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说好要一起去的城市

2019-09-09 17:03:33作者:秦为空

青春

1

白露正坐在自习室里,专心预习着明天上课要讲的内容。她觉得从上大学开始她就没有停下来过,不停地忙着考试考证考研。对她来说能有个偷懒的时间就算是万幸了,更别提谈恋爱了。

白露刚刚忙完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旁边正好路过了一对情侣,女孩子悄悄的跟男生说,“喂喂,过几天国庆节,我们一起去西安玩吧。”两个人逐渐走远,鹿白却愣了愣,继续收拾好书本走出了自习室。

秋天的阳光还留着些许余热,却也早失去了夏季时的那份霸道,撒在身上,带着些温柔的意味。

西安啊,真是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呢。

2

对白露来说,其实学习从来都没有那么重要,忙碌只不过是因为没有事情做,却又必须充实自己的生活。

大学本就是一个谈恋爱的正常时段,但是好像没有一个人再像程又霜那样让她一见倾心了。可惜的是,程又霜出现的时候,他们两个的关系被家长称作早恋。

五年前,白露不过是一个性格活泼开朗的普通女孩子,她和程又霜的初见也是因为同班同学。但那时候的程又霜就已经是男神级别的人物了。白露清楚的记得,大家穿着一样的校服,而他却可以在人群里被一眼看到,他是会发光的。长相俊秀的男孩子哪个女生不会喜欢呢,白露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只要程又霜出现,她都会偷偷的看看他,美名其曰很养眼。

白露开始对程又霜也只是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时间一久,也就不再注意这种风光霁月的人物。因为白露性格好又开朗活泼,很快跟班里的同学们都熟了起来,开学没有几个星期,也都和同学们加上了好友。那时候上学不让带手机,回到家里大家都在群里偷偷的聊天。

白露和程又霜加了好友,打了个招呼,没想到程又霜跟她一来一回的聊了起来。白鹿觉得程又霜还挺有意思,还以为这样的男生都会有点架子呢。

不知不觉,白露跟程又霜成为了朋友。

3

班里有个女生叫乔依依,长得娇小可爱,经常跟男生打闹,一跟男生说话就娇滴滴的。白露不以为然,虽然她看得出来乔依依跟男生说话一个声音跟女生说话一个声音,但毕竟她觉得,跟自己也没啥关系。

只不过…白露惊奇的发现,乔依依打闹的人成了程又霜。白露暗暗好笑,她还以为程又霜是什么鉴婊专家呢,可转念一想也是,就算长得好看,也不过是个十多岁的男孩子,本质上还是幼稚的很。

直到有一天,乔依依跟程又霜找到她。白露一脸懵逼,心想你俩天天打来打去咋找到我头上了。

程又霜说:“她跟我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她让我公主抱一个女生,所以来找你,配合一下呗?”

白露:“……”大哥你真不明白人家姑娘啥意思???你看人家那个表情,恨不得把我杀了!!!她肯定是要你抱她啊!!!

白露嘴角一抽,说道:“配合不了,我死沉,你抱不动。”说完转身离去。

留下了程又霜在原地独自凌乱。

4

随着高中生活的推进,大家的关系也越来越融洽,自程又霜上次那个公主抱事件以后,白露没少嘲笑他,觉得他也太钢铁直男了。而她跟程又霜的关系好像也变得更加要好了。

在一个体育课的时候,程又霜蹭了过来,“喂,白露,我跟你说个事啊。”

“有话说有屁放。”

“乔依依问我如果要跟我们班一个女生在一起,我会跟谁在一起。”

“她肯定希望你说她啊。”

“我觉得也是。”

“那你说是谁?”

白露突然感觉程又霜在看她,于是抬起来头。

她发现程又霜那双漂亮的眼镜正在看着她,神情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也与他对视,听到他说:“我说,让我想想。”

白露一瞬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后来几天程又霜一直追在白露的屁股后面,白露感觉乔依依的眼神看着自己都在冒刀子。

程又霜天天追在她屁股后面只有一个问题:你喜欢谁啊?

白露说没有喜欢的还不行,最后白露不胜其烦。

在程又霜再次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盯着他那漂亮的眼睛,似笑非笑的说:“我喜欢你。”

程又霜说:“我也是。”

后来大家都知道,学校的男神被她白露勾搭走了。

5

时间过的快,感情也逐渐在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最后再也没办法抹去这个人存在的痕迹了。

白露和程又霜在高一上半学期就在一起了,大家都以为程又霜就是玩玩,毕竟在大家眼里,白露配不上程又霜,她长得很普通,还有点胖,怎么能跟程又霜这样的男神在一起呢。

确实,白露跟程又霜在一起以后,她性格还是一样的好,但是她也知道有一种东西,正在她的心底里缠绕着她,渐渐收紧再收紧,让她喘不过气来,她清楚地知道那种东西,叫做自卑。

其实白露都没想过,他们会好这么久,一转眼都是高二。

假期的时候程又霜去了西安,经常在给白露发消息吐槽,说什么华清池竟然巴拉巴拉,但是好多小吃特别好吃,有机会一定要带她一起来。还跟白露说,我的天,走在街上有小姐姐偷拍我,可惜我已经有老婆了!程又霜回来的时候又给白露带回来一大堆狗屎糖,白露哭笑不得,不爱吃糖的她还是表现得很高兴,全然收下了。

白露知道她自己家没有程又霜家里宽裕,在他们一周年的时候她送了程又霜一本厚厚的翻书画,就是有字典那么厚,随着书本快速翻来,可以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从小到大,到一起上学一起毕业,工作结婚,有了小孩,最后孩子长大了,两个人还是相依相守。白露买回来是要涂色的,每一页都涂上色,写上字,整整准备了三个月。

程又霜没说什么,偷偷地把册子珍藏了起来。

6

高二下班学期,乔依依不再有意无意地缠着程又霜了,她跟班里另一个男孩子在一起了。也就从这里开始,白露感觉到了程又霜的不对劲。

她发现她说的话,程又霜都不再听进去,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敷衍。但是她靠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还是会自然而然的搂住她。可是白露的心里愈发的不安。直到有一天,她把一个问题问出了口。

“你还爱我吗?”

