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有点热

2020-03-15 14:46:02作者:卫好时

青春

1.

吾思尔兮:

2019.9.29晴

刚刚结束惨绝人寰的军训,啊啊啊啊啊果然还是很热。在军训的时候看见了一个超级超级高的男生,长得是真的好看的要命啊喂!我觉得都应该有一米九了吧!干干净净完全是我喜欢的类型。激动!

顾思尔抱着电脑躺在床上。她有一个小习惯,特别喜欢在微博上画一些少女漫和日常,随着产粮的增加,粉丝也是在壮大。

“耳朵终于迈入大学啦!三年级的学姐告诉你遇到喜欢的一定要去追啊!”

“耳朵这是终于要把自己的初恋贡献出去了吗,还是一个大帅哥。快快快,妈妈教你撩汉子。”

“啊啊啊啊耳朵你终于更博了,还以为你被大学的军训给摧残挂了。快把小帅哥给收了然后画成甜甜的漫,我已经好久没看到新鲜的漫画了,迫不及待想看了!”

刚发微博没多久,就有小粉丝陆陆续续地开始评论了,无不外乎怂恿顾思尔去追男人。不,暂且称他为男孩。

顾思尔抱着电脑乐呵呵地看着粉丝的评论,喃喃自语“啊怎么都叫我去追啊,啊太羞耻了我可是个矜持的女孩子。”躺在隔壁床的桑梓也是顾思尔的粉丝,顾思尔至今都还记得当初知道自己就是耳朵时桑梓的表情。

桑梓翻着顾思尔新更的微博,嫌弃地看着顾思尔“我靠耳朵你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大高个?追啊,美好的青春一定要留下不一样的记忆。”

“呸,谁喜欢那个大高个了,只是人家正巧长成了我喜欢的类型了好不啦”顾思尔嗔了眼桑梓,随即锁上手机“都中午了,走咱们去食堂吃点东西。”

2.

顾思尔怎么也不会想到之前在军训就盯上的男生和她这么地有缘。不是顾思尔自恋,是真的自从国庆回来后经常偶遇皮囊。顾思尔自作主张地给大高个取了个外号。至于为什么叫皮囊,俗话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顾思尔说现在只知晓他的外在还不清楚内在只能先赠他这个啦。对此桑梓很无语“难道以后你了解他的内在后就改名叫灵魂了?

但是偶遇归偶遇,可是都快大半个月了,顾思尔还是不知道关于皮囊的一丁点儿消息。为此顾思尔很是苦恼,一边翻着手机“你说怎么办啊,我好不容易春心萌动的,这咋一点机会都没有,真想知道他到底叫啥。”

桑梓和顾思尔是对床,她嫌弃地看了一眼“还不是你胆小的要命,你说你三天两头都能遇见他,你咋不上去要个微信啥的,现在知道在这里暗自神伤了。”

顾思尔原本趴在床上的身子突然一顿“诶诶诶桑桑快来看,我看见学校表白墙有人表白他了,果然是帅哥,这么快就有人瞧上他了。”

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表白墙上的内容刺激到她了,在看到下方评论“单身可撩”并艾特了一个账号的时候,顾思尔立马就点开加了这个账号。

可顾思尔还是原来的那个怂的要死的顾思尔,在看到过去一个下午的时间对方还没同意好友请求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抱着桑梓在那碎碎念“你说是不是皮囊觉得我是那个在表白墙上偷拍他的女生了?是不是他生气了?他到底为什么不同意啊?还是他有个不能透露的女朋友?……”

好在在顾思尔准备叹息放弃帅哥的时候,这位大神终于同意了好友请求。顾思尔又犯难了,该怎么完成和皮囊的第一次对话呢?

顾思尔在后来闲得无聊又去窥视了表白墙,发现原本艾特的账号已经没有了,暗自肺腑“幸好我手快,果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3.

