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引一只腹黑男

2019-08-15 15:06:27作者:简容意

勾引

1.有一种温柔叫宋远哲

我第一次遇见宋远哲,是在学校的航模基地。

那是像我这样土生土长的文科女只想去假模假样参观参观就离开的地方,但是遇见宋远哲的第一眼我就站住了脚。

我一直以为我喜欢的是霸道总裁爱上我,眼光深邃,面容精致,捏住我下巴紧紧盯着我说:“女人,你是我的。”但是当宋远哲这样小说里妥妥的男二站在我面前朝我温油浅笑的时,我的脑海里竟然闪过这个女二我做定了的感觉,看来我果真是小说资深患者。

“学妹?”我忙回神,做乖巧状,答曰:“啊?学长,你刚刚说啥?”

我怎么感觉我做成了二愣子状……

于是从第二天起,每天晚上上完晚修,黑夜里便能看到我加大自行车的马力,嗖嗖在两个院穿梭的身影。

第一晚,宋远哲甜甜的教我模拟器;

第二晚,宋远哲不在;

第三晚,宋远哲教我没到五分钟,换了一个学长……

我纪如花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吗?于是我看看身边的这位年轻小伙,并功获得情报,那个灰色大衣的温柔学长名曰:宋远哲。

2.为了一个人,留于一方地

我看着一堆航模的笔试资料,再次感叹苍天饶过谁。

昨天晚上我已经在他的QQ空间里仔细的推测出,此人目前单身的信息。

也就是说,只要进队,我就有机会。

可是对于我这样的小菜鸟来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不不,怎么能这么想呢,天知道我纪如花已经多年没动过凡心了,我得抓住这来之不易的小桃花,天方夜谭也得去试试才对!

于是我端正了态度,多次请教宋学长笔试资料上的内容。

笔试的那天早上,我起了个大早,到图书馆背啊背啊背,雄赳赳气昂昂挺直了腰杆走进考场,但是我的笔杆很快向试卷屈服;我觉得那些卷子上的问题都似曾相识,当然,仅仅是问题似曾相识而已。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考场的时候天空晴朗,还有明晃晃的阳光,都快把我心底刺穿了。

到学校最豪华的食堂饱餐一顿,我决定睡一觉暗自疗伤。

醒来以后收到宋远哲的消息,说实话,我是不太敢看的,毕竟我也是天天腆着脸找人家问问题的人呀,他也算我半个老师,于是我悄咪咪的睁开了一只眼,映入眼帘的是我惨不忍睹的试卷中的残页,紧接而来“这个,本来写对了,你怎么又改了。”“飞机的升力怎么产生的我提醒过你多少次了!”一股羞愧与悲愤交织的情感油然而生,我恨不得拿一块豆腐撞死。我缩着头回道:“我也觉着这些题目分外眼熟来着……”

3.翼肋磨完了的冬天

接到面试短信的那一晚,我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一个辽宁大连的陌生号码发来通知短信,我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回了句小宋妹妹,你好呀。那边回了句我不是宋远哲,还有,怎么跟学长说话呢!我心里咯噔一下,回了句,可是这不是辽宁的号码吗?对面发来……

我就这样以58分的垫底分数进入了航模队预备队伍,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秘辛……据说是一帮糙老爷们强烈要求招几个妹子进来我才有了机会。于是我和我的两个队友开始了漫漫造小滑翔机的过程,磨啊磨,磨到翼肋,中段被粘好的那个冬天我迎来了大学生涯的第一个寒假。

我在寒假前约摸半个月翻了翻日历,估计着是个黄道吉日就和宋远哲摊牌了,摊牌的意思就是说,我在QQ上十分突兀的向他表白了。

作为一名有梦想有目标的高冷女侠,我在被冲昏头脑将近两个月以后,忽然冷静了下来,这种像是小猫爪不时挠着自己心里的感觉实在是太不舒服了,因为宋远哲我纪如花日渐消瘦,本着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的和必死无疑的信念,我决定釜底抽薪,殊死一搏。

然后,那边静默了一阵。我寻思这可能是被我吓着了,没事,我要继续保持高冷。然后他说慢慢来,还不熟悉,可能只是直观的觉着他对我好,最后让我做个高数题冷静冷静。我咽下一口老血,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这到底是有戏没戏。然后对面那位说:我喜欢有梦想能坚持下去的女孩子,航模是一条很艰难的路。

不久后我坐在了基地的小板凳上,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我们组的材料永远都是充足不缺的,我心想这莫不是因为我是关系户的特殊照料?但材料的充足并不意味着我很适应做这份工作,翼肋磨断是常事,边翼扭曲意味着重做,最后两翼顺拐也出现在我们的身上,就在我们心如死灰决定一切重头再来熬夜加班加点的时候,另一个小组顺拐的机翼刚好和我们相反,于是在寒假之前,我们顺利的完成了队长规定的任务。在很多个和宋远哲相见的白天和晚上我看他教飞,忙于试点班项目,劳累奔波,永远都是温温柔柔,充满耐心,我忽然觉得遇见他实在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他如厮,航模队如厮。

