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斗兽记之选择

2020-03-08 11:22:41作者:策划师&小萍

世情

kf那边测量完场地之后,进入到新的阶段,开始做方案和预算单,于是柴佳便逐渐的忙了起来。

一方面是看往年的视频,了解前期的准备工作。另外一方面,增加自己的知识面,上一次的会面基本全程都是刘经理在指导,接下来如果方案和预算敲定的话,作为主对接人,柴佳想尽可能的让自己在合作过程中显得专业一些。

工作忙起来,于是下班时间便没了点。

刚进三好那阵子,柴佳是办公室的到点准时下班一族。每次快下班的时候她的小男友电话便打了过来,约见面的地点,甜蜜又幸福。工作忙起来,于是加班变多了,渐渐的,小男友来公司等柴佳的次数越来越多。

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我问柴佳:“你男朋友看着很小啊?毕业了没?”

柴佳笑了笑,说:“还没有,比我小三岁,今年夏天毕业。”

“御姐➕小奶狗,绝配啊,这天天接送的,不容易”

“嗯,他今年课不多,我说了好几次不让他过来,非要来,烦死了”

柴佳享受着专人接送的优待,但有时又觉得小男友太粘人了,以至于有时候柴佳不得不在午休的时候,把工作都往前赶,尽可能的下班时间早点走,赶去约会。

但是庆典行业,有很多突发状况,常常是客户在下班后,突然给业务员打电话,交代工作证的设计需要改一下,或者是签到区的logo太靠上了,字体领导不喜欢了,要改一下。然后第二天早上上班前发给他们。

然后矛盾就发生了。

有一次晚上,客户又打电话,说想请两个全国知名的主持人,但预算想控制在20w一下,要求在第二天8点前把主持人的资料和报价都过去。

彼时我们公司,并没有这些演绎资源,打交道比较多的也是当地圈子里的一些主持人,所以当柴佳给刘经理打电话时,刘经理让她联系花总,当柴佳联系花总时,她那边给推了一个媒体人的微信。

柴佳需要回去重新修改方案,看了一半的电影不看了,执意要回去。

两个人不欢而散。

连夜联系了花总推荐的媒体人,将推荐的几个主持人适当做了调整,做成ppt,赶在早上7点半发给了客户。第二天我们到公司时,看到她已经累的趴桌子上睡着了。

然而十点的时候,客户一个电话又吵醒了柴佳:方案领导不满意,价钱太高,超出了预算,另外就是推荐的主持人知名度不够,达不到客户想要的宣传效果。要柴佳重新做方案。不然就要考虑更换庆典公司。

柴佳急忙去找花总,花总不在。打电话也没人接听。

于是又去找刘经理,刘经理告诉她要自己解决自己手里也没有这方面的资源。

回到业务部时柴佳的眼圈都红了,明显是哭过了,但是业务部都是新手,其他人也只能安慰安慰她但是并不能帮上忙。后来,柴佳给她男朋友打了电话,让他找找关系介绍几个经纪人给她,终于赶在12点前,将新的调整好的方案发给了客户。

午餐时间到了,看到她那么累,我走过去问柴佳:“吃点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四厂的肉夹馍,麻辣味的,再要一碗浆面条,多加点醋”

“好”

就餐结束我们回来时并没有看到柴佳,过了一会,她走了过来。

“佳佳吃饭了,嗯?你怎么了?哭了?”

“没事,昨天放了我朋友鸽子,今天他知道我这边的情况,有点生气,刚刚打电话想让我辞职,我们吵了一架”

。。。

“我知道他生气了,每次生气都这样,不听人解释”

。。。

“有时候觉得他太幼稚了,不理解我”

。。。

“别生气了,慢慢会好的,赶紧吃点饭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

“哎。。。好”

吃过饭柴佳就跟我聊起了她和她家小男友的故事:两个人是酒吧认识,等在一起了才知道小奶狗还没毕业,时间长了激情过去了,想分手却分不掉,因为男朋友家境很好,他妈妈在某个局里是二把手,佳佳的家里人希望将来等感情稳定了能给她安排个好工作。然后两个人就一直处着,这些年柴佳历练的多了,也越来越成熟干练,但是男生总是成熟的晚一些,尤其是年纪还小,还没有进入到社会。不过有时候工作累了的时候,想想家长说的终究是对的,找一个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还心疼自己的,以后的生活不会那么辛苦吧。

聊完之后,柴佳的情绪渐渐平静了一些。又投入到工作中了。

kf的这个项目日期越来越近了。

主持人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用柴佳推荐的那几位,客户自己通过关系找了两个祖籍在kf现在在大电视台的两名主持人,其他的还是由我们公司来执行。

方案不断的细化,柴佳也不停的往设计部跑,因为细节总是在不停的变化。甲方每个部分每个领导都会提一些不同的意见出来,然后柴佳这边就要不停的改。渐渐的,和设计部也熟悉了起来。

本来柴佳就是一个活泼漂亮的女孩,然后设计部的小男孩渐渐的就开起了柴佳的玩笑。

有一天,不知道小男孩说了什么,柴佳哭着回到了办公室。然后过了半个小时,出事了,她男朋友来公司里,直接把设计小男孩打了。

事情一下子闹大了。

老板也知道了。最后的最后各打三十大板,柴佳和设计部小男孩各自的全勤奖都扣掉了。此事谁也不能再提。

后来过了很久,再次和柴佳聊天时,她告诉我:就是从那一刻,她彻底对公司死了心。

本来刚开始有怨言但是自己就消化掉了,比如说在对接中关于主持人的问题,领导一点也不上心,到最后人员费用减掉了,本来60w的项目活生生少了20w,提成也少了很多。这就不说了,打架的事情,本来就是那个男生的错,开玩笑没有尺度,我男朋友气不过才打的他,但是花总的处理方式让我太寒心了。

之后的日子变得平静而又谨慎,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尴尬的气氛,我们业务部,再也不去其他部门串门了,有问题全部在线沟通。

最终在忙完kf那一场活动,提成和工资拿到手之后,柴佳辞职了。

临走时她跟我说:其实我朋友家里一直想让我们等他毕业了就拿结婚证。之前我不想那么早结婚,但是这几个月下来,太累了,想歇歇了。嫁给他也许对我来讲目前是最好的选择吧。

柴佳走了,办公室少了一个女生,感觉寂静的可怕。

而这时,我等来了我的第一个单子。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