室不到一个小时,良三拎着个袋子过来找他,打开一看,有鸡腿、牛肉、排骨、饺子……一堆好吃的。

你嫂子说等你下班就不好吃了,我帮你盯会儿,你去厂区找个地方把这些吃了。

大鮶拿着袋子屁颠屁颠地跑了。

在离厂门口不远处的工厂餐厅,大鮶大快朵颐,吃的一包欢乐。

快吃完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是良三的呼救声。

大鲪放下手里的吃食,大步朝厂门口跑去,远远看见几个人正围着良三狂殴。

cao,你们这帮兔崽子,给老子住手!大鲪大喊一声,就冲进了人群。

大鲪认识这帮人,工业区里混社会的,前几天来工厂找过事,因为他们的老大看上办公室里的一个女孩。直接冲进厂里要带女孩出去玩,被正在值班的大鲪拦住,大鲪个子高大健壮,再加上是白天不敢造次,无功而返,那天折了面子,今天这是要找补回来。

想欺负大鲪,良三当然不会同意,这帮人就对着良三撒气,没想到下手重了,竟然把良三给打死了。

大鲪跪在良三身旁,大声地哀嚎,老远都能听见他撕心裂肺的声音。

救护车来时,他死死拽住良三,双眼通红,拉都拉不起来。

小鲤也悲伤过度,住进了医院,工厂安排人去照顾她,大鲪不敢去看她,没有勇气面对小鲤,在出租屋照顾小鲤和良三的儿子。

4、

大鲪没事就打电话给照顾小鲤的那位女同事,询问小鲤的病情。他不知道小鲤该怎么办?她的男人死了,可以说是为了大鲪而死的,家里的天都塌了,不知道小鲤能不能撑得住。

从女同事那里得知小鲤的情绪稳定后,大鲪抱着干儿子,带着水果去看小鲤。

小鲤一看见大鲪和儿子,就嚎啕大哭,哭得大鲪心里发抖,不停地安慰小鲤,你……一定得撑住。

家里的天塌了,我哭几声不行吗?

都怨我,那天我不去吃东西,他就不会有事。

我不怪你,他没事,你就得出事,这都是天意。不说了,把儿子给我,让我抱抱。

小鲤出院没多久,犯罪嫌疑人都被抓捕归案,涉嫌寻衅滋事、故意杀人、涉黑等数罪并罚,两名主犯被判处死刑,其余的有判十几年的,十年以内的,悉数得到了法律的制裁,总算给良三报了仇。

等处理完良三的身后事,大鲪再没有像以前一样有事没事就赖在小鲤的出租屋里。

可看着小鲤日渐憔悴的样子,大鲪心疼。

你不能这样下去了!

我要怎样,我能怎样!

你要不跟我过吧!

你胡扯什么!

我没胡扯,我是认真的,你觉得行,咱们一起过,一起把孩子养大。

你走吧,我有点迷糊。

你要撑住,我先走了。

大鲪回头看小鲤时,她的头埋在肩膀里,不停地抖动。

5、

双方的父母都赞同大鲪和小鲤在一起,良三的父母也开明,说大鲪永远都是他们的儿子,小鲤也永远都是他们的儿媳妇。

小鲤问大鲪,你就不怕别人说你闲话?

大鲪回答得也爽快,日子是自己过的,不是给别人看的,谁爱说就去说,谁人背后无人说,咱们行得正站得直。

小鲤还是有点犯愁,她对大鲪只有亲情,没有爱情。

爱情是可以培养的,以前的老一辈人不都是先结婚再谈爱情,不也幸福一生。良三走了,就剩咱俩和孩子相依为命。

小鲤不再反驳,算是默认。

大鲪退了自己的出租屋,搬过来和小鲤一起住,也方便照顾孩子。

孩子也渐渐长大,嘴里呜呜啦啦开始说话,大鲪没事就教孩子,叫干爹、叫干爹。

小鲤在一旁纠正,小孩子刚学说话,哪能发两个音的字,叫爸爸。

孩子嘴里默契地喊出,ba…ba……

大鲪和小鲤相拥而泣,他们决定了,明天就去领证。

大鲪问,咱们还办婚礼吗?

当然要办,还要再生个女儿,到时候让俩孩给我托婚纱。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