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桑树

2019-09-08 19:03:37作者:西瓜玉米

古风

1

东海日出处有扶桑树,多生林木,叶如桑。又有椹,树长者二千丈,大二千余围,树两两同根偶生,更相依倚,是以名为扶桑也。

——《海内十洲记》

吾乃扶桑,原是生在天界的一棵树,万万年来不断地吸收灵气,总算叫我修出个人形来。

哪承想刚一落地,我还没来得及瞅瞅自己是个什么模样,就叫太白给扔下了天界。

太白这人,一向很不厚道,可怜我好不容易修成了仙,还没来得及尝一尝王母的蟠桃,就要到人间这个炼狱。

我在天上飘了一会儿,在一处姓姬的人家家里扎了根,此间的灵气十分浓郁,俗话说,人杰地灵,说不定我在此间,还可蹭上几口福运,待回了天庭,许是混成个上仙也未可知呢。

朦朦胧胧地沉睡了几年,近日总觉得有些吵闹,我幻出个人形,坐到桑树枝上。

顺着声音看过去,原来是个小公子,坐在窗里读书,还有一个老头摇头晃脑地在他旁边踱过来,踱过去,嘴里念叨着什么“大学,亲民,至善。”

十分无趣,可那小公子的神情端肃,认真地听着那老头讲话。

我瞧他这模样,便想逗一逗他,于是捏了个诀,让他也能瞧见我。

“喂!小书生!”

他听见有人叫他,也不转头看,只是趁着老头背对着他的时候,慢慢错了眼珠过来,看见我,微微愣了下,随即像无事发生一般,又看向自己的老师。

如此看来,我的模样,应当是极丑的,思及此,我不由得有些泄气。

谁不喜欢美好的皮囊呀?

所以我很喜欢这个小公子,于是对老头施了个定身法,按着窗跳到他面前。

“小书生,你怎的不理我呀?”

我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他看看他的老师,又转过头看我,两颗眼珠清透如琉璃。

明明没有一句话,我却无端心虚。

“怎么啦?小书生,你同我讲话,我一会儿就把你老师解开。”

他沉默一会儿,终于道:“你是妖怪?”

我大怒,四海列国,天上地下,你可曾见过这般仙气四溢的妖怪,凡人果然没有见识。

“我是神仙!什么妖怪呀。”

我盘腿在他面前坐下,他垂下眼,看着手中的书,睫毛轻颤,像一只欲飞的蝶,看的我心痒,便道:“我沉睡了许多年,如今是何世道,你给我讲讲呀,小书生。”

他神色淡淡:“神仙也入红尘吗?”

“入,怎么不入,人间到处都是我们天界的卧底呢。”我故作神秘。

他怎么一点也不惊讶我是神仙这件事呢?

真是个无趣的孩子。

许是碍于他老师还在我手中,他告诉我,如今的大昭,已传到第十一代皇帝长孙术手中。

长孙术?看来我醒得还挺及时的。

“大昭的皇子住在何处?”我捞过旁边案上的芙蓉糕吃起来。

他微微皱眉,清凌凌地扫我一眼。

我赶紧把掉在他桌上的渣子拂到地上,朝他讨好一笑。

“大皇子现在仍养在皇后娘娘膝下。”小公子慢条斯理道。

那就是还在宫中了,也罢,不急于这一时。

小公子端坐在那里有问必答,只是眼睛垂着并不看我,跟一尊精雕细琢的玉佛似的。

我突然伸长了脖子去看他手中的书,他一惊,上半身微微后仰,瞪着我道:“做什么?!”

我哈哈一笑,揶揄道:“不做什么,就是瞧瞧什么书这么晦涩,这么半天也不见你翻一页。”

小公子的脸微微涨红,咬牙切齿道:“你!?”

“我怎么啦?”我猛地伸手捏捏他的脸,“这样才可爱嘛,小孩子不要整天板着脸。”

手感真好啊,跟团软玉似的。

他像是更生气了,猛地站了起来。

见势不妙,我立刻反身跳回桑树枝上,在人间盘桓这段时日,我须得寄在这棵树上。

我回头瞧着他满脸通红的样子,更开心了。便道:“姬延,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下次见面要告诉我你的字呀!”

我方才瞄见他腰间的玉佩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延”字,只是不知取了何字。

姬延,姬延,好名字,我喜欢。

2

我姓姬,名延,字瑶光,是大昭右相的儿子,从小我就听各种各样的人说,我爹很厉害,可对我来说,他更像一个行色匆匆的陌生人,我也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她为了生下我,断送了性命,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父亲才不愿意见我吧。

从小到大,我的世界只有这个小小的院子,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读书,父亲也从不许我与别的世家弟子交往,唯一与我作伴的,是长在窗边的一株桑树。

这树倒是有些不寻常,一是因为它分外高大,树冠能将整个书房拢在它的树荫下,是以即便炎炎夏日,书房里也十分凉爽。

二是因为树上住着一个叫扶桑的小妖。

第一次见她,是在我十二岁那年。

彼时她穿着浅绿色的罗裙坐在树枝上,头发用一串绿色的珠子扎成两个小髻,额发不安分跟着风飘来飘去,白嫩的脚腕上还系着一串银铃铛,她随着树枝的起伏前后晃动着雪白的小脚丫时,清脆的铃响便会散落在每一个角落。

我怕老师发现她,便不敢看她,谁知道她竟跳到我面前,我感觉到自己的心尖跟着一颤,也许是因为她笑起来的时候,有一颗尖尖的虎牙。

虽然她长得很是漂亮可爱,行为上可一点也不像个淑女,竟然捏我的脸!哼,那时我虽然年纪尚小,可也知道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也就不与她计较。

她还说自己是神仙,我便不拆穿她,也许每一个妖怪都有一颗想飞升的心吧,我十分理解,我自己日日读书,不也是想考取功名,能在大昭有个立身之地吗?

