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后悔无期

2019-08-15 11:49:44作者:森森_8159314

婚姻

1

陈莲和余峥决定结婚了。这是他们大学毕业的第三个年头。两人本身就是校友如今还在同一所城市,所以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这天傍晚,陈莲和余峥窝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娱乐节目,明星真人秀笑点不断,搞笑剧情一波接着一波,然而电视前的两人却怎么也无法跟随剧情开心起来。

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心里都装着一件使人烦恼倍增的事。

那就是——陈莲的母亲坚决不同意两人在一起。

“小莲,不如我们好好跟你妈谈一下结婚的事吧,再等下去肚子就显大了,再说了,我也不能让你没名没分跟着我。”

余峥紧抱着依偎在怀里的陈莲真挚地说道。

陈莲“嗯”了一声算是回应,没有滔滔不绝的答话,心里却有了打算。

纵使一万个不愿意回那个家,但只要母亲不肯松口,这婚只怕是无法结了。

翌日大早,余峥将陈莲送回家,临到大门外,余峥提出想和陈莲一起进去,却被陈莲婉拒。

看着余峥逐渐离开自己的视线,想到那失望又落寞的神情,陈莲感到阵阵无奈弥漫心底。

交往三年却连未来岳母一面都不曾见过,几到家门却不得入,这事换了谁也会觉得不好受,面子上过不去。但好在余峥虽有不满却也不会将半分怒火发泄给陈莲。

余峥是个物流公司的老板,在京都有车有房,为人老实善良,虽然相貌平平但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却也无疑是个抢手货。

这要是换了普通人家,两人早就欢欢喜喜去见双方家长了,但陈莲的家庭却注定与普通二字不挂钩。

“小姐,夫人让您上书房见她。”

佣人恭敬地对陈莲说道。

训练有素的佣人,富丽堂皇的住宅不难猜出主人实力可见一斑。

陈莲走进书房敬畏地唤了一声母亲,便静静站立在书桌前。

半晌过后,才等到从电脑前忙完的陈方怡。

陈方怡目光幽深地看了一眼陈莲,随手打开放置一旁的烟盒,陈莲见状赶忙上前为她点烟。

陈方怡神情倨傲倚坐着,指尖烟雾缭绕,缓慢吐出一口烟雾,道:“都打了三次胎竟然还没有记性,这一次又是几个月了?”

陈莲将头埋得很低,呢喃地回答:“已经四个月了,还望母亲能够成全。嫁妆我不要,家里的东西我绝对不会妄想一分一毫。”

陈方怡吸着烟沉默地看了陈莲片刻,忽然地就笑出声,只不过笑意没让陈莲有半分轻松却让她感到后背阵阵发凉。

“莲儿,你想和余峥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陈方怡看似在笑,但眼底却只有阴沉的冷意。每当看到这副表情,陈莲心里就清楚,陈方怡这是又要开始实施某些阴险的计划了。

2

余峥下班回到家,陈莲已经做好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陈莲笑意盈盈地给他换鞋,倒水和各种嘘寒问暖。

家有如此贤良的女朋友,别的男人大概都已经乐不可支,但余峥却是感到一阵又一阵的心疼。

他将陈莲递过来的水放桌上,宽厚的手掌紧紧包裹着那娇嫩柔弱的小手,声音沙哑地开口,“这里不是你母亲的家,你不必那么辛苦,安安心心养胎便好。”

余峥提前下班,就是为了给陈莲做饭。而现在,看到这一道又一道精致的菜,余峥就知道陈莲肯定是从她母亲那里回来就开始忙碌了,这让他如何忍心。

余峥不开心的模样让陈莲瞬间感到心慌意乱,她不知所措地拽紧衣角,小脸惊恐不安,一个劲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陈莲过激的样子,余峥稍稍诧异了一下,反应过来后随即一把搂过陈莲往自己怀里带,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嘴里念念有词。

熟睡中的陈莲依然眉头紧皱。

就算在梦中你也无法忘记这一切吗?

