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头绳

2019-09-06 15:03:20作者:油画-蓝格子

悬疑

林夕是一名摄影师,有一个很爱他的女朋友。这天林夕忙完一天拍摄工作,回到了和女友租的房子,走到门口刚要喊女友开门,发型门上虚掩着的。

林夕疑惑着推门走了进去“小涵,我回来了!”

半天不见动静,林夕向卧室走去,刚走到门口发现卧室门也是虚掩着的,有一条窄窄的门缝,林夕顺着门缝向里面望去。

卧室里没有开灯,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黑影坐待梳妆台前,梳着头发,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梳着。

突然林夕感觉背后有一阵凉风林夕猛然回身!发现是他的女友小涵,小涵捂住林夕的嘴。

在林夕耳边说“嘘,不要吵,你也看到了吧?我早觉得这个梳妆台有问题。现在看是有鬼魂附在上面了。”

林夕用眼神示意小涵可以松手了,自己不会叫的。小涵看看也松开了手。

林夕拉起小涵的手,凉!彻骨的凉!

林夕回身看去,一张布满蛆虫腐烂不堪的脸,正冷冷的看着他!

林夕错不及防尖叫一声,没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喊出那么尖锐的声音!

林夕晕倒了啊。不知过了多久,随着阵阵呼喊,而感觉脸颊被轻轻拍着,意识渐渐清醒!

林夕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女友小涵!

林夕猛的做起向后退去,小涵一愣“林夕你怎么了?别怕我是小涵!”

林夕楞楞的看着小涵,仿佛视线只要离开她,小涵的脸就会变成布满蛆虫腐烂不堪的样子!

记忆太清晰了,这让林夕挥之不去。

过了好久渐渐地林夕放松下来,“我这是怎么了?小涵怎么会是女鬼呢?我这瞎想什么呢?”

小涵从厨房走了出来端着一碗散发香味的东西,林夕从来没见过。

也没有闻过这么香的东西,“小涵,你做的什么?这么香?”

小涵看着林夕猛咽口水的样子不由一笑“这是用我家的祖传秘方熬的鸡汤啊!香吧!”

林夕狠狠点头“香,太香了!”小涵把碗递过去,林夕忍了半天一把端过来,猛的就喝了半碗,换了口气又把剩下的半碗也喝了。

小涵笑着“别急还有呢?”说着又给林夕盛了一碗,林夕又是两口喝光了。接连喝了三四碗。实在喝不下去这才作罢!

小涵坐在林夕旁边“林夕你怎么了?今天早上起床发现你就倒在门口,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林夕看着小涵随便编了个借口就糊弄过去了。

林夕看了看手腕“哎?我表呢?”小涵从兜里拿出了手表,伸手递过去。

林夕伸手接住发型小涵手腕处有一根红头绳。“小涵这是头绳是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见你扎过头发呢?”

小涵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把窗帘猛然拉上。回头抓起林夕得手,就跑向卧室,林夕“小涵你不会把我拽进被窝,然后指着这跟红头绳说看我的红绳会发光?”

小涵已经把林夕用被蒙上。林夕正要说什么。看着小涵手腕处的红绳。小涵指着自己的脸说,看着我的脸。

林夕正疑惑呢,听见小涵说的话,猛的抬头,看着这张熟悉的脸迅速的衰老腐烂开裂,隐隐的皮肤在蠕动像有蛆虫在向外钻一样!

林夕再也忍不住了,掀开被子像疯了一样向外跑去,在楼道里大声喊着“有鬼,有鬼,她来了,不要过了啊,不要啊!!!”跑出了楼道。

楼下乘凉的大妈在聊天,“看到了吗?就这个人渣,女朋友都怀孕了。还出去寻花问柳!女孩去找他,当场抓住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女孩气不过回家就割腕自杀了!当时警察撞开门,屋里的场面惨不忍睹啊!血从卧室流了客厅,卧室里就更惨了,女孩的血浸湿了床,原来白色的床单,硬被染成红色的!”

说来也奇怪,女孩身上一点血都没有只有手腕上有一条细细的伤口,就像红色头绳一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