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

2019-10-28 05:09:23作者:佚名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1

于秀花和方志刚的故事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的70年代。

1971年,于秀花刚满17岁,但她已经接替母亲在厂食堂工作了一年半了。

于秀花和方志刚的第一次见面,颇有些戏剧化。

那天中午,于秀花正穿着蓝布衫白围裙的工作服,站在餐厅窗口给工人们打午饭。

午饭是白菜肉包子。

那个年代的伙食,一年365天,有360天都是见不到荤腥的,这顿白菜肉包子几乎把厂里所有的工人都引到了餐厅。

眼看打饭的人走得差不多了,餐厅组长开始给组员们分包子,提前预留了二十几个大包子,餐厅组每人能分两个。捂着热腾腾的白面包子,于秀花心里美滋滋的。

在食堂工作了一年多,她已经充分领悟到母亲所说的——食堂工,就是厂里最好的工种,在这儿干活,永远都不用担心饿肚子。

于秀花用搪瓷饭缸端着热包子从打餐口往餐厅走时,却听见餐厅西边响起了一个年轻男人的高喝声:“你他妈碰着我了,瞎啊?”

那被骂的瘦高个男人,于秀花认得,是厂锅炉房的方志刚。

方志刚的父亲曾在国民党麾下做过一个小军官,文革伊始,就被揪斗了。

方父早年抗过日也参加过内战,身子骨受了搓磨。文革中,又是被骂又是被打,老人郁郁寡欢,没挨过三年就病死了。

作为标准的“黑五类子女”,按规定方志刚是进不了国营厂的。

但他因为父亲死得特别惨,上头于是半是怜悯半是命令地把他安排进了器械厂。名义上,他是进厂来接受劳动改造再教育的,因此只能在锅炉房里干最脏最累的活儿。

此时,方志刚正手捏饭缸,怒目而立,他胸前的蓝布衫洇湿了一大片。很明显,是别人撞了他,却还要倒打一耙。

“你他妈还不认错?!”

“你一个‘黑五类’,干活不积极,吃肉包子倒比狗跑得快!”

周围有了窃窃私语的嬉笑声。

骂人的青年见周围人有了反应,越发来劲了,他斜吊着眼,张口还想骂。不想,一直沉默不语的方志刚却突然发了飙,把两个包子齐齐扔到了他胸膛上。

“你他妈还敢动手?”骂人的把胸脯一挺,上前一把揪住了方志刚的衣领子。

于秀花看见方志刚垂在身侧的拳头攥了又攥。

他一个“黑五类”,要是真打了人,只怕连烧锅炉的岗位也保不住了。

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于秀花放下饭缸,一个箭步冲到了两个男人面前。她一面用力地分开两人,一面大喊着:“干什么呢!食堂不许打架!”她扭脸对那个找茬儿的青年说:“我可看见了,是你把汤洒人家一身,怎么还不饶人的?差不多得了!”

两个大男人,说到底也不过是二十岁出头的愣小子,眼下他们突然被小姑娘这么一搅和,倒都没了再斗的兴致。

于是,一个撒了手,一个扭头就走。

于秀花捡起被扔在地上的包子,端上饭缸,冲方志刚追去。

“唉,你站住,别跟包子过不去啊!”方志刚停在餐厅门口,回身看她。

于秀花气喘吁吁跑上前,把包子往方志刚手里塞:“就沾了点灰,皮撕了,一样吃。”

方志刚还是垂着手,不说话。

“你嫌脏?要不,把我的给你?我不嫌!一毛钱饭票呢!”于秀花作势,要把自己饭缸里的包子换给方志刚。

方志刚终于伸出手,一把抢过她手里那两个脏了的包子,咕噜了一句:“谢了。”

抢包子时,他的手指蹭过她的手心,于秀花觉得面皮倏地一热。

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等再抬头时,却见方志刚已经大步流星地走远了。

望着那个瘦高挺拔的男人背影,于秀花呆立在食堂门口,她用食指绞着辫子梢的头发,竟有些傻兮兮地笑了。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2

于秀花也说不清到底喜欢方志刚什么,也许是他挺拔的身量,也许是那眉眼间的英气,甚至就连他眉头轻蹙的沉默,都让她觉得这个青年跟车间里那些吃饱了就会扎堆抽烟骂脏话的糙汉子不一样。