姜易淮从军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一个女生。因为顾思尔专业大多都是女生,所以教官给他们的任务就是练军体拳。姜易淮军训的时候就在顾思尔班旁边,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女孩。因为大多都是女生,军训的时候总归有些不到位。但只有这个女孩一直板着个小脸,特别认真地做每一个动作。要问他军训的乐趣是什么,当然是看女孩练拳了。

姜易淮知道顾思尔的名字还是室友告诉他的。当时姜易淮班准许休息后,还是照往常一样闲得无聊朝着一旁还在“吼吼哈嘿”的女子兵看去。正看的入神,旁边的范齐康凑了过来“欸,你在看什么啊,有美女吗?”

范齐康是姜易淮的室友,是个大大咧咧的男生,第一天报道的时候就吹嘘自己的外号“交际王”。其实范齐康说的不错。听他说,在还没开学就摸透了N大各个系的新生群,光是在校园走着都能碰上人聊上几句。

姜易淮又对上了隔壁那个女孩的视线,不知道什么时候,隔壁女子兵们也一个个坐在了地上。他回过头碰了碰范齐康的胳膊“欸你新生了解的那么清楚,你认识隔壁的那群女生吗?”

“哇姜大帅哥,咋地,莫非是看上了?”范齐康眨了眨眼,老神在在的。

姜易淮瞥了一眼,没说话。

“成,肯定认识,不认识为了你我也得认识。你说,看上谁了,哥保准给你搭上线”。

“第一排最边上的那个,脸很小的那个女生。”

“我去,就那个最矮的那个?大哥,你看看那身高,一米六都没满吧。人家小女生吃得消吗?”范齐康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身边这位193的大汉,竟然喜欢这么娇小的姑娘,惊呆了。

姜易淮一瞬间地僵硬“脑子想什么呢,就说你认不认识。”

“认识认识,这姑娘叫顾思尔,新闻系的。长得老可爱了,就是矮了点。不过没关系,多显小啊,这要是走出去人家都以为是未成年……”范齐康摸摸了鼻子“微信我倒是没有,不过之前在QQ新生群加过她。等会去我给你她QQ。欸成了记得请我吃饭啊,好歹我是红娘。”

果然,等到了晚上熄灯的时候,隔壁床的范齐康一边拿着手机不知道

在捣鼓些什么,一边冲着隔壁床的姜易淮说“欸快看消息,我可是把号推给你了啊,快点加啊,等着你好消息呢!”

周围的室友大都没有睡着,听到范齐康这么说都好奇了起来“诶诶诶啥情况啊老范,姜哥看上女的了?”

“可不是,隔壁新闻系的妹妹,哇真的那女生是真的真的可爱死了,没想到姜易淮喜欢这款的。”

“快快快,给我们说说,怎么可爱法,我可想象不出来。”

姜易淮躺在床上,无视着室友们的八卦,点开范齐康推送的账号。就看见一个猫咪的头像,嘴角扬了扬,果然是可爱死了。

姜易淮没有马上加上,而是有点迟疑。‘就这样加她会不会觉得太轻浮啊,要不要加上点什么话,比如名字……’

姜易淮还躺在床上抱着手机想着怎样加好友才比较得体,就看见有好几条新的消息。点开来一看就看见几个女生头像的账号请求加为好友。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头像。

4

“啊啊啊啊啊啊啊,桑梓桑梓,快看!皮囊给我发消息了!我还在想怎么和他聊天呢!呜呜呜,我心动了!”顾思尔激动地蹦到桑梓的床上,声音都要劈了。

桑梓凑过头看到聊天页面上孤零零的两个字“你好”,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你激动个啥,人家帅哥就发了句你好,心动啥。”

“你不懂,他可是我的心动男嘉宾。诶诶诶,快快快,你说我该咋回,是矜持点还是可爱点,要不温柔型的?”

