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药师:助小三

2019-08-28 21:02:30作者:看人间

灵异

我是阴间药师,日夜行走于人间。可观人肺腑,也可洞察人心!

开了间药铺在深巷,救人命,送阴魂!

——我的名字,叫白赏!

千罗最近来我这里越发频繁,但是又并没有任务给我带来。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敢问!

文曲的厨艺日益见长,他们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就我一个人,好坏都是我解决。

“这些日子,赚了些钱。人间不是要过年了吗?我待会带你去买两套新衣服!”文曲坐在我对面,满脸期待的看着我。

我嘴里的面条还没有来得及咬断,只怯怯的看着千罗。千罗闭目养神,并不理会我。

“看他干啥?他一个罗刹,又不能跟着去!”文曲把我的脸偏过来,好容易那一大口面条才被我吞下去。

千罗唰地睁开眼,直直的看着文曲。文曲并不理会千罗,我有些忧心忡忡。

“千罗,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文曲的事?”我想起文曲初下凡的时候,最喜爱的便是与千罗待在一处。

那个时候,他们还很有默契的相互配合。强行要我“多管闲事!”

千罗又给了我一个白眼,我心下更是了然。若不是千罗做错了事,文曲也不会不理他。他也不会不去抓鬼,整日在我这里游荡。

唉!我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想来就是我之前所预料的了。

文曲和千罗是旧相识,文曲当初下凡的时候,千罗应该是知道的。说不定,文曲其实也就是找一个下凡历练的借口,然后下来和千罗....?

我的脑海里,幻想出他们两相互排排坐,你侬我侬的场景。

“白!赏!”文曲的声音把我拉回现实,回神过来,才发现他离我实在太近。一不小心,鼻尖挨着了鼻尖,我连忙去看千罗。

果不其然,那张脸更黑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连忙和千罗解释,“我,我自己出去逛街!你,你们自己在家好好玩,好好玩!”

我很尴尬,我知道!

我穿上高跟鞋,脱了白大褂就往外走。文曲一把把我抓住,“说好我带你去的。”

我不停的看千罗的脸色,他嘴唇紧抿,眼带杀意!我觉得我都快要哭了,不停得挣脱文曲的手。“文曲星君,我求求你了,你就放过我吧!”

好不容易摆脱他,头一次觉得外面的空气,竟是比药房里好的多!

兜里揣着文曲给的卡,据说这是这些日子的所有盈利。

窝囊了这么多年,开个药房经常入不敷出。现在终于是有利润了,心里不免得意。走在大街上,似乎都有了底气。

“把她给我拦住,老子今天非得把她扒光了。让大街上的人,都看看这个贱货!”一声大喝从商场门口传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往我这里撞过来。眼看就要撞上我了,猛地被追上来的两个大汉给拉住!

我连忙蹦出老远,无论如何,保证自己的安全是首要任务!我站在一旁看戏,这人间很有趣。快乐都是相似的,悲痛却是各式各样的!

就比如,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即将要接受悲痛了!因为追来的人,明显是对她恨之入骨!

追来的女人有些胖,比不得这个女人身姿妖娆。

胖女人一把抓住她,狠狠的扇了她两耳光:“要你勾引男人!要你勾引男人!”

胖女人边说边脱她的衣服,她不停的挣扎求饶。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胖女人越来越来劲。

“你们住手!”有男人大喝了一声,“再不放人我报警了!”

来的男人身后还跟着四个保安,我听见胖女人那边的人在说,“姐,他们人多,我们下次再来!”

随即扔了那个已经被扯得头昏脑涨的女人,那胖女人临走还踹了她一脚。“我呸,贱货!下次再找你算账!”

那女人趴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扯烂了。她扯了扯,勉强可以遮住敏感地带。

那男人脱了自己的外套,将女人给包住。

女人狼狈不堪,却仍旧冲他笑了笑。“谢谢!”

“我送你去医院?”男人很是关心,我看见那个男人的心脏跳得剧烈。

女人摇了摇头,“我先回酒店换身衣服!”

女人的拒绝让男人很是失落,“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接受我呢?”那男人在心里这般想,委屈又无奈。

我对他们忽然产生了好奇,这得是什么状况?那女人情愿当小三,也不愿接受这个一心一意爱她的男人?

人间本来就足够辛苦,还不寻一个伴侣相互扶持,未免太过可怜!

我拿出了包包里的隐形衣,直接跟上了那女人。

隐形衣是千罗给我搜罗的宝贝,不但是阳间的人看不见我,就是阳间的一切都对我视若无睹!

女人在酒店有一间自己的房,我看见她龇牙咧嘴的脱了那件衣服。走到浴室去,哗啦啦的水声响起。

女人的房间很简单,一个大阳台,一张大床,一个化妆台,外加一个偌大的衣柜。

衣柜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暴露衣服,我想象着她穿起来的样子,自己都有些血脉喷张!

女人就裹了条浴巾出来,也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起。

服务员推着车子,递给了她一瓶红酒和一个杯子。女人面无表情的接了过来,就在关门的空挡,那个服务员在心里嘀咕“妖艳贱货,早晚有一天,老子要睡了你!”