总之,少女一怀春,便势不可挡。

锅炉房的水除了供暖,抽出来的废水还往澡堂子里供,食堂里洗碗涮菜也得用三轮车去锅炉房拉热水。

原本,这拉热水的活儿都是食堂一个姓牛的老师傅去,于秀花只是偶尔搭把手。

但后来,每趟拉水,于秀花都跟着一起去。

食堂的人只当秀花是尊老爱幼,却不知她心里有了小算盘。

锅炉房里除了方志刚,还有个六十多岁的瘦老头,两人白天黑夜地轮班倒着铲煤。去的次数多了,于秀花看出来,明显的方志刚值夜班的次数更多。

于是,她对方志刚的好感,就又多了几分。

经了那次食堂的事儿之后,方志刚在锅炉房里碰见她时,会会心地一笑。

他一笑,她也对着他笑。

两人竟互相默默地傻笑了一个月。

于秀花就有些着急了。

锅炉房里常年热气腾腾的,她注意到方志刚总穿一件旧背心,那背心被煤粉熏得灰黑灰黑的,早看不出是啥颜色了。

澡堂和锅炉房离得不远。

有一天,于秀花便借着洗澡的借口,拐了个弯儿进了锅炉房。

她提的布兜子里除了洗澡的东西,还装了件男士背心。那是她花1块5毛钱在县城的百货大楼里买的,她本来想买件白色的,可纠结了半天,最终还是选了件黑的。

黑的耐脏。

她一进去,方志刚又对她笑。

她把黑背心掏出来的时候,脸像着了火似的烫,本来准备的说辞一句也讲不出来了,只好把衣服往凳子上一放,就扭身跑出去了。

她一口气跑出一百多米远,澡堂子都被她甩在后头了,胸口还“扑腾扑腾”地跳。

等胸口扑腾完了,她又捂着嘴笑,一个人站在路口处,像个傻子。

第二天去锅炉房拉水时,她瞅见方志刚已经穿上了那件黑背心,不大不小的,正合适。黑背心衬托着方志刚黑红的臂膀,显得更有男人味儿了。

有牛师傅在,他俩都不好意思说话。

但那天装水时,方志刚一直帮着他们把水拉到了屋外的马路上,一路扶着水桶往外走时,他的肩膀紧挨着她的,都能闻到他身上热腾腾的汗水味儿。他扭脸冲她一笑,她的脸刷地红透了。

回去的路上,牛师傅看出点门道,就问她:“那小子是不是看上你了?每回去拉水,都呲着牙冲你笑哩!”

于秀花不说话,只低着头笑,脸蛋儿红扑扑的。

牛师傅一看这情形,心里明白得差不多了。

他忙泼冷水:“妮子,你可别犯傻!这娃成分不好,你跟着他是要吃苦的,你爹妈也不会同意。”

“牛爷,您说什么呢!我就是看他可怜,没想别的!”害怕风言风语传到爹妈耳朵里,于秀花忙撇清。她嘟囔着:“再说了,人家是文化人,识文断字的,哪看得上咱!”

牛师傅狠啐一口:“文化有屁用,成分不好,一辈子也翻不了身。你瞅大爷我大字一个不识,工钱一分不少拿!那小子倒不傻,巴上你,他改了命,你可遭了殃。”

于秀花再不说话了,只扶着水箱,默默跟在牛爷后头。

她知道牛师傅是真心为她好。

可她心里自有主意——人这辈子只要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吃点苦又咋了?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确实如此,送背心事件捅破了那层“纱”,方志刚和于秀花渐渐开始约会了。

当然,他们的约会是背着全厂人,悄悄进行的。

去拉水时,俩人总趁着牛师傅不备时,互相往手心里偷塞纸条。还约着去县城看电影。

为了攒电影票钱,方志刚连菜都不吃了,每天中午只打两个黄面馍馍。

于秀花心疼他,把从食堂省下的包子、水煮蛋都塞到裤兜里,再趁拉水时悄悄放到锅炉房的台子上。

他们没有自行车,可约会又得避人往远处去,俩人只得挑小路走。走到没人处时,方志刚就背起于秀花。趴在方志刚结实的后背上,秀花心里比蜜都甜,但她心疼方志刚每天干体力活,只让他背个两三分钟,就嚷着要下来。

快到厂区时,他们再分开,一前一后地走,装做互不相干的模样。

由于于秀花识字不多,俩人约会还闹了几次笑话。

有一回,方志刚在字条写了:“晚上9点,在厂东门第二个路口等。”

可于秀花愣是把东门认成了后门。

那晚,两人一个等在东门,一个等在后门,望眼欲穿地耗到了半夜也没见上面。

后来,方志刚再给于秀花写字条时,就注上拼音。

所有的字条,于秀花一张都没丢,全都夹到一个日记本里,再藏到床铺底下。晚上,等爹妈弟妹都睡了,她常翻出字条趴在被窝里偷偷地看,抚摸着那些刚劲有力的字迹,她总是不由得偷笑。

她觉得自己的男人,是天底下一等一的男子汉。

很多年以后,再回忆起那段特务般恋爱的日子,于秀花都觉得那是自己一生中最甜蜜,最醉人的时光。

么公的好大好硬好深好爽想要3

转过年来,于秀花年满18了。

她是工人阶级出身,长得又漂亮,渐渐地,来提亲的,简直要踏破门槛。

这许多人里,于家父母看上了在县供销社上班的刘干事。

刘干事家据说有点干部背景,供销社又是当时的好单位。刘家人来提亲时,还带了桃酥和铁盒装的大白兔奶糖。

刘家人走后,秀花妈捧着大白兔奶糖的铁盒子翻来覆去地摩挲。

“花儿,你看看,这是不是广播里说的,咱总理送给美国总统的那种糖?哎呀,这可是有钱也买不来的稀罕物!也就是小刘在供销社上班,才有这个便当……”

“小刘小刘的,叫得可真亲,统共才见了人家两面!”看她妈那副两眼放光的样儿,于秀花有些恼。

“这门亲事,我和你爹可相中了,你别不知好歹!”