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再让你回到那个地狱。

余峥坐在床边懊恼自责,眼眶不自觉湿润。

接连几天陈莲都神情恍惚,余峥不放心她独自在家,于是叫来了自己的母亲卢美静帮忙照看。

陈莲长得漂亮,没怀孕前也有一份薪资待遇都不错的好工作,下得厨房出得厅堂,没有娘家拖后腿还是标准的白富美,也因此,卢美静对陈莲这个准儿媳非常满意。

陈莲的老毛病余峥和卢美静都知道,所以照顾陈莲卢美静可谓是尽心尽力。

几天之后,陈莲总算不再浑浑噩噩。她清醒了,但也意味着陈方怡交代的事不能再拖了,可每当想到这事陈莲就宁愿自己一辈子不要清醒过来。

她想和丈夫孩子相守的代价竟然是要亲手毒害自己的婆婆。

为什么,命运要对她如此不公。

为什么,她会是陈方怡的孩子。

陈莲躲在房间悲痛欲绝,脑海里不自觉闪出陈方怡的话。

余峥母亲与我有仇,杀了她,我向你承诺横在你和余峥之间的一切阻碍将永远不复存在。

杀人?多么可怕的字眼,多么让人恐惧的行为,但从陈方怡口中说出来好像只不过是一起共用餐点之类的平常话。

陈方怡有勇有谋,胆子大,对待仇敌和竞争对手尤为心狠手辣,否则也不可能短时间内就控制了整个家族的财政大权。

想到母亲之前的种种所作所为,陈莲不禁后背冷汗连连。

突然,敲门声惊醒了沉浸在回忆中感到惶恐的陈莲,反应过来后,陈莲慌忙去开门。

门外是卢美静和余峥,两人大包小包拎了不少东西。

“小莲,今天你母亲打电话说同意我们的婚事了。”余峥进门,放下东西后迫不及待在陈莲脸上“吧唧”亲了一口,随即兴奋地说:“我一高兴就和妈买了不少东西,你看看喜不喜欢。”

陈莲听余峥说完瞬间惊愕了。她心里清楚,陈方怡这是在逼自己趁早对卢美静下手。倘若婚礼之前卢美静还安然无事,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婚礼,说不定还会一家受连累。

陈方怡有多心狠手辣和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陈莲很清楚。

思及到此,陈莲嗫嚅着开口:“余峥,我的病如此反反复复,不如等病情稳定了之后再考虑婚事吧。”

听到陈莲这话,余峥立马放下手上东西,双手扶着陈莲双肩,认真地说道:“不管你是怎样,我都爱你,想和你一起生活,以前是因为你母亲的阻碍,而现在你母亲已经同意了,还有什么好担忧的呢?”

可是我不能,我不能为了我们的婚姻就杀了你的母亲啊。

陈莲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卢美静叫吃饭的声音打断了,到嘴边的话也只能因此作罢。

3

卢美静的动作很迅速,没一会儿一桌简单的饭菜就做好了。

陈莲看着饭桌上的菜,忽然就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没错,余峥和他母亲就是对她这么好,连菜都是挑着她爱吃的做。

陈莲不爱吃辣椒,那种油腻多辣的菜就再也没怎么出现在家里,可那些都是余峥爱吃的菜。

“小莲,快尝尝看菜还合胃口吗?”

陈莲压下心底的情绪,吃了几口饭菜,便赞美着卢美静煮菜手法堪比厨艺大师。

听到陈莲的赞美,卢美静笑了,而余峥在这其乐融融的氛围中也不由得发自内心地傻笑。

晚饭过后,陈方怡给陈莲打来了电话,陈莲小心翼翼躲到在卫生间接听。

“陈莲,这么多天过去了竟然还没有消息,你这孩子和丈夫怕是不想要了吧。”电话那头陈方怡有些愠怒地说道。

“母亲,非要弄出人命不可吗?”陈莲带着些许期盼开口,盼望母亲能看在卢美静是她准婆婆的份上能网开一面。

然而,回答陈莲的就只有俩字:必死。

陈莲拿出一直藏在卫生间的药粉,心里纠结无比。余峥没有父亲,倘若卢美静这个唯一至亲也去世的话,余峥会承受得了吗?