我在心里嗤笑,这还得了?我出了房间,取了米粒大小的绵香扔到那服务员身上。

绵香说是香,但是对人类来说,就是一股子恶臭。心思不正,我要你臭得,是人都不敢接触你!

“白赏,你又在任性!”文曲的突然出现,把我吓了一跳。

他穿了件蓝色的短袖和一条蓝白格子的长裤,啧啧,我不禁感叹!这仙人,简直不要太好看!

我瞧了眼被文曲取回来的绵香,“那人心思不正,我不过教训教训他!”

文曲把绵香扔给我,“这世上,心术不正的人多了去了。你难不成每个人都要扔一块?他不过是想象一下,也值得你计较!”

“他的思想就不对!!早晚是个祸害!!”

文曲还想说什么,我选择不再理会。这该死的男人,活该被千罗惹生气。

我回到房间,那个女人已经倒了杯红酒,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裸露的皮肤上,还散布着或大或小的青乌。

文曲跟着进来,他的隐身术,当真是练的炉火纯青。眨眼睛就可以让人看不见!

我坐在那女人的对面,看着她面无表情,她的眼睛一直看着偌大的玻璃窗外。

“你说,她为什么要勾引男人?”文曲跟着在我旁边,像是看怪物一样看我一眼。

“你不是看得透人心吗?你直接看不就是了?”

这个男人,还跟我置气了!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觉得我如果看得透她的心,还会被她吸引来吗?”

第一次,我觉得文曲星君也不是全能的。纵使他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又如何?还不是有犯傻的时候?

“你看不透那个女人的心?”

“是啊,你看看,她的心里一汪死水,毫无波动,我怎么看?”我把刚刚文曲收回来的绵香涂在他的眼睛上,他可以清晰的看到我能看到的东西。

文曲嫌弃的抹掉,又直接扔给我。

“我对她的心没兴趣!”

“没兴趣你还来!”

文曲现在是越来越有脾气,亏得我以前还当他是个风度翩翩的君子。想来,也是有一身的臭脾气!

那女孩喝的烂醉如泥,把自己生生喝醉过去了。我掏出了我的炉子,轻轻点燃。

“你要干嘛!?”

“我得把她的记忆抽出来看看,能够心如死水的大活人,还真不常见!”

绵香燃起,顺着我的指引就去往了她的脑海。

一个人,要经历多少困难才算是终点呢?女孩的小半生,真心看得我心酸。

她父亲嗜酒,喝了酒就喜欢在外头找女人。妈妈白天就像是个木头一样,在车间里做流水线的活。晚上就躺在床上失眠。

家里爷爷奶奶得了重病,一贫如洗。

父亲嫌弃家里负担重,直接扔了父母和老婆女儿,和一个妓女跑了。

女孩一路磕磕碰碰的长大,好容易长到十五六岁。母亲又积劳成疾,女孩自己走投无路,跑到酒吧里,把自己给卖了。

母亲还是没有救回来,女孩也已经堕落成性。

她游走在不同的男人之间,任由他们对自己上下其手。

她最后还养成了一个恶习,就是勾引那些看起来坐怀不乱的男人。

而有一个男人,是她勾引得最久的。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那个男人和她上了床。当然,代价就是她真正的爱上了那个男人。

男人是个政府官员,四十多岁的年纪,三十多岁的外表。男人也喜欢她,但是家中早已娶妻。

东窗事发,男人决绝得和她断了联系,回归家庭。女孩三番五次去找男人,但是最后被男人的老婆找人打到下身流血。

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女孩已经怀孕了!

女孩大出血,被切除子宫。她再也没有了当母亲的机会……

绵香断了,那些记忆也重新回到女孩的脑海里。女孩的表情很是痛苦,我知道,那些记忆被我点燃,她又在重新经历一次。

我把绵香引入她的鼻腔,她彻底昏睡过去。再也没有噩梦!

“她是不是上辈子作孽太多了?所以这辈子才这么悲惨?小半生,就没有幸福的记忆。”我收起了炉子,心里觉得女孩儿可怜。

文曲的手又在揉我的头发,我瞪了他一眼。他笑了起来,那个笑,似曾熟悉。

我感觉我的心脏,似乎微微有了震动。

“这世上有两种人生来可怜,一种是上天注定,与幸福无缘。第二种是人自作孽,没有接受幸福的能力!”文曲说的话高深莫测,我紧紧盯着他,要他继续说下去。

“一般第一种人很少,哪怕是十恶不赦之人。只要得到了转世为人的机会,上天都会给他制造幸福的机会。往往都是第二种人,他们自己不会把握时机,抓住幸福。”

文曲的话音刚落,女孩的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是我在门口遇见的那个救了女孩的男人,我和文曲相互看了一眼。

那个男人脚步很轻,小心翼翼的将手里的医药箱放在地上。

轻手轻脚的将女孩抱起,放在床上。

给她上了药,又将她的酒瓶酒杯给收拾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