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璀璨,彻夜难眠

2020-03-10 18:47:45作者:小暖熊

世情

1

在一个繁华的城市里,里面的人习惯了快节奏的生活,许多年轻人在这个大城市里忙忙碌碌地工作,生活。

许轻是这么多年轻人里的其中一个,在这个离家很远,没有一个熟人大城市里,每一天的生活随着时间的变化,也越来越迷茫。

许轻她的上司是个霸道女总裁,对她要求很严格,总是在她的作品中挑三拣四,鸡蛋里挑骨头,她知道自己不够棒,但觉得自己也没有她说的那么不堪。

跟她一起进公司的本国姑娘,轻轻松松的职位升的越来越高,见到面她还要对那个姑娘打招呼,她知道那个姑娘可能在背后也很努力,拼命工作,但她看她写过的东西,创意也没比她好多少吗。她不是嫉妒,就是...就是疑惑。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她有个男朋友,男朋友是从另一个学校过来的,再过几个月就要回国工作了,问她一起回不回去,这里工作压力太大,新人也赚不到不少钱,还歧视外籍人,他不想多待了。

还记得他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她不屑一顾,觉得这男人就是懦弱,遇到一些小事就说放弃,还不如不要。虽然她嘴上没把那句不要的话说出来,但心里慢慢开始少接触他。

他应该是知道她的感觉的,自从那一天后就很少再找她了,也很少在手机上聊天。

现在许轻才知道不是男孩懦弱,而是因为被逼的没办法,看不到希望的进步,没有办法。好像真的坚持不住了。

许轻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后,就很少给父母打电话了,路程太远,电话费太贵,也不敢用微信视频聊天,她不想让父母见到她现在这个样子。

还没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时,她整理行李,自信满满地对身边一脸关心的父母说:“爸,妈,女儿在外面一定会闯出一条路来,让你们为我骄傲,你们就别担心了,相信我,”笑着上前搂住爸妈,趴在他们的怀里,自信地说,“我可是老许家和老李家的单传啊,怎么可能会做不好,你们就等着看我如何风生水起吧。还有啊……明天去机场你们就别来送了啊,我怕我会舍不得你们,突然不想走了。”

开心地气氛突然被许轻后面一句驱散。许轻爸妈紧紧搂住怀中的宝贝女儿不说话,这可是他们第一次相隔那么远,女儿去那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怕被人欺负……

“好了好了,我还要整理衣服呢,你们先去忙吧。”许轻擦干眼泪从爸妈怀里出来,扬起笑容,安慰父母,也安慰自己。

那天晚上,爸爸给她发了一条微信,那条消息一直置顶在她微信的上方,即使她再苦再累,看到这条消息也会在一秒鼓起勇气继续努力。她要向他们证明即使不在他们身边她也可以。

“轻轻啊,如果你累了,就买机票回来吧,爸爸妈妈永远是你的依靠,不要害怕爸爸妈妈会因为你做到而瞧不起你,你永远是爸爸妈妈心里最骄傲的。”

2

许轻从高中开始就喜欢上一个明星叫秦天。

她一开始喜欢他始于颜值,现在忠于才华,陷于人品。

她喜欢那个宝藏男孩在一开始选秀出道时那个闪闪发光的样子,他就是舞台的掌控者,全场的欢呼随着他的舞动而变化。

他因为那场选秀,虽然没有的得到冠军,但积累了一定的粉丝,可是因为后面没有更好的作品地输出,他渐渐被人淡忘在娱乐圈里。

许轻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大男孩,每天清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他照片,看他视频,点赞他的动态,点赞一切有关于他的事。

自从许轻在他才出道的时候因为激动而发了第一条消息,秦云回了后,她就坚持每天早上起来到晚上睡觉之前都发一句,“早上好”,“晚安”,这样的话,其他时间互不干扰,台上他是控场小王子,台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也是因为那样,她慢慢养成了早睡早起的好习惯,每天都说一句“加油!”然后对面的人也给她回一句“加油!”一天的心情都会变得开心起来,做什么都充满动力。

许轻在上高三以来,一直都是以腼腆的脸色对待众人,到后来就养成了一个不爱跟别人讲话的性子。因为接触到了——那个一开始在舞台上接受采访时还不敢讲话害羞的男孩子,看到他一步步的成长,她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到。

因为是他,那个对的人,所以才会因为他变得优秀,她想的从来都是强大起来,可以为台上的他保驾护航,台下不扰。

那么多的还没完成的文件堆在桌子上,大都是要明天早上赶出来,拿到上面去。

她觉得她其实每次都在认认真真的完成,学过时间管理,好好把文件一份份安排出来,可就是总是做到中间就全部卡住,她没有那么集中注意力,做到一半,脑子里就会突然性的想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然后一去想,就浪费了大把时间。

