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上)

2020-03-07 15:22:03作者:是小星星吖

纯爱

1

公元2193年,灵泉城中心区。

银白色的轿车穿过街巷,在阳光的照耀下周身渡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车内的人沉默不语,只是低垂着眉眼,用指节轻轻摩挲着端放在腿上的,金属制的盒子的边角。

外面渐渐的喧嚣了起来,随着车速一点点减慢,车内的人终于抬起了头,漠然的看向车窗外举着“长枪短炮”的人。

灯光,人群,欢呼,拥攘。

玻璃外的画面在浅色的眼中几度恍惚,悄然无声的重叠了往昔。

轿车终于在科研大楼门前停了下来,顾子墨回首看了眼身左侧的人,后者依旧是漠然至极的模样,窗外的人群看起来未能在他心中掀起半分波澜。

无声的叹了口气,顾子墨先行下了车。面容英俊的男人温润如玉的模样无疑引来了不少女记者的惊叹,但显然,大多数人的目光仍是紧紧锁定着大敞的车门。

毕竟,顾氏的董事长在顾氏集团的大小活动事宜上都能见到他,但他这位十三年前曾是海洋生物学家,十三年后却在人类基因重组领域拔得头筹的弟弟——顾子临,却是一次也不曾露面。

不,不是一次都不曾,也曾有过两次,但那时也是带了口罩与墨镜,不曾露出面貌。

顾家的安保很好,故而当顾子临下车时,提前被再三叮嘱的记者们,先前为求照片效果而开着的闪光灯,现下全都知趣的关上了,只为不触怒这位在传言中并不是很好相处的科学家。

有那么一瞬间,像被按下了静止键,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有些怔然的看着从车内走出来的人。

不同于小媒体传言的不修边幅,不同于兄长顾子墨干练的短发,如墨的长发披散在男子蓝白色的西装上,因着有发带的固定才没被风彻底吹乱。玫瑰金色的眼瞳衬得肤色分外白皙,却也更清冷几分。容颜若仅能用一词相比,那当为——

惊世。

安静不过片刻,为首的记者便率先回过神来,激动的把话筒从安保人员组成的人墙缝隙里递过去,紧接着,一个个话筒蜂拥而至。

“顾先生,请问【Jet'aime】是您一个人研发制成的吗?”“顾先生,请问您刻意更改药物原名为现在的名称,是否像网友猜测一般,有特别的寓意?”“顾先生……”“顾先生,请问您与那位蒋先生的绯闻是真的吗?”

顾子临的步伐微不可查的滞缓了一下,目光却不曾流转半分,径直走向了酒店内。

蒋先生,请问您与那位顾先生的绯闻是真的吗?

大厅的尽头就是电梯,顾子临刚至门前,电梯门就已缓缓打开。门内的女人扎着干练的马尾辫,白衬衫与包臀裙衬得身材更加凹凸有致。

傅流月深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往边缘靠了些许,恭恭敬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顾先生,请吧。”

一路都未曾停留的人此刻却陡然停住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站立着,仿佛根本没有进去的想法。

气氛一时间很是微妙,直到顾子墨终于摆脱了门外记者的纠缠,匆忙赶了过来,安抚般拍了拍顾子临的肩膀,把声音压低到了仅有两人能听见的地步,“子临?”

顾子临轻微的摇了摇头,随着顾子墨进入了电梯,一路向上,留给身后欲言又止的女人的,却只有一个背影。

等到电梯门再度打开时,顾子临头也不回的径直向发布厅走去,紧随其后的顾子墨却被傅流月给拦住。

傅流月的目光直直的落在顾子临笔直的背影以及那一头青丝上,开口竟是不自觉的带了几分哽咽,“顾二公子他的头发……”

“嗯。”

顾子墨垂眸看着眼底尽是藏不住的愧色的女人,叹息着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手帕递进了她手中,“你知道的。”