最后顾思尔还是矜持地发了句“你也好。”

等了好一会儿也没再等到对方的消息,顾思尔有些丧气“该不会是我回的太冷淡了?为啥他不回我了啊。”刚失落地想着呢,对方就像是知道了一样“我叫姜易淮,你呢?”

顾思尔又突然兴奋起来,终于知道皮囊的名字了!不过我还是喜欢皮囊这个名字,欧多克!!

没聊多久,姜易淮便说要睡了。顾思尔看了看时间,难道这就是为什么人家那么帅的原因吗?这才九点啊!顾思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没有丝毫的睡意。发呆了半响便把电脑搬上床,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准备画一几幅日常漫。不过都是关于皮囊的。

而这样的后果就是导致了第二天上课的顾思尔哈欠连连。“果然美色误人啊,为了给自己画小甜饼,牺牲了我多少睡眠!”

顾思尔下午有一节专业课,还没休息够就到了上课的时间。连带着书本就狂奔到阶梯教室。顾思尔正准备往最后一排走,准备补会儿觉。突然一顿,这不是皮囊吗?她有点惊讶,踌躇了半响,还是走上前去。

“哈哈好巧啊姜易淮,你怎么在这。这不是我们新闻系的课吗?”顾思尔挠了挠头,还是有些尴尬。

姜易淮对上顾思尔的视线,有些意外“嗯我今天来蹭个课,突然对它有些兴趣。”随后站了起来“你要进去吗?”

顾思尔点了点头,故作淡定地走了进去,在姜易淮身边坐下。

整节课顾思尔都不敢睡觉,生怕让姜易淮觉得她睡相太丑,也怕他觉得自己是个混日子的女生。顾思尔内心吼了一句“做女生简直太难了!”

5.

姜易淮下午是没有课,原本的计划就是在宿舍躺尸的。但因为昨天晚上和顾思尔聊了会天,对顾思尔愈是感兴趣,总觉得这女生真的是好可爱。

姜易淮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旁边正在吃鸡的范齐康“欸,你认识这么多人,你知道这届新闻系的课表吗?”

范齐康盯着电脑嘴里嚷嚷“我是谁,问下人就知道了这点小事,怎么了突然要新闻系的课表?”

姜易淮有些踌躇,正不知道怎么说时,就看到范齐康的电脑是出现了八个字“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诶哟,瞧我这脑子,你刚和那小萌妹建立爱情的桥梁,当然是因为她对不对。得嘞,好兄弟我这就给你去问问她同学。”

姜易淮看着范齐康微信上传来的19届新闻系课表时,笑着拍了拍范齐康的肩“谢了,兄弟,改天请你吃饭。”说着,就拿着包出门了。

“欸欸欸,成了也要请我吃饭呐!我可是红娘!不是,呸呸呸,月老啊!”范齐康对着远去的背影吼到。

虽然姜易淮向范齐康要来了新闻系的课表,但也没有想一步登天,就是想去看看顾思尔,谁知道这小姑娘这么胆大,刚认识就上来说话了。姜易淮听到顾思尔问为什么会在这,想也不想的就说到是因为感兴趣。

看了看四周的座位,犹豫了一会就问要不要进来坐。小姑娘也点了点头。

讲台上的教授在侃侃而谈,但是姜易淮其实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他的兴趣全在旁边的小姑娘身上。小姑娘拿着笔,正在很认真的记着笔记,时不时地还因为教授的话而点点头。

姜易淮心里“扑哧”一笑,这女孩为什么这么认真也这么可爱。

6.

再次见到姜易淮是光棍节的日子,要说为什么会遇到,姜易淮是建筑系的。快到光棍节的时候,建筑系和新闻系两个系联了一次谊,专门为19届的新任单身狗们组织的。

本来姜易淮是一点都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只想在图书馆准备马上要来的一次建筑比赛。但刚收拾完书包准备出门,顾思尔的消息就来了。

“欸今天我们系和你们系有活动,你来吗?”

