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犬

2020-02-28 16:36:16作者:遇见你的忧伤

传奇

明朝洪武年建文帝的时候,湖南湘潭的一个县城,来了一个杂耍的班子,别的杂耍班都是表演些胸口碎大石、锁喉枪之类的节目,而这两个班主只牵了一条狗,铺上一块白布,狗往上一蹲,就开始表演了...当地人都很好奇,这也没有火圈、板凳之类的道具,单单一条狗能表演什么...

这时其中一个班主也不言语,给狗了一个眼色,这狗悠悠抬头,竟然唱起了歌来...这歌声绝非犬吠,竟是地道少年的男声,唱的也是时下流行的小调...

一时之间整个县城都被轰动了...

很快,城里有只会唱歌的狗的故事就传到了县令的耳朵里。这个县令原本是奇门出身,感觉此事有些诡异,就悄悄的躲在街角观望,看了半日之后,县令找来了师爷,做了一番安排..

师爷听命,去市集找到了杂耍班的班主,对他们说,县令的母亲要过寿,请他们去县令的大宅中表演,并且许以丰厚的报酬。班主商量了一下,就收起白布,牵了狗儿与师爷一并来到县令的大宅。

怎知刚一进门,就被埋伏好的衙役一拥而上捆了起来。县令下令立即升堂,将两个班主分开大牢关押,却将那狗儿牵到了堂上...狗儿上堂,低头吐舌,浑身发抖,县令却发问道:“你是人是狗?”

狗儿抬起头,眼睛望着堂上,又低下头去,竟然回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狗...”。

狗儿一说话,县令心中已明白了七八,问道:“你住在何处?”

狗儿回答:“城外河边的船上...”

县令于是安排衙役牵着狗儿,顺着狗儿带领在城外河边找到了两条小船。衙役仔细搜查了两只船,发现了一个狗笼,一册曲谱,许多缺胳膊少腿,残目无嘴的木偶,还有一张快要风干了的人皮...里面填充着稻草,乍看象一个老人的尸体...

衙役将搜来的东西带回了县衙,县令一看之后勃然大怒,吩咐将狗儿带下,好生照管。

换将两个班主提上堂来审讯。班主上堂,只说自己是杂耍班主,狗儿是拣来的异犬。

县令吩咐夹棍杖刑,一通刑讯下来,两个班主依然不招。县令命人找来了两个大木板,将两个班主衣服剥光,手脚用铁钉钉在木板上,再用数百枚针灸的银针,插遍两人的穴道,用丝线将所有的针都连在一起,只要拉动丝线,两人就要受万蚁钻心的痛苦。两个班主此时也知道这县令是出自奇门,知道劫数难逃,只扯了三下丝线,两人就一起大喊招供。

县令将二人从板上卸下,两人都趴在地上苟延残喘。县令问:“这狗何来?”

两个班主互相对视了一眼,知道命数已到,其中一个张嘴说道:“这狗本是人...我们在他一岁时候从山东偷来的...偷来之后我们用热的桐油烫掉他全身的皮肤,马上再贴上狗毛,再给他上烫伤药,平时用狗奶喂养,与刚生产过的母狗同睡...

三个月后伤口渐好,再用桐油烫开,重新敷上狗毛,这样反复十余次...直到他自己开始长出狗毛...班主继续说道一般婴儿,烫个几次就死掉了,我们烫了三十多个婴儿,只有这一个活下来,等到他四岁的时候,开始教他唱歌认谱,晚上关着和母狗同睡,等到7岁时,他就已经成犬,却能唱歌,可以卖艺了...我们师傅说过,只要养出这样一只,我们这辈子在江湖飘零就不愁吃穿了...”

县令接着问道:“那些木偶是干吗用的?”

招供的班主竟然也不在隐瞒,继续答道:“我们带着这狗,每到一个地方只演三天,走之前必要在当地偷一个周岁左右的孩子,把他扔在一堆木偶之间,他抓住哪个木偶就是哪个,抓住无手臂的,我们就切掉他的手,没眼睛的就剜掉他的眼睛,走到下一个地方时作价卖给当地的乞丐头子换钱。”

县令问:“你们出道多少年?”