他们都知道的。

2

沈浩趴在栏杆上,目光所及之处是天边的红霞,蓝牙耳机里女子的声音温柔如一朵清荷,尾音里尽是藏不住的笑意。

一样样应答了下来,沈浩收了手机,转身上了楼,准备回实验室把消息告诉另一个需要到场的人。

推开门前,沈浩还是没忍住,回首又望了一眼天际,层层高楼背后隐约是红霞朵朵,分外动人,可今天的沈浩,却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门把手下压时发出咔哒的声响,沈浩很是自然的推门而入。

“蒋云起,感觉怎怎怎——我他妈,你俩身上是自带了针对对方的春药吗,我就去接了个电话你俩就——,艹,下回能不能记得锁门,看多了我他妈怕长!针!眼!”

被沈浩骂了个狗血淋头的两人,短发的带着发带,坐在墙边支起的床上,身上的白西装孤零零的被扔在了一边的凳子上;另一个两腿跪在短发青年身两侧,腰身被人握了个紧,长长的马尾辫随着他垂首的动作轻轻坠下。

蒋云起嘴,翻身下了床,一边慢条斯理的整理衣服,一边向仍坐在床上的人挑起阵阵秋波,全然无视了门前的人。

就在沈浩即将展示一下铁架台的错误使用方法时,去楼上药房取药的傅流月了回来,皱着眉拍开了沈浩摸在了铁架台上的手,气的沈浩浩后槽牙咬出了声响,“傅流月!我这是在为民除害,你每天看着他俩你就不隔应吗?”

傅流月满脸淡然的拿出笔记本,一边让刚刚被骂了一顿的两人伸出手臂,细细查看上面的针孔,一边记录,还不忘回答单身直男沈浩:“顾先生来的次数又不多,我自觉回避就好了,何必看你糟蹋我的铁架台?”

“……你松手,我赞助你资金把顶楼放置的那台催生机的功能再完善完善。”

“抱歉,没功夫。何况我要是想完善,你敢不批钱?你问问沈董事长怎么说?”

话毕,傅流月蔽掉了沈浩源源不断散发出来的怨气,认认真真的询问着两个人,“感觉如何?”

“感觉我今夜可以造作一整晚。”

“……闭嘴,不要开车。”

“哦,那就是腰好腿好精神倍儿好。”

“……你被剥夺发言权了——顾先生呢?”

顾子临抬手揉了揉蒋云起的脑袋,示意一直都很兴奋的人安分一会,规规矩矩的回答着傅流月的提问。

“没有不适的感觉。”“体温如何。”“正常。”“他呢?”“我觉——唔!?”“他也正常。”

蒋云起委屈巴巴的突然被顾子临捂住了嘴,顿时感觉,自家男人,开始学会胳膊肘往外拐了。

想到这里,蒋云起气呼呼地转过了身,扳起了顾子临的脸,一本正经的凶了起来,“子临!你!不!爱!我!了!你剥夺我发言权!”

这下子连傅流月都看不下去了,哪怕知道蒋云起这又是在玩闹,却还是没忍住,当即合上了文件夹板,啪的一下拍在了蒋云起的头上,“蒋云起你可给我滚远点吧,除了他还有哪个陪你一起傻啦吧唧的拿自己测试新药物。”

挨了一下的蒋云起也愤愤不平,扭头跟傅流月怼了起来,眉眼间尽是挑衅的意味,“我这叫情趣懂不懂!情趣是夫夫之间爱的调和剂!”

