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不矜持的臧先生(4)

2019-08-15 15:04:44作者:五月水

爱情

“需要吗?”酒吧旖旎的灯光里,臧克斌笑意盎然地又问了一遍。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戳了一下臧克斌的脸,竟然是真的人。

“说!你是谁!”最后的清醒里,我听见自己恶狠狠地向对面的男人问道,“为什么要cosplay成我喜欢的人!”

8

一觉天明,醒来的时候,我不敢睁开眼。

我半眯眼睛想偷偷观察一下身边的情况,结果一下就看到了以肘支头似笑非笑一直盯着我看的臧克斌。

在看到他幽深的眸光后,我赶紧又闭上了眼睛想继续装睡,结果从眼缝里看见了他渐渐眯起的危险眼神,又慌乱睁开了眼。

“Hi,早啊,Mr.Zang!”我佯装刚刚醒来的样子,同臧克斌打招呼。

“也许……”臧克斌抬眼看了眼窗外,失笑一声,“不早了!”

“哦,那你怎么还没有走?”

“怎么,清醒了?开始撵人了?”臧克斌眼神在我俩一起盖着的被子上掠过,“但关于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说法。”

“呵呵……不好意思,我睡了你哈……”逃无可逃之下,我干笑道。

“嗯。”臧克斌微笑看着我。

“那,个?要,要负责任吗?”我问臧克斌。

“你说呢?”臧克斌继续微笑看着我。

“呃!……我想……大概……不需……呃,需要,对吧?”

这真是件头疼的事,我不知道臧克斌是不是还像从前那么讨厌我,想着他也许只把这次冲动当作是他在异国他乡的一次艳遇,本来想说“不需要”,可在听到臧克斌从鼻孔里发出的“嗯?”时,我又赶快改了话风。

“嗯~”臧克斌赞赏地看着我,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唰”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啊!”不要问我尖叫什么,因为我看到了臧克斌赤裸的上身。

我赶快以手捂眼转过身背对他,一边道,“臧克斌,你怎么没有穿衣服?”

“林畅,摸都摸过了,你还怕看吗?”臧克斌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再说,你也没有穿衣服啊。”

“我不管,你赶快穿好衣服!”我捂着眼睛背对他道。

“好吧!”臧克斌道。

我闭上眼,听见身边一阵窸窸窣窣,等那个声音终于停止了,我才慢慢又睁开眼,然后我就看见了我正对面那个已经穿上裤子,但仍旧赤裸上身的臧克斌。

“臧克斌,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要脸呢?”我一边抱怨,一边又忍不住偷偷地多看了两眼,毕竟美色当前,一般女子都很难抵抗,更何况是我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美色,并一个颜控当道的女子呢?

“想看就看吧。”臧克斌好笑地上前隔着被子抱起我,在我耳边低语道,“给你看个够!”

“臧先生,矜持,你的矜持呢!”我忍不住提高音量道。

“丢了!”

“啊?!丢了?那你岂不是成了不矜持的臧先生了?”我大跌眼镜。

“对啊,不矜持就不矜持吧,有它没你,有了你,我就不需要它了。”臧克斌笑眯眯地对我道。

这么好听的情话,我从来没有听臧克斌说过,一时被甜得七荤八素。忍不住从被子里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我都怀疑自己遇到了个假的臧克斌。”

臧克斌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手,按在他的胸口,“如假包换!”

“可你为什么会来科隆?”我委屈道,“而且还突然变得这么温柔。”

“我有什么办法?”臧克斌也委屈道,“从前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她很爱我,我也很爱她,可她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意,还把她弄丢了,所以现在不得不小心地再把她找回来。”

我的眼眶一下就热了起来。

“没有她的家里,到处都是她的影子,没有人在吃完饭后,摸着圆滚滚的肚皮夸我炒的菜好吃,没有人不厌其烦地问我喜欢不喜欢她,没有人为我沏茶,也没有人在我的房子里欢笑,更没有人为我翻译一大堆难懂的资料,从前那个叫‘家’的地方,现在空旷的可怕。

每天我一打开家门,眼前立即就浮现出从前她从门口跳出来大笑对我说,‘Mr.Zang,welcomebackhome。’的样子,我很烦,很烦很烦,烦得我竟然那么想念……

我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清净清净了,后来才发现,我不但没有觉得清净,心里还多了一个逐渐放大的空洞,它与日俱增,还带着隐隐的担心,我终于明白了,那个空洞原来叫作‘思念’。

我听说那个小姑娘离开我家的那晚哭得撕心裂肺,我听说她去了科隆,我不敢想象她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娇气包,在那里是怎么生活的……”

臧克斌用一根食指挑起我的下巴,直视我的眼睛,“她什么都不会做,如果没有人照顾她,她该多难过呐!这不,好容易搞定了局里的工作,我赶紧就来找她了。”

“畅畅,原谅我好不好?”臧克斌贴着我的脸颊道,“我其实早就不再沉溺于对司霈霈的单恋中了,留着照片,也只不过是留个念想,毕竟两小无猜的年纪里,我们曾那样开心过,我不想等老了以后回忆起那些时光的时候才发现,我什么都没有剩下,我当时应该这样告诉你的,我不该对你发脾气,我以为你会把我的话当成气话,可我,我干了什么呀,差点把你弄丢了。”

“其实,那张照片我根本就没有丢掉。”我哽咽道,泪水就趁机顺着脸颊流在我和臧克斌紧贴的脸上,“我只是,把它放在别的地方了,我只是想帮你走出来。”

“不要哭了,很丑!”臧克斌不得不将我转过来面对他,又将我的眼泪拭去,“你笑起来才漂亮。”

“我一直,以为,你讨厌我……”臧克斌这样用心的安慰我,可我不但收不住泪水,还抽噎起来。

“怎么会呢?”臧克斌腾出一只手拉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然后用衣袖为我擦泪,“我有轻微的洁癖,如果我讨厌你,怎么会让你在我家里胡作非为那么久?”

“你有洁癖?”我有点意外,“你怎么不告诉我?我还整天在你家里乱丢东西。”

“告诉你干什么?”臧克斌拥着我笑,“我喜欢你啊,所以我就能忍得了你所有的毛病,只是从前我没有发现自己的心意。”

我用头撞了一下臧克斌的头,“骗子,现在又说得这么好听!”

“是啊,我就是个自作孽的骗子,一直骗自己说‘不喜欢你’。”臧克斌温柔道,“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对你乱发脾气了。”

“不好!”我恹恹地摇了摇头,发起愁来,“这个驻外的岗位得两年,可我,才刚来半年。”

五月水
五月水  VIP会员 分享源于生活的所见所感,愿你我,看遍世间冷暖,仍能保留初心。 《同居男女》系列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请关注。 如果喜欢我的文,就请点个赞。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不矜持的臧先生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