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匠

2019-09-08 13:02:38作者:成小羽

悬疑

因为想开始新的生活,猫咖并没有选择开在家乡,而是跑到了南方的一座小城。

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了亲戚。

他是二爷爷家的小儿子,我从来没见过他,只听二爷爷提起过,说是十多岁就离乡闯荡,一直没有回去。

二爷爷走的那天,嘴里念叨的都还是他的名字:成林。

爸妈告诉我,最近一阵子他开始频繁和家里联系,据说是身体出了些问题,偶然得知我也在这边,便极力邀请我过去一解乡愁。

说实话,我是很不愿意去的。

我从没见过他,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陌生人而已,而且年纪比我大那么多,去了又能聊些什么呢?恐怕只是徒增尴尬而已。

但他非常坚持,盛情之下,我只好忍着一身的不悦踏上前往他住所的汽车。

我对这座城市并不熟悉,他给我的地址也比较模糊,所以当汽车缓缓驶出城市进入乡间小道时,我几乎要立刻下车掉头回去。

从早上出发,抵达下车地时已经接近傍晚。

整整一天我就吃了点小零食,现在已经饿得头晕眼花,却还要徒步将近半小时才能抵达他所在的位置。

我强打精神,借着还未完全消失的天光赶路。

不过好在这一路景色还算不错,路两旁是郁郁葱葱地水稻,乡间特有的晚风吹得人心旷神怡,某些瞬间我似乎回到了年幼时在农村老家的时光,竟然连肚子饿这件事都忘了。

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才远远看见一座小村落,正是晚饭时间,家家户户都开着灯享用劳作一天之后的宁静和舒适。

对饭香的渴望让我不觉加快脚步,很快就走进村落里,脚步声惊醒几条恶犬,大声朝我鸣吠。

有几户人家打开一点房门,看是个外乡人,便将自己家的狗叫骂几声又退回屋里。

我敲开一扇紧闭的房门,说出自己的来意。

屋主用看神经病的眼光盯着我:“你是他什么人?他到这里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过有人来看他。”

“远亲,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从屋主的神情和语气来看,我这个远亲似乎并不受欢迎。

“他脾气古怪得很,把房子修在村子后面的一潭死水旁边,平日里也不怎么出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忍受那种恶臭的。”说完,屋主给我指了下过去的方向,我道谢之后便离开了。

事情似乎有些古怪,一个如此孤僻的人,怎么会在最近一段时间频繁和数年不联系的家乡人通信呢?

我抱着疑虑的态度走过村落,果然在村子的后面看到一座独立的小屋,和一块黑乎乎的平地,想必那就是屋主所说的死水潭。

还没走到近前,一股带着臭味的夜风便侵袭而来,我眉头紧皱,硬着头皮往前走。

距离屋子越近,臭味就越明显,到最后我几乎只能堵住鼻子张着嘴巴呼吸,这样的动作让我非常难受,不仅脑袋发昏,整个人还似乎被什么东西给捏着,透着说不出的抑郁。

如果让我在这儿待一夜,我可能会疯掉。

那口死水潭像通往异世界的大门,我只是看了一眼就有种想跳下去的冲动,于是赶紧低头跑到门边,敲响大门。

开门的是一个老头,佝偻着腰,眼神在看到我的一瞬间放亮,随即又变回一开始的暗淡模样。

“你就是成小羽?”老头问道。

我点点头,看来这个老头就是成林了,不过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老到这种程度,按理说他和我父亲年纪差不多大,不应该这么苍老才对。

成林将我让进屋里,进屋后我才发觉,这里的空气并没有外面那样恶臭,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味道,甚至有点淡淡的香?

“随便坐,屋里有点乱。”说完,成林走进厨房,“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弄点吃的。”

趁着他做饭的时间,我仔细观察起屋子来。

这间屋子内部的构造比外面看着好很多,虽然大部分物件都很陈旧,但干净整洁,物件的摆放也规规矩矩,并不杂乱。

屋子不大,有一座小楼梯通往楼上。

转了几圈,我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扇上锁的门,从锁的光泽来看,这扇门经常被打开。但这并没什么,很多人家里都会有一间放杂物的屋子,但奇怪的是,当我站在门前的时候,一股阴凉感扑面而来。

那种阴凉不是冷,而是让人汗毛直立的恐怖,我甚至能感受到门后有些细微的动静。

“面好了!”突然,成林的声音将我的思绪从门后拉了回来。

“哦,谢谢林叔。”我赶紧坐到桌边,接过他递过来的面,是一碗肉汤面,香气四溢,让本就饥饿的我口水直流。

成林略有些忌惮地看一眼那扇门,然后坐到我的对面:“你觉得我这儿怎么样?”

“里面看着还行,外面实在不敢恭维。”

“呵呵,这是我专门这么弄的。”成林往椅背上靠着,得意地笑道,“我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故意把外面弄成那副模样,但里面还是要住得舒服些。”

看来我这个远亲颇有些出世高人的意思。

出乎意料的,这碗面非常好吃,尤其是那些肉块,滑而不腻,一口下去唇齿留香。

“林叔你手艺不错啊!”我赞叹道。

“原材料好,自然也就好吃。”成林用手指轻轻敲击桌面,眼睛打量着我。

这种打量让我极不舒服,因为那个眼神里似乎充斥着贪婪、渴望和兴奋。

我迅速将面吃完,打了一个饱嗝:“哪里可以洗澡?”

成林指指左边的一扇门,我立刻提着书包走了进去。

洗澡房很简陋,和我当年小时候在家里那种差不多,紧挨着厕所,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有装热水器。

我试了试水温,脱光衣服舒畅地洗起来。

洗到一半,我突然觉得原本关上的门似乎被推开一条缝隙,门外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

我被吓了一跳,立刻靠到门口,大声质问:“林叔,是你吗?”

