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成长,一路蜕变

2020-02-21 11:21:03作者:翠小妹

真事

人的一生中总是有许多难忘的瞬间,但是对于一个学子来时,有那么一个瞬间一定是你最最难忘的,那就是当我们的父母送我上学时走得那一瞬间,对于我来说也是这样的。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孩,从小家庭条件也不是很好,但是我仍就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也许生活的条件比不上其他的孩子,但是从未干过什么累的活,也没有吃过什么苦,要是说吃苦的话,唯一吃的苦就是经常生病,那时的我很怕自己生病,因为爸爸不在家,所以每次去医院的时候看见妈妈担心我有要满医院的跑,我就会觉得特别的心疼,我常常会怨恨自己为什么总是生病,到了再长大一点的时候,又是感冒了,为了不让妈妈担心,我经常会在想咳嗽的时候骗妈妈说自己要去上厕所,我越来越惧怕上医院,害怕自己的都身体出问题,然而生活中的事情往往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记得在那几年里,我曾经喝过中药,每次喝药的时候,简直就是和上刑场是似得,记得在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从脸部到全身起了密密麻麻的小豆豆,妈妈就立刻带着我去了医院,最开始挂的是外科,然后按照医院的常规验血,但是医生也没有诊断出是什么,而且后来还有些发烧,妈妈就开始着急起来,后来医生说:“医院门诊旁边是传染科,你们去哪看看吧!也许是什么传染类的疾病,如果不是的话,那就赶紧去沈阳医大吧,不要耽搁,毕竟孩子发烧了。妈妈当时是说了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就是妈妈紧握着我的手,用一种很坚定的眼神看着我,似乎是要告诉我说放心妈妈不会让你有事的,之后我和妈妈就到了传染科,然后哪里的医生看了看我说:“除了有一点发烧和起疹子以外,还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我说:“没有了”然后医生说:“我怀疑是猩红热,看这症状应该是是外科型的。还是去做一个检查吧,确诊一下,如果真的是猩红热的话,就是静脉注射青霉素就可以了。”妈妈说:“好的,谢谢您医生”妈妈和我第一次特别的想的一种病,当时的我们就在想一定要是猩红热呀!我和妈妈在耐心的等待着检查结果,我们在医院的走廊里坐着,这时疹子已经布满了我的脸,我不敢用自己的手去触碰我的脸,不敢去照镜子,更加不敢让别人看见自己的样子,所以就一直带着口罩,妈妈看到我这个样子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但是他一直表现的很平静的样子,妈妈还问我饿不饿,我说不饿,还是等检查结果出来再说吧,妈妈也答应了,因为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是什么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仿佛就好像一个世纪那么的漫长,当时的我只希望时间你过得快一点好吗?终于等到了结果出来,但是我们有看不懂,只能拿回去让我的主治医师看,拿到结果的医生浅笑了一下说:“看来我的判断是没有错的,就是猩红热,你们中午应该没有吃东西吧,赶紧去买点吃的,就在输液室吃吧,抓紧时间,早已点治疗就会找一点好,但是让我非常害怕的一件事就是注射青霉素之前要做皮试,以前的我就听说做皮试会很疼的,看着护士姐姐拿着针过来,我就开始哭了起来,妈妈说:“不要哭了,因为哭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该来的还是要来,而且你要想着只要按医生说的治疗你很快就会好的,所以你一定要配合,不可以让妈妈失望。”我说:“好的妈妈,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但是听别人说做皮试是疼的,所以当我忍不住的时候我想我还是会哭的。”在我的记忆里我始终记得当时妈妈的表情,虽然她和我说不要害怕,但是当时她似乎不我还要害怕,当护士真的将真拿过来是的时候,我还没有哭呢,妈妈的眼泪已经留下来了,我看到妈妈哭了,我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也哭了,护士姐姐看到我和妈妈说:“怎么我还没有打呢怎么就都哭了呢,你们要是再这样哭下去我都不敢打了。”妈妈听到护士这么说急忙说:“不好意思,我是因为我的孩子才这么小就要受这样的痛苦心里很难受,所以就抑制不住哭了,您还是快给她打吧!”护士说:“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一个皮试而已,虽然这个小朋友的年龄还小,但是这也是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的,你要相信,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我们今天说经历一切,都是我们可以承受的,所以你就不要伤心了,你要想着您的女儿很快就可以好了。”过了一会就开始打针了,我虽然很害怕做皮试但是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看着针扎进自己的身体里,当针扎进手腕皮肤下的时候,那种疼痛我一直到现在都记得,虽然我很努力的在忍,但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随着药物的推进,我的手腕处鼓起了一个红红的像豆粒一样大的包需要等待20分钟。

