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岁月:你听雨时我听你

2020-03-11 17:51:21作者:雁鱼谁传

爱情

1

陵园逢雨我逢你。

五月,花开得热闹。县一中组织高一新生去参观烈士陵园,进行爱国主义熏陶。

到陵园后,天气突然转阴了。校代表在纪念碑前刚陈述了革命事迹后,雨点已经开始落下了。没有办法,活动只能暂时到这儿了,各班级又赶紧开始回撤。

五班的陆星远因为尿急,所以打了个报告去找厕所了。但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园里现在不仅没人了,甚至连个路标都没有。

“这里不会没厕所吧!不管了,憋不住了,就在这里解决吧!”陆星远自言自语地说完,便随即躲到一棵树的背后解决。

“喂!真不要脸!”

陆星远听见喊声,惊得赶紧拉上裤链,正要询问是谁时,抬头发现前面的亭子里背对自己坐着一个马尾辫女孩!他看看周围没有其他人,于是断定刚才就是这个女孩喊的。

“你是谁!?哪个班的!?”陆星远看这个人穿着和自己一样的校服,便又断定这是同校同届学生。

“你弄好了,我再告诉你。”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本来陆星远想骂一声,因为自己刚尿了一半,便被吓得硬生生憋回去了,但是一听是女孩声音,就没计较:“好了,你说吧!”

“我是八班的。你呢?”那个女孩问完,就转过身来。

“我五班的,叫陆星远。同学,你怎么在这里啊?难不成你也是来找厕所的?”陆星远问。

“喂!你可真笨!我难道坐着找厕所吗?再说这不是落雨点了吗?”女孩笑着说。

“是是是。那咱们赶紧回学校吧!一会儿雨就下大了!”陆星远看着天空越来越暗,便劝她说。

可刚说完,雨点就开始变大了。陆星远心想这下是走不了了,便走进了亭子里。

“一会儿的课估计上不成了。这该死的雨!”陆星远一边埋怨着,一边偷偷看女孩的脸。女孩的面容就如同雨润过的桃花一般,十分耐看,让陆星远目不转睛。

“你老看我干什么?”女孩嗤笑道。

“没什么,没什么。”陆星远连忙把目光移开,然后他忽然看到了女孩的裤腿上有浅浅的血痕,问道:“同学,你腿受伤了吗?”

“嗯!我那会儿想看看灌木丛中那块石碑上面写的是什么,可还没走进看,就不小心被乱树枝划到了。我没有什么东西包扎,就索性在这里坐起来了,顺便避避雨。”女孩一边说,一边指向那块石碑。

“很疼吧!?可我看你好像一点儿也不在意呢?我帮你看看吧!”陆星远关心又调侃地说。

说完,他卷起了女孩的裤腿:“呵!三四道划痕呢,看起来有点严重啊,得赶紧包扎起来。”

陆星远把校服外套给扯烂了,然后撕下一条,给女孩细心地包上了。

陆星远觉察到女孩有些拘谨,为了缓和气氛,就打趣说:“你看,咱们这校服真差劲!一扯就坏!这中间商得赚多少黑心钱啊!”

女孩嗤嗤地笑了,然后说了声谢谢。

“不客气,只是这里估计就剩咱们两个人了,大家都回学校了。”

“嘘!”女孩示意他别说话,并坐下。

“怎么了?”陆星远疑惑地问。

“嘘!听雨!”

“什么?听雨?”陆星远一脸懵。

“嘘!”女孩伸出食指,打算示意他不要讲话,没成想不小心碰到了陆星远的嘴唇。陆星远刹那间感觉有一股暖流从脚底直窜头顶,教人如堕春风。

我的初吻竟然给了这根玉指。

我竟然被这个男生给亲吻了。

两个人都下意识地躲开了。女孩的脸红扑扑的,而陆星远则假装看远处的那块石碑。

就这样这对少男少女就在亭子里沉静了半个小时,直到雨小了。

陆星远先说话了:“同学,我去帮你看看石碑上写了什么。”

“不用!那里树枝很乱,容易伤到。”女孩急忙喊道。但是陆星远已经跑到那里了。

回来后,陆星远像是完成了使命一样说:“报告同学,石碑上写的是徐向前赞扬革命英雄的一段话。”

“嗯,那你有没有伤到?”女孩听完,连忙关心地说。

“没事儿!”

“那就行,对了,徐向前是谁?”

陆星远随即就把徐向前将军的革命事迹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女孩夸他懂得真多。

两个人直到雨彻底停了,才离开了亭子,往学校走。路上女孩突然问陆星远:“你为了帮我包扎,把衣服都扯坏了,我挺不好意思的。那个,你有其他衣服要我缝吗?我看这件校服没办法缝了。”

“有是有。但是我已经自己缝过了。”

“没事儿,我给你拆了,然后再缝上。”

“额,为什么?”

“男生哪里能缝得好,再说,我不想欠你人情。好了,就这样定了,你到时候就去2号宿舍楼,把衣服送到宿管阿姨那里。”

“好吧,对了,你叫什么?”

“黄辛织。”

2

浅浅光阴心相印。

果然,过了没几天,晚上回到宿舍的黄辛织从宿管阿姨那里拿到了陆星远的衣服——一件运动裤。

有心的黄辛织怕同学们见了男生的衣服会好奇,所以她一进宿舍就把它塞进了被子里。在宿舍熄灯后,才又拿出来,然后捂紧被子,打着手电筒缝了起来。

黄辛织便抽空去了五班,把缝好的裤子给了陆星远。

“缝好了?”