班主低头答道:“快30年...”

“那张人皮是怎么来的?!”县令喝问道。

堂下两个班主听闻竟然开始嚎啕大哭,其中一个说道:“这真是命数啊!原本再过三日,我们就不再惧怕任何的王法,天下就再没有人能制服我们。那人皮是从90岁老人身上活剥下来的,必要在他未死只是剥下才行,以稻草填充,在日光下暴晒49天,然后将那干燥的人皮磨成粉,只要洒向三尺之内的任何人,那人必心智全失,听命与我们,我们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那人皮我们出道30年,只有前些日子在长沙得手,活剥了长沙城的寿星,晒到今日,已经46天...命数啊命数...”

这两个班主伏地痛苦,县衙至上竟是鸦雀无声的凝重与恐怖...

县令不愿此事声张,造成民间的恐慌,命衙役将二人已蜡封住口鼻,用棍将二人全身关节全部打碎,其间二人晕厥数次,皆被冷水激醒,再用大铁锤将二人骨骼全部锤碎,直至气绝身亡。

班主死罢,县令命人将狗儿牵上堂,对狗儿说:“你本是人,是这二人将你害成这样,你可以吃他们的肉以报仇...”

狗儿凑到两具尸体前,用舌头舔了舔尸体的脸,望望堂上,又低下头去,只呜咽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我是人是狗...”

当天晚上,县令命衙役将搜来的东西都丢回船上,一把火将两只船烧了个干净,又命衙役将唱歌犬带到城外山上,丢给他两个馒头,狗儿嗅了嗅馒头,却不去吃,抬头望着月亮,唱起了一只齐鲁小调,歌声哀婉凄厉,唱到一半,被一名衙役一棍抡在了鼻子上,结果了性命...一把火焚化了不知是人是狗的尸体。

遇见你的忧伤
遇见你的忧伤  VIP会员 每天早上十点不见不散!

唱歌犬

相关阅读
地府爱情故事:一只男鬼的传奇经历

女鬼太多,十八层地狱也装不下。她们一个比一个爱美,累活脏活苦活不肯干……

蚕王令

墨城南园专做天下奇珍的生意,公子华伤是南园的主人,凛冬之夜,黑衣少年求取蚕王令。

叛徒

大字不识一个的狗子竟读懂了信仰,看到了坚定,看到了虔诚,看到了精神的寄托。

她的热情迎合让他的冲撞加快,美妇菊肉翻小说 妖之传奇

众人呆若木鸡,很多人一时都难以明白旨意真义。甚至连十大长老,也是面面相觑。自古只有嫡系龙子方能成为皇嗣,未封皇嗣的嫡系龙子可以称王,其余远支龙族一律只能封侯,且

阿姨让我进入她的身体,阿姨被我干-银子与桂子的仙侠传

锁妖塔从外面看,可谓是庄严肃穆,灵气逼人。然而一旦进入里面却又是另一种体验了。阴森、诡异,随处可见的红色诡异液体,果然该说,不愧是妖魔鬼怪们的监狱!此时,重楼在把银

美女生裸不遮不挡,妈妈和儿子-传奇之路

第一章2006年6月9日,德国慕尼黑安联球场,世界的目光与镜头都聚集于此。还有三个小时,第十八届世界杯就将在这里拉开帷幕,对决的双方是东道主德国和哥斯达黎加。各国媒

哦哦哦啊啊啊受不了了,二男舔一女阴核小说-荣乐传奇

“说出同谋。否则,朕拿你的家人顶罪。”君天熙在君承天下蹲时就移开了视线,君承天走远后,她才看向尚安。尚安早就不怀疑君天熙杀人的决心了,他也知道,太上皇之前说给侍

自古多情空余恨,竹影剑法比天高,怎奈三娘命比纸薄!

自古多情空余恨,情高不敌胸四两。一剑穿心薄幸郎,江湖恩怨江湖了。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