“你们相中有啥用,我又没相中……”于秀花嘟囔着。

一听这话,秀花她爹恼了,老头儿把烟斗往地上使劲一磕,“乓”的一声响,吓得秀花一哆嗦。

“你个贼丫头,这几年惯得你没人样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见天跟那个铲煤的偷摸混在一处?”

于秀花心里一惊,她和方志刚前后脚往厂区走时,是被人碰到过好几次,她还以为藏得好,没想到,风言风语早都传到家里来了。

像是害怕丑事被传出去一样,秀花妈起身把门窗都闭上了。

关起门窗,秀花妈又回来配合着她爹唱白脸:“花啊,你年纪也到了,再这么胡混下去,闹得街坊邻居都知道了,看哪家还肯要你?!”

秀花想辩解,想大喊,想告诉爹妈——这辈子除了方志刚,她谁也不嫁!可是,看见她爹那张铁青的脸,她气得光掉泪,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明确了爹妈对方志刚的态度后,于秀花下工后就不吃饭了。

她不是故意气爹妈,是真吃不下。

一下工她就躲在里屋的炕上,用被子蒙住头,连弟妹都不理。

在厂里,中午食堂放饭,她也不好好吃,见天肿着两只眼泡子,任谁叫她,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茶饭不思,再加上忧思过度,没过几天,她就在食堂晕倒了。

当时正是食堂上班的时间,同事们七手八脚地把她抬上板车,牛师傅推着板车一路小跑把她送去了医务室。

路上,牛师傅还不住地骂着:“这傻女,怕是一辈子逃不脱男人的手心了……”

那天下午,在医务室里,于秀花一睁眼,就见方志刚守在床边。

“你咋来了?”她惊得要起身,顾不得手上还挂着吊针。

方志刚忙按住她:“你都这样了,我再缩着,还算个男人嘛!?”

于秀花又掉了泪,才几天不见,一看见方志刚,她就觉得心里像是憋了千言万语。

“志刚,咋办?我爹妈不同意,他们非让我嫁给刘干事。”

“你别管了,明天我就跟你爸妈说去。”志刚握住她的手。

自己那双冰凉的手蜷缩在志刚温热的大手中,秀花心里有了一丝宽慰,便心一横地把眼闭上了。

她对志刚能否说服父母并无把握,但她知道,他俩的事儿不能再躲了。

4

倒在病床上的于秀花还不知道——

她晕倒了,方志刚又紧赶着来看她,只半天工夫,整个厂子都传开了,说食堂有个漂亮姑娘喜欢上了在锅炉房铲煤的“黑五类”,女方家里不从,他俩就把生米煮成熟饭了,眼下女的晕倒了,只怕是因为肚子里早就怀上了“黑五类”的孽种……

第二天一早,方志刚去了于秀花家。

他不是空手去的,还带了提亲的礼——一辆永久牌自行车。这在当时可是比大白兔奶糖更金贵的物件儿。为了买这辆自行车,足足花了一年的工资,并且提前好几个月他就开始拐着弯儿地托关系淘换采购票儿。

他满以为带了自行车上门,于家父母能给他个好脸色,没成想,秀花爹连骂带搡地把人连车一起拥到院外头去了。

他连于家的大门都没踏进去。

事情的转机是在一个月后。

那段日子,虽然进不了于家的门儿,但方志刚早晚地常在于家院门口放些吃的——有时是半袋子苹果,有时是两颗大白菜,都不是多么金贵的东西,但足以表明他对秀花的诚心。

那天,正赶上秀花的弟弟淋雨发了烧。

于家父母心急火燎地抱起儿子往医务室跑,一出院门又碰上方志刚来送吃的。

一看这架势,方志刚就明白了。他二话没说,抢着抱起于秀花的弟弟,往自行车横梁上放。

他对秀花爹说:“叔,这都晚上八点多了,镇医务室早就下班了。用我的自行车,直接送县医院吧!”

于家就这一个宝贝儿子,比金疙瘩都珍贵。

秀花爹哪还顾得上跟方志刚置气,再说,这阵子方志刚早晚地带着吃食来于家门口报到,他心里的气早就消了大半。

“叔,你上后座,我带着你!”

“带着我走得慢,你把你弟顾好了就行,别让他溜下来!”

秀花爹不肯上车,愣是跟着自行车一气跑了二十几里地。路上,方志刚害怕秀花弟被凉风吹着了,还把自己的蓝布褂子脱下来,打个结裹在他身上。

等到了医院,方志刚光着膀子,还累得满身汗。

医生给量了体温,已经烧到快40度了,都说幸亏送得早,否则烧成脑炎也不一定。

秀花的弟弟出院后,于家父母便再也不阻拦秀花的婚事了。

这里面有感动的成分,更多的也是他们实在没办法了——秀花和方志刚的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再不让嫁,恐怕闺女这辈子都难嫁出去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