从卫生间出来,陈莲就看到刚刷完碗的卢美静在泡玫瑰花茶。卢美静年岁已大,平日里喝的都是减压减脂的茶叶,所以这玫瑰花茶陈莲一看就知道是为她泡的。

“阿姨,你快歇歇吧,我来就好。”陈莲急步走过去接过卢美静手上的茶杯。

“这么一点事我还是做得了的,倒是你,身子刚好些就要好好休息才是。”语罢,卢美静就将陈莲推回了房间,然后独自在客厅做些细微之事。

陈莲到了房间坐在床上,总感觉很愧疚。

“余峥,你妈什么都不让我做……”话还没说完就被余峥给打断了。

两人在一起这么久,早就默契相当,看陈莲急于想解释余峥就知道她这是对自己母亲心怀愧疚。

基于陈莲日积月累的阴影,所以余峥立马就进行了劝导。

听完余峥的话,陈莲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地了。

余峥说得对,反正卢美静过几天就要走了,她要想做就随着她去吧,反正这样的日子并不会太多。

卢美静从来就不插手陈莲和余峥之间的事,还早就有言在先,结婚之后不会和他们同住。这次要不是陈莲的病症再次发作,卢美静压根不会出现在他们的小窝。

而陈莲之所以感到不安,完全是因为受陈方怡根深蒂固的教育影响。在那个家,陈莲休息片刻都要被骂甚至被打。久而久之,也就造成了陈莲不敢偷懒,连休息一下都会有负罪感的性格。

次日大早,卢美静便跟陈莲说两日后郑方渠会来接她,在这之前她想和陈莲去逛逛商场顺便采买结婚用品。

郑方渠是卢美静的现任丈夫,是与余峥爸爸离婚之后卢美静嫁的第三任男人。

陈莲之前就对郑方渠有过一些了解,是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平时就在农村倒腾菜卖,挣得也不多,跟富有而风韵犹存的卢美静相当不配,不过好在这人对卢美静从来都是言听计从。

这要说是两日过后就接走卢美静,到了时间肯定也会是准时准点地出现。

两日,这也代表着陈莲只有两日的时间除掉卢美静。过了这两日,陈莲再想接近卢美静就难了。

陈莲学过心理学,刚开始和卢美静接触她就知道,卢美静这人只会为自己而活,为了自己肆意的潇洒,亲生儿子都可以不管不顾。平时不是在全国各地旅游就是在各种活动中心穿梭。

这次会来照顾陈莲,也许是对余峥之前缺乏的母爱心里怀有那么一丝丝愧疚吧。

晚上余峥下班回到家,陈莲循循善诱地跟余峥说着话,似乎是在考究卢美静在他心底的分量。

陈莲心里是这样想的。卢美静和余峥他爸离婚后虽然是夺得了余峥的抚养权,长年以来也一直给余峥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离婚之后的余峥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和保姆相处,根本就感受不到父母的温暖。

所以余峥对他的母亲应该感情不大深才是。

离了心的母子,才不至于在发生意外后太过伤心。

果然,余峥的回答没有让陈莲失望。余峥亲口承认对卢美静感情不深,要不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照顾陈莲,余峥是绝对不会找她的。

虽然余峥回答得很淡定,但陈莲还是捕捉到了他语气中的丝丝怨恨。

也许在余峥心底一直都是怨恨着卢美静的吧。

既然如此,那事情便好办多了。

陈莲洗完澡后走到厨房,从消毒柜中拿出一个卢美静日常用的杯子细细打量,手指不断摩挲着掌心中细小的玻璃瓶子。

杯子的外围是带有花色的,而且卢美静每次泡茶都是先放茶叶后倒水,如此一来,杯子里若是多了些细微的粉末也是不轻易被察觉的。

半晌过后,陈莲轻轻拧开掌心上的小瓶子,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4

次日早晨,由于迟迟未见卢美静出房门吃早餐,余峥不得已去敲门,走到门口发现房门未锁,余峥轻轻一拧门就开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余峥惊呼的叫喊声。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