她感觉程又霜一怔,她听到他说:“我不知道。”

白露笑了笑,暗暗咬了牙:“那我们分手吧。”

程又霜没说话。

白露也没有说话。

程又霜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白露知道他在知道乔依依处对象以后,开始主动找她聊闲,在她去打水的时候跟在她身后,白露甚至知道程又霜创了小号,就为了跟她聊天。

白露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因为乔依依跟很多人炫耀的说了,人传人,最后白露也就知道了。她想,程又霜这么几年还真是没什么长进呢。

白露从没有想过有一天程又霜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使知道这不过是少年人的不成熟和一时的新鲜感,但心里那种挥之不去的痛感好像在嘲笑着她那自以为是的信任是多么的可笑。

最后手还是没有分成。因为程又霜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向白露求了原谅。

白露什么都没说,原谅了他。

年少的爱情就是这样,妥协和退让都是那么没有原则。

7

高三了,程又霜因为喜欢玩游戏,成绩下降,他的家长却固执的认为是白露影响了他学习。他妈妈最终找到了白露。

“你自己不好好学习,能不能不影响我儿子。”

“小姑娘年纪不大就这么骚学着勾引男人了?”

“你这样的当我家儿媳妇绝对不可能的,说实话,你没有一点我能看上的。”

“……”

难听的话突如其来又铺天盖地。白露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内心的痛苦和煎熬也随之而来。

“又霜,你能少玩会手机,多学习学习吗,都高三了。”白露说。

“哎呀,等会儿等会儿啊。”程又霜头也不抬。

“我说认真的呢。”

“好,我不玩了,别生气了哦。”程又霜放下手机。

“……程又霜,我们…分手吧。”

“怎么了宝贝?是不是我玩手机让你不高兴了?那我以后都听你的好不好?”程又霜摸了摸白露的头。

白露张张嘴,发不出声音。

程又霜以为白露还在生气,伸手把白露搂进了怀里。

8

白露和程又霜表面相安无事,其实白露也知道程又霜背地里玩游戏的情况没有任何改善,虽然他在她面前不再玩游戏。

白露以为他们可以这样安安稳稳的过完高三,直到他妈妈冲进了班里,砸了他的手机,并对着白露进行了公开的处刑。

白露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在全班人面前被一个人这样的辱骂。她张嘴却只有哽咽,其实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自己的错。

全班人都傻了的时候,程又霜掀了桌子,额头青筋爆了出来,怒吼了一声:“你他妈再说一句试试。”拉着他妈就出了教室。

教室里一秒寂静以后,就是闹闹哄哄,每个人都在眉飞色舞的谈着刚才的八卦,而白露站在那里,仿若置身冰窖。

学校里八卦是传的最快的。更何况是程又霜,一个校草级别的人。

白露知道,幸灾乐祸的人不在少数,同情自己的也不在少数。可是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事情闹得大,白露的家长也知道了,对于程又霜他妈妈的素质,白家不敢恭维。白露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不再说话,也不再笑了。白家父母对女儿心疼大过生气。询问白露是否可以转学,白露只是呆呆的点了点头。于是白家父母开始着手给白露办理转学手续。

白露再也没有去过学校,她要转学的事情也没有人知道,可能所有人都以为她只是需要休息休息。

后来白露听同学说,“程又霜跟乔依依在一起了。程又霜他妈挺高兴他这样的,还跟乔依依说,感谢乔依依救了她儿子。”

当天晚上,白露哭了一个晚上。

之后白露又听说,程又霜玩游戏更加变本加厉了,再也没有人再能管得了他,在学校他从没有搭理过乔依依。他开始离家出走,去网吧包夜,他好像再也不是他了。

白露也想过劝程又霜,她点开过他的对话框,可沉默了片刻却打不出一个字。

白露不明白自己哪里这么不招人待见,后来有人跟白露说,乔依依遇到过程又霜他妈妈,跟他妈妈说过白露跟程又霜在一起,背地里又跟别的男生打打闹闹,她羡慕白露性格开朗而且打游戏还挺厉害,跟程又霜经常一起玩的可开心了,就是成绩不太好什么的。

白露明白了,像乔依依那样子甜美可爱又会说话的女生,成绩也不差,怎么都会比自己这种普普通通却又不带人学好的女生招家长喜欢啊。

白露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高三下半学期,白露转走了。

开学的第一天的早上,她收到程又霜发来的消息:小露我昨天做梦了,梦到了我们一起去了西安,我答应过你说要一起去的地方,你说我们还会一起去吗?

9

“学姐?学姐?”

白露缓过神,面前是同系的学妹,学妹小脸圆圆的,笑起来有两个酒窝。白露看着她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

“学姐,过几天就国庆节了,你有没有想好去哪里玩啊。”

白露想了想,“去西安吧。”

小学妹显得很高兴,拉着白露说,“学姐,我表哥在西安上学,你要去我叫他陪你吧,你一个女生自己出门不太安全啊。”

白露思索了一下,答应了,管学妹要了个电话,“你跟你表哥说一下吧,我就先留个电话,就先不加什么好友了,跟他说有事发短信联系吧。”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