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烟和草莓那就是你的滋味

2019-08-15 17:07:11作者:冷小茶

青春

我坐在书店一个人少的角落,正在解着一道令人头疼的数学题。旁边一如既往放着一杯柠檬绿茶。

就在我突然有了思路,准备开始答题的时候。林冉闯进了书店,还慌慌张张喊了我。我和书店里的人,都不约而同看向她。显然别人都用一种厌恶的眼光,林冉这才意识到不对,匆忙跑到我身边,又冲所有人连着好几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这一下,搞得我题也没写出来。这道题我不知道废了多少脑细胞,才好不容易有了一点思路。我咬牙切齿地对她说

“你最好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

林冉却几乎忽略我愤恨的目光,抓着我得肩膀说

“晁亦南回国了。”

我愣在那里,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很久没见过的人。

林冉摇着我的肩膀

“叶梓夕,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显然她这一声又很大,又一次招来了别人的目光。

她赶紧压低了声音,图书管理员看着她皱了皱眉。

“咱们出去说吧。”我感觉周围的人已经开始不满了,我还是和她换个地方吧。我匆匆收拾好东西,被她拉了出去。

我们坐在冷饮店,都点了一杯草莓味的圣代。我舀了一勺圣代放在嘴里,冰冰凉凉的。有些心不在焉,林冉却喋喋不休。

“我跟你说啊,我那时候看到他在学校门口,绝对没有认错。他应该是最近暑假才回国。话说别人都是高三转去国外,他怎么高三转回来了呢?”

林冉叫了我好几声,我才回过神。她叹了口气

“唉,你们啊……”

夜晚降临。吃过晚饭后,我准备开始刷题。坐在书桌前,脑海里却都是以前和晁亦南待在一起的画面。我带着耳机趴在了桌子上,耳机里面放着TroyeSivan的《StrawberriesCigarettes》,心里有些乱。

这时候手机响起一声微信消息的提示音,是他--晁亦南。

--我回来了,要出来见一面吗?

明明是问句,却像陈述句。

--你在哪?

--你家楼下。

我心里咯噔一声,他在楼下。

我和母亲说了一声要出去便匆匆跑下了楼。

突然想起很久之前,也是这样的夏天,也是这样的夜晚,晁亦南也在楼下等我。我抱着半个西瓜用勺子挖着吃,穿着人字拖和吊带短裤就下楼见他。那个时候我们兄弟相称,无话不谈,安然无恙。

我推开楼门就看到了他站在那里,路灯的光打在他身上,给他在黑夜渡上了金色。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与我相差越来越远。长得还是那么好看,干净的脸上没有一点瑕疵。眼眸漆黑明亮,像璀璨夺目的黑色宝石,摄人心魂。

我不知道说什么,低着头手足无措。他先开口

“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你和陈沉呢,怎么样了?”停顿良久,他问出了这句话。

“他和我表白了。”我也用尽全力才说出这句话。

“恭喜啊。”他笑得那样干涩。我真想和他说,你演技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那么差。你根本就不善于伪装情绪,所有心思暴露无疑。

“可是我没答应。”

他很惊讶,不太明白我得意思。

“你以前不是总和我说有多喜欢他,这下变成两情相悦了,你怎么不答应他。”

“不是两情相悦,我突然发现,我没那么喜欢他。”是啊,我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别人。而那个傻子,还很迟钝。

他没有出声。这一晚,我们是久别重逢的寒暄,格外陌生。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母亲喊了起来,她着急出门,在门口对我大声说着

“我听林冉说,亦南回国了,你们今天要好好聚聚。你怎么还不起来收拾收拾啊,人家刚回来你总不能还让人家等你吧。”

我一下就清醒了,我怎么不知道,林冉怎么没和我说。我肯定被她算计了。我匆匆起来洗漱换衣服,然后跑下楼就看到晁亦南在下面。我走到他跟前,左顾右盼,问

“林冉呢?”

“她和我说今天有事情,不来了。她没和你说吗?”

“……”果然。

我手机响了一声,是林冉发来的消息

--不用感谢我,好好享受你们今天久别重逢的约会。

我狠狠地打了几个字给她发过去

--您还真是操碎了心。

她倒是秒回

--没办法,为了儿女幸福。

在之后,她就没了消息。

我抬头看着晁亦南,他冲我笑得人畜无害。我们在外面瞎逛,最后还是选择进了书店,他要了两杯柠檬绿茶。

“这么久你喜好没有变吧?”

“嗯。”你还记得我喜欢在书店看书的时候喝柠檬绿茶。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在看书,我们都那样安静。中午你陪我吃了火锅,下午我们一起去了冷饮店。我依然点了草莓圣代,你点了冰美式。以前我总抱怨你这个好兄弟不够称职,总是记不住我的喜好,我吃什么,不吃什么。大概那都是以前的你在捉弄我,因为你明明全记得,刚刚表现得真是完美到无可挑剔。

突然冷饮店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少年--是陈沉。他一直是这样一副温润如玉翩翩公子的模样,以至于让我第一次看见他就以为动了心。

那个时候,我迫不及待得和你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好像在炫耀一样。你眼睛里的失落,那个时候的我没有捕捉到,我总是后知后觉。你真的开始帮我追别人的时候,我居然心里那样不舒服,原来我真的是一个很别扭的人,委屈你这么久还受得了我。可惜,这都是过去式了。

陈沉看到我们显然很惊讶,眼中还有暗淡下来的光。他冲我打招呼,然后对晁亦南说

“你回来了,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三个人一起的气氛有些尴尬,我急忙发消息给林冉,她好像早就埋伏好一样,冲进冷饮店替我解围。那一刻,我真觉得她像个从天而降的盖世英雄,让我好不感动。我就暂且原谅她今天的擅作主张了。

林冉提议一起去电玩城,由于没有人有更好的点子,所以都依她了。

我一进电玩城就会执迷于抓娃娃这件事,我站在娃娃机面前恨不得砸了它。晁亦南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抓着我的手说

“叶梓夕你还是没长进啊,我以前不是教过你吗?”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们好像又回到了之前,不过他离得我很近。他身上好闻的味道让我脸红心跳,慌乱不已。

晁亦南果然帮我抓住了那个我一直想要的小熊,而我始终坚称

“一定是机子吞够了我的钱,所以这小熊才被抓上来。”

晁亦南摸了摸我的头笑得好开心

“你说的对。”

陈沉一直看着我们,眼睛里没有一点光亮。那之后,林冉告诉我,陈沉和她说

“我早就该知道,叶梓夕喜欢晁亦南,明明那么明显。”

是啊,那么明显。晁亦南走的前一晚,我冲他吼

“你到底怕什么啊,你就不能不那么懦弱吗?”你明明也喜欢我啊,为什么不说呢。你是怕什么,怕我对你不是真心的?怕我喜欢的人是陈沉?还是怕我们彼此根本没有那么坚定?

晁亦南第二天还是离开,不会因为我说什么有一丝一毫的改变。那才是他。

夜晚,又在我家楼下。我突然对晁亦南说

“如果那时候我们都勇敢点,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可是,哪来的如果。

他点了一根烟。银色的Zippo,白色的万宝路。我嘴里含着他给我的草莓味糖果。我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吸了一口他手里的烟。我们真是默契,喜欢抽的烟都一样。晁亦南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你跟谁学的?”

“无师自通。”

他吻了我。没有预兆,他轻轻在我耳边说

“Butstrawberriesandcigarettesalwaystastelikeyou.”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