门外没人说话,我不敢再洗,胡乱冲掉身上的泡沫,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回到客厅。

客厅里并没有人,成林也不知去向。

“林叔?”我放下包,大声喊,但没人回应。

过了好一阵,林叔才从屋外走进屋里,手里抱着一捆竹板。

“洗好了?”林叔看我一眼,将竹板放在门边。

“你刚才去哪儿了?”我不敢确定刚才在门外的是不是他,甚至不敢确定是不是有人。

“我去取材料了,这些竹板从新竹到最后用于制作,可要经过不少工序呢!”

我走过去看了看竹板,问道:“他们是用来干什么的?”

林叔伸了个懒腰,笑着回答:“忘了给你介绍了,其实我是一个鼓匠,这些竹板是用来做鼓身的,把他们拼接到一起,再蒙上鼓皮就好了。”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这才知道他当年从家里出来之后被人骗得身无分文,不得已跟了一个哑巴师傅,学到这做鼓的手艺,由于哑巴师傅为人性格怪异,多少让他也受到了些影响,这些年才会独自一人住在这陌生的异乡。

一谈起他的手艺,林叔整个人似乎变了样,状态比之前精神不少,说起话来也是滔滔不绝。

外面人做鼓往往使用的是木板,虽然坚固牢靠,却少了几许清脆。

用竹板做鼓身,成音效果要好很多,而且鼓音更为绵密,给人一种连绵不绝的气势。当然,难度也是大上数十倍,没有经年累月的积累和经验,是做不得竹板鼓的。

鼓皮也非常重要,如今科技发达,大家都用人造革,成本是下降了,品质却也好不到哪儿去。真正懂鼓爱鼓的人,依然会选择像林叔这种老匠人用动物皮做成的鼓。

能用来做鼓皮的动物有很多,像猪皮、狗皮、羊皮和牛皮等等都是常见的,好一些的会用蛇皮、猫皮、狐皮,能用上虎皮和熊皮的,已经算的上顶级鼓了。

不过现在老虎和熊都是国家级保护动物,人们对猫狗的感情又比其他动物来得热烈,蛇皮鼓自然成为最受欢迎的鼓。反正猎虎猎熊之类的事情,大部分鼓匠是不敢做的,至于有没有为了钱财铤而走险的,肯定有,但极少,谁也不会为一面鼓丢了身家性命。

林叔讲了太多相关的东西,不过我没能记住多少,听到后来临近深夜,人已经呵欠连天困得不行了。

见过实在疲惫,林叔便带我上二楼卧室,此时的我已经没心思再去管环境怎样了,和林叔打完招呼,一到头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就被一阵奇怪的声音吵醒。

这声音不大,但频率极为奇怪,让我耳膜非常不舒服。

我从床上爬起来,侧耳倾听,但有什么声音都没有。我想可能是自己睡得迷迷糊糊有些幻听,便又躺下准备安眠,但刚躺下,就又听到同样的声音。

反反复复地,我终于发现,当我仔细认真去听的时候,声音就没有,当我不打算关注它的时候,它又变得十分清晰,就像有人在你的耳边呢喃。

我忍受不住这样地折磨,看看手机已经快天亮了,便起身下楼,想看看怎么回事。

借着微弱地天光,我慢慢朝楼下走去,每走一步,木楼梯就发出吱呀吱呀的沉重叹息,像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在诉说着自己一生的艰辛。

我怕吵醒林叔,脚步尽量放得很轻,注意力几乎全在如何避免声音这件事上,于是那种声音突然大了起来。

这一次我敢确定,那就是人的声音,即使依旧模糊,但我觉得那一定是人在睡梦中的呓语。

气氛一下子变得诡谲压抑起来,这里除了我和林叔再没有其他人,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声音出现?

我终于来到一楼,站在客厅中央,莫名的恐惧爬上心头。

很快,我确定了声音的来源,那扇门。

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感觉非常强烈,我似乎笃定声音是从那扇门后面传来的,身体也不自觉的向门靠近。

我也没办法解释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心里充满了恐惧,但身体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

门没锁。

我缓缓伸出手,将门推开。

可是门后什么都没有,安静,漆黑,虚无。

那些声音也在开门的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又太安静了,安静得不正常,我听不见虫鸣,听不见风声,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心跳。

我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照明,迈步踏进屋里。

原来这是林叔的工作室,屋子里摆满了或大或小的鼓,有的已经封皮,有的还只有一个鼓身,刚才林叔搬回来的竹板也在角落里躺着。

这样的发现让我安心不少,看来那些东西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于是我饶有兴致地在鼓间游走起来,观察着这些林叔倾注心血地作品。

每一面鼓,都住着鼓匠的灵魂,只有用心做的,才能发出最完美的声音。

这是林叔告诉我的,我想这些鼓在他看来,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吧。

我看不出这些鼓的鼓皮是什么皮,但只觉得每一张皮都精致而富有弹性,轻轻摸一下,滑腻非常,触感非常舒服。

“你在干嘛?”突然,林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吓得我一哆嗦,手机也摔在地上。

我惊魂未定,把手机从地上捡起来:“我起来上厕所,看这里门没关,就进来看看。”

林叔双目微闭,死死的盯着我:“这里是我工作的地方,一般不允许别人进来。”

“对不起。”我自知理亏,赶紧认错道歉,走出屋子。

林叔将门锁上,转身说道:“每一面鼓都有灵气,如果接触其他气息多了,就不好了。”

成小羽
成小羽  VIP会员 随便看看,随便写写

鼓匠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