顾思尔发完就紧张地晃着桑梓,嘴里念念有词“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好尴尬了,搞得我特别想让他来一样。”

“我说,你发都发了,还想这么多有啥个用哦。”桑梓在一边无奈地对着苍天翻了个白眼。

“你去吗?”

“啊啊啊啊,回我了!”顾思尔一边叫着,一边回消息“去的,正好没什么事今天。”

“我也去。”

这次联谊因为关系这两个系,人数也很多,组织很财大气粗地直接租了一个大别墅。

姜易淮到达别墅时,远远地就看见甜品桌旁边的顾思尔。笑了笑就走上前去,准备打个招呼。

谁知道还没走到她身边,就被一个女生拦住了去路。“欸,姜易淮,还记得我吗?”

姜易淮有些莫名其妙,但良好的教养还是让他停止了脚步。

“你是?抱歉,我没有印象。”

“我去你真不记得我了啊,小时候不还一起玩过吗,就那个徐阿姨的女儿呀,我是孟凝啊。”女生似乎有些不满于姜易淮说的话。

姜易淮皱着的眉总算有些松开,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也就没有那么防备了。

顾思尔夹了一个马卡龙就往嘴里塞,心里嘀咕着怎么还没有看见姜易淮呢,就看见不远处一个一米九几的大高个和旁边的女生聊的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不是姜易淮还会是谁!

顾思尔偷偷打量了姜易淮身边的女生。我去,怎么还挺好的。哎哟我去怎么姜易淮还笑了!顾思尔有急了,心中冒着酸泡。撇了撇嘴,拉着旁边的桑梓就往泳池边走去。

姜易淮听着身边女生连续不断的话,有些心烦,但又不好说什么。想看看顾思尔在干什么,可是哪里还有顾思尔的身影,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个孟凝,我还有事,就先不和你说了。”对着孟凝示意了一下就迈着长腿走了。

“嘿这人,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孟凝无语地看着远去的背影,吐槽着。

桑梓毫不知情地被顾思尔拉到了泳池边,“诶耳朵你干啥呢,我吃着东西呢咋就上这来了?”

“这边好看的帅哥美女这么多,当然是上这边来了啊。”说着,顾思尔随便找了个沙滩椅坐了下来。

桑梓一边吃着小蛋糕,一边对顾思尔说:“耳朵,我才不要看呢。我觉得还是宋延君最帅。你在这看着吧,我再去吃点东西。”宋延君是桑梓的高中同学,也是初恋。

顾思尔托着下巴看着泳池边一个个不怕冷的男生女生嬉闹。本来晚上温度就更低,毫不知情地脸被冰了一下,顾思尔差点就蹶了过去。本想回头看看是谁,谁知道一回头就对上了一双长腿。

姜易淮四处都没看到顾思尔的身影,重新回到了餐厅才发现了顾思尔的闺蜜桑梓。想也没想就走了过去问她顾思尔在哪。这才在泳池这找到她。

“你怎么在这吹冷风啊。”姜易淮拿着手里的冰可乐,坐在了一边。

“没啥,就看看人嘛,我刚刚看见你在和人聊天,你同学吗?”顾思尔摸了摸脸,假装不在意道。

“嗯?同学?不是,就是以前的邻居。”姜易淮总觉得她话里有话,可是毫无恋爱经历的小白也真是什么都不懂。

顾思尔咂了咂嘴“啊,这么说原来是青梅竹马啊。”

姜易淮突然顿住,身体僵了僵“什么青梅竹马,又不是什么多要好的朋友,别多想。”

虽然之后也没在说这个话题了,但顾思尔心里的酸泡泡好歹少了很多呢。

“快,大家赶快来活动室集合!!!”微信群里跳出来了一条消息,是这次举办活动的学长。

卫好时
卫好时  VIP会员 写我所想

今天天气有点热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