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不矜持的臧先生(3)

2019-08-15 15:04:44作者:五月水

爱情

我以为臧克斌从来不说喜欢我,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因为这半年以来,他为我做饭,和我聊天,为我排忧解惑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不耐,也没有了最初的冷淡,至少他在我面前的时候,是有血有肉,会微笑会调侃我的人。

后来我才发现,真是我多心了,他爱司霈霈爱得竟然那样深。

有天早上,我接到了臧克斌的电话,到他的房间为他翻找资料,无意间却看到了他大学时和司霈霈的合照。

青葱的年代,心有灵犀微笑相视的两个人,我看了刺眼,在找到资料之际,顺手取走了这张合照。

我以为臧克斌不会察觉,没想到吃完晚饭没多久,他竟然就已经发现了照片的失踪。

“畅畅,你今天找资料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别的什么东西?”臧克斌进到卧室没多久又过来书房问我。

可见翻看这些照片根本就是他的日常,而心里时刻藏着一个已婚的女人,显然是不对的,我得纠正他的错误做法。

我回过头直视臧克斌的眼睛,“对,一张你和司霈霈的老照片,我扔了。”

臧克斌立刻红了眼,“你为什么要扔了?”

“我嫌它碍眼。”

“你凭什么嫌它碍眼!”臧克斌立即暴跳如雷,“你有什么资格嫌它碍眼!”

“因为司霈霈已经嫁人了,你不应该再喜欢一个已婚女人。”我的声音也忍不住高亢起来,“还因为,我喜欢你!”

“呵!”臧克斌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你喜欢我?林畅,你自问喜欢我什么?这副皮囊吗?你这么肤浅的喜欢,我受不起!”

我使劲忍住眼里的酸涩,可依旧没有止住流下的泪水,“臧克斌,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浓重的鼻音使我说话有点气喘,“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摸摸自己的心,问问自己,我是你说的这个样子吗?”

“是!”臧克斌毫不犹豫地回答。

“林畅!你知道什么叫矜持吗?作为一个女孩子,你仅靠一面之缘就这么缠着一个男人,但是如果我长得很丑,你还会喜欢我吗?你这还不是肤浅?如果我是坏人怎么办?如果我是骗子,你又怎么办?即使都不是,你喜欢别人的时候,问过别人的意见没有?你至少问问我,我喜欢你吗?”

“那,你,喜欢,我吗?”我已经泣不成声。

“不喜欢,一点都不喜欢!”臧克斌厌恶地看着我,“林畅,你就是一朵温室里养大的花,你心里只有你自己,你不懂得人心险恶,不知道体恤别人,不懂得尊重别人,不明白什么是爱,更不知道什么是生活,我为什么要喜欢你?!所以,你怎么来的,就怎么回自己家去!”

臧克斌说完话就摔门而去,那一声“嗡”的关门声自大门的方向传来,空灵悠远,就好像来自我心上最遥远的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臧克斌至少是不讨厌我的,特别是我们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对我温柔耐心,体贴入微,这并不是装就能装出来的,所以我才会厚着脸皮对他死缠烂打。

我以为,我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一定就能温暖臧克斌那颗受伤的心,但是在这样一个雨夜里,我彻底死心了。

看吧,在臧克斌的真爱面前,一切真相都无所遁形,而我在他的心里,竟然一直是小丑一般的存在,幼稚而肤浅。

外面风雨交加,却没有我心里的风雨猛烈,我哭得天昏地暗的,甚至觉得世界一片黯然。

老天爷还真是有始有终,半年前的雨夜,我搬进了臧克斌的家,半年后的雨夜,我又悄悄地离去。

7

我爸来接到我的时候,我已经不哭了,悲伤不见得都得用眼泪来表示,但没有眼泪,至少可以不让我的亲人为我难过。

“畅畅,怎么了,跟妈妈说说好不好?”不过妈妈仍旧看出了不同,看见我拖着行李箱回家,心疼地迎过来问我。

我扑到妈妈的怀里,“妈,我爱上了一个男人,可是他不爱我,无论我如何努力他都不爱我,还说我不矜持,我决定以后都不再爱他了。”

“好,好。”我妈搂着我,轻拍着我的背,“我们畅畅这么好,不喜欢你的男孩儿,肯定是他眼光不好……你还小,未来会遇见很多优秀的男孩儿,你只要做好自己,好好爱自己,喜欢你的人会自己来找你的。”

“嗯!”我用力点头,到时候我使劲挑,我找一个处处都比臧克斌好的男人,气死他。

然后我又忍不住失笑起来,臧克斌又不爱我,那他又怎么会为我找新的男朋友而生气呢?

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勇气再在B市生活下去了,这里到处都是臧克斌的影子,我会被自己逼疯的,所以我想起了一个月前公司领导极力相邀的外派工作,那时因为臧克斌的存在,被我一口给拒绝了。

“妈,我想离开B市一段时间,我们公司有个去德国的外派名额,得驻外两年,我想去,你会同意吗?”

我妈抚着我的头发,很久,终于轻轻道,“去吧!”

飞往德国的飞机到底是会有终点的,到了德国,我才知道,从前的自己确实被保护得太好了。

在B市的时候,我一直跟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生活上被照顾得很好;上大学的时候,吃饭在食堂,也不用发愁;即使是跟臧克斌住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他也把我照顾得很好,所以我从来没有为如何吃饭发过愁。

如今我一个人生活下来,才知道自己真的是个生活白痴。

我不会使用奇奇怪怪的电器,不会做饭,不会洗衣服,不会认路,甚至,连卧室都收拾不好。

有很多次,我都忍不住想要再回B市,可一想起臧克斌对我的态度和回到B市后无望的单恋,我咬着牙又忍了下来。

不会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学啊!

有了这样的决心,半年后,我恍如新生。

我学会了炒菜,学会了做饭,学会了洗衣服,可以把房间收拾的温暖舒适,可以一个人在德国旅行,更能很好地照顾自己。等这次假期旅程结束,我置身于常去的那家酒吧时,真的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臧克斌说得不错,从前的我,以我今天的眼光看来,确实肤浅。

在家人的保护下,我成了个生活的低能儿,而这次德国的驻外,竟然歪打正着地成就了我,丰盈了我的人生。

“林小姐,我能请你喝一杯吗?”可能我正陷在自己的沉思里,也可能我真的已经醉了,所以听见一个说中国话的男人发出邀约的时候,竟然没有觉得奇怪。

“谢谢,不需要!”我头都没有抬地随口打发道。

“那……需要特殊服务吗?”对方又问。

“你烦不烦,都说了……”却在抬起头的那瞬间,一下就呆了,臧克斌?

幻觉,一定是幻觉!

话说今天晚上我确实醉得厉害,竟然都产生幻觉了,看来我得打个电话找人把自己带回去了。

五月水
五月水  VIP会员 分享源于生活的所见所感,愿你我,看遍世间冷暖,仍能保留初心。 《同居男女》系列持续更新中,喜欢的朋友请关注。 如果喜欢我的文,就请点个赞。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不矜持的臧先生

同居男女,日久生情: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