明日就要科考了,十年苦读,总算要出个结果了。

我想见见她。

下人按我的吩咐,送上来几碟糕点,我取出一盘芙蓉糕,放到窗沿上,然后坐到案前,取出一卷书看,果然没一会儿,叮铃铃的铃响就在院中响了起来,眼前绿影一闪,我抬起头时,扶桑已坐到了桌前,抱着盘子吃了起来,脸颊鼓鼓的,像只松鼠。

扶桑也许是松鼠化的吧?

“瑶光,今日的糕是城西那家吧?”扶桑是个贪吃的姑娘,尤其爱吃芙蓉糕。

“嗯。”我点头,“如何?”

“甚好。甜而不腻,比东边那家好得多。”她舔舔唇角,露出饕餮而满足的笑容。

“对了,明日你不是要科考了吗?你带我一块去吧,我可以偷偷看其他人的卷子,然后回来告诉你。反正他们也瞧不见我。”她像是认为这是个绝妙的主意,十分兴奋。

我给她递上一杯茶,只叫她不要胡闹。

“好吧……其实我也进不去。”她扁扁嘴,又道:“我今日上街,知晓了一桩事,你以前怎么从未告诉我,你已与白家的小姐有婚约。”

我心中一紧,捏紧了手中的书,道:“…我”

我想解释,又怕她生气。

“要不要我去白家替你相看相看新娘子长得美不美?”她眨着眼睛看我,眼底尽是促狭笑意,分明是毫不在意的模样。

胸中无端地涌起一阵烦闷,我有些气她的懵懂无知,却也暗暗下定决心,明日在考场上定要好好作答,搏个功名回来,如此才有可能脱离家族,摆脱那一纸可笑婚约。

扶桑见我不答,又打趣我几句,接着说起她在逛街时的见闻,都是些琐碎的小事,可这些事儿在她手舞足蹈的讲述中都变得有趣了起来。

我静静地听着,偶尔给她的杯中续上茶水。

末了,她越过桌子拍拍我的肩膀,郑重道:“明日可莫要紧张呀,小书生,我看这上京的书生没有一个学问比你好的。”

“你怎知?”我绷着嘴角问。

“有也没关系呀,就算他学问比你好,也没有你长得好看。”

扶桑说完一笑,跳到桑树枝上。

“这几日呆在家里,上京可能会有捉妖师。”我走到窗旁,叮嘱她,有些担心。

我偶然见听父亲跟人说起,圣上正在广招天下有能耐的捉妖师来上京,不知有何用意。

“怕捉妖师作甚!我是神仙,又不是妖怪。”扶桑不以为意地朝我做个鬼脸,转身隐在叶间不见了。

我摇摇头,她这般跳脱,若被捉妖师捉了去也无妨,左右有我护着她。

夜间下了大雨,我被风雷声惊醒,本以为睡不着了,窗外渐渐地又安静下来,于是一夜好眠。

3

雷公电母真是不会看人眼色,雷声打得那般响,雨点下的像豌豆,不知道姬家公子明日要考试呐!

可我小小一介散仙,也不敢让他们去别处下雨,只好捏个诀,让大桑树舒展枝条,严严实实地将姬延的卧房遮住,给他造了个树墙出来,保管一丝的声音也透不进去。

姬瑶光啊姬瑶光,你说你要是不考个状元回来,别说你对不起你爹,你连我都对不起,唉。

第二天一早,晨光大好,瑶光出发去文院,我不能和他一块儿进去,因为考场历来由文曲星庇护,这位神仙可是出了名的公正无私,所以我只能送他到门口,瑶光深深看我一眼,转身进门,玉树般的背影在人堆里十分扎眼。

我说得果然没错,小书生是上京最好看的小书生,谁也比不过的。

左右无事,我便想到街上逛逛,可又想起瑶光昨日的嘱咐,虽说我是正正经经的神仙,可还没有名号尊位,如今又刻意用咒压住大半灵力,看起来是有些像妖怪,万一被哪个不长眼的捉妖师缠上,又是麻烦。

既然不能去人多的地方,就去替瑶光相看相看媳妇吧。

我晃悠到白府,坐到他家的墙头上看白家小姐绣花,白家大小姐许给长孙翡做太子妃,白家二小姐则要嫁给瑶光。

绣房里那秀美的两位姑娘,正在绣一件红衣裳。

我想,瑶光会喜欢这样秀雅娴静的姑娘的。

她们绣啊绣啊,好像不会累似的,我打了个哈欠,想了想,又拐到大皇子府上去了。

不日他就要被册立为太子,同时迎娶白家大小姐。

那将是他最风光得意的日子,娇妻在侧,权势在手,占尽风流。

我定定地看着长孙翡,他的侧脸白皙而安宁,他还不知道日后将会发生的事情,我的心里难得涌起几丝纠结惆怅。

我要做的事,究竟是对是错?

一时不想再看,便回了瑶光的院子,等他回来。

三月殿试过后,瑶光一举夺魁,成了状元郎。

他骑着一匹骏马在上京大道上时,姑娘们掷向他的各色的花朵几乎将他淹没,我坐在最高的楼上瞧着他有些无措的样子,笑得十分开怀。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