我们算是在学校走空的时候离开的,前一晚我点了一份网红炒饭店的外卖,借用他的电脑在学校超市一楼看电影。那个冬天的最后记忆止步于我拖着行李箱最后回头看时,人头攒动他努力挣扎和我说再见的身影。我鼻子微酸,忽然意识到这个人他对我很重要很重要。但我害怕,我们之间只是一程。

4.两难抉择

寒假我搬着小板凳在奶奶家的院子里装模做样的学习CAD,虽然队里布置的任务是CAD和catia都要学,但是学一个CAD都是简直要我老命,就别提catia了。宋远哲和我视频了两次,一步一步跟我讲怎么话,可是天地良心,我真的不是故意犯困的。看着他略显无奈的样子,我知道,他拯救不了我。

在别人一幅图几分钟,甚至略慢的一小时完成的时候,我还在纠结约束哪条线,我就知道这条路我走不下去了,这不是简单的没毅力没恒心,而是,从一开始,这条路我就走错了。我假装每天勤勤恳恳的样子欺骗的了别人,终究骗不了自己。这不是我喜欢的东西,我走的这条路是我喜欢的人走的路,不是我自己要走的路。我所追求的是对于我来说十分痛苦的事情,我好像因为喜欢一个人而丢掉了我最原本的计划。

我喜欢航模队,喜欢宋远哲,喜欢黑黑的能担大任的队长,喜欢聪明的要死的还会鼓励人的林成学长,喜欢带着墨镜装酷的飞手赵威学长,还喜欢沉默寡言却心有一杆秤的寻春学姐……可我,不喜航模,从我磨断第一根翼肋,我就知道我可以啃同一本书啃十遍,改一篇稿子改十遍,可我坐不下来去重复观察一个副翼上哪一根翼肋扭曲,我永远也看不出来……

航模队的最终考核过不去意味着我在宋远哲眼里不是个持之以恒的女孩,意味着我们的缘分可能止步于此了,我只是有点难受,也许过两天就会好了。

5.他说带我去大连看海

我最终在最后的考核来临之前向队长申请退出,也向宋远哲表明了我的想法,我再一次抱着被人看不起的必死决心表明态度,宋远哲默了良久,似是有些惋惜。“我尊重你的选择”果然是这样,以后好像没借口拉着他玩耍了,我暗自伤神。“就是不能在国赛场上抱着你转圈圈了,有点可惜。”对啊,我就知道……啊???他一米九的个头微微屈身,“你傻不傻啊!”

第二天宋远哲监考我的队友,据他后来所说他要被定国兄气疯了,我不厚道的笑了笑,但其实还是惋惜他那么喜欢航模却没进队,我们小队好像全军覆灭了,自此宋远哲把安定国拐到对地侦察的计划灰飞烟灭,我走关系去航模队喝喝茶的计划也泡汤了。

宋某人在一起后的某天,我在宿舍群看到一个同学在发家教广告,在确保安全问题后,我接下了这单生意。当然宋远哲是不会同意的于是我机智的选择先斩后奏,后来的对话如下:“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告诉你你肯定不会让我去啊……”

“你知道我不让你去你还去?”

“可是我真的很想做家教啊,你知道我很想教小孩子的。”

“那能安全吗?这多危险啊!”

“不危险不危险,我都打听过了”

“那我送你去,你去教,我去楼下找个咖啡店坐着写作业”

“这怎么行?!我们一起吧,顺便让你看看环境放心”

于是我们两个人拿着一份的钱还乐呵呵的……

某个周日我们早上去,回来的时候恰逢天空晴朗,碧空如洗。

“宋老板,你看天空好好看!太好看了吧!”

“你知道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吗?”我摇摇头,“有一个很美丽的传说:天空的颜色是海的映射。”我的心好像开花了,噼里啪啦的……

“你看过海吗?”

“没有诶,我们家附近没海。”

“我以后带你去大连看海,让你看个够。”

我点头,如小鸡啄米。

宋远哲内心OS:

我第一次见到纪如花是在展台,有一个小不点弱弱的问:“学长,我可以帮你们看衣服吗?我自愿加入航模队后勤部!”我当时心想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她穿着蓝色的棉袄,帽子上一圈白绒绒的毛,其实我想把她一把拎起来。

我第二次看见她是在基地,我介绍航模队的时候似乎没有看她,又好像一直在看她。

第三次我教她模拟器,她乖巧的把遥控放在腿上,眼睛盯着屏幕,又乖又可爱,我忽然有种荒谬至极的想法,我想照顾她一辈子。

第四次等她等的睡着了,醒来时她身边是队里的飞手,我想把他怕旁边的人拎走,以后她的模拟器只能我来教。

……

就这样有了好多次,我知道我和她之间余生还有好多故事。

简容意
简容意  VIP会员 立志品尝人间味,决意看遍山水色。 即使文笔青涩也要坚持写文。欢迎关注呀~❤️

勾引一只腹黑男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