她也试着尽力去完成每一样工作,最后结果还是不那么理想。写个创意都要靠咖啡度命。累的半死还没有别人随随便便做的好,能得到的奖赏多。

中午下班,街头有一些乞讨的人,她会看着给他们一些零钱,去地铁站也有很多拿着吉他或是别的乐器的一些人在演唱,她会把身上剩余的为数不多的钱给他们。

从地铁站出来,一个人穿过一条条马路,在陌生的城市里,找个人说话都成了难事。低头踢着路上的小石子往前走。

太阳底下,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撞在一起。

许轻才发现,原来自己撞到一个小男孩,弯下腰蹲下来,准备把小男孩扶起来。就看到对面一个大妈骂骂咧咧地赶过来。

指着她的眼睛,说着熟悉的中国话,她好久没感受到这么熟悉的感觉了。虽然那个大妈一直在骂她。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姿势,“我跟你讲,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中国人,听得懂我在说什么,现在的话。要不你就赔钱,要不你就让我再撞回来。”

许轻听到那熟悉的语气,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有时候生气的时候也是这样说她的,不过不会这么凶。轻轻低喃了一声:“妈妈。”

那女人看着她半天没有动静,带着那个男孩晃着那庞大的身子一摇一摆地走了。

3

夜晚星星点缀在黑夜里,月亮旁是一天透亮的黑色。

听着语音通话里两道熟悉的声音,没有开视频,因为不想让他们见到现在这个碌碌无为的家。

之前她听过这样一句话,小时候的自己会把把自己所有的不好说出来,让爸妈帮助,长大后却不再那样,只希望能给家里报个平安,让他们不在担心,通话的时候也只会说:“爸,妈,我在这边过得很好,每天山珍海味,大鱼大肉的,比在家里还要舒服很多,你们就不用管我了。”

“轻轻,你过得好就好,爸爸妈妈在这边就放心了。”

“轻轻你打开视频好不好,妈好久没看见你了。”

“叮咚叮咚……”急促的铃声响起,催着屋子里的主人。

“爸,妈,先挂掉啊,有人来找我了,给你们那边报个早安啊,挂了……”

许轻匆匆跑出去,打开门。房东女士拿着手里的账单给她看,“你的房租已经拖了很久没交了,你再不交,我就把你赶出去!”

“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后,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不好?”许轻祈求道,这是她现在能找到的在城市里的最便宜的一间房了,前面的人都以为她们是骗子所以才让她瞎猫碰到死耗子捡到这个便宜。要是被赶出去了她就只能流落街头。

房东夫人走后,许轻从帆布包里拿出那些一打一打的文件,小心翼翼地翻起来,眼睛里泪水在不停地打转。

“不能哭,不能哭,许轻你怎么能哭呢?弄湿了文件,你付的了责吗,”然后又把眼泪擦干净,安慰自己,“不要哭了,不要哭了,明天还要把文件提交上去呢,不能再被骂了,再骂连保底的工资都拿不到的……”

赶完那一批,很顺手地拿起手机听歌,她关闭了所有能和外界交流的方式,听歌就成了她唯一的放松。

耳机里重复秦云早些年发布的歌曲,在床上一边带着耳机,一边睡觉。

“许轻,你怎么又做的这么差,要不现在你就收拾好你的东西,卷包袱走人得了,把工资结一下。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招你进来的!”

“对不起...”

“许轻,你这个方案写的不太好,还需要重新修改一遍。”

“对不起...”

“许轻!”

“许轻……”

无数的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她看到那些人拿着她昨晚熬夜才做好的文件。却一遍一遍说着不满意的话。又让她重新改。

吓得冷汗都出来了,脚一抖,睁开眼睛才发现是做梦。果然,这人一烦躁,这做的梦都是不一样的吓人。嘴上重复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拉开窗户,打开手机发现,竟然要迟到了。

拿起文件,随便穿双袜子匆匆离去,手机也落在床上没带走。

“哎,轻轻你怎么来公司了?”

“不是说今天在公司里要开个大会吗?我怕迟到,直接跑过来的。”

那个女同事突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惊呼一声,话都说的有些结巴,“许...许轻,上面说改地方了,去的是对,对方公司开会。”

许轻觉得此时此刻真的是晴天霹雳,她准备了那么久的文件,竟然因为这么一个小错误全毁于一旦了。整个人无神地愣在原地,抱着那些文件。

女同事站在旁边摇了摇许轻,关心地安慰道:“许轻,许轻,上面说是九点才开始,现在才八点三十五,应该可以再挽救一下的。”

“对,我还有机会!”说完,带着手中的文件抬起腿就跑了,还好她把那些可能发生的事都记了一遍,包括对方公司的名字也记了一遍。

焦急地在外面边走路,边等车,现在正是上班族的高峰时期,路上都有点开始堵了。

一辆摩托车骑过来,车上带着头盔看不清长相的男人说:“走,去哪里?我带你去!”