实验室内的人笑着闹着,而一楼的更衣室里,三个储存箱内,三部手机此起彼伏的发出歇斯底里的声响。

3

公元2177年,人类基因改造计划再度被提上明面,政府要求傅顾蒋沈林五大集团合作,在百分百安全的情况下,将人类的基因融以其他物种的优良基因。

傅顾蒋沈林五大集团,在经过内部会议后,将各项研究任务根据各家实力进行了分配,并可在一定范围内向其他四家请求援助或交换科研人员。

这场会议,不仅成为人类世界一个新纪元的开始,还成为一对少年时青梅竹马,青年时久别重逢的夫夫的爱情开始的地方。

公元2180年,当初在会议上重逢的蒋云起与顾子临已经同居了三年。但说是同居,隶属完全不同领域的两人却是“聚少离多”。

原因不难理解——顾子临的主攻领域是海洋生物学,并且在顾家负责的海洋生物优质基因重组模块中,只作为海洋生物专家,起提取海洋生物DNA以及基因片段的辅助作用。但也正因如此,他的工作必须和各类大型小型海洋生物紧紧相连,城区内无论是区域大小还是环境等级,都不适合建立能够健康饲养大型海洋生物的水池。

而蒋云起则是直接负责各类优质基因的重组,并且还独立负责各类昆虫的优质基因挑选以及重组工作。

所以两人工作的范围,一个在灵泉城城郊的科技园区,一个在灵泉城中心区的科研大楼。

往往是夜深人静,顾子临匆忙赶回位于中心区边界的家中时,蒋云起已经抱着小被子在沙发上困的左右摇头。等到白日上班时,顾子临又不忍心吵醒上班时间比他晚一个小时的蒋云起,做好早饭又在后者额上印下一吻便匆匆离去。

二人不是没想过换个住所或者干脆分开住,前者因为效果并不明显,解决了白天解决不了晚上而被放弃;后者则是以二人双双失眠三天而告一段落。

这天也算是巧合,顾子临难得的得了半天假期,打了蒋云起的手机却没打通,心想着大概是人还在上班,干脆开车来了蒋云起工作的实验室看他。

于是,顾子临成功撞见了准备偷偷试用药物的蒋云起。

顾子临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没当着傅流月的面把蒋云起回家好好教育。一把把石化在原地的蒋云起抵在墙上后,又低下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咬着牙抬起头来,对上蒋云起那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

“解释。”

4

蒋云起也是被突然出现的顾子临吓懵了,好半天,他才恍然回神,撇了撇嘴后,竟是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尾音里藏满无奈,“子临,你先松松,你压着我头发了,疼。”

浅色的眼暗了几分,顾子临松了松手,把被压在蒋云起背后的长马尾放了出来后,又恢复到不动如山的模样。实验室里的氛围一时间有些微妙,蒋云起咬了咬唇瓣,无声的对拿着注射器站在床边不知所措的傅流月摇了摇头。

没事。

抬手捧住顾子临的脸,蒋云起认认真真的解释了一切,“子临,傅流月给我注射这个,是我最近着手的,强制性锁定基因的药物。”

“我必须留条后路,如果人类基因重组计划严重影响了人类世界正常秩序,比如有人拿着药物强行注射给他人该怎么办?又或者是实验室的员工无意间接触到了药物该怎么办?”

“而且,”蒋云起安抚般的仰起了脖颈,小口啄了一下顾子临的唇角,“我又不傻,哪会拿自己身体开玩笑。药物没问题的,真的。”

顾子临显然还是不信的,但眉眼终是缓和了几分,“你怎么保证药物没问题?”

一听见顾子临松了松口,傅流月又收到蒋云起的暗示,赶忙拿了厚厚的一大沓资料出来。

“顾二公子,您可以自行查看。这里包含了我们至今为止所有的药物实验记录。”

顾子临撇了眼傅流月手里的文件,略微思索了一下后沉默着放开了蒋云起,转身接过文件细细查看,身形却不曾移动,依旧是挡在傅流月与蒋云起中间。

“子临,目前我们研制的药物分两种,SGA以及SGB。A是在基因已经重组后进行强制性修复,也就是抹杀掉被注射者体内本不属于他的基因片段。目前为止,药物都只对基因改动略小的实验体起作用,比如融合小段的昆虫体内的基因。”