“喂!你真不要脸!竟然让我给你缝......额,不说了,我先走了。”黄辛织既害羞又生气。

陆星远连忙解释说:“不是,你别误会,我只有这个衣服是坏的。”

陆星远说完,拿起裤子,在裤裆处检查了一遍,发现缝得很用心,就跟没有扯坏过一样。

他说了声谢谢,但此时黄辛织已经走远了。

陆星远回教室后,坐到座位上,没有专心去听课,因为他的脑海里一直在想象着黄辛织她缝衣服的可爱模样。

就这样,他一直想,一直想着,发现自己竟然喜欢上了这个女孩。但是,理性告诉他,人家只是还个人情罢了,可别想多了。

但最终青春的躁动战胜了理性。

不知怎的,他总是想再见见她,再想她说说话,正所谓日日思君却不见君,教人很惆怅。

有一天在下晚自习后,陆星远着急地竟跑到了2号宿舍楼的门口外,然后等着黄辛织出现。

一拨又一拨的女生进了宿舍,然而却没有还是没有等来她。陆星远踱来踱去,显得恨着急。他看了看宿舍大厅里的挂钟,发现快到熄灯的时间了,于是就更着急了。

就在这时,一个女孩朝他说:“喂!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陆星远定睛一看,是黄辛织,内心有些激动,同时又有些说不上话来:“我,我在这里,对,我是来感谢你的。”

“谢我什么?”黄辛织问道。

“帮我缝了衣服呗。”

“呵!你真不要脸噢!让人家缝......好了!那你既然是来感谢我的,那总得有点表示吧!”黄辛织说完,便伸出手来。

陆星远一听黄辛织还索要报酬,于是就有些慌了,忙说到:“啊?我今天有些匆忙,改天,我改天准给你!”

“哎呀!快熄灯了,你快回去吧。”说完,黄辛织双脚已经踏进了宿舍内。

陆星远当然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时间上不允许了,所以他也只好往回走。

“喂!明天下午三点去操场边的梧桐树下找我去呀!”黄辛织突然喊道,然后急匆匆地上楼了。

陆星远一听,高兴极了,这难道就要约会了吗?可他一想,不对呀,下午三点钟不是刚开始上课吗?

第二天,天气阴沉沉的,下午三点前,陆星远果然去了操场边的梧桐树。他发现黄辛织安静地坐在长凳子上,似乎已经等候多时了。

陆星远奇怪地问为什么约他来这里。

黄辛织笑着说:“看来你也不是个好学生嘛,还逃课呢。嘻嘻,我让你来,是想让你陪我看下雨,听雨!”

陆星远听完有些匪夷所思:这女孩是不是有毛病,难道自己喜欢上了一个傻瓜。下雨天你不好好地去上课,还来大树底下,万一打个雷,哎,这不是找死吗?而且还拉上自己。

“哎呀,愣着干啥呢,杵着跟电线杆一样,快坐下吧!”黄辛织赶紧把他拉到自己身边就坐。

“呀!雨下起来了。你看多好看。”黄辛织惊喜地叫道。

陆星远想起了在陵园初遇她时的情况,她那会儿就表现得很奇怪,似乎对雨有种特别的感情。既然她想听雨,那么爱屋及乌,陆星远也跟着她喊道:“呀!雨真的下起来了,真好看。”

“但你为什么喜欢听雨呢?”

“为什么不听呢?你听,这雨声多美妙,落在叶子上滴答滴答的。其实,从我很小的时候,奶奶每逢下雨都会给我讲一些美好的故事。所以......”

“所以你一听雨,就会想起奶奶给你讲的那些美好的故事,对吧?”

“嗯,还有我也会想起我奶奶。”

“噢!那你可以常常可以给她打电话呀!”

“不用,奶奶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说完,黄辛织眼眶有些湿润了。陆星远不知道怎么办,想了一下,然后安慰说:“你别伤心了,以后我来给你讲故事听,好吗?”

“真的吗?”

“真的。”

黄辛织擦了擦眼泪,并没有让他立刻讲故事,而是询问了一些基本情况。原来,他们两个竟然是老乡,家都是在乡下普通的农村,相隔也就距离十里地。真可谓是缘上加缘。这让两个人都感到很高兴。

兴奋之余,陆星远惊奇地说:“你真厉害呀!咱们坐在这里竟然没有被润湿,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你可真笨!你没看到上面的梧桐叶子那么多吗?即使雨再下大点儿,也不会有什么事儿的。”

“你经常逃课吗?”陆星远问道。

“也不是啦!不过我学习很差,不太用功。你呢?学习成绩怎么样?”

“还好吧,我其实也经常逃课,但是我一般逃数学课,因为我很烦老师讲个不停,我比较喜欢自学。”

“那你还挺厉害,无师自通。”

对于夸赞,陆星远没有回答,因为他只想着能和黄辛织走得更近一些,想跟她交往,于是小心地问道:“你能和我交往吗?”

黄辛织可能是被这个突然的话惊道了,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地回答道:“我不知道。”

说完,她拿起一只MP3,边听边哼起歌来,陆星远夸她唱得真好听。黄辛织一直唱到雨停,然后说道:“雨停了。快去上课吧,谢谢你陪我哦!”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