许轻也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大庭广众之下总不会有贼那么猖狂,直接坐了上去,抱起文件,说出对方公司的名字。

“坐稳了啊,哥带你体验飞一般的感觉。”

4

许轻只觉得即使是太阳高照的天气,摩托车驶过的地方都带起一阵冷风,“唰唰唰”的往脸上刮皮。

到了对方公司,对那个送她过来的人道了一声谢,也没说什么感谢地话,直接往楼上冲。问前台接待会议的地方在几楼,看了眼挂在墙上的大钟表上的时间,八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只能坐电梯了。

不知道这电梯在上班时期怎么没一个人进来,一遍一遍地做些深呼吸,到了楼层,没等电梯门完全打开,直接跑出去,穿着个高跟鞋还要跑出那种没有太大声响的动静,太累了。

外面有他们这边的人在等候,一个个都焦急地等待,看他们中的一个人,一次次拨打电话,对面的人却好像一次次都没有接通,气的要死。

“黄姐,我来了。”

许轻走上前,轻轻地在那个总是会凶她让她一遍又一遍改文件的上司耳边说。现在,她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旁边的助理一把就拉过她,看着快要给她跪下的样子。她自己也深深呼一口气,这段路,跟跑接力赛一样。

黄姐在最后关头,带着许轻熬夜做好的材料走了进去,这最后一场仗,一定要打赢。这样她才能稳住,不被淘汰。至于结果,明天就知道了,是好是坏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了,因为已经改不了了不是吗。

外面那个骑着摩托车送她过来的男人,车和人都一并离开了。

许轻想:原来在这陌生的城市里还有人会不计回报的对别人好,帮助他人。

身上仅有的从衣服袋子里掏出的硬币,走一步拋一下,至于最后会走到哪里,她也不知道,反正就那样走,她手机也没带。就那样走到最远的地方,喊一声然后把烦恼全都丢掉,在迎接新的一天。

最坏的结果不就是被公司辞了,没地方住了,没东西吃了吗,还能怎么滴。大不了她就去做别的,睡地下室里,睡天桥下,随便吃点就好了。

实在不行先找个靠谱点的工作稳定下来,再来个东山再起,反正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到最后我还是那个我……碌碌无为。

再往前面走,就是个死胡同,也不喊了,免得在这里面的住户追着她骂。

转过身看着依然还是那个繁华大城市的街头,轻笑一声,是她把自己看的太重了,以为一定能有个好出息,打出一片天。现在她觉得不管做什么事都要脚踏实地,放平心态,别太注重名利。

回到家,打开手机,坐在窗户前,这还是她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里第一次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外面的人,发生的事呢。听着秦云的歌,才发现心中慢慢就安静下来。

夜晚的钟声响起,毫无睡意的坐在窗前。就在刚才,她第一次试着把自己房间整理干净,然后打开视频聊天和父母通话,那边有点是黑夜和白天的交界点。但父母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跟她说,她细细听着,身边仿佛又温暖在缠绕。

难得那么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以前都因为工作的原因,随便洗漱一下就好,现在忙完后,才发现原来其实工作没有那么她表现出来的那么累,可惜还是有点不知道应该干些什么。

5

秦云又出新歌了,是在深夜的时候出的,她是第一个在歌的下面留下评论的人。

节奏很美很美,听那首歌你会不自然的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再听又好像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

那一夜重复听那首歌的旋律,许轻睁开眼仿佛看到了漫天星辰在天空中闪亮。虽不如烟花般夺目,但却璀璨,自有一方颜色,不同颜色的小星星就如世间所有的繁花相继绽放,深邃的星空灿烂无比,只能让人抬头仰望,不能亵渎。

原来那首歌唤醒的是藏在一方天空下耀眼的星辰。

那一夜,我也曾看见万颗璀璨在向我奔来。

打开和秦云之前的私聊,上面的对话还是显示是两年前的时候。许轻没有说再发早上好,晚安这样的句子。而是在底下留言说:“秦云大男孩,谢谢你那首歌的发布让我在异国他乡更有了坚持走下去的信心,勇气,也让我看到了那场最美的景色。”

“谢谢你,你对梦想依然的坚持不懈,我从你的歌中仿佛听到了你的几种不同的风格,但最后却不是以鸡汤结尾,而说的是对现在的不放弃,对未来的不后悔。”

“谢谢你,你的优秀才能让我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你,即使相隔很远。”

说完那些话,许轻拿出一张白纸,用笔在纸上写下短短一句话——想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风景,在远处不靠近。

那一夜许轻的心情格外的好,耳机里原来是循环播放秦云的歌,现在变成了重复循环他的一首歌。歌名是打不出来的字,就像他是个优秀,但不仔细找却找不到看不透的人。

早上稍微眯了一会儿,因为还要上班,洗漱完就打起精神自信地去公司。

蹲在暗处,披着摩托车带着头盔的男人点点头,就消失踪影。他也算是帮助一个迷茫的人吧。

公司里跟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工作,只是当她进来的时候,那些人的眼睛都在若有若无的往她这个方向看,一直到她上电梯那感觉才消失。

小暖熊
小暖熊  VIP会员 天空好想下雨,我好想住你隔壁

漫天璀璨,彻夜难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