蒋云起突然从背后揽住了顾子临的脖子,一边努力踮着脚尖,一边指给他看,“诺,流月给我注射的是B,能够彻底锁住基因结构,也就是说,往后我们研发的药物我可以随意触碰并不被感染。”

葱白的指尖一路顺着纸张滑至顾子临的袖口,又一路滑上至短发青年的脖颈,玩闹般的瘙痒了几下,“给我注射之前,流月已经在类人猿身上实验了不下三十次,至今为止成功率为百分之九十,剩下的百分之十的失败品也没受到多大影响,无非就是依旧会感染罢了。”

蒋云起明显感觉到了顾子临越渐平稳的气息,眉眼间已满是事在必得,“所以啊子临,你就……”

“我陪你一起。”

“啊?”“啊?”

5

四人闹了半天,沈浩这才猛然想起正事,伸出指节敲了敲桌面就准备开口,“诶诶诶,对了啊,咱姐说——”

“蒋哥!”

实验室的门被人猛地推开,撞在墙壁上时发出巨大的声响,生生打断了沈浩未说完的话。

傅流尘一路跑过来,现下已是气喘吁吁,连眼眶都红成了一片,声音颤抖的不成样子,“蒋……蒋哥,The Butterfly 2.0,被偷了。”

“什么!”

The Butterfly,蒋云起单人研制的药物,在蒋云起的设想里,能够让人类拥有像蝴蝶一般的翅膀。

蒋云起有考虑过人类的身体无法像蝴蝶本身一般,由蛹破为蝶,所以干脆又在2.0版本拼入了一段蚕的基因,并不对主体本身起到太大作用,只是能将蛹化过程变为吐丝结茧,也算是减少了一点麻烦。

但一直到目前最新的2.0版本,都还只在类人猿身上进行过实验,并且最新的2.0实验还是在大半个月前。目前所有的实验体都已成茧,但结果仍是不可得知。

蒋云起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轰然倒塌,一股凉意自指尖一直升至后脑,一时间竟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顾子临伸手把一下子软了身子的蒋云起揽紧在了怀里,鎏金玫瑰化作冰刃,直直指向正扶着门框的傅流尘,“说清楚。”

“大约,大约就是二十天前,蒋哥带人去了我们东区的地下存置室,取走了存在那里的The Butterfly 2.0,那天恰巧我不在。回来后我一直是根据门禁卡以及蒋哥签的取用单,来检查剩下的药物。”

傅流尘换了口气,扣在门框上的指节苍白的吓人,汗水更是顺着鬓角一滴滴淌落,“直到刚才,林公子刚才带着蒋哥签署过的取用单,去取Heliconius melpomene,我才发现不对劲。上次的签署单上写了,蒋哥取走了两管The Butterfly 2.0,取走的全是Heliconius melpomene。但是这个版本,蒋哥只做过两管。于是我联系了上次陪蒋哥来取药的人,他们都说……”

“蒋哥只取走了一管。”

Heliconius melpomene,红带袖蝶的学名,蒋云起很早之前就很喜欢这种蝴蝶的翅膀,所以第一次实验就选取了这一管进行。

但也正如傅流尘所说,蒋云起第一次确实只取用了一管。昨日林家派人来说想借用,他才又把另一管的使用权签给了自己未来的表姐夫——林燃。

还有一管…到底去了哪里……

蒋云起很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头脑却成了一团浆糊,恍惚间,觉得周身嘈杂的可怕,此起彼伏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还有很多零碎的言语,他却听不确切。

是小星星吖
是小星星吖  VIP会员 想看什么风格的故事,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我风格变化很大 基本各个类型都可以写 同人原创都可以 学生党一枚,在微博和lofter也有账号 写同人也写原创 [email protected]是小星星吖 微博@是小星星吖QAQ 想看更多原创的也可以去我微博看看以前写的,置顶里都有

破茧(上)

她和她的鲛(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