20分钟之后,我们的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护士说包还没有完全的消退,所以还需要打一个小针,我本来以为没关系的既然皮试都做了,还害怕什么小针呀!但是我完全想错了,这个针比刚才的皮试还要疼,打完之后半个身体都是疼得,而且都不敢动,过了以后终于开始步入正题了,我开始了青霉素的经脉注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每天都要来到这里输液,而每天来的方式就是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每天都是顶着炙热的太阳回家的,来回30多里的路,回到家里的时候妈妈已经特别的累了,我看到妈妈很累的样子就让妈妈先睡一会,然后自己做一些事情来减少妈妈的工作时间让她可以多睡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病在一天一天的好起来,一周以后医生说下周就不用来了,我已经完全好了,那天回家的时候,妈妈再回来的路上给我买了一个鸡腿,我当时就只想着快点飞奔到家里去,然后将鸡腿吃掉,回到家里以后,妈妈说:“今天是你康复的日子,也是你的生日,妈妈给你买了一个鸡腿,就当做是给你过生日了吧,咱们家里,不向别人家里那么富足就只能买这点东西了。”我说:“妈妈这样已经很好了,我很满足。而且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那年的暑假使我成长了许多,也有许多的瞬间雕刻在了我的记忆力,人任时间如何的冲刷也抹不去,我永远记得,妈妈但是哭的样子,知道我康复了以后想的样子。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样的痛苦几年之后我又经历了一次,只不过那时的我要坦然许多,原因是我知道不管怎样结果是好的。

时光过得很快,如今的我已经工作了,对于儿时的记忆,我比同龄人可能会多一些,当人经历一些事情都会让我们成长一些,在妈妈来送我出来上学的时候,妈妈也是很不放心我自己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当时我唯一值得感性的事情就是自己当初在选择大学的时候,选的地方不是很远,要不然可能国庆放假都不能回家了,来到大学的前几天,我的心情很不好,也许是因为即将和爸爸妈妈分离了,也许是因为对于一个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人,有一种恐惧吧,还有一丝的担忧,很怕自己在哪里会遇到一些自己应付不了的事情,反正就是起心情不好就对了随之而来的是食欲不振,然后是每天都没有什么笑脸,那几天唯一的希望就是时间你过得慢一点好吗?为了让自己觉得时间过得慢一点,我开始计算窝在家里还可以呆几个小时,我开始什么都不做只是躺在那发呆,最后就是每天晚上都是很晚才睡,但是时间还是在按照他的定律走着,很快就到了我去学校的那一天,其实请对于别人而言,我已经是很幸福的了,自己的学校离家里很近想回来就回来,然后就是在沈阳我有一个姐姐,在学校里我有一个发小,平时关系也是挺好的,虽然不在一个系但是在同一个学校也算是有一个照应,报到的那一天,在家里那边的车站看到了许多外出打工的农民工,他们每个人看上去都很朴实,他们拿的东西很多但是他们依旧满脸欢喜,在我看来却有一种心酸的感觉,我自然不是第一次来到车站,但是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主要是因为看到他们我就想起了自己的爸爸,有多少次的出去打工爸爸和他们一样也是拿着很多的东西,他要拿着自己的行李,但是他却没有自己手中的皮箱,而是只有普通的布做的袋子,用自己全身的力气来扛着他,但是他是不是也是带着笑脸走的呢,我想应该是的吧,虽然外出打工时很辛苦的,但是为了自己所爱的而努力也应该是幸福的吧,姐姐去车站接我们,然后我们一路就来到了学校,办了一系列的手续之后,我们就出来吃饭了,吃饭的时候,我真的是吃不进去什么,还有就是心情不好吃不下,妈妈走得时候心里应该也是很难过的吧,但是妈妈走的时候,我永远不会忘记妈妈那时的表情,妈妈的眼神里没有什么不舍,在她眼神中我看到了一种期盼,更深层的有一种希望吧!妈妈还留给我一张卡,告诉我在里面存了3000元钱,并对我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要是钱不够的话就打电话,妈妈距离你很远,你要什么妈妈多时间内也不可能给你,就只能多给你留些钱了。

最后借用奇葩说里的一句话“父母是孩子前半生唯一的观众,孩子是父母后半生唯一的观众。你们陪伴我走了美好的前半生,我也会好好陪、你们的后半生,咱们有情有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