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场无声的治愈

2019-09-19 15:04:31作者:何三御

真事

世界离我很远。很多发生过的事像窗外的布景,真实又恍惚。

多少次我走过一段长长的夜路,把郁闷和不安消化在黑暗里。

我依然活着,一次次打消了那些很傻的念头。一些责任不容我那么自私。一支烟里的栖息虽然狭小,但能获取无名的慰藉,哪怕是一点点,我只是想让心变得辽阔。

喜欢夜,它能隐藏我所有的忧伤。习惯坐在寂静的夜畔,什么也不去想,只聆听时光走过的声音。

这个上午,和朋友可儿通话。没想到以往那么开朗的她竟然得了严重的焦虑症。一些共鸣在我们的交流里汇合,变成了另一种贴心。

她说:“我总是失眠,闭上眼睛,时常感觉自己在一部极速坠落的电梯里,茫然,无助,很恐惧。”

“我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失眠已是常态。有时候,闭上眼睛会看到一些陌生的男人在打架,怒目圆睁的眼睛闪着绿莹莹的寒光,直视着我。也会听到有人在唱戏,声音很大,听不清楚唱的是什么。说不出的害怕、诡异又可笑。”我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我们抑郁了吗?应该没有,只是来自工作生活中的冲击和压力,让我们无所适从。

可儿在休养中,她报了瑜伽班,每天做着有氧运动,想让呼吸变得均匀透彻。希望她早日回归从前的快乐。

我还在森林里植树。一排排树影淹没了昨天的路口,一排排树挡住了今天的视线。而我,还在找出口。

当我看到朋友圈桃子发的动态时,一些巨大的感动在流淌,泪目的我默默地点赞。

认识桃子三年多了。我知道她是单亲妈妈,一个人拉扯着女儿,照顾爸妈,还要工作,她是个非常坚强的女人。

桃子是佛系。善良,是她最明显的品德。她很阳光,会用自己灵巧的手编织生活的花环。

她是幼儿教育者,总是把最灿烂的笑容和精心的呵护给予花朵般的孩子们。

传递快乐是她的天性,所有人都笑了,她却在夜里哭湿了枕头。

不知道桃子献了多少次血,她总是在献。我心疼地劝她要爱惜身体。她说:“能帮助到别人,也是一种微小的爱。”

放不下的是她自始至终的爱。她很爱她的前夫。她的文字里都是他,他却无情地抛弃了她娘儿俩。

世上根本没有公平二字。受伤的总是爱得深的那个人。桃子时常说起他的好,说他的怀抱最温暖。

她看到合欢花会流泪,多么希望那两朵怒放的花儿是她和他。可有些遗憾总是你触摸不到的岸。

对捐献而言,我狭隘的以为,她有自虐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奉献精神,她想通过传递大爱来找到心灵的归宿,想成为一个霍达的人,一个温暖的人。

坐在午后的沙发上,猫儿很是温暖。软陷的只是我不靠谱的忧伤与无从说起的痛楚。生活本是一本烂账,我只想把手里没有王的牌打出王炸的气势。

窗外,雨还在下。雨水覆盖了半个九月的阳光。我走到镜子前,看到了自己眼中升起的太阳,那么小,却很真实。我想,它会长大,也许在明天或是不远的未来。

再续一杯咖啡吧!我想加一块糖,开心形状的那种。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