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竹席

2019-09-17 15:03:17作者:顾安vivi

灵异

小陈把行李箱放在门口,借来扫把和拖布就开始打扫。

屋子看起来很干净,稍微的打扫一下就行了,打扫完之后。他又打了一盆水把屋子里的东西擦了一遍,才坐下休息。

房间虽然简陋,但是好在房租便宜,而且离公司近。房租只需一个月一交,还不收押金,这样的条件,在这个城市怕是找不到第二家了。

小陈一毕业就进了工厂工作,三班倒,工作量大,工资少。这次好不容易才调到市区的总公司工作,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升级,可是对于小陈来说这是一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他打算在三年之内存够了钱,就贷款在市区买一套属于他自己的房子,所以平时自然要省着点用钱。

他之前是住在宿舍里,不用花钱,搬到市区之后,就要自己租房子住了。公司虽然有补贴,可是也不多,所以他就想找一个便宜点的地方。

他一连两个星期的休息日都在找房子,找了四天,一套合心意的都没有找到。顶着大太阳,小陈喝着矿泉水想着:要是再找不到,干脆就租昨天那一间房子好了,虽然要一次交半年的押金而且房间还小。

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一拐弯就看见一栋二层小楼。门口旁的水泥柱子上挂着一个黑色木牌,上面用绿色的油漆写着四个字“有屋出租”。

小楼就夹在两栋高楼的中间,看起来很不起眼。这是每一个大城市都有的现象,新城区里面总是遗留着一些旧的建筑物,新旧掺杂。

小陈走了一天,也有些累了,打算就看看这最后一家,无论好坏,今天就要定下来。他走到大门前,刚要敲门,就听见咯吱一声,门往里打开了。

门里往外探出一个头,“你是谁?”

小陈赶紧后退两步,看清了开门的人,是一个老头。

“我是来看房子的,你们这里是有房子出租吗?”

老头上下打量了小陈一遍,像是在确认他是不是坏人似的,然后把门开了半扇,“进来吧。”

小陈小心翼翼地跨过门槛,跟在老头的后面。

“房子在二楼,你跟我上来。”

进了门才发现,这栋楼还挺大的,除了临街的房子之外,后面还有一个院子,种着不少的花草,只是好像缺乏打理,都长得有一人多高,猛地一看,有些瘆人。

老头上了二楼,走到一间房间停下,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找了半天才把门打开。

“就是这间房,你看看吧。”

老头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打开,外面的阳光洒进来,把屋子里的陈设照的清清楚楚。

房间不大,有二十几个平米。一个小衣柜,一张床,一个木桌子和木椅子,一个摇头扇。

洗手间在卧室外面,有淋浴没有浴缸。这样的条件和工厂的宿舍差不多。

小陈觉得这间房子很适合自己,反正就他一个人住,而且只是用来睡觉,这样的条件已经足够了。而且这里离他上班的地方近,步行的话也只要二十分钟。

小陈按捺住心里的欣喜,问,“老伯,这里要多少钱一个月,要不要交押金?”

老头说了一个数字,又说不要交押金,房租一个月一付。

小陈一听就马上决定把这间房子给租下来。他交了一个月的房租,拿了钥匙。

第二天他就收拾了行李从宿舍里搬了出来。

小陈搬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换了一把锁,事先他通知了房东一声。

房东就是那个老头,这栋房子里只有他和他老伴两个人住,他老伴好像是身体不好一直躺在房间里,小陈没有见过她,只是偶尔的听见咳嗽声。

小陈的工作早出晚归,所以跟他们没什么交集,房东给了他一把大门的钥匙,每天下了班回来,他都小心的开门上楼,生怕吵醒了他们。

只有周末的时候,他会看见房东坐在天井剥豆子,择菜。

小陈搬进来的时候正是夏天。房间没有空调,不过好在窗户外面有一颗大树,挡着阳光,屋子里不至于太热。

可是等入了暑之后,天气就一天天的热了起来,就算是有树也挡不住热气。一到晚上,小陈的屋子里就像是桑拿房一样。睡觉的时候,小陈只好把窗户打开,风扇开到最大,可是就算是这样还是热。

最后实在是没办法了,小陈就脱光了衣服,只穿了一条内裤,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只有这样他才能睡的着。

房间不大,床倒是挺大的。两米的大床铺着一张竹席,竹席是紫檀色的,跟一般的竹席不同,它是由一块块麻将牌大小的竹块拼成的。摸上去冰冰凉凉,有一股寒气。每天睡觉前用凉水擦洗一遍,躺上去就像是开了空调一样。

这天,天气还是一样的热。小陈在外面吃完饭,早早就回来躺下了。他像平常一样,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看着窗户外面想东想西的,不一会儿困意就上来了。

小陈有个习惯,睡觉之前要上一趟厕所。他一感觉到有困意,就忙起身去了洗手间。

从洗手间回房间的时候,他突然听见楼下有人说话。

“就是今天吧?”说话的是一个女人,还夹杂着咳嗽声,应该是房东的老伴,可是听声音倒是蛮年轻的。

“是。你准备一下。”房东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这次不知道可以维持多少天。这样下去,还真没意思。”

“这是什么话!一次可以维持个半年,半年之后再找新的不就行了。再说,这次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也不好怪我们。”

房东太太像是被劝动了,不再说话,只听见咳嗽的声音。

小陈听了一会儿,还以为他们两个是为了治不治病而吵架,至于是他自己找上门这句话倒是不明白。

小陈打了一个哈欠,回了房间。

睡在用凉水擦过的竹席上,再吹着风扇,小陈只觉得浑身舒坦的像是在空调房里,慢慢地就进入了梦乡。

睡的正香的时候,小陈只觉得身体越来越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往下拉着他。他努力的睁开眼,发现是他不小心把毯子给裹到身下了,他把毯子给扔到一边,又睡了起来。

迷迷瞪瞪的他好像感觉身下像是有什么在吸他的皮肤,滑溜溜的,像是人的嘴唇。

他以为又是有什么东西被蹭到了身下,打算翻个身,把东西给拿出来,可是试了半天,身子却一动不动。

他睁大了双眼,却动也动不了,全身就像是被胶水给黏住了一样,身子慢慢地被身下的席子给吸进去。房间的门这时,突然打开了,走进来两个人。

小陈这时好像有些明白刚才听见的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已经太晚了。

第二天,那栋小楼又挂出了“有屋出租”的牌子。

至于